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难说  第19话 宁州府邸

章节字数:2711  更新时间:11-02-16 13: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距离王都千里外的宁州揽月城中,有一座异常雅致漂亮的府邸。周围紫竹环绕,鸟语花香。这是紫氏本家在宁州的府邸。

    此时紫尧坐在若叶身侧,手中拿了女侍递上来的湿布,轻轻为若叶擦去额上的冷汗。紫尧盯着若叶绝美的脸蛋,微微出神,还好热度退下去了,相信过不久就会醒来。如今父亲也该是收到找到若叶的急信。

    紫尧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触碰着若叶脸蛋,终于体会到什么叫肤若凝脂。

    看着若叶苍白的面色,紫尧眼神更显怜爱。虽然自己与若叶不是同一个母亲所生,但自己平日也对这个三妹照顾有加。一来她是父亲的心头肉,二来自己也确实喜欢她。

    紫尧看着若叶的目光渐渐深沉,他虽然是紫氏本家的第一个儿子,却不是嫡长子。他的母亲只是一个侧室。

    “嗯……”

    这时若叶拧眉轻哼了声,随后缓缓睁开眼睛。带视线恢复,若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脑袋有些昏。回忆起先前自己明明和骁宗在一起。

    对了,骁宗呢?若叶慌张的从床上坐起来,不想起来太急,头更晕了。身体向后倾去。这时一双有力的臂膀扶住了若叶。

    若叶喘过气来,这才发现身边的紫尧,虚弱的呼了声,“大哥……”

    闻言,紫尧应了声。轻轻把若叶放到床上,为她掖好被子。

    “大哥……骁宗呢?他受伤了……”

    紫尧挑眉,目光发沉。

    被对方幽深的眼眸那么紧紧盯着,若叶一时有些心虚,莫不是他发现自己不是真的若叶?

    若叶躲闪的眼神,看在紫尧心中却是另一种味道。

    紫尧心中暗自猜测,莫不是若叶钟情于那个什么骁宗?

    虽然心中胡思乱想着,还是回答了若叶的问题,“我让人为他救治了,现在正在去王都的途中。”

    一听救治了,若叶悬着心稍稍放下。但随后那正在去王都途中又让她提起了心,抓着紫尧的手,急切道,“他受了那么重的伤,怎么可以长途颠簸。”

    如果之前是怀疑的话,但现在紫尧有百分之六十肯定,那个骁宗对于若叶是个特别的存在。以前都没见她对谁特别关心过。

    被紫尧探究的目光那么一看,若叶不由自主的松开抓着他衣料的手,低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若叶心想自己刚才的表现是不是不像以前的那个若叶,一边懊恼自己的冲动,一边为骁宗担心。怎么说他都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受伤的,还淋了那么久的雨。

    这时,若叶听到头顶一声轻轻的叹息声。随后一只宽大温热的手掌贴在了自己的脑袋上。“若儿你自己才刚醒,就管别人,你可知道你一出事。紫府上下都不敢多说一句话。父亲为了你都不顾其他利害。要为你讨公道。”

    闻言,若叶埋在薄被中的脑袋又往里缩了缩。想起那位对自己疼爱的父亲。心中一热,眼眶蓄着泪水,看着紫尧弱弱道,“爹爹现在好吗?”

    若叶听着自己嘶哑的声音,心中莫名一颤。

    时间分秒过去,不知道沉默了多久,若叶只觉得头顶两道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自己。

    若叶微微有些尴尬,不想先打破沉默,硬着头皮保持一副惹人怜爱的表情,心中却是暗自叫苦。

    好在这时一个侍女进来送药汁。紫尧回过神来,“爹爹如今定是知道了你没事的消息,若儿现在好好在这修养几天,等身体好了。大哥亲自护送你回王都。”

    说完这些,紫尧匆匆离去。

    直至紫尧消失在自己视线里,若叶才松口气。喝下侍女送来的药汁,只觉得自己快要被苦死。

    甫渡宫的崇明殿中,紫町康跪坐在下首。面上依旧一片平静。不过相对于之前在金波殿中的内敛神秘,此时周身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祥和。

    能让紫町康如此变化的,就是刚才听到若叶没事的消息。

    离渊此时也不同金波殿前的阴沉,一脸亲和,叫让给紫町康添了茶。

    此时整个偌大的崇明殿中就一君一臣两人。彼此都等待着对方先开口。

    从紫町康进来到现在,离渊都把他的神态举止都一一看在眼里。不得不承认,紫氏的宗主果然表现的老辣,不卑不亢,一派镇定。对自己又表示出适当的惶恐和尊崇,让自己挑不出一丝毛病来。

    离渊优雅放下手中的精致茶盏,微眯起眼睛,漫不经心的说道,“听说紫府若叶三小姐出了点事?”

