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难说  第16话 山林躲雨

章节字数:3832  更新时间:11-02-16 13: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若叶在父亲心中的地位,紫府上下没有谁不知道。要是若叶出了什么事,无法想象父亲会做出什么举动。紫尧心惊的同时,又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越是往前,空气中弥漫的死亡气息就越浓重。虽然心里早猜想到了七八分,但真正穿过树林,看到满堆的尸体时,紫尧还是忍不住胃里的翻腾,以及内心的焦急惶恐。

    满目的残肢断臂,头颅和身体分开,有些是一刀砍死,有些则是慢慢死去。惨不忍睹,放眼望去,这里的尸首都是紫家的人。

    不到片刻,那些跟着紫尧前来的侍卫们也赶到,只听到他们发出一阵抽气声。随后静默的站在紫尧身后,等候吩咐。

    压下胃里的恶心,对着一个最靠近他的侍卫说道,“飞鸽传书给老爷,先汇报说三小姐的队伍遇袭。”

    “是,大公子。”一个侍卫得令下去书写传信。

    紫尧转过身,一脸严肃道,“分两组,一组留在这找小姐。看看有没有幸存者。另一组人马以这处为中心向四周查看,看看还有没其他什么的人,或者可疑的物品。”

    “是!”经过严格训练的侍卫们,齐齐喊道,那声音铿锵有力。

    得了紫尧的命令,一批侍卫从马上跳下走进了尸体堆里。另一批则是骑着马四散开来。紫尧则骑着马立在原地,眼睛扫视着周围,看看能不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紫尧面容阴沉,谁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敢动紫家的人马。更何况是紫氏本家的三小姐!

    对于身为贵族中的贵族的紫家来说,这件事绝对是个挑衅!挑战紫家的威严和权势!

    “报告大公子,发现一人还有气息,是平日伺候小姐的葵夫人。”

    闻言,紫尧跟上那人去了发现葵夫人的地方。只见葵夫人倒在血泊中,披散着黑发,面色惨白,要不是刚才听那侍卫说她还活着,只看眼前她这样子,自己定以为她是死了。

    紫尧从马上下来,看着气若游丝的葵夫人,发现她好像只受了手上的刀伤,那一刀看样子还蛮深,是失血过多所以看起来像个死人。

    “看看能不能弄醒她。”紫尧从地上起来,皱眉吩咐下面的人弄醒葵夫人,看看能不能从她口中知道些什么情报。

    就在懂点医术的侍卫设法弄醒葵夫人的时候,又有侍卫上来向紫尧汇报。

    “报告大公子,共清点出四百五十一具尸首,其中四百零三人为紫府侍卫,剩下的都是随行的家奴以及大夫。并为在这找到小姐。”

    没有找到若叶。是不是表示她逃生了,还是被那些人劫持了?紫尧拧眉不语。

    “唔……”葵夫人痛苦的呢喃,眼睛微微睁开条缝隙,随后慢慢汇聚起视线。待看清四周身穿紫家族徽的侍卫后,心知这些人是看到自己放出信号后赶来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一道阴沉的男声从一侧传来。葵夫人眼睛转去,看到身穿精简华服的大公子,心口一跳,怎么大公子也在。葵夫人装出害怕的神情,之前准备的那一套台词看来要改一下。

    见葵夫人眼神躲闪,身体颤抖的样子,紫尧不瞬不瞬的看着,心中到为细究,只以为葵夫人想起了之前的恐怖场面而在后怕。

    “半夜的时候,老奴突然听到厮杀声,然后出帐篷一看。咳咳……是一大批的黑衣人正在和我们的侍卫厮杀。咳咳。”

    葵夫人觉得自己喉咙干涩火辣。这时一个侍卫拿了袋水,喂葵夫人喝下几口。有了水的滋润,喉咙不像先前那般难受,只听她继续说道。

    “见黑衣人数众多,老奴便放了求助信号。咳咳……放完求助信号后,老奴正要去小姐那,却冲出一个黑衣人,朝老奴砍来。情急下,老奴用手挡了下,然后就痛晕了过去,后来怎么样就不知道。小姐呢……呜呜……小姐……”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葵夫人找气喘厉害,还要哭,更是要她的命。对于才自己半真半假的话,葵夫人心里也没底。特别是大公子冰冷的视线扫视在自己左手伤口上的时候,自己有种被他看透的错觉。

