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阴差阳错,卿很出色  第15章 ‘夫’人要出逃

章节字数:2580  更新时间:11-04-24 17: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五)‘夫’人要出逃

    天色泛暗的时候,月亮残缺的形态看起来有点苍白。风掠过的黄昏,倒也不觉得多凄凉。大概是因为和殷景天坐在一起,所以很恬静安然吧。

    “我们回去吧,祖耀。”景天温柔的唤我,摆明了已经完全的把我放在了婚约者的位置上。

    “嗯。”我乖巧的答应着,心里却完全在盘算着另一码事儿。祖先今天早上出门之前说了要一起吃晚饭的,现在阴差阳错的我被掳到了半山族的地界,那家伙还不知道这些事。得找个机会,离开这里才行。

    入夜之后的半山族灯火通明。欢声笑语,歌舞升平。我夹杂在众人的包围之下,像是融入进了这温馨的氛围之中,跟着说说笑笑。

    “喂喂,那个人是谁啊,之前没见过呢?”不远处,一个妙龄少女指着我,问她身边的人。“你不知道吗?他就是今天向族长求婚的那个。”“啊?族长夫人是个男的啊!”----诸如此类的云云。‘族长夫人’说的就是我了。哎~

    “耀夫人,头儿叫你。”田春雷走过来拍拍我。‘耀夫人’也是我今天下午得到的称呼。哎~

    “耀夫人,!·#¥%……—*”“耀夫人!·#¥%……—*”我被这些接受能力过快的半山族的族人们弄的头昏脑胀。虽然‘耀夫人’这个称呼很好听,可是,一直做为男孩子养大的,本来也是正儿八经的男孩子的我,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都不想接受自己做了别人的‘夫’人这种事啊!

    我挪着步子走去景天那边。“怎么了~”

    “为你准备好了房间,如果你累了可以先去休息。”景天揉了揉我的发,很体贴的感觉。这家伙,明明下午帽子上的羽毛刚被我拔下来的时候,一副要将我碎尸万段的表现;想不到,不过才几个时辰,就接受了‘要和一个男人结婚’的事实。

    “景天,我。。。。。。”我在搜肠刮肚的想着如何说服他放我下山。

    景天宽容的一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想回家可以,等到三天之后和我完成订婚仪式的。”这家伙,就这样把话说死了。其实他本来因为赌气,想今天就和我定婚的;终于在我的眼泪攻势下妥协,改到了三天后。

    我面如死灰的拖着铅重的步子,朝着指定给我的客房走。‘还得继续想办法啊~要怎么样才能从这儿离开呢?’

    ‘嘶~嘶’的声音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不会是响尾蛇在叫吧~!我壮着胆子四下张望。再看不远处,暗夜笼罩下的影子里,正有人向我招手。‘啊~不会是死神吧~!’我眯着自己600度近视的眼睛仔细的看,那人,看起来很熟悉似的。

    我迈着不大不小的步子朝那里挪,终于看清楚了对方:不是别人,正是祖先家里的那四个‘铁石心肠’的护院之一。

    “你们怎么会在这儿!祖先让你们来找我的?”我真是喜出望外。还在想着怎么离开这儿,居然就有祖家的人来接我了。

    四个人都没做声,其中有一个,摸了摸头,面露难色。

    “难道说,祖先那家伙回去之后发现我不见了,大发雷霆了?”我自以为是的设想着可能的场景。

    “呃,不是这样的。”那个人接了我的话茬儿:“祖大人今天根本就没回来,是尹棘大人要求我们的,务必要找到您。”

    我的笑容僵在脸上,这样很尴尬哎,刚才的假设不就好像是自作多情一样了吗!‘不行,我必须离开这里,回去之后一定抓着祖先的脖领子质问他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多少有点被激怒,我决定立刻动身回尚书府。

    “呐~带我离开这儿吧~”我央求着他们。他们伸手示意我收声,原来,不远处踉踉跄跄的走过来一个人。是刚才被一群漂亮女孩子围着,和别人拼酒的田春雷,看来有点喝多了呢。

    “耀夫人~~”那家伙睁着朦胧的眼朝我挥手,脚底下画着问号的向这边走。“肿么了?找不到即己的客房吗?我重你聚(怎么了,找不到自己的客房吗?我送你去!)”

