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难说  第15话 凝眸心绪

章节字数:3684  更新时间:11-02-16 13: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眼见骁宗在自己面前倒下,若叶慌张的去扶他,可他那么重,自己根本就接不住。再加上左脚那伤还隐隐作痛。

    匆忙间,若叶没扶住骁宗,反而顺带她自己也跟着向后倒去。

    “唔……”若叶闷哼,右手被压在骁宗身下,好痛。

    用力扳开骁宗的身体,若叶气喘吁吁的抽出手。却在那刻僵住,她的手上衣袖上全是粘稠的血!

    若叶感到脑袋嗡嗡作响,心跳间泛起一阵恐惧。慌忙朝身边的骁宗望去,只见他青色的外袍上有一大块的血渍。那沾在衣物上的血已经干涸,衣服和伤口都沾在了一起。伤口处却还有血在往外流。

    心中一阵感动,他受了这么重的伤还坚持跑了那么久,难怪会晕倒。在感动的同时,若叶想着这荒山野岭的,该如何是好,他可千万别死掉啊。

    天这么热,如果不及时处理他的伤口,伤势会越来越重。若叶心急如焚,左右观察周围有没有能用的草药。

    借着月光若叶在地上摸索,脑袋努力回想前世偶尔翻看过的草药书。看看能不能好运的找寻到适合的草药。

    天色愈来愈亮,残月犹明,周围泛起了淡淡的薄雾。这树林安静的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若叶竭力压制自己的头晕,把费力找来的草药放到嘴中咀嚼。伸手去撕骁宗背上的衣服,因为血沾粘着衣物,所以不好撕,怕是会牵扯到伤口。

    若叶咬牙,长痛不如短痛。“嗞”的一声,衣服和伤口分离开来。身下的骁宗无意识的身体抖动了下。

    在骁宗宽大性感的背部如今狰狞着一道很深很大的刀伤。看着那皮肉往外翻的伤口,若叶胃里一阵难受。急急把目光偏向他其余完好的皮肤上。

    这时若叶看到骁宗左肩上有一个小小的刺青,图案像是一只正在翱翔的鹰。这个纹印很小,就拇指大小,要不是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不知道骁宗他本人知不知道他身上有这纹身。

    若叶感叹这刺青华丽精美的同时,眼睛看向了他的右肩。嘴角微微勾起,那上面有自己的一排小巧牙印。那印上还有一丝丝的小血痕。正是之前自己咬的,谁叫他先欺负自己,不喊开始就接骨的。

    草药的汁水很酸苦,若叶凝眉继续咀嚼,感觉都嚼烂了才吐出涂抹在骁宗的伤口处,又撕了自己的衣裙从他后背开始往他前胸缠绕两圈。

    在帮他包扎的时候,手指不小心触到他结实而弹性的肌肉。若叶微微脸红,慌忙把布条扎上。

    做好这些才算完事,若叶靠在树边大口喘气。

    为了怕压到他伤口,所以若叶没有扳回骁宗的身体,让他继续背朝天的躺着。希望他能早点醒过来。

    若叶伸手摸了摸骁宗的额头,还好没有发烧。呼了口气,精神随之松懈下来,意识也跟着模糊起来。

    若叶觉得自己的头好难受,昏沉的靠在树上,随后整个人失去了意识。

    就在骁宗和若叶相继倒下不省人事的时候,那群前来劫杀的黑衣人杀完最后一个紫家侍卫后,趁着天未全明匆匆向四周散去。在离去的同时,他们还带走了他们死去的同伴,显然是不想让人抓到把柄。