    葵夫人额头直冒冷汗,一半是心虚,一半是真得左手的刀伤疼出来的。

    “你,还有你,先带葵夫人回最近的揽月城治疗,然后送回王都紫府。剩下的人都分散寻找三小姐!”紫尧吩咐下去后,便又跳上马,往附近的山林走去。

    如今他首要做的不是查是谁杀了这些人,而是要弄清楚若叶的下落。因为他知道,父亲一接到这里的消息,首先会问自己若叶的下落,而不会先问是谁干的这事。只有找到若叶后,父亲才会追究这件事。

    葵夫人闭上眼睛,心里却是松了口气,同时也暗自祈祷小姐没事。然后她又晕了过去。

    紫尧边骑马查看四周树林,边暗自祈祷若叶没事。好在没找到她的尸首,还有一线希望。

    此时若叶正靠在树上,手中拿着一片折起来的芭蕉叶,叶中有清水。另一手还有几棵洗过的草药。

    这身体还真差,才走了几步就觉得头晕。稍稍靠树休息了会后。若叶心急骁宗背上的伤,咬牙忍住头晕朝原路返回。

    骁宗心里甜蜜,眼神却是焦急的望着若叶离去的方向。当看到若叶面色苍白,一瘸一拐的回来后,他突然恨自己为什么受伤,为什么不再强大点。自己一个大男人居然要一个弱女子来帮自己。骁宗心中内疚谴责,忍着痛从地上起来,朝若叶走去。

    眼见骁宗看似无事,实则脚步虚浮的朝自己走来。若叶忍不住埋怨道,“不是说了别乱动,伤口会裂更大。”

    语气责备却有浓浓的关心。骁宗顿时觉得心中热热的,嘴角的笑意透出他此刻的内心欢愉。

    若叶喊骁宗坐下,他太高,自己无法仔细清理他的伤。

    “谢谢小姐。今日小姐为我做的,这世我定为小姐做牛做马,只要小姐一句话,就算上刀山下火海,骁宗也万死不辞!”只要你愿意,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包括胸口这颗为你而跳动的心!

    骁宗神情认真,黑瞳紧紧看着若叶,像是要把她的身影刻在自己的灵魂中般。

    若叶闻言一怔,朝他看去,虽然衣衫褴褛,却不影响他的英气。他目光深邃。语音虽轻,却让人明白他每一个字出自眉心,发于肺腑。

    若叶微微侧目,继续为他清洗伤口周围的污血。

    “不需要那样,你也是为了我而受伤。如果照你这么说,我不是还要以身相许。”说完,若叶发现自己说错话,面色通红。

    那正在为骁宗清洗伤口的手也轻轻颤抖。指下是他结实硬邦邦的筋肉,如今若叶触在那上面却觉得异常烫手。

    一时间彼此不再说话,骁宗低头不语,刚才那句“以身相许”害他吓了一跳,心中倒是真希望那样才好,不过那只是一句玩笑话而已。心有些苦涩,能时常看到她便该满足的。

    若叶慢慢为骁宗清洗那背部的刀伤,手指动作尽可能的轻柔小心。

    骁宗僵直着身体,身上的肌肉慢慢绷紧,若叶离自己很近,她呼出的热气时不时喷洒在自己的皮肤上,紧张而酥麻。再加上那一阵阵好闻的蔷薇花香,骁宗只觉得下腹迅速窜起一股火,烧得自己满脸通红。

    作为一个正常男人,与自己喜爱的女子近距离接触,没反映才是奇怪。还好若叶在自己背后,没看到自己前面支起的大帐篷。骁宗呼吸粗重,继续忍着等若叶包扎完毕。真是磨人啊……

    “报告大公子,在前方树林发现血迹。还有四具身不属于紫家的尸体。他们身穿无纹黑衣。”一个侍卫快马骑到紫尧身前五步外,匆匆汇报。

    “带路。”紫尧拉起缰绳,调转马头跟上那个侍卫往林子深处走去。

    紫尧从开始到现在没有松过的眉,在见到那四具尸体时拧的更紧,“搜查过他们身上可有什么可疑的物品没有?”