    我看着这家伙,都不知道是该笑呢,还是该笑呢。“喂喂,田七郎,把舌头捋直了说话!”我朝他的方向迎过去,示意在暗处的祖家的四个护院先藏起来。

    田春雷一双眼喝得像小兔子一样,红红的。跌跌撞撞的在我的搀扶之下,把我引到了客房。“就系介里了(就是这里了)”说完了又摇摇晃晃的离开了。

    我在门口看着这个单纯的家伙,耸了耸肩,轻轻一笑。“晚安,田七。”再看身后,祖家那四个护院从黑暗中现出身形。“走吧!”我急切的求他们带我离开半山族。

    我们五个人还没等踏出门槛,田春雷那家伙居然又折回来了!再想隐秘的藏匿显然是不可能了,祖家的四个护院只好都躲到门扉之后,一个一个的都面露不悦。

    “耀夫人~我头疼的走不回去了~”田春雷一脸小赖皮的样子,浑身散发着甜甜的酒气,眼巴眼望的看着我,摆明了是想在这儿要杯茶水,歇一歇再走。

    我只好朝着门后面的四个人使了个眼色,然后一边和田春雷打哈哈,一边协助着那四个家伙移向屋里。直到确定祖家的四个护院顺利的进了客房里面,隐藏在了屏风之后,我才长出了一口气,微笑着给田春雷倒了一杯茶水。

    “你必须对我们头儿好一点,耀夫人!”田春雷那家伙,喝茶就喝茶呗,居然还说这样的话,好像是把什么贵重物品托付给我一样,说的心不甘情不愿的。我也懒得和他计较,反正一会儿我就会逃离这里了。

    “我和景天从小就认识了。别人家的孩子还在骑竹马折青梅的时候,他已经成了半山族的族长。小小的肩膀担负着很多人的希望,承载了太多重量。我很少见到他开心的笑,他的嘴角上挑,只不过是个习惯性的动作罢了。”田春雷说得好不感伤,看来,他是很在乎殷景天。

    “我们田家七个孩子,都为了半山族鞠躬尽瘁,其实不是多么热爱自己的部落,而是想替那家伙,分担一些。”田春雷这会儿不知道是不是醒酒了,说话已经不大舌头了。

    “景天那家伙,有那么不快乐么?”我瞄着屏风那边,祖家的四个护院没有什么异样,于是安心的先和田春雷周旋。“今天下午都是和景天在一起,并没觉得他有多灰暗。”我说的是实话,景天今天带着我四处的游走,做陶器,看日落,和他在一起的感觉其实是很放松的。

    “所以才说要你好好照顾他啊!他很难对人敞开心扉的;今天对你的接纳,显然是出乎了我们所有人的意料。其实之前也有人,拔掉过他帽子上的羽毛并且完成了求婚仪式,只不过当时就被他灭了。”田春雷说的有板有眼的。

    倒是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啊?!”

    田春雷语重心长的一边拍着我的肩膀一边安慰:“耀夫人,老大能喜欢上你,是你的福气。你要珍惜着来之不易的机会,好好的爱他。“

    我在一边撇着嘴,不断的咂舌。‘这种‘来之不易的机会’还不是因为你这个混蛋!要不是有勇无谋的你弄错了人,我至于来到这里吗!’

    话说,既然殷景天把之前的求婚者灭了,为什么会放过我呢?那么他会不会是像‘黑寡妇’那种蜘蛛的性格,等到哪一天改变心意把我也‘灭’了。‘果然,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