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难说  第34话 阴差阳错

章节字数:2793  更新时间:11-02-28 22: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空蔚蓝如洗,若叶坐在庭院前的廊上,看着阁前葱郁的竹林和灌木,以及大片盛放的蔷薇花。空气中充满了甜甜的花香和恬淡的竹香。

    风拂来,天华阁檐角处的铜铃便发出一阵阵空灵的响声。

    把紫辉打发走后,若叶便坐在回廊的阴凉处发呆。

    从紫辉那听到骁宗已经离开紫府后,若叶便有些烦闷。遣退了葵夫人和一干女侍后,以为自己一个人便能安静下来。

    谁知,越是安静,自己反而越是无法压下心中的烦躁,脑海中回荡的,挥之不去的都是骁宗高大英挺的身影。

    若叶随手拨了几下琴弦,琴音颤抖不稳。

    放下七弦琴,若叶不经意看到刚被自己打发走的春柔,此时在回廊拐角处鬼鬼祟祟的向自己这边探望。

    这几天伺候下来,若叶对春柔和夜雪还算满意,如今见她一副想上来,又不敢过来的样子,心中觉得有趣。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见若叶招呼自己,春柔吸了口气,有些紧张的向若叶走来。

    一阵衣物摩擦地板的窸窣声,不出几个呼吸,春柔便走到了若叶身边,行完礼后,春柔脸色变了变,又扭捏起来。

    若叶见春柔欲言又止,手指紧捏着一件物品。不知是什么东西,用一块有些褪色的丝帕包着。

    那丝帕虽然褪色,但若叶只粗粗看了一眼,便知道这丝帕做工和用料都是上品。

    春柔见若叶看自己手中的物品,咬着唇,一副豁出去的模样,紧张道,“泰侍卫托奴婢把这给小姐。”

    闻言若叶一怔,睁大眼睛愣愣看着春柔。

    春柔见若叶一副诧异的表情,面色一白,慌忙的跪伏在地板上,焦急惶恐的求饶道,“小姐奴婢知错了。奴婢不敢帮人传东西。”春柔一个劲的讨饶,心中直后悔干嘛心软帮人送这东西。

    若叶反映过来,先叫春柔起来,让她把东西拿过来。

    接过春柔手中的东西,若叶揭开那盖着的丝帕,里面的东西居然是一只雕刻完整的小木马!

    看着那只木马,若叶脑袋轰的一下愣住。怎么会这样。这只小木马和以前那只未完成的木马分明便是出自同一个人手中。

    以前那只在上次的遇袭事件中丢了。如今骁宗托春柔送来这么一只木马,是想告诉什么。

    难道自己在重生之前,身体的主人便已经和骁宗有接触了吗。这么一想,若叶瞬间明白,为什么第一次见到骁宗时,他会露出受伤的眼神,还有林子里对自己的爱怜,原来他和以前的若叶分明便是熟悉的。

    这么说来,手中这条已经褪色,但做工精细,丝面上绣了紫色蔷薇花的丝帕也是当年的若叶的。

    想到这,若叶心中又是一阵烦闷。骁宗他是对以前的若叶好,如果他知道了现在若叶不是他所认识的若叶,还会对这身体的主人好吗?

    与主上无法相守,已然让自己难受。如今对自己好的骁宗也只是因为以前这身体主上。

    若叶嘴角牵起一抹淡淡无奈的笑容,罢了,就自己一个人好了。

    “小姐……”春柔抬头见若叶笑得让人心痛,语音愈发颤抖,真后悔死送这什么东西。

    回过神,若叶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这事不许和别人说,你先下去吧。”

    “小姐……”春柔凝眉纠结着还想说什么,但看到若叶不容怀疑的目光时,张口想说的话又吞了下去。“是,奴婢知道了。”

