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花  双子

章节字数:3874  更新时间:11-12-19 21: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相府里的竹碟听到失火时李煜也在里面的消息早就慌了起来,内心一直责怪自己行事冲动,后来听打探消息的人说煜王爷与竹碟都平安无事,但稍稍松下的心却又紧了起来,今日这么一闹,只怕是李煜已经看到叶紫君了。

    在内心忐忑的时候,丫鬟小莲说李煜在庭院等她了。

    庭院里一抹淡青色的身影在那里屹立着,李煜自己的内心也十分的乱,从潇湘院直接奔向这里就是想证明那竹碟与叶紫君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

    “君儿见过王爷。”竹碟走上前给李煜行礼。

    “君儿何必跟我如此多礼。”李煜看着眼前的人儿,找不出任何理由说这两个不是同一个人,可是明明一个相府一个在潇湘院。

    以竹碟的心思早已看出李煜已经与真正的叶紫君相见了,所以此刻才如此的打量自己。

    “君儿有什么地方不对吗?”事到如今她只能装下去。

    “没有,只是君儿相不相信,我今日竟看到一个与君儿十分相像的女子,别说相貌,那神形更是相似。”李煜话语中竟有几丝兴奋。

    “世间之大,什么事情都有,两个相似的人更是可能出现的,说不定什么地方就有跟煜哥哥相似的人呢。”竹碟打趣的说道,脸上是笑的,可是内心却是在紧张。

    “是啊,君儿说的是,君儿这几日的身体可好?”

    “好的紧呢。”

    “那就好,刚刚等君儿时有小厮说皇兄招我入宫有事,不能在这儿久待了。”

    “皇上的事情重要,煜哥哥还是快去吧。”

    看着李煜离开的背影,竹碟心里乱了,慌了,自己一步步的走到现在不易,不能因为意外而放弃,可是按照李煜的性情,应该是深入探究此事,不如自己先捅破这层纱纸。

    叶相听完竹碟的描述久久没有说话,竹碟捕捉着叶相脸上的表情,仔细斟酌着下面的话。

    “不知君儿可否有姊妹,依王爷所说那潇湘院的女子与君儿就如双生姐妹一般。”

    叶相神情一怔,叹了一口气,神情竟是忧伤,缓缓的道来。

    原来叶紫君是有一个妹妹的,两个人是双子,当时叶夫人生下姐妹时有一个稳婆在场,那稳婆不知动了什么邪念,竟在日后叫人偷出来了一个孩子,叶府当时也找到了那个稳婆,无论是怎么样的大刑,稳婆都不肯说出背后的主使与孩子的去处,而叶夫人也因为伤心,心情郁郁寡欢,身体每况愈下,最终伤心去世,在去世时叶夫人的愿望就是可以找回那个丢失的孩子,可是那如大海捞针。不料,前几年,皇上发现有军机大臣结党营私苛扣军饷,于是派叶相追查,谁想到,就是那个军机大臣当年买通了稳婆,偷走了孩子,可是时间过去这么久那个大臣也不知现在孩子究竟在何处,也无从查起,这件事也就又搁浅了,却没想到堂堂叶相府的二小姐却是京城第一名妓——竹碟。

    “那个大臣为何要将妹妹偷走?”竹碟一直以为自己与叶紫君的相像是巧合,但没有想到竟还有这么一层关系,自己竟然也是叶相府的小姐。

    “那个大臣一直都仰慕你的娘亲,可是你的娘亲与我情投意合委身与我,他就心存不甘,用这种方式来报复我,可是却苦了那个孩子啊。”叶相说着眼睛充满了泪水。

    “既然现在找到了妹妹,就把妹妹接回府里吧,妹妹在外面也受了这么多苦,也应该回家了。”这句话与其说是说给叶相,更不如说是说给自己听的,以前一切的愧疚都没有了,原来属于竹碟的一切只不过是用了一些手段才得到,而那个真正的叶紫君也可以重新回到相府,只不过是另一个身份。

