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难说  第29话 有情无心

章节字数:2689  更新时间:11-02-23 22: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紫町康来到麟德殿的后殿,把若叶放在殿内的大床上。

    不多久可宝便带了御医匆匆赶来,还来不及说句话,御医便被紫町康催着为若叶诊脉。

    可宝立在一边守着。

    紫町康扫了眼可宝,心中冷笑。

    虽然知道若叶是在装昏迷,但紫町康却是一点也不担心会被御医穿帮。因为若叶从小身体便差,平常诊脉,那些医师也是常说体虚、不易劳累。所以为了消除刚才主上眼里一闪而逝的疑惑,紫町康大方让御医检查。

    若叶躺在床上,继续装昏迷,为了不让正在诊脉的御医起疑心,若叶努力让自己平静。

    过了一会,御医诊完脉,紫町康便焦急的问道,“张御医,我儿怎么样?”

    张御医拱了拱手,朝紫町康道,“冢宰大人放心,三小姐没什么大碍。是身体太虚,可能是累了。休息休息便好。我先开张调理的方子。”

    闻言,紫宸等人也都松了口气。

    紫町康拱手算是谢过张太医。这时,紫町康又把头转向可宝,“多谢公公亲自请御医。”

    闻言,可宝面色不变,嘴上说不敢。心中却是有些尴尬。主上叫自己亲自去请御医,又在诊脉时在一边守着,还不是想知道这若叶小姐是真晕还假晕。从刚才的话看,对面的紫冢宰显然是心里明白的。

    “既然若叶小姐没什么大碍。便让宫中女侍们在这伺候吧。冢宰大人及各位大人先回前殿去吧。这次主上为若叶小姐举办宫宴,没有几位在场有些不妥。”可宝语气恭敬。

    紫町康看了看若叶,心中想,若叶在这里该不会有事。先让她在这休息也没事。临走前,紫町康盯着伺候若叶的几个宫中女侍道,“小姐醒了,你们派个人来知会我声。”说完,紫町康拿了点赏银给那些女侍们,又吩咐道,“小心伺候小姐。”

    “是。”

    紫町康点了点头,随后带着紫宸等人出了后殿往前殿走去。

    还未进前殿,便听到里面的乐声。紫町康脚步一顿。等他跨进殿中时发现主上已经不在。

    见紫町康等人出来,立刻便有一群大臣围绕到紫町康身边,询问起若叶小姐的病情。伸手不打笑脸人,紫町康耐心说明若叶只是太累,身子虚。

    自始至终,崔宇治都是冷脸看着紫町康。

    可宝见主上不在殿里,问了几个殿中的女侍,方知主上出去外面了。

    可宝到了外头又询问了一些巡职的侍卫,才知道主上是去了芳华殿。

    芳华殿?主上怎么去芳华殿了。

    虽然疑惑,但可宝还是立马向芳华殿赶去。自更夜姬去了后,那芳华殿便空了出来。虽然没有人住,但却经常有人打扫,里面的东西也都是以前的模样,没有叫人摆动过。

    离渊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来到了芳华殿。或许是之前那若叶的眼神太过相似更夜,所以叫自己又想起了她。这次不由自主的来到了芳华殿。

    跨进芳华殿,离渊没有叫人点灯,径直走到了窗棂前。打开窗,自己身体依在窗边的栏杆上,眺望庭前的花木。

    这样的姿势是以前更夜常做的。好多次自己来看她,她都是这么望着庭中的花木,她那时认真思索的模样,如今依旧清晰的映在自己脑海中。

    离渊轻抚手中的折扇,心中叹息,终是自己负了她。

    可宝到了芳华殿外,见殿里黑漆漆的,各种影子交织在一起,显得有些可怕。

    点了个烛台,可宝借着烛火进了殿中,一眼便看到靠在窗棂处的主上。低低唤了声,“主上。”

    “唔?可宝啊。事情怎么样了。”离渊漫不经心的问着。刚才悲伤的情绪在这刻消失殆尽。又变成了人气果敢而睿智的王。优雅而又危险。

    可宝把殿中的灯给点上,然后把御医的话复述了一遍。

    离渊闻言,点了点头。没说什么,面上也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你说人死了,就真得不在这世上了吗?”离渊突然这么一句。可宝还不知道是在问自己,待看到主上看着自己时。可宝才恍然大悟,原来主上是在问自己,急忙回答道,“更夜娘娘,一定在天上看着主上呢。”

