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阴差阳错,卿很出色  第37章 祖先大人喝了迷药?!

章节字数:2589  更新时间:15-05-03 23: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三十七)祖先大人喝了迷药?!

    尹棘出现在尚书府的时候,我和祖筠筠正在庭院里喝茶。

    那家伙朝祖筠筠点了下头,然后一把拉起我,拽到旁边,脸上透着是急切:“祖耀,跟我走,有点事儿要和你说,是关于祖先的。”

    我一听是关于祖先的事,不禁心生疑惑。我是祖先的第一百二十五代子孙,如假包换。他出了什么问题?他那样完美的人会出什么问题,我完全想像不出来。于是任由着尹棘拉着走,朝着一脸茫然的祖筠筠挥了挥手。

    ……

    一路车马颠簸,下车之后,匆匆忙忙的朝那条繁华的商业街走。

    到了黄鹤楼的门口,尹棘一边推着我上楼一边解释:“总之说来话长,今天我们店里的头牌相中了一位客人,就想送他一杯酒,不想,阴差阳错机缘巧合的被祖先喝了。”

    “错喝了杯酒而已啊,我还以为是性命攸关的什么事。”我松了一口气,跟着尹棘朝楼上走;这是我第一次进了尹棘的店----黄鹤楼。

    “不是这样啦!我们店里的头牌是个色女,见了美男就想下手,她在酒里下了药啊。”尹棘说着,做了一个很严肃的表情,告诉我事情的严重性。“真是很伤脑筋啊~~”说着还象征性的抓了抓头发。

    我都不知道是该笑呢,还是该笑呢。“我说尹棘,你开的是是酒楼吧,头牌是怎么回事,那种东西不是妓院才有的么?”

    “呃,别在意这种事啦,现在的重点是祖先,祖先,吏部尚书祖先大人。好么?”尹棘像是被这种突发事件搞的精疲力竭了。“我也想过给他找个姑娘让他放松一下,但是你记得吧,我和你说过,这家伙没抱过女人,恋爱经验为零。我怕贸然找来个阿猫阿狗的,他事后会埋怨我。”

    不知道为什么,我听说尹棘要给祖先找个发泻对象,忽然有种发自内心的苦闷感,压得人喘不过气,伴随着胃部的不适感。。

    尹棘朝着身后的我叹了口气:“他现在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根本不出来。我说什么他都不听,我怕他憋出病来啊。大家都是男人,你也知道,要是不释放出来,真的会死啦~”说着把我引向了黄鹤楼临时休息的上房。

    “那么,我去看看他吧。”我安慰着尹棘,这只老狐狸,今天看起来也很脱力。虽然不知道他是真脱力,还是装脱力。

    尹棘点点头。“抱歉啊祖耀,这里暂时交给你了。我去拿把匕首过来。”

    “别在意,没事啦”我安慰着尹棘,然后推那扇门,果然是锁着的。

    “祖先?开门!”我在外面唤他。居然不回答!这是对待第一百二十五代子孙的态度吗!

    “走开!”房间里传出了祖先冷冰冰的言语。感觉得到,他说话有些吃力了,看来这药效蛮强的。

    我不肯离开,锲而不舍的敲门。

    尹棘不知道什么时候晃回来了:“祖耀,拿把匕首把门栓劈了,进去看看祖先的情况。这个时间夜晚服务的人有都是,不论对方身价多少,费用我来出。”他指的‘夜晚服务’应该是到青楼找姑娘。

    我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接过那把削铁如泥的匕首,点了点头。开了门,进了房间。

    毕竟黄鹤楼是间酒楼,所以休息间的上房,并不是特别大,里面有一张看起来很不错的床,有一个摆台,感觉很简洁。

    米黄色的床上,锦缎棉衾,祖先侧躺在上面,背对着我,但是我看得见他身上的一起一伏,感觉,像是在忍耐着。

    走近他,听得见他的喘-息,看得到他微红的脸颊以及细碎的汗珠。他大概是躁-热-难耐,头发被胡乱的扯开了披散着;衣服上的纽扣除了中间的那一颗以外,都解开了;祖先一只手放在头上,一只手放在床上,难以名状的不适感。