    “这事先不要告诉他人,爹爹还会暗中的调查一下,确定一下比较妥当。”叶相虽已有几分确定那人定是自己的女儿,但是多年的经历还是让他的行事缜密。

    “君儿知道。”

    时间一晃大半个月又过去了,这段时间李煜没有来过一次潇湘院。

    叶紫君不知道那日的相见是福是祸,自己无意脱口而出的一声煜哥哥已是被李煜听见了,可是他的行为也是有些古怪,没有直面的质问自己。

    怔怔的坐在铜镜前看着映出的容貌,叶紫君心里有些苦涩,还要多久才能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想着一行眼泪流了下来。

    “小姐,吴妈妈请小姐过去。”房门外响起了云儿的声音。

    叶紫君擦掉了挂在脸上的泪痕,走到房门前,绽放出一个美丽的笑容,推开门随云儿向吴妈妈的院子走去。

    吴妈妈的房间里有客,一时间叶紫君心生些奇怪,刚踏入时叶紫君就听到了抽气声,几个男人也是神色有些惊讶。

    “这正是我们潇湘院的竹碟,不知道可是大人想要寻的人?”吴妈妈起身走到叶紫君的身旁,对着一位年纪稍长的男人说。

    叶紫君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些男人,觉得分外的眼熟。

    “太像了,敢问竹碟姑娘是从小生活在城东的坞树村吗?”这个年纪稍长的男人问道。

    “正是。”

    叶紫君突然想起来眼前的这个人正是叶相府的人,难道说爹爹来寻自己了吗,可是转念一下又不对,那人问的是竹碟的身世,难道说这竹碟与叶相府有着什么联系。

    叶紫君看着来人从怀中掏出了几张银票,走到吴妈妈面前,说:“这些银票应该可以为竹碟姑娘赎身了吧。”

    吴妈妈看了看眼前的银票,又看了看竹碟,莞尔一笑,接了过来。

    “今日之事还请吴妈妈帮忙保守秘密。”

    “那是当然。”

    坐在马车里的叶紫君还没有太弄懂现在的状况,既然是相府的人为自己赎身也是一件好事。

    “小姐,丞相在书房等您了。”

    踏进相府,看着往昔熟悉的景色,叶紫君的鼻头一酸,眼前被泪水蒙住,这几个月来一直盼着回家,如今回来却有些害怕。

    “小姐,这边请。”下人的话拉回来叶紫君的思绪。

    “有劳了。”叶紫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随着下人去见自己的爹爹。

    周遭的景色还如几个月前那样,可眼前人儿的心境却变了,叶紫君在后面紧紧跟随着下人的脚步,生怕慢了一步就见不到自己的亲人。

    “相爷,竹碟小姐到了。”下人停在了书房前,隔着门帘通报。

    “让她进来吧。”叶相的声音响起。

    下人掀起门帘,示意叶紫君进去。书房里不只有叶相一人,还有另一个与自己容貌相似的女子站在里面,叶紫君明白了,原来这几个月一直是这个女人在冒充自己,叶相此时发现了端倪才打发人去寻自己。

    “你是竹碟?”叶相站起身来,上下打量着叶紫君。

    叶相的话让叶紫君一愣,难道自己的爹爹还没有发现那个女人不是真正的叶紫君,叶紫君刚想争辩,却被站在一旁的竹碟抢了白。

    “爹爹,依君儿看,妹妹一路颠簸才来到相府,不如让君儿先带妹妹梳洗打扮一下,晚些时候再问清楚情况也不迟。”竹碟害怕叶紫君说出实情,此时只有找时机单独与叶紫君相处一下。

    “也好,”叶相的目光转到叶紫君的身上,接着说:“先去休息一下吧。”

    竹碟听罢,上前牵起叶紫君的手,说:“妹妹随我来一下。”说完一丝微笑展露在脸上,可叶紫君看着却觉得那样的恐怖与不安。

    竹碟带着叶紫君找到了一间离书房偏远的房间进去。

    “你是谁?”这是叶紫君见到她之后得第一句话。

    “我是谁?在你心中早已有了答案不是么?”

