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阴差阳错,卿很出色  第36章 尹老狐狸

章节字数:2048  更新时间:15-05-03 23: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三十六)尹老狐狸

    尹棘走了之后,不远处出现的身影,映入眼帘:泛紫色的锦绣花团的便服,黑发黑眸,一步一步的走向这边。总觉得,阳光下走过来这样一个人,很美。

    “祖筠筠?”我没想过她会来。

    她轻轻的走向这边,很温暖的笑了一下:“小耀耀~有机会我带你去尹棘的酒楼吧。”

    我一歪头:“尹棘有酒楼?他不是吏部尚书的辅佐吗~怎么还在餐饮界涉足了。”我已经是第二次来到古代了,为什么一直都不知道这家伙有这层身份?

    显然祖筠筠是知道尹棘的底细:“尹棘开的店铺有好多家分店呢,涉及餐饮娱乐各种。都叫同样的名字:黄鹤楼”

    “哦~这样。”我点了点头;凑到祖筠筠身边:“你知道的还很多嘛~”

    祖筠筠也不否认。“当年尹棘做吏部侍郎的时候,哥哥才不过刚刚科举结束,换句话说,那个时候,哥哥都还没涉政。”

    “哎?这么说,尹棘是个官场上摸爬混打的大前辈喽?他看起来也不过三十多岁,好厉害。”我打死也想不到那个唯恐天下不乱,天天想看别人的好戏,没事儿就煸风点火的尹棘会是这么厉害的官吏。

    祖筠筠坐在我旁边,轻轻一笑:“他的确是个奇怪的人。不过,真的是很厉害。”

    祖筠筠这丫头一向挑剔,她能赞美尹棘,看来这家伙果然不是省油的灯!“说起来,他之前告诉我,他有三个哥哥两个姐姐,身下还有一个弟弟和四个妹妹。再加上每个孩子都是不同的母亲生的,所以他们家一共二十多口人,然后家中狭小,因此才住在祖先的府上。”我看向祖筠筠。

    “摆明了是骗你的啊,笨蛋~他家只有他一个儿子,而且最不缺的就是钱,怎么可能会是这种理由住在哥哥家。”真话,由祖筠筠的嘴里说出来,总觉得超打击啊~我就这样信了尹棘那家伙的话吗!

    “喂,小耀耀,你说,他不会有什么特别的癖好吧,不然干嘛一直和哥哥在一起,而且明明是哥哥的前辈,却是哥哥做吏部尚书,他做辅佐?”祖筠筠在一边说长道短,明显是把我当成了她说人是非的朋友。

    我干笑了两声,没说什么。下人又送过来一碗冰镇酸梅汤,这次看起来冰更多一点。

    “说起来,小耀耀,你的声音怎么听起来怪怪的~而且这么小声?”祖筠筠说着,伸手接过了本来是要给我的那碗冰,一勺一勺的挖着放进了她的嘴里。我看着这丫头的举动真是欲哭无泪,这些个家伙,怎么都喜欢吃别人的东西!那是我的冰!

    我继续干笑,企图蒙混过去,总不能说我是吃荔枝上火了所以才嗓子哑掉的。“说起来,你哥去祖家的本家了。本家大么?”我第一次问起了祖家本家的事。

    祖筠筠愣了一下:“啊~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本家经常要哥哥回去呢,每回去一次,哥哥对我的态度就会冷淡一次。”她垂下了头,挖冰的手也放慢了速度。

    “你不会是做了什么他讨厌的事儿吧?”我略显得多事的欠了句嘴。

    “才没有。”祖筠筠嘴上这样说,但是却明显的一副在反省的表情,她果然是相当在乎祖先呢。

    我们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不一会儿,祖筠筠吃光了本该属于我的冰。【TAT】

    ~~~~~~~~~~~~~~~~~~~~~~~~~~~~~~~~~~~~~~~~~~~~~~~~~~~~~~~~~~~~~~~~~~~~~~~~~~~~~~~~~~~~

    【PS:下面插播一段发生在黄鹤楼的故事。】

    黄鹤楼的老板是尹棘,身为吏部尚书祖先的辅佐,尹棘自然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自幼继承家业,并通过自己的努力扩展了规模,现在京城最繁华的街面上,都会有尹棘名下的产业。

    黄鹤楼最出色的要数餐饮,京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包括朝中大臣宴请宾朋,都喜欢到这里。这里最大的亮点的除了大厨的手艺之外,还有就是店里的男女招待,都是数一数二的有姿色。很多人花钱到了这里,赏心悦目,‘食色,性也’。

    话说就在此刻,尹棘的黄鹤楼里最出名的女招待,正色眯眯的盯着一位客人流口水。于是在传菜的时候,自做主张的在酒杯滴了两滴合欢散,然后迈着风情万种,仪态万芳的小碎步送了过去,把滴有春药的酒杯放在了她相中的那位客官面前。她相中的那位客官,不是别人,正是当朝的户部侍郎大人。

    祖先被叫回了祖家的本家,大约在中午的时候赶到尹棘的黄鹤楼。两个人在这儿约了工部侍郎和户部侍郎,要谈些事情。就坐之后,户部侍郎把酒杯斟满递给祖先:“祖大人,先润润喉。”

    祖先也没多想,接过来一饮而尽。

    旁边,吓坏了黄鹤楼的头牌招待。‘怎么办?春药啊!喝错人了~!’明明是要给户部侍郎喝的,结果被祖先喝了,现在如何是好!她着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却又不敢去承认错误。

    祖先和尹棘的关系一直很好,这是所有的人都知道的。其实祖先是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男人,但是所有的人都不敢勾引他,一是这位爷本身就对这些事没什么兴致;二是他有个厉害的妹妹祖筠筠,谁敢靠近祖先,绝对会被整的很惨。因此早在很久以前,大家就已经把祖先列入了“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行列。

    ……

    祖先喝了那杯杯底沾了春药的酒,立时觉得血气上涌;忍了一会儿,有点难受,起身离席去找尹棘:“今天的事你全权负责吧。给我一间休息室。”

    尹棘点了点头。

    察觉到了祖先的异样,也看出了店里的头牌的忐忑,问明了情况之后,尹棘一脸坏笑。与两位同僚商谈好了相关事宜之后,把两个人恭送出门。之后,一脸兴高采烈的叫人备车,朝着尚书府的方向驶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