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难说  第17话 崔家宗主

章节字数:2852  更新时间:11-02-16 13: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王都瑞州玉京城的紫府,紫家宗主正在府中书房里处理公文,一张经岁月洗礼而愈发魅力从容的俊脸此时若有所思。

    今日刚要去上早朝,却有宫中的内侍来通知,今日因主上身体不适而取消朝会。

    随后自己便收到安放在宫中眼线的密报,主上根本就没在甫渡宫!所以才以身体不适为由而不举行朝会。

    主上无故秘密离宫是干什么去了,紫町康放下手中的笔。还有一点让他感到不对劲,主上没在宫里有段时间,而自己却晚了些时辰才收到情报。看来这位主上的手段到还有几下。

    伸手去拿案边的弦纹青瓷杯。可能是心不在焉,所以手没拿稳。

    “啪”的一声,瓷杯掉落在地,里边的茶水溅开。

    紫町康微微拧眉,轻揉自己的额角,一脸烦闷。

    守在门外的侍从听到里面的响动敲门进来,见是茶杯掉在地,忙低头收拾起那些碎片。又有一人取来新的茶水放在紫町康身边,随后两人恭敬退下。

    外面的雨很大,没有一点要停下的意思。若叶双手圈着自己,脚早有些麻。随风鼻尖不时闻到前面骁宗身上散发出的皂荚香。

    洞内很安静,除了听雨,还能听到自己和他的心跳声。虽然被困在这小山洞中,却觉得分外安心。

    眼见那雨越来越大,雨水早淋湿了他大半个身子,要不是他坐在洞口,挡去了大部分风雨,自己早也被淋透。

    他身上有伤,不忍心他淋那么久的雨。好多次自己叫他坐进来些,但他都没动。微微叹了口气,若叶看着外面滂沱的雨,心中祈祷着快些停。

    滂沱的大雨下了足足一个时辰。才渐渐呈现出要停的意思。

    紫尧和他的部队从开始到现在都没停过,雨水把他们都浇了个透,虽然是夏天,但被湿衣服贴在身上的感觉还是不大舒服。

    烦躁的走在泥泞不堪的山路上。这时一个侍卫向他跑来,“大公子,刚才在前面找到这个。”那侍卫用手抹掉他面上的雨水,随后把一截撕成长条的衣料交到了紫尧手中。

    接过手,是和自己手中那块碎料一样的材质一样的花纹,看来是若叶留下的。当看到那布上的血渍时,紫尧焦急道,“哪里发现的带我过去。”

    跟着那侍卫赶到发现地,雨水早冲刷掉一切能寻找到若叶的踪迹。紫尧站在泥地里,面色有些疲惫,但一双黑眸却依旧有神,“继续找,三小姐定是没走远。”

    等那些侍卫都四散开去,紫尧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眼中露出一丝感叹,看来真的要变天了。

    此时王都紫府中笼罩着恐怖气氛。原因是刚刚紫家宗主老爷收到大公子传来的急报,三小姐在来王都的路上遇袭。

    是谁有那天大的胆子,敢冒犯紫家,这是一千多年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这事件极大震动了紫家上下。

    紫町康脸上蒙着一层冷凝,阴冷刺骨的气息让室内温度严寒的如同冬日。刚刚送信的管家垂着脸跪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就怕老爷把气发到自己身上。

    “传令给大公子,找到若儿,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说道“尸”的时候,紫町康明显能听自己口中的一丝颤音。心梗在那,万分难受。

    得了吩咐,管家匆匆退了出去。室内只剩下紫町康一人,他面无表情,手指有一下没一下转着右手大拇指上代表紫家宗主的蔷薇花纹玉扳指。如果若儿没回来,那这天下人就都去陪葬吧!紫町康沉静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戾气。可怕的如同来自地狱的嗜血修罗。

    与此同时,坐落在王都玉京城中轴线上的甫渡宫的侧门打开,一个青衣男子快速进入。然后那青衣男子一路走过各处建筑,最后进了玄英殿。

    “主上,您可算是回来了。”平日服侍离渊的精可一脸喜气,天知道他守着这玄英殿有多苦。

    离渊闻言挑眉看了眼正为自己倒茶水的可宝,“怎么有人找孤?”