    “你为什么要假扮我?”叶紫君按捺住想打她的冲动。

    竹碟看了看叶紫君紧握的拳头,笑了笑说:“怎么?你想打我?别忘了,现在我才是相府的小姐,我才是叶紫君,而你只是妓,是竹碟。”

    “我要去找爹爹说清楚。”说完,叶紫君就冲向房门。

    “去吧,最好也找你的煜哥哥说清楚,不过,你可要想好了,我有把握敢假扮你,就有把握让他们都相信我,就算是时运不佳,他们都选择相信你,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堂堂一个相府的小姐,竟然在妓院沦落数月,就算你没有失过身,可是说出来又有谁相信,你这么做是在给相府丢人,给煜王爷丢人。”

    叶紫君的手搭在门闩上,却迟迟不拉开,竹碟的话确实说中了她的心结,她不是没有想过这么做的结果。

    “为什么?”叶紫君低声的问,声音止不住的颤抖。

    “我们是双子,命运却对我如此的不公,为什么当初被人偷走的不是你,为什么沦落风尘的不是你,为什么你一直在这里养尊处优,为什么你身边会有这么多疼爱你的人。”竹碟有些疯狂的细数着这些年来的委屈,可眼前的人儿也哭成了泪人。

    “我们是双子,就是姐妹啊,去跟爹爹说清楚,爹爹一定会看在失散多年的情面上不会怪罪你的,那时你该有的一切也会属于你的。”叶紫君几乎带着恳求的态度,她只想做回真正的叶紫君。

    “现在我已经得到我该有的一切,只不过是身份不一样,可是又有什么区别,既然这样你就做竹碟,你也能得到你以前能有的一切,何苦这么麻烦。”竹碟擦干了脸上的泪水说。

    “不一样啊。”

    “你也知道不一样,难道我会这么傻,我奉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做竹碟,即使你想澄清自己,我也有办法让所有人相信我,到时候得不偿失的那个人是你,不是我。”竹碟走到了打开了房门,刚要走出,说:“给你一盏茶的时间好好考虑一下,一会儿会有丫鬟给你梳洗打扮。”

    叶紫君身子一下失去了力气,跌坐在地上,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不住的往下流,她好想澄清自己,可她知道竹碟既然这么长时间能让大家信以为真,就真的有十足的把握反驳自己,就如竹碟所说就算是自己的身份得到恢复,那只会让相府的名誉受损。

    不知在地上坐了多久,直到有丫鬟进来叶紫君才感到自己的腿已经麻了,只能在丫鬟的搀扶下站起来,经过一番的梳洗打扮之后竹碟走了进来,镜中两张一样的脸,却有着不同的心思。

    “我想好了,我是竹碟。”

    一丝胜利的微笑浮现在竹碟的脸上,似乎叶紫君的话是她早就预料到的。

    “爹爹等了很久了,走吧。”

    竹碟拉起叶紫君的手,无意中叶紫君看到了竹碟手上双生花的刺青,多么的应景,多么的讽刺。

    “是爹爹不好,让你受苦了。”叶紫君听完叶相讲完事情的经过也明白了几分,叶相激动的流下了泪水。

    “爹爹不要这么说,女儿不怪爹爹,如今女儿已经回家了,可以承欢爹爹膝下了。”叶紫君看到叶相的泪水也有些忍不住了。

    “如果你的娘亲还在的话,定会十分的高兴啊,是啊,回家就好,回家就好,我会吩咐下人给你收拾一处院子,竹碟这个名字还是改一下吧,就叫叶紫竹,如何?”

    “竹儿谢谢爹爹。”叶紫君,不现在竹碟才是叶紫君,而她却是叶紫竹。

    “还是让妹妹与君儿在一处院子吧,妹妹终于回家了,难免对府中的情况还不甚了解,君儿可以帮帮妹妹。”竹碟想把她揽在身边以便观察她的举动。

    “也好,你们姊妹二人好好的培养下感情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