    等人都走光了,许久之后。当阳光照耀大地的时候,一个灌木丛中,突然走出一中年妇人。

    她的头发披散,身体还不住颤抖着,眼睛紧张而害怕的东张西望。当她看到前面一推或断头或被劈成两半的尸体时,整个人颤的更厉害了。

    可以看出她真得很害怕,但她的脚步却还是往那些尸体走去,眼睛来回扫视似在寻找着什么。

    没错,这披头散发的中年妇人就是葵夫人。昨日半夜她醒来,想看看三小姐有没有睡舒服,但当她走进三小姐的帐篷时,却没发现她的人。顿时心急,又害怕告诉别人,只好自己出来找。就这样阴差阳错的躲过了一劫。

    虽然没有被那些黑衣人杀死,但葵夫人也知道还有更厉害的一关等着自己。这事一定会马上被宗主老爷知道。到时自己恐怕会……不敢再往下想。

    葵夫人如今只想确定若叶没被杀,只有这样,自己的性命才可以保住。

    葵夫人一遍遍在这些散发腥味的尸体上翻找,脸上衣上沾满了血也不在意。她边找边祈祷自己别找到。

    找了三遍都没找到,葵夫人还不放心的又向外找了一圈,也没发现后,整个人这才松懈下来,瘫坐在地方。呜呜哭泣起来,起先不敢哭,如今她可以好好的宣泄心中的恐惧。

    等哭完了,葵夫人找到自己已经坍塌的帐篷,在那些乱物中翻出一个锦囊,从中取出一个中指长的烟火。拧开上面的封条,只听道“砰”的一声,空中爆出一个紫色蔷薇纹印的烟火,持续了五秒后才慢慢消失。

    葵夫人又从尸体堆里找出一把刀,闭上眼睛,咬牙挥刀砍向自己的左手。

    扔掉刀,葵夫人苍白着脸慢慢躺在地上,等待紫家的救援队过来。这属于紫家的求援信号,制作工艺很难,一般非宗亲没有。只要发出这信号,很快就近的紫家亲兵就会赶到救援。

    因为自己陪伴在小姐身边,所以这本属于小姐的东西便暂由自己保管了。原本自己是时刻放在身上,但半夜寻找小姐,一时心急没戴身上,才酿成了这大祸。好在没有找到小姐的尸首,希望自己可以躲过宗主老爷的追究。至少饶自己不死……葵夫人不安的心怦怦乱跳。

    骁宗是在一阵巨痛中醒来的,昨日他昏倒一是流血过多,二是因为体力透支。好在他平时身体强壮没有发烧,所以昏睡了几个时辰后自然醒来。

    骁宗龇牙忍痛从地上起来,趴在地方的形象可不好。昏睡时不觉得怎么样,如今清醒过来,那后背的伤,叫人痛不欲生。只稍稍动下,就感觉牵起了伤口。

    静默了会,缓下疼痛后,骁宗从地上起来。早在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躺在不远处的若叶。

