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PM9:30

章节字数:4222  更新时间:14-05-06 09: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家在楼下集合。”门外响起了路禹的声音。

    “东西都带齐了吗?”徐依然在出门前问蓝品萱。

    “带了,手电筒是在你那里吗?”蓝品萱翻了翻包问。

    徐依然在自己的小包里找了找点了点头,转身向楼下走去。

    夜晚的海面比白天少了些魅,更增添了一些神秘,深蓝色的海水像是在诉说着长长的故事,凝聚着一种神秘的生命力。

    “这么黑啊!有点吓人啊!”张子晴打了一个寒颤说。

    “今天真刺激,那个岛上的工厂真的没有人吗?”金渺向张老师的旁边缩了缩

    “看样子应该是废弃的,大家一会儿小心点,有什么事互相照应。”张老师看了看前面说。

    大家都一致的没有说话,看着快艇渐渐的靠近小岛,远远的就看到了一处亮光

    “大家准备下船了。”路禹拿了三个帐篷包对快艇上的大家说。

    “这个你拿一下。”路禹说着把一个帐篷包递给了蓝品萱

    蓝品萱没有抬头刚想接过帐篷,就发现帐篷已经到徐依然的手里了,她轻轻的笑了笑,说:“你拿吃的东西吧!这个我来拿吧!”

    蓝品萱也没有再坚持。远处的那个亮点是白俊航在打着手电筒等着大家。

    “白爷,怎么样?”路禹略带戏谑的说。

    “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这地方真他妈的大。”白俊航骂骂咧咧地说。

    “里面怎么样?”路禹给白俊航点了一支烟,接着百俊航吐出了一个烟圈,说:“一看就有些年没人来了,都是灰和蜘蛛网,大家藏的都特好。”

    路禹回头看了看大家,大家还在陆陆续续的从快艇下来。

    “终点在哪儿?”路禹接着问。

    “终点还在这儿,从里面是能绕回来的。”白俊航说。

    蓝品萱站在了小岛上,在不远的前方有一处黑乎乎的地方,那就应该是废弃的厂房了。

    “这个地方真得很荒凉啊!”韩俊驰一下快艇就不禁发出了感慨。

    “婷姐也藏在里面了?”周睿卿走到白俊航面问,她问的婷姐就是刘曼婷。

    “在里面了,挺靠里的。”白军航想了想说,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对路禹说:“这个地方手机没有信号。”

    路禹一听马上拿出手机,确实没有信号。

    “不会有什么事的,最晚咱们明天早上就离开这了。”路禹说着又看了看快艇的方向,大家都从快艇下来了

    “咱们先把东西都集中在一个地方,再去厂房。”路禹说着就带大家朝厂房的方向走去。

    这座工厂在岛的中心位置,这个岛很大,工厂的周围有一圈铁丝网的大门,在荒废之前应该是很辉煌的,铁门上的锈迹诉说着他的年龄,路禹慢慢的推开了铁门。

    大家都跟着走了进来。

    铁门正对着工厂的大门,大门已经充满了岁月的痕迹,破败不堪,铁门距大门还有一定的距离,有一块空地。

    “大家把东西都放在这吧!”路禹走到一处离工厂大门比较近的空地,把手里的帐篷包放在了地上,接着对大家说:“从里面一会儿能绕出来。”

    大家都把东西堆在了那里,时不时地探头往厂房里看,正对这厂门的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一直延伸到厂子的那头,看不到尽头,仿佛走在里面随时都会有意想不到的是发生。

    “大家自己都分好组了吧,谁跟谁一组告我一声。”

    路禹说完大家把自己分组的情况告诉了路禹,路禹用笔在纸上写着,蓝品萱静静的呆在大门前,面对着那条走廊,脸上看不出任何神情,但是眼神里却流露出一丝异样。

    “蓝品萱和徐依然一组,张老师和金渺一组,刘婧和武文欣一组,张子晴和路禹一组,周睿卿和白俊航一组,没错吧!”路禹把手上的纸条念了一遍。

    “没错了,咱们进去吧!”刘婧有些迫不及待。

    “等一下,虽然里面藏着咱们同学了,但是怕走到里面会迷路,大家都带着手电筒了吧?如果遇到什么危险或是迷路就把手电筒连续关三次,这里黑,大家都能注意到,或者大声呼救。”