    离渊语气淡淡,让人听不出他此刻的情绪。但常年伺候在他身边的可宝自然清楚。退到一边,小声道,“自今早奴才按主上的意思下达了不上朝的口谕后,便有天官长(负责管理王宫事务的最高长官。)不断前来询问主上的病情,要不是事先安排好了御医,恐怕此刻已经被揭穿主上不在宫里。”

    抿了口茶,离渊没说话,面上无表情。

    其实可宝心里也明白。主上是王朝的最高统治者,但如今权利却是被分散着。

    每代紫家宗主都任冢宰一职,而冢宰又是天、地、春、夏、秋、冬六官之长。冢宰权利极大,要不是宫中禁军是主上直属军队,怕是任谁都坐不稳王位。这天官长是冢宰那边提拔上来的。如今天官长这么殷勤的询问病情,还不是想把主上的一些事第一时间汇报给紫家宗主。

    王都玉京城,占地五千多亩的甫渡宫,雄伟壮丽。一些主要宫殿沿中轴线分布对称严整。其中含元殿、金波殿和崇明殿在一条中轴线上,是甫渡宫的三大殿。

    三大殿是王上朝和处理国事的地方,其中含元殿是举行重大庆典和朝会之所,俗称“外朝”。金波殿则是王临朝听政之所,称为“中朝”。而那崇明殿则是王的“内朝”。

    外面阴雨连绵,崇明殿内却是灯火通明。殿中半人高的错金银叠山状太阳纹博山炉中,正燃着上等伽南香。

    离渊身着一袭绣有代表王族的太阳纹深衣,坐在殿内上首。坐在下首的崔家宗主却是个年纪与离渊差不多,大概二十三、四岁的青年。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交谈着,不疾不徐,偶尔间歇下来听听雨打在琉璃瓦上的声音。

    这时可宝从外头进来,走到离渊身边附耳朝他说了一通话。

    离渊闻言脸色不变,但周身气压确实明显下降不少。殿中原本还有些热闷的空气顿时消散不少。

    位于下首的崔家宗主崔宇治,看到主上的表情,低眉不语。指尖反复摩挲着案几上的杯盏。

    “刚才说到哪了?”离渊迅速掩下身上戾气,面色如常的询问崔宇治。虽然和之前一样的表情,可那语气中却没了之前的随意。而是透出了帝王的威严。

    对于帝王的无常。崔宇治早见怪不怪。

    不过到底是什么事,让主上失态。能叫主上发怒又无法的恐怕就只有紫家的人。崔宇治心中好奇可宝对主上耳语的内容。但面上却没流露出一丝想知道的意思。

    崔宇治恭敬道,“刚说到崔家照主上的意思,开始介入被紫家垄断的盐场。紫家没干预。”

    说到这,崔宇治稍稍做了下停顿。本来照道理是紫家立马出来打压崔家,不让崔家顺利进入才是。但这次紫家却出乎意料又情理之中的没干预。显然是上段日子主上迅速处理萧家起了作用。

    那次主上借更夜姬被毒杀为由,查办了萧家。不过是做给紫家看的。所以这次崔家介入盐场,紫家没动作。显然是明白这是主上的意思。

    离渊冷眼看着下面的崔宇治,淡淡道,“爱卿可想知道孤刚才听说了什么。”

    崔宇治闻言抬头。离渊重重哼了一声,“刚紫家已经下令关所有的铜矿金矿石的开采。”

    崔宇治凝眉不语,主上能知道这消息,相信是紫家故意泄露出来。看来紫家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般忍让。没有了铜就无法冶炼兵器……

    天空依旧阴沉灰蒙,雨淅淅沥沥的下不停。

    若叶蜷缩在狭小的山洞内,渐渐觉得一阵倦意,不知觉中闭上了眼睛。

    睡里梦里,似乎寒冰覆体,又好像有炙火烧身。若叶辗转呢喃,好不容易有丝清凉,却听到有人在耳边小姐小姐叫个不停,那声音急促遥远,又连绵不绝。

    骁宗把若叶搂在怀中,看着她因发烧而潮红的脸,心急如焚。这荒山野岭的,自己该去上哪找大夫。

    正当骁宗心神不宁,急的满头大汗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本就焦急的心骤然一紧。听声音,是有四五人朝这边过来。

    怕是敌人,骁宗匆忙抱起若叶,忍着背上的伤痛朝林子的更深出走去。

    等骁宗刚进林子,紫尧和他的侍卫便走到这处山洞边。这时眼尖的紫尧发出一串深浅不一的脚印,没有被大雨淋掉,看来是才刚离开不久。

    “这边走。”紫尧叫身后的侍卫跟上,沿着这脚印寻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