    离渊抬头看天上的月亮。

    此时天色迷离,月亮蒙上了迷雾,树荫光线幽暗。如果平时离渊定觉得这样的景色情趣盎然。但如今看着却有种说不出的凌乱。

    “在天上看着我。如果她知道我做了什么,她是不是会怨恨我狠心。”离渊自言自语。

    可宝不敢乱说话,虽然心里很想说些安慰的话,但他知道此时不能打扰主上。

    突然离渊轻笑一声,自己这是什么。今日有些不像自己,人都死了,还想这些有什么。只是那紫家的三小姐却是有些意思。

    若叶在床上躺了半刻钟,估摸着时间,想着什么时候醒来。之前刚喝了些御医送来的汤药。再等会自己便可以假装醒来了吧。

    这时,若叶听到一阵脚步声。似乎是有什么人来,随后又是一阵衣物的窸窣声。好像是有人离开。

    再然后若叶又感觉到有人盯着自己,因为那注视自己的视线太过明显。

    一串轻轻的脚步声,来人小心的走近,刻意又不做作。来人坐在了床边。随后若叶鼻尖便闻到一股好闻的伽楠香。

    那熟悉而又陌生的香气,叫若叶差点忍不住睁开眼睛。主上!是主上在身边吗。若叶能感觉到自己突然加快的心跳声。

    “醒了吗?”离渊玩味的看着若叶颤抖的睫毛,不由低笑出声。

    低沉又如泉水流过的质感声音,叫若叶又是身体一颤。终是无法再忍受,睁开了琉璃般的眼眸。视线对上了床边让自己又爱又恨,又思念又不舍的人。

    “主上……”话一开口,若叶便又暗自后悔。那幽怨而又悲戚的语调,怎么听都不像是两个陌生人讲话的语气。

    离渊瞳孔一缩,那眼神真得好像更夜。不过这一定是幻觉,更夜已经死了。眼前的这人是自己最大敌人的女儿。紫姬若叶!

    离渊很快就恢复常态,笑着拢了拢若叶耳边的发,温柔问道,“若叶,好些了吗?”

    当离渊的指尖触过来时,若叶脸烫的好像在火中燃烧。

    但当那听到他说若叶二字时,若叶整个人身体一僵,热度瞬间退去。随后意识到什么。眼中哀伤的心绪快速闪过,快得连离渊都没法抓住。

    是了,自己是若叶,是若叶。不再是更夜。对自己说不要在意,但眼见主上对这具身体表现出温柔的模样,心便难受的犹如刀割。

    离渊再次感到眼前的美丽女子很复杂,一会儿对自己露出哀怨的表情。离渊自问自己似乎今日才和她正式见面吧?一会儿又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女儿果然麻烦。

    “谢主上关心,头不怎么晕了。”若叶淡淡的回答。眼睛却看到离渊手中的折扇。整个人又是一怔,心跳又再次怦怦乱跳起来。

    看着莹润的折扇扇骨,是他经常拿在手上的关系吗?为这一点认知,若叶眼眸又一次亮起。

    顺着若叶的视线,离渊看向自己手中的折扇,问道,“这折扇怎么了吗?”

    “啊……哦。没,没什么。”若叶躲闪着离渊的视线,怕一不小泄露自己的心事。怕自己会一冲动便说出自己是更夜,只是换了个身体。这么匪夷所思的事,主上一定不会相信。

    离渊也没在这事上多做纠结,气氛又沉默起来。

    若叶没有说话,眼睛微垂,看着盖在自己身上的薄丝被。纵然君王在此,却仍像与自己隔了千山万水。

    在主上看不到的被下,若叶握紧手掌,眼睛酸涩的快要哭出来。又强忍着不让自己失态,面容说不出的楚楚动人。

    若叶本就长得美,此时这么一个脆弱的神态,莫不说男人,就算是女人看了也要为之心折,上前好好安慰。

    在未经大脑的思考,行动先做出反映的离渊,等他回神时,若叶已经被他抱在怀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