    路禹补充完后大家陆续走进了工厂。

    “蓝品萱?”徐依然发现蓝品萱刚刚就站在那里。

    “怎么了?”蓝品萱刚刚回过神说。

    “进去了。”徐依然说着拉着她走了进去,其他的人也慢慢地走了进去,一阵风把厂房的门关上了,这或许也是在宣告故事正式开始。

    “太黑了。”张子晴用颤抖的声音说,明显能够感觉到他在害怕,一只手紧紧地抓着路禹的胳膊。

    “这里正好有五个岔口,每组选一个吧!”刚走进不一会儿,就看到了五个岔口,谁都不知道他们通向何处,凭着感觉每组选了一个岔口。

    蓝品萱和徐依然刚刚走进岔口就感觉一阵阴冷的风吹过来,那种刺骨的凉风不像是夏天该有的。

    黑暗的走廊更能让人会想起黑暗的事情。

    

    

    “在想什么?”徐依然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没什么,只是在想他们会藏在哪里?”蓝品萱静静地说。

    工厂里非常的黑,手电筒的光亮只能照到一定的范围。

    

    “他们都藏哪里了?”周睿卿问跟自己一组的白俊航

    “我只知道刘曼婷藏哪了,别人我不知道。”白俊航一遍看着前方的路一边说。

    “她藏哪了?”听到知道刘曼婷的位置有些兴奋的问。

    “应该离这里不远了,一会儿就到了。”

    两个人渐渐地向深处走去

    

    “我有些肚子疼。”蓝品萱停下了脚步说。

    “我没带药来。”徐依然有些着急得说。

    “没关系,我先去找地方方便一下,你先往前走,一会儿我去找你。”蓝品萱说着就向来是的方向跑去。

    徐依然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一种不安的情绪陇上了心头。

    

    “我觉得这个一点都不好玩。还不如在旅馆里歇着了。”刘婧走了一会儿发起了牢骚

    “自己吓自己,听,是什么声音?”在说话的时候一阵叫声传入了大家的耳朵里。

    “估计有人已经被吓着了。”刘婧笑着说。武文欣也笑了笑,两个人继续往前走。

    

    “真的有人被吓着了!”张子晴的语气里有些幸灾乐祸

    “小心下一个被吓的就是你。”路禹特意压低声音说。

    “你别这么说,瘆的慌。”张子晴埋怨着

    

    “这么玩不会出事吧?”张老师有些担心地说。

    “不会的,都是自己人,又没有外人,估计刚才那个人被吓得够呛,叫的这么大声,一会儿咱们等小心点”金渺安慰着张老师,继续向里面走去。

    

    “这个声音好像里咱们很近啊?”周睿卿有些害怕地说。

    “我提前进来时都看了,这三个岔口其实都能通过房间连着,要不是有地图很容易迷路,有可能是谁走得快走到咱们前面了。”白俊航拍了拍周睿卿的肩膀,接着说:“有我在怕什么,我可是一个男人啊!”

    说完两个人咯咯的笑了起来。

    

    “不会是蓝品萱被人吓到了吧?”徐依然有些担心地看着来时的路,慢慢地往里面走。

    突然她感觉有一个人从自己的背后闪过,猛地回过头,后面什么也没有,徐依然皱了皱眉头,慢慢地转过头,只是她感觉到有一个人在她的背后呼吸着,一瞬间她不知道她该怎么做,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动也不敢动,忽然听到身后那个人咯咯的笑了起来,徐依然回头,看见蓝品萱站在自己的身后,捂着肚子在笑。

    “吓倒了?”蓝品萱满脸充满了笑意,这是来这里之后她第一次笑得这么开心

    徐依然松了一口气,佯装生气地说:“你肚子不疼了?吓人很好玩啊!我刚才还那么担心你。”

    “真的生气了?”蓝品萱试探的问。

    “当初你怎么没有抓到鬼呢?你要是吓人绝对很棒。”徐依然笑着说。

    蓝品萱也笑了

    “刚才听见叫声了吗?”徐依然问。

    “听到了,肯定有人被吓倒了。”蓝品萱说这句话时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徐依然没有再说话,只是拉着蓝品萱往里面继续走。

    “你有心事,但是现在似乎你又解决的了一点。”徐依然说。

    “我喜欢黑夜,黑夜能让我变得开心。”蓝品萱打着手电筒说。

    黑夜也能让人做一些想做而不敢做的事,留给人们无限的遐想。

    

