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难说  第18话 千年紫氏

章节字数:2893  更新时间:11-02-16 13: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紫尧带着侍卫快速闪进密林里,隐隐看到前方有一人影,似乎那人还抱着一个人。不多想,紫尧加快了步伐。

    骁宗抱着若叶直直往前,树枝折回狠狠拍打在身上也毫无感觉,心里只想着摆脱身后的人。听着身后愈来愈近的脚步声,骁宗面上的血色骤然退下。不敢回头看,怕看到那些追来的人。

    不管如何,就算自己死也要保护小姐,不让她受到伤害。

    山路泥泞,仅管骁宗用尽了力气往前走,但身后追来的人却是愈来愈近。情急之下,骁宗拔出悬在腰间的匕首,猛然回头朝身后追来的人进攻。

    紫尧快速侧了侧脖子,险险躲开那致命一击,一脸怒意的紧盯着骁宗,似要用眼神杀死他般。

    骁宗一击没中,心中暗惊,这才把视线对焦到来人身上,“大,大公子……”

    是自己人,谢天谢地。小姐没事了。骁宗在心中说着。一直紧绷的精神骤然松懈下来,低头温柔的看向怀中的人儿。

    紫尧凝眉,深意的瞟了眼骁宗。随后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一脸痛苦模样的若叶身上。紫尧沉着脸从骁宗那夺回若叶,轻柔的呼唤着,“若儿?若儿?”

    连续唤了几声都没听到若叶的回答,紫尧的面色更差,转身快步往回赶去。在转身离去的同时,吩咐身边的侍卫把找到若叶的消息飞鸽传书回玉京城。另叫人简单治疗下骁宗,然后也一并回玉京城去。

    紫尧自己则抱着若叶快马加鞭往这最近的揽月城赶去,人是找回来,可不能再出事。单是想象父亲震怒的模样,便已让自己胆战心惊。

    此时玉京城的紫府,紫町康面无表情的坐在最上首,其次是一位黑衣男子。随后下边坐了一干紫氏宗亲,大家大气也不敢喘一声。静得能清楚分辨外面的雨声是落在了地上,还是打在树叶上,或是从屋檐下掉落。

    这些紫氏宗亲基本都住在玉京城,所以一得宗主符诏便快马赶了过来。他们一进来就见到面色不善的本家宗主。有些消息不灵通的开始揣测这是唱得哪一出,就算崔家介入盐场,也没见上座的宗主动一下眉毛,如今是出了什么大事,居然一下唤来了这么宗亲。

    那些消息灵通的自然是知道了若叶三小姐遇袭的事,进了大厅,拜见宗主和二公子后便席地坐下,低头不语。

    紫町康扫了眼下边的宗亲们,见人差不多该来的都来了,扭头朝身边的紫宸点了点头。

    身穿黑衣暗纹锦服的紫宸会意,眼睛转向下边的宗亲,开口道,“本家三小姐,紫姬若叶在前往玉京的途中遇袭。至今不知生死。”

    在说这话的同时,紫宸面露痛色,悄悄握紧双拳,若叶是和自己同一个娘里出来的,从小自己便疼着。

    前不久她得风寒昏迷不醒,原自己要去看她。但父亲却先行一步离京,自己只得留下代理父亲主持紫家以及朝廷的事。因为自己是嫡长子。如今好不容易能盼得若叶从祖宅那边过来,却遇到这事。

    听闻紫宸所讲,那些已经知道和现在才知道情况的宗亲们都露出一副诧异的表情。一个个或惊或怒,要知道以紫家如今的实力和地位,有人居然敢这般做,那简直是胆大包天。

    紫家千年来积威已久,有些百姓甚至只知紫家而不识离王。如今出了这等事,怪不得宗主要摆着那么张阴沉可怕的脸,更何况出事的是最疼宠爱的三小姐,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挑衅!