    闻言,紫町康眉宇间闪过一丝戾气,速度快得让人抓不住。

    “回主上,我儿来京途中被人半途劫杀。”明知故问。

    “哦?这么大的事,爱卿怎么不早点报上来。”离渊面上吃惊。

    不等紫町康做出什么回答,离渊又一脸怒色的拍案道,“何人如此大胆,敢劫紫冢宰的爱女,孤定要把那主谋给揪出来!”

    闻言,紫町康惶恐的伏地,口中感激道,“多谢主上为我儿做主。”说话的同时,紫町康嘴角却泛着一丝冷笑,眼中也全无半点嘴上说得那么恭敬。

    “紫冢宰这是哪里的话,紫家千年来,为大离王朝鞠躬尽瘁,这点小事,孤会处理。”

    “臣惶恐。”紫町康又跪伏在地。嘴角的笑意更冷了。上头的人轻描淡写的说是小事,又说给自己一个说法,还提了紫家千年来于王族共存,分明便是在警告紫家。

    离渊嘴角挂着一抹意味不明的浅笑,随后又隐藏下去,淡淡道,“紫冢宰可知近日王都的各商铺为何都无故关闭。”

    “因臣小女出事,所以臣近日不曾外出,故不知此事原由。这商铺突然关门的事也是臣在朝上听了其他大臣的启奏,才有所了解。”紫町康说得不缓不急。

    离渊眼底幽深,心中暗骂一声老狐狸,嘴上顺着紫町康的话,说道,“既然如此,这事便交给了紫冢宰了。相信紫冢宰定能处理好此事。”

    离渊语气坚决,圣口一开便把这事给定了。丝毫不给紫町康一点反驳的余地。

    “臣领旨。”

    “那紫冢宰便下去立即办理此事吧。”

    “臣告退。”行了礼后,紫町康便躬身退了出去。

    等紫町康退出殿门后,离渊挥手打碎了案上的茶盏,指尖有鲜红的血液流出也不自知。

    紫町康回到紫府,各大宗亲已经集中在紫府的大厅内,等候宗主吩咐。

    “父亲,接下去我们怎么做。”紫宸为紫町康奉了参茶。

    “宗主,主上吩咐您处理此事,想来主上心里明白这事与咱紫家有关。却没有手头的证据。如若宗主立刻办完这事,事毕落人口舌。若是处理慢了,又让主上能借题发挥。侄儿到有一想法为舅舅解惑。”

    说话之人长相俊逸,一身深紫色华服衬得此人气质愈加卓然。再加他说话时的神采,一身气派竟不输本家的公子。

    此人名叫紫辉,从小便在紫家本家长大,于本家的大公子和二公子是从小玩到大的。

    “哦?辉儿说来让众位听听。”紫町康闻言看向坐在下首前排的紫辉。说话的语气听起来比平日对人要和蔼些。众人能看出宗主对此人的宠爱。显然是把这紫辉认做自己的儿子般对待。

    “侄儿的认为,主上想要的是个说法。”说到这紫辉抬眼看了看紫町康,见他点头,就继续说道,“前些日子,侄儿巡查醉霄楼和茗香馆时,发现了不少银子有问题。外表看来那些银子普通的相同,但却不足两。”

    “所以,侄儿以为,各家店铺相继关闭是各个店家自发组织的,希望主上能注意到银两的问题。”

    闻言,紫町康低眉沉思了一会,朝身边的紫宸道,“如今何人管理银两发行。”

    “银两的存储和发行是由司裘府执行。原来的司裘长是萧家人。自更夜姬事件后,现由崔家负责。”

    “崔家人?”紫町康微眯起眼睛,随后又舒展眉目,朝底下众人道,“各位下去准备,十日内把店重新开了。”

    “是。”众人齐声,随后有序的退了出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