    “禀大公子,这些人身上没有任何能证明身份的东西,不过我们发现了一把绘有紫家族徽的精美折扇。不知道是不是小姐的。”说着,那侍卫呈上一把折扇。

    紫尧接过手,只看了一眼便确定这折扇确实是若叶之物。紫尧握着折扇沉思不语,若叶的折扇遗落在这里,却未发现她人影。到底是去哪里了。

    跳下马来,紫尧查看这几个黑衣人,发现其中三具尸体死于大刀,而有一具是被利刃给抹到脖子而死。

    扫视一圈,紫尧也发现了刚才侍卫所说的血痕,地上的血迹已经干涸,那血痕指向林子深处。

    重新跳上马,紫尧朝身后的人吩咐道,“再去找些人来,沿着血迹找。”说完,紫尧却是第一个向林子深处走去,一个侍卫陪同,另一个则去找其他人来。

    沿着那断断续续的血痕,紫尧抿嘴不语,眼睛却是仔细的留意着四周。这时他发现树枝边勾着一块碎布料。

    紫尧拾起,触摸着这缎面。虽然只是一小块边角,但却是能看出这布的品质高端,是顶级的丝绸制作。

    看着那上绣纹,紫尧眼中一喜,却又难掩一丝紧张,这是若叶身上的衣物被树枝勾到而残留下的。若叶定是往这方向去了。

    紫尧心急的想立刻快马赶上去,但越往里树木越密,骑马反而慢了下来。紫尧舍弃马匹,握紧腰上的长剑,沿着血迹继续往前。

    紫尧边走边在心中不断祈祷,希望若叶无事。

    原本还是艳丽的天空此时突然阴沉下来,空气闷闷的让人胸口难受。风似有若无的刮来,吹起地上的风尘。

    若叶为骁宗打上结,总算是清理好了。

    不只若叶吐了口气,骁宗也是松了口气。天知道他刚才忍得有多辛苦,还好自己没做出什么让她害怕的事来。

    两人抬头看了看天空,似要下雨。

    “要下雨,得找个地方躲一躲。”若叶从地上起来,却不想起来的太急,又蹲了太久,身体摇了摇,还好身边骁宗的伸出一条有力的胳膊,自己这才没倒在地上。

    若叶轻轻挣脱掉骁宗的手,默不作声的朝前走去,刚才在找泉水和草药时,发现过一个差不多两人大的山洞,暂时去那里躲下雨。

    两人好不容易走到山洞边,却发现好像根本就不够两人躲雨。若叶微微苦恼,之前还觉得躲两个应该可以,可等骁宗进去后自己就进不去,硬是要挤的话到还勉强,只是那样的话,自己整个人可都在骁宗的身上了。

    骁宗从洞中出来,示意若叶进去躲雨,自己坐在洞口就可以。

    若叶迟疑着没动,他有伤不能淋雨。但在骁宗的再三坚持下,若叶慢慢蹲进了山洞中,然后骁宗和她保持一小段距离的坐在洞口处。

    洞里顿时幽暗下来,若叶只能看到几丝光线透过骁宗与洞口的缝隙流照进来。

    两人刚坐下没多久,豆大的雨点便落下,噼噼啪啪的砸在树叶上,一听声音便知这雨很大。

    紫尧心中暗骂一声该死,这雨下的真不是时候。那些血迹正在慢慢消失,捏紧手中的碎布和折扇,紫尧冒雨继续向前走去。身上的衣物早被这突然的大雨给淋湿。

    烟雨朦胧,四周泛起浓浓的水雾。紫尧长长的睫毛上滴满了水滴,使本就难以看清周围事物的视野更加打折扣。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