    在坐的众人在愤怒诧异之余,脑袋随之想到了现今主上,那位果敢而雷厉风行的主上是不是这事的主谋者。因为只有王族才有那实力。

    不过众人随后又暗自推翻这一猜想,这么让人怀疑的事,相信那主上不会做。

    等下面的讨论声渐稀,紫町康沉声道,“各位回去后关闭所有紫家掌控的铜矿和金矿。以及紫家名下的所有商行。”

    底下众人低首。心中明白宗主这是向主上施压,不管这事是不是主上做的,都要主上表明对紫家的立场,在不动用武力的情况下,关闭各类商铺是最有效的办法。

    王都玉京城的甫渡宫中,众大臣齐聚金波殿,进行每日的朝会。

    圣主离王坐在华丽宏伟的高台之上。此时他俊美的面容沉静的可怕,脸颊线条冷得仿佛万年寒冰。狭长的双目看不出任何情绪,但周身气息却有种让人坠入冰窟的错觉。

    王座之下,跪坐了四列官员。其中三公(太师、太傅、太保)和冢宰坐于最前。

    坐于右数首位的是担任冢宰一职的紫家宗主。此时紫町康双目微闭,面色淡然,一副万事都与自己无关的神情。在其身后是他所管辖的天、地、春、夏、秋、冬六位官长。在随后是这六官的次官长。

    跪坐于紫家宗主边上的是最近才接任崔家宗主并任职为太保的崔宇治。

    在前排四位身居要职的官员中,崔太保年纪最轻,此时他紧锁眉目。从昨日下午开始京中大部分商铺、银号同一时间关闭。如今还开着的都是些零散平时没有多少顾客的三流店铺。

    那些关闭的商铺基本是玉京城中有名的店。其中包括玉京城的第一酒楼“醉霄楼”,第一茶楼“茗香馆”,第一药铺“参德堂”,第一银号“聚宝斋”,第一青楼“环采阁”。第一当铺“济世当铺”。

    如今这些响当当的店都没有声响和理由的同时关闭,顿时让玉京城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慌乱中,不明情况的百姓纷纷开始猜测是不是王都要出事,这些店都关门。

    这些店的关闭让一些在京的达官贵人也是一脸愁色,那些习惯了风花雪月的贵族们,一下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平常他们都是中午醉霄楼,下午茗香馆,夜晚环采阁。现在几大名店关闭,这简直就是让那些贵公子们无法生存。

    因为没有了出去,那些贵公子就纷纷在京中闹事,从昨天下午到如今已经发生了四五起强抢民女的事。再此下去,这王都非乱不可。

    据刚才的快马汇报,离王都最近的宁州也出现了大部分店铺关闭的事。这事显然是有人在暗中操作。

    崔宇治深意瞟了眼边上的紫町康,见他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心中有所计较。能让那么多店同时关闭,如此大能耐的,非紫家一族莫属。在深深嫉妒的同时,崔宇治又不得不承认紫家千年来的积蓄了得。

    单单这样的手段就让主上有些招架不住,更何况紫家还未动一兵一卒。所有人都无法估算出的紫家到底有多少亲兵。单就财力来说,只怕比国库只多不少。

    崔宇治不由感慨,紫家果然是贵族中的贵族。

    据自己的密探所报,紫氏本家三小姐来京途中遇袭。莫非紫家人以为是主上所为?所以要以此向主上施压?

    想到这,崔宇治眉拧得更紧了。因为他知道这事根本就不是主上所为。主上怎么可能会在没有万全之策的情况下,就开这么一大刀。分明便是有人栽赃嫁祸。

    离渊心中非常不快,极力克制自己的怒火。昨日得到紫家要关铜矿和金矿的消息。随后京中的主要店铺就突然关闭,这导致民间开始出现小混乱,如果不及时恢复这事将很棘手。

    明眼人都知道是紫家所为。自己如今却拿他一族没办法。离渊心中更加肯定要打压紫家的念头。

    这时离渊看了眼可宝。

    可宝立即明白离渊的意思,对着下面的官员朗声道,“退朝!”

    “主上万安!”

    离渊首先从御坐上起来离去。恭送走了主上,各个官员也陆续退离金波殿。

    这时原本已经离去的可宝又折了回来,朝紫家宗主行了一礼,“冢宰大人,主上请您去崇明殿。”

    闻言,紫町康睁开双眼,点了点头。

    可宝领了紫町康从金波殿穿过,一路向崇明殿走去。

    就在紫町康正要进入崇明殿时,紫宸满脸惊喜,神色匆匆的拦住紫町康,附着他的耳朵小声急促说道,“找到若儿还活着。”

    闻言,紫町康神色明显一松,目光微闪。原本还高深莫测的人一下变得和蔼许多。可宝只匆匆看了一眼便低垂下头,恭声道,“冢宰大人,主上在里面。奴才在此候着。”

    紫町康挥手示意紫宸先回去,自己则踏进了这间许久未进的崇明殿。这崇明殿向来是王的内朝。只有受信任的宠臣才得以受主上进谏。

    紫町康嘴角挂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嘲讽味十足。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