    其实刚才她想说,那个叫泰骁宗的侍卫在府上花园的霁月桥边等着小姐。

    最后这话她没敢说不来,把东西送到小姐手上,她也算仁至义尽了。如今自己该去通知下那侍卫,叫他赶快离开紫府去武家吧。

    关于泰骁宗去武府的事,早在紫府上传开了。有人说他高攀上了武家小姐,也有人是武家小姐看上了他,反正这事与武家的小姐有关便是。

    正当春柔退出若叶所住的天华阁要往花园的霁月桥去时,正好碰上葵夫人,葵夫人二话不说,便让她去库房领布料,要准备给小姐裁几件秋衣。

    春柔被葵夫人那副急匆匆的语气给弄混了,转了方向便往库房那去了。

    骁宗站在霁月桥边的松树下,眼睛怔怔看着霁月桥的另一边。手心早沁出汗水。他已经在这站了一个时辰。

    骁宗原本期待的眼神渐渐沉静,黝黑的狭长眼眸平静的可怕。

    她是不会来吧。

    骁宗继续固执的站在松树下,今日他特意穿上了平日没机会穿的绕襟深衣,还早早打理了一番,看来一直都是自己自作多情。

    如果小姐来了,叫自己不要走,自己一定会留下来。

    随着时间流逝。骁宗苦笑,一边为若叶找借口,她一定是没有收到自己送她的木马。或者她是忘记了小时候的事……不管如何,骁宗只觉得心好像生生被人刺了一剑。

    “终于找到你了。泰骁宗!”突然的声音打破骁宗的沉思,微微凝了凝眉,眼睛往向来人。

    武绮南此时也正好对上骁宗的视线,脸上莫名一红,今日的骁宗好英俊,那日穿侍卫服的他气势凌人。今日换了一身深衣的他,少了几分凛冽,多了几分文气,总体说来更家吸人眼球。

    他如刀刻般的立体五官,高大的身材,浓密的黑发,无一不叫人着迷,疯狂。

    武旗南能感觉到自己快速的心跳声,眼中的视线毫不忌讳的落在骁宗身上,满脸欣赏。

    骁宗看了一会,才认出眼前的人是武家小姐,那个托她福,让自己顺利走出紫家进入军队的武绮南。

    只是今日武绮南穿了一身男装,所以自己一时没认出来。

    骁宗见是武绮南,不敢失礼,朝她行一礼,“小姐怎么来了?”

    闻言武绮南回过神来,瞬间褪去脸上的潮红,不满的说道,“我在外面的马车上等了你两个多时辰,都没见你出来,就找进来了。”

    能找进来,当然是她亮出身份的。说起来真是丢人,紫家的护卫真是厉害,自己原本想偷偷溜进来的,但没想到才进大门就被人抓住了。只好透露自己的身份,这才被放行。

    原来已经过去两个时辰了。骁宗抬头看了看天,真得呢,天都快黑了。

    “耽搁小姐,骁宗该死。”骁宗抱歉的看着武绮南。

    被骁宗那么一看,武绮南心飘飘,本就没有怪他,又被他这么一看,早不知道东南西北。摆摆手,示意骁宗不用在意。

    “走吧。回武家吧。虽然武家没有紫府大,但绝不会亏待你的。”说着,武绮南兴奋去拉骁宗。

    骁宗不着痕迹的躲过那伸来的手。他懂得分寸,有些东西是自己不该碰的。

    武绮南伸在半空中的手一愣,呵呵尴尬的笑了笑,无所谓的走到骁宗身边和他往紫府大门那走去。

    走出花园时,骁宗回头看了一眼,随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走出紫府的门,以后和若叶相见不知是何时。自己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一官半职。

    春柔先去库房取了几匹上等的布料,后又拿去了府中的浣衣院叫里面的人制作秋衣。才刚回到天华阁,又被葵夫人吩咐去准备晚膳。

    来来回回跑了半天,好不容易又喝口茶水的空闲,又慌忙想起那泰侍卫的事。匆匆赶到霁月桥边时,那里早没了人影。也是,如今月亮都出来,那人也早走了吧。

    春柔舒了口气,拖着疲惫的身子往天华阁走去。

    晚膳的时候,若叶没什么胃口,本不想吃。但葵夫人在一边好说好歹,这才草草吃了些糕点。

    晚膳后,紫辉又来。但被自己挡在门外,吩咐了葵夫人说自己已经睡下了。这次打发了他。

    若叶今晚是真得没心情和紫辉说些有的没的,骁宗的事让她心烦。

    洗了身子若叶早早便躺在了床上,手边拿着那匹小木马。

    若叶闭着眼睛。辗转几次就是睡不着。

    越是不想去想,脑袋愈是清晰。林子里两人一起的情景总是不时在脑中回放。

    这么反反复复,也不知何时,若叶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今天原创大赛最后一天,谢谢各位亲的支持投橄榄枝投推荐票。还有谢谢在文下面留言支持我的大大们。我有记得你们,谢谢你们~文文哪里写得不好,欢迎大家指出。我会努力修正。)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