    骁宗放下心来,还好那些黑衣人没有追来,不然自己和小姐都要死在那些人手上。自己死掉没关系,可小姐不能死!还好,还好。自己和小姐都还活着。

    担忧的走到她身边,见她似睡的很不安稳,那秀美紧紧扭在一起,脸色惨白,似在做什么噩梦。

    骁宗心里揪痛。真得委屈她了,从来都是锦衣玉食的她,如今就这么头枕大树能睡安稳才怪。

    怜惜的探出手,轻轻把她的身子移到自己身上,自己的身体总比那树要舒服点吧。只是被骁宗这么一动,若叶便醒了。

    有些迷茫的睁开眼睛,若叶一副没睡舒服的表情,身体向后一靠,触碰到一具结实而温热的身体,脑袋顿时完全清醒。回头对上一双闪亮的黑眸,脸腾的烧起。

    若叶慌张从骁宗身上起来,脚有些痛,但好在没摔倒。

    若叶心中羞恼。但更多的是担心,他伤那么重,怎么起来了。想问他伤口怎么样了,但看到他嘴角温和的笑容。若叶扭头赌气式的不去理他。

    该死,看他笑那么欢,一定是死不了。自己还担心的要死。

    骁宗想整理自己的衣物,如今他只穿着外袍,而且还是残破的,露出一大片的胸膛。有些不大雅观。更何况是在自己心仪的女子面前,更是不能出丑。

    才刚抬手,骁宗便觉得背部伤口一阵抽痛,冷汗直冒。

    骁宗那忍痛不吭声的模样,若叶看在眼中。着急上前,扶他坐下。

    转过身去查看他的后背,果然又出血了。若叶责备的埋怨道,“知道受了伤,还乱动!”嘴里语气似刺,手上的动作却很亲柔。若叶慢慢解开布条,昨日天晚加自己很累,所以只粗粗处理下。现在自己想去找些泉水和草药,仔细的处理下这伤口。

    听着若叶责备中带着关心的话语,骁宗心里一阵沸腾。能得到她的关心,就算受再重的伤都心甘情愿。

    骁宗喜滋滋的傻笑。似乎背也不痛了。那纯净的笑容仿佛天真的孩童。叫人忍不住想叫他傻瓜。

    若叶正忙着担心骁宗的伤势,自然没看到他傻模样。

    “伤口很深,都可以看到骨头。我去找些泉水和草药。”说完,若叶起身要走。手却被骁宗拉住。

    若叶不解的回视,对上他灿如流星般的双目。这么近距离看他,发现他长得很不错,高挺的鼻梁,凹深的眼眶,英气的浓眉,还有那不厚不薄的性感嘴唇,再加上他伟岸的身躯,整个人很是英气阳刚。

    别扭的移开视线,那被他握住的手似有把火在炙烤着自己。好在他握着不紧,自己一下便抽了回来。

    若叶掩下心中悸动,假装的不在意的淡淡问道,“什么事。”

    在骁宗伸手拉住若叶手的那刻,他便后悔了。他发觉自己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了,以前的忍耐什么的,一碰到她就全部失效。

    骁宗微微尴尬,“小姐你的脚也受了伤,别去了。”顿了顿,骁宗难掩自卑的说道,“小姐千金之躯,怎么可以为了我这奴才而费力……”

    后面的话还未说完,若叶已经转身一瘸一拐的向前方走去。

    “小姐!”骁宗急急叫喊,身体也跟着匆匆跳起来,伤口立刻剧痛。骁宗额头直冒冷汗,扶着树干急喘,眼睛却紧盯着前面因自己叫喊而停下脚步的若叶。

    “你别乱动,我会回来。”说完,若叶皱眉继续向前走去。心里说不上滋味,他是关心自己的,因为渴望被人关心,所以当有人关心自己的时候,总很容易被感动。

    这次是他为了自己而受伤,所以为他找些草药也不算过分。

    就在若叶为骁宗去寻草药的这时候,一大批身穿印着紫家族徽的人马风尘仆仆的从别处赶来。

    领头的是位身骑黑色大马,面容俊美的年轻公子。此时这位年轻公子一脸凝重,因为这附近空气中有浓重的血腥味,一股不详的预感的在他心底抽芽。

    “噔噔噔噔。”一阵马蹄声,一个前去探路的侍卫匆匆跑回来,“报大公子,前方发现紫家的队伍。”

    紫尧皱眉点了点头,让那人带路,心中却是越来越不安。几日前他得了父亲的命令来接若叶。出了王都后就快马加鞭的赶来,原本预计以若叶和自己的速度,明天能在宁州的边缘城市揽月城里会和,却没想到昨晚却看到紫家的求救烟火。心中顿时便起一丝不安。那方向分明就是若叶一行人的赶路方向。

    压下心中的焦虑不安,紫尧跟着那探路的侍卫向前飞奔,他们身后跟着一千多人的大部队。

    越是接近,那血腥味便越浓,紫尧内心便愈加不安,手抓着缰绳似要被他拧断。“驾!”紫尧狠狠夹了下马肚子,马儿长鸣一声,如离弦的箭,飞一般的冲出,越过那个带路的侍卫的马,奔向了前面的林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