    “你不要紧吧,喂?”我靠近床边坐下,身体自然会触碰到他的背。

    他像是条件反射一样,迅速的朝里面挪了挪,和我保持了距离。难道说,只是这样碰到,都会有感觉了?好强的药啊,我不禁在心里这样想。

    “干嘛忍着?这个时候释放出来更好吧?”我看着他在那儿难受,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于是起身离开了祖先的房间,冲到了外面,去了附近最有名的一家青楼,用了行里人都懂的暗语。然后就由我----祖耀,来为祖先选一位女性,陪他一夜风流。

    ……

    第一个是个长的很像狐狸精的女人,有点闷骚。不行不行,这样的女人呆在祖先身边,哪怕是一夜,也觉得好恶心。

    第二个长的是很清秀,但是是那种魔鬼身材中的魔鬼身材。不行不行,这样的女人,抱在怀里会硌骨头的。

    第三个倒是很丰满,但是总觉得,体毛有点重呢?

    第四个白的像个鬼似的,万一是什么白化病什么的怎么办,就算不传染,也不好啊。

    第五个,真是个美人,我都差点对她有冲动。各方面都没的说啊~~不过,她这么美,是不是别的男人也都对她青眯有佳?万一她有什么不好的病怎么办?不行不行。

    第六个,据说还是未开苞的,长的也好看,这样的话,陪着祖先睡一夜,我倒是可以接受。不过,才十八岁,祖先那家伙都三十了,不行不行。

    第七个,有点中性,无论是穿着打扮言行举止。想不到古代也就这种女人在啊~~不过这样的话和找一个男人有什么区别啊~不行不行。

    这时候,我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不过是找个女性陪祖先一夜,我为什么像是选媳妇儿一样的严格啊!而且刚才明明有不错的人选了,为什么我会那么不爽?

    灰溜溜的从青楼出来,结果,我没选出来。无论是合适还是不合适,在我看,都不合适。

    ……

    回到祖先的房间,他已经把里袍的上半撕-扯开了,腰带也像是一种束缚。我看着他,他还在强忍着难耐的躁-动。

    “叫个女人来吧?比如祖筠筠,比如蝴蝶,或者是尹棘店里的这个头牌?”我不敢告诉他,自己刚才明明去青楼帮他选女人了,但是最终却全都PASS了。

    他摇了摇头,继续着忍耐。

    “怎么?你该不会是不会做那种事吧?”看着那家伙对自已的事情还兴致缺缺,我居然还是忍不住想要挖苦他一下。

    祖先眉头一皱白了我一眼:“滚~!怎么可能不会做,那种事就算出于本能也知道是怎么做的吧!我是不想啊。”

    “怎么?你想为了什么人而洁身自好吗?”我有点意外自已这样的推理。

    “我自己也说不清。”祖先喘着粗气看着我:“总之我没什么事儿,你出去吧。”

    “不行~你现在这个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中,一阵一阵的在纠结。明知道这种时候需要个女人,为什么我却不愿意那样,连在脑中想到祖先和哪个女人在一起都觉得反胃?

    “不然,你自己解决嘛。”我这样说,忽然有点脸红。果然,这种方面的事,还是难以启齿啊。

    “总之你先出去啦!”祖先像是有点气急,略显强硬的示意我出去。

    我看着他:“你真的不要紧么?”看着他微红的脸,我不禁伸手想去触碰。“好热。”祖先现在的样子简直可以用‘吸引人’这个词来形容。若隐若现的肌肤,长发散开来,一张俊颜透着致命的吸引。

    在我手指碰过之处,他一脸百感交集的样子。“别碰我啊白痴。快点出去。”

    我则是有点发愣,‘出去’这个词,像不是在说我一样。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