正文  第1章 等闲变却故人心

章节字数:2901  更新时间:11-03-11 21: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六点四十,宁蓝强忍着满身的疲倦回到家中,轻轻推开卧室的门,唯恐吵醒了应该还在熟睡的江昭,却在推开门的那一刻彻底呆住,觉得实在难以置信。

    卧室的大床上躺着一对睡得正香的男女,其中女人的肩膀裸露着,头靠在男人的胸前。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这情景,宁蓝瞪大了眼睛,几乎不能呼吸。

    她死死的抓住自己的胸口,慢慢的退出卧室,茫然的站在厅里,一时之间,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能思考。她缓缓的呼吸着,不发出一丝声息,觉得痛得肝肠寸断。

    宁蓝再也呆不下去了,他们的每一声长长的呼吸,轻微的鼾声,都像刀子一样直扎她的内心,大颗大颗的眼泪不断落下,此时此刻,她整个人就已被万箭穿空,变成了一个千疮百孔的空壳。

    她缓缓的走出自己曾经以为甜蜜温暖的家,结婚不过三年,就已经到了爱情的坟墓了吗?

    宁蓝一走出家门,立即快速下楼,很快到了楼下。她神情木然的大步顺着道路往前走,脸上泪水不断滑下,引得遛早的老人不断侧目。

    走到一个公交站,潜意识似的拿出两元零钱就上了一个公交车,她只想离得远远的,去哪里都无所谓。

    “小姐,到终点站了!”一声呼唤拉回了宁蓝的心神。

    她茫然的点头,然后下了公交车。抬头看看,居然到了学校。到现在已经毕业三年了,很多事情已经想不大清楚了,但是与江昭的初识就是在自己的母校里,想到江昭,不由得心头大痛。

    她长长的呼吸,几乎喘不过气来,心头的热血似乎被缓缓的挤压过来,喉咙深处隐隐感到丝丝甜腥味。

    朦胧中,她头脑里只有一个念头,离开这里。

    走到路边,机械的抬手拦下出租车。

    “师傅,去机场。”宁蓝拉开后座的门坐进去时说道,她现在感觉异常疲倦,全身都僵住了一般,丝毫不想动弹,最好连一个字都不用说。

    “好嘞!”出租车师傅应了一声就发动车子驰向机场。可能正是上班上学的时间,路上的车辆不少,出租车开得很稳。

    宁蓝茫然的看着窗外的车辆一辆辆超过或被出租车超过,骑着电动车围着围巾的人们穿梭而行,仿佛自己就是这个世界的旁观者。

    想着各样人也许有着各样的人生,别人对于自己来说只是在这瞬间路过的陌生人,转眼就忘记了。那么,自己对于别人来说也是无关紧要的,只是对于自己的亲人可能有着无法割舍的血缘关系,但那又真的有什么意义么?

    正胡乱的想着,“到机场了…”,司机缓缓将车停靠在路边。

    掏出钱包付了钱,宁蓝缓缓走进售票处,她心不在焉的来到柜台前:“小姐,我要一张济南的最早的机票。”

    “今天十点二十的,没有折扣。”,售票小姐说完,就看到眼前这个神情倦怠的女人拿出了银行卡,接过来后划卡出了机票。宁蓝接过机票,轻轻的说了声:“谢谢。”转头离开。

    “是一号航站楼”,后面传来售票小姐关切的话。

    看看时间,八点二十,还有一个小时才能办登机手续,她走到候机室里,找个座位轻轻的坐下来。她顺手从旁边拿了本旅游杂志,其实不是想看书,只是想找些东西占据思维,使自己不再思考。

    然而,她只是茫然的瞪着书上优美的图片而没有任何感觉。

    今天,在卧室的那一幕,她感到了从未尝过的羞辱,犹如一把利剑,笔直的插入她心中完全没有设防的部分,让她痛不欲生。不知过了多久,听到广播一遍遍想起:请乘坐cz4021到济南的乘客到11-16号服务台办理登机手续,准备登机。

    宁蓝缓缓的站起来,感觉全身都僵硬了,行动都有些不便似的。她慢慢的揉揉肩膀,朝11号服务台走去。

    10点二十,飞机准点起飞。刚刚乘坐了八个小时飞机回家的宁蓝感到头痛欲裂,一直昏昏沉沉的。有空姐过来送饮料,她也只要了半杯白水。

    飞机升起时的加速度让她很难受,感觉肚子里叽里咕噜的,她生怕自己会吐出来,一直在手里紧紧抓着塑料袋。等飞机终于平稳了,她才稍微好受了一些。可还是感觉双耳内总有微微的嗡鸣声,她闭着眼睛,紧紧地把头抵在前面座椅背上,身体绷得很紧,生怕一个放松会吐出来。