    

    “她应该藏在这里。”白俊航走在前面,用手电筒照了照接着大声地说:“刘曼婷。”

    他叫了几声没有人回应。

    “真的在这里吗?会不会记错了?”周睿卿走上前问。

    “不会的,这里有一根布条,是我放的。”白俊航紧蹙着眉说

    “她会不会换地方了?为了吓唬咱们。”周睿卿看到走廊的走边有一扇敞开的门

    这一路走来也经过了很多扇门,可是白俊航说那里都没有人就没有进去,周睿卿走进了门里,白俊航也跟着走了进来。

    “这是什么?”白俊航突然发现地上也一行液体,没有干,是湿的。

    他蹲了下来,沾了一点在手指上,闻了闻,一股血腥味刺激着嗅觉。

    “是什么?”周睿卿看他没有说话,马上问。

    “是血。”白俊航的声音有些颤抖。

    “血?怎么会有血?这里不是荒废的工厂吗?难道是刘曼婷出事了?”周睿卿想到这马上朝里面跑去

    白俊航观察着血迹,是一行拖痕,一直延伸到里面,平白无故的哪里来的血迹,难道真的是她出事了?

    这时一阵尖叫声从里面传来,白俊航马上跑了进去,看到周睿卿瘫坐在地上,双手抓着头发,五官因为惊吓而变了形,手指着前面,白俊航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眼前的景象也让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是刘曼婷的尸体,这是一个厨房,她的头被人垛了下来,放在了案板上,旁边还立着一把沾着她血的菜刀,这可能就是凶器。案板上刘曼婷的表情很惊愕,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成o形,她一定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人杀死。

    “我们的赶快起开这里。”白俊航说着拉起地上的周睿卿就往外走。

    周睿卿已经被吓得不知所措了,被白俊航半抱着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往门外走

    “轰”的一声从门外传来四周被铁门围上了,原来周睿卿坐下的地方是一个按钮,在站起来时启动了。

    “我们怎么办啊?”周睿卿哭着说。

    白俊航走到铁门边使劲敲了敲,发出隆隆的响声

    “大家应该会听到这里的声音的,我一定能出去的。”白俊航肯定地说。

    “嘀嘀。。。。。。”的响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白俊航发现在刘曼婷尸体的后面有一个计时器,上面写着“00:59:21”

    “是什么?”周睿卿不敢靠近尸体

    “是一个计时器。”白俊航有些担心地说。

    “不会是炸弹吧?”周睿卿想到这又哭了起来。

    “不是,没有炸药包。”白俊航又看了看计时间周围的结构说。

    “给路禹打个电话。”周睿卿像是突然看到了希望一样,掏出了手机。

    “不用看了,这里没有信号,刚上这个岛时就发现了。”白俊航叹了一口气说。

    “怎么办啊?”周睿卿把手机扔在了地上哭了起来。

    突然,白俊航闻到了一阵香问,瞬间觉得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一股暖流流过全身,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周睿卿的哭声竟让他心里有些痒痒的。

    他看着她,慢慢走了过去,转过她的肩膀,迷离的看着她。

    “你怎么了?”周睿卿察觉到白俊航的不对劲,有些害怕的问。

    这时,白俊航突然欺了下来,猛烈的吻着她的,双手不断地在她的身上游走,周睿卿拼命的阻挡着他,可是她毕竟没有他的力气大,一个站不住,竟摔在了地上

    白俊航并没有停下来,而是更加的疯狂,布料的撕裂声传入了周睿卿的耳朵里

    “你放开我。”周睿卿大声的呼喊着:“救命啊,救命啊!”

    白俊航用吻堵住了她的嘴,周睿卿的头躲着他的吻,但他总是能够抓住。

    周睿卿的抵抗似乎更刺激了白俊航,白俊航摸到身旁的一个砖头,狠狠地向周睿卿的头部挥去

    她安静了,任凭着白俊航摆布着,她已经失去了感觉,永远的失去了感觉。

    白俊航疯狂的掠夺着,随着一声“啊”的叫喊声他也停住了下来,保持着最猥亵的姿势停止了呼吸。

    案板上刘曼婷的表情更像是对他们以这样方式死亡表示惊讶,充满了讽刺。

    “嘀”的一声,这个房间安静了,虽之又轰的一声,四周的铁门都消失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