    她难受的样子引得旁边坐的人不断的看她,直到慢慢的喝了点白水才好了一些,缓缓坐直身子看着侧边小窗外白色的云朵,有种恍若再世的感觉,直觉得心里一片空白。

    不知过了多久,空中小姐播报外面气候的声音响起,很快飞机降落了。随着前面的人们慢慢顺着通道走出飞机来到大厅。出门叫了出租车就到了济南的老城区。

    这里是她的家,但是她却没办法回去,怎么能让父母这个岁数了还要为儿女操这样的心呢。

    她来到父母小区附近的花园,果然看到老爷子又在和一大帮的老头在下棋,时不时传来阵阵的笑声。宁蓝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大颗大颗的滑落,怎么能打扰老人这样祥和悠闲的生活啊,养大自己和妹妹就很不容易了,怎么能再受这样的刺激啊!

    可是,真的是很想回家!

    迫切的想要看到母亲,听她轻言细语的讲讲身边邻里坊里的事情,听她微微的抱怨老头子什么也不管,整天就知道下棋瞎聊。

    想看到父亲一副开明的样子假意让着母亲,却字字句句表露着妇道人家什么也不懂的小气。可是,自己这个样子无论如何也是瞒不过父母的,只怕没开口就会哭出来了。

    不能回去,不能回。

    打定暂不回家主意的宁蓝坐上了去泰安的火车,离济南这么近,一个小时的路程自己却从未去过。

    都说泰山归来不看岳,一向对爬山没兴趣的宁蓝突然想去泰山看看,说不出来的感觉,当茫然不知去哪的时候,她头脑中跳出的第一个去处就是泰山。

    从泰山站出来她先去找了宾馆住下,现在体力透支已经累得快走不动了。从前台定了房间,拿着房卡随服务员的引领来到房间门前,服务员微笑道声“您请”就转身离去。

    经过这十几个小时的奔波,从昨天就一直没有睡觉的宁蓝已经累到了极点。强撑着身子简单冲了个澡就一头倒在了床了,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却是一直也睡不踏实,浑浑噩噩不断的做梦,反倒更是累了。

    昏昏沉沉,辗转反侧,实在睡不着,又是头痛欲裂。宁蓝慢慢的爬起来倒了半杯水小口小口的喝着,打开电视不断的换台,每个台看上两眼,怎么能看得进去呢。看看时间,下午四点多了,既然睡不着了就出去转转。

    她心里既无目标也没什么打算,只是随意的路边走着,却不知有人盯上了她随手拎的小包,悄悄尾随她来到稍微僻静之处,左右看看无人注意急奔两步到了宁蓝身边,一把抢了她的包转身就跑。

    宁蓝一惊扭头去看,那抢包贼已经跑出百米,不由得苦笑出声,什么叫做“祸不单行啊”,这就是。知道也追不上顺势坐在路边,一把捂住脸低低的笑着,两行清泪不断的落下,人善被人欺呀!

    “小姐,这是你的包么?”一个硬朗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头上响起。宁蓝来不及擦泪抬起头来,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他微微皱着眉头看着坐在地上哭泣却又笑着的女子,似乎纳闷被抢了包不喊不叫却又哭又笑是怎么回事。“谢谢你,是我的包!”说着伸手去接男人手里的包。那男人却一缩手又把包拿了回去。

    “小姐,方便看看你包里的东西么?”那个目光锐利、棱角分明的男人温和的问道。

    “当然,里面有我的证件。”这是证实下自己的身份,一边答道一边慢慢站了起来。突然想到什么,伸手就去抢自己的包,“我来给你拿……”急急的说。

    “不劳费心,这不一定是你的包。”轻轻一伸手臂挡住了宁蓝的手,李默宸看着眼前紧张的女子忽然怀疑起来,莫不是她的包里有怕见人的东西不成。

    想着后退了半步隔开宁蓝,一边盯着宁蓝,看着她越来越紧张的神色,甚至连面孔也越来越红了。一边慢慢拉开了那米色的小包,伸手拿出钱包抽出证件与眼前之人比对,看来是这个女人的包。

    那她紧张什么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