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阴差阳错,卿很出色  第39章 心动不已的亲密

章节字数:2482  更新时间:15-05-04 20: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三十九)心动不已的亲密

    【前情提要:祖先误服了春-药,与祖耀一夜-缠-绵。PS:您现在看到的38章为删减后处理版】

    不知从何时起,我不敢去看祖先的脸,因为他对我来说,越来越特别,特别到,没有什么人可以再与之比较。

    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自叹不如的美丽与气质;再加上一脸无欲无求的表情,让人觉得,什么都入不了他的眼。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致似的,以至于别人在他面前就会自卑,自卑的想,为什么,得不到这个人的重视。

    现在他不过是因为药的缘故需要发-泄,而我因为自己的任性,得到了,与他肌-肤之亲的机会罢了。连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如此这般。

    他轻揉着我的发:“其实,我只不过是觉得,你好可爱,所以今天才会放过你而已。”祖先这样说着,躺在了我身边。一瞬间的空虚让我条件反射一般的转向他的一边,他也很体贴的转过来给我拥抱。

    “那算是什么~”我在他怀里蹭啊蹭的,其实抱在一起的时候我呼吸起来很困难的,但是,抱着的感觉,远比呼吸困难这一点重要,于是,我在对比之后,还是想让他抱着。再者,事后的温存,这是正常的程序吧。

    他笑了笑,“你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都还没准备好吧?可是这样的你,却还在努力的迎合着我的感受。也因此,你的一切,都显得很可爱。”我被他抱在怀里,所以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连对他是什么感觉都还没搞清楚,就这样的和他发生了关系。明明人家之前还是童子身,现在怎么算?说自己是男孩儿,还是说自己是男人?按着前面算,我是男孩儿;但是按着后面算的话,我又已经算是个男人了。【TAT】

    事情难办了~!啊~~~!

    “累了吧?睡一会儿吧。”祖先在我耳边柔声细语。

    完全无法思考,我现在能做的,就只是在这个人的怀里,感受着他的温度,呼吸着他的气息,享受着他的疼爱。

    虽然,也许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错觉;虽然,也许这只是个到明天为止就会结束的游戏。

    我不知道祖先是怎么看我的,是怎样看待这件事的。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我的某种意义上的“第一次”。所以,对我来说,是很重大的一件。

    这次的性,和爱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我想不清楚,也无力再想。总之,这一夜的祖先,也就是我的先祖大人,他给我的感触,恐怕我一生也不会再忘记了吧。就好像他这个人本身一样深刻。

    明明没什么特别的回忆,但是,就是挥之不去。

    “我是你的第一百二十五代子孙。”我在他怀里喃喃自语一般。

    “重要么?”他吻着我的眉眼,反问。

    “我们不在一个时代。”我说这些,不是在埋怨他也不是在埋怨自己,而是,单纯的在提醒着我自己而已。一切,不过是发生在了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错误的两个人之间,的一个短暂的误会。虽然印象深刻,却要永远埋在回忆里,不要再被提及的事。

    “重要么?”他吻我的嘴唇。

    看起来,这一夜的经历,我是忘不掉了。在他又一次覆在我之上的时刻,我真的,意识到了。

    疼痛与快-感交织。这个男人,像是任性的小兽,随心所欲的把我的全部都噬成一块一块。最后我自己都分不清,是他在主动,还是我在主动。总之,我沦陷在了,有他的,这短暂。

    ……

    第二天一早,睁开眼,是那个人帅得让人咬牙切齿的一张俊颜。一只手臂霸道的环着我,另一只放在我的脸上。

    呃~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到底是怎么样看我的啊~昨天发生那样的事,是因为他之前被人在酒里放了春-药啊,现在他清醒了,会怎么样啊。会不会觉得我很恶心?会不会觉得这整个事情都很恶心?会不会用他那张本来就很盛气凌人的脸鄙视我呢?啊~~要是昨天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就好了啊~~

    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我就不敢想像他醒来之后的场面。闭上眼睛装睡好了,于是我干脆闭着眼睛装睡,直到他起来和我挑明了这件事为止。

    过了一会儿,身边的祖先有了动作,看来他是醒了。抽出了抱着我的手臂,紧接着,身边的温度消失;我知道,他起床了。窸窣的声音,他是在穿衣服吧,门响了一下,他大概是出了休息间去冲澡。说起来,尹棘的黄鹤楼只是个酒楼,会有洗澡间吗?

    ……

    尹棘把门欠了个缝儿,溜了进来。“小~耀~耀~”说的挤眉弄眼的,让人看着很不舒服。这家伙进来之后,大手拍打着我的肩膀:“不错不错,做的很好。哈哈,未来的尚书令的夫人。”

    “什么尚书令夫人?”我心虚的不敢承认。

    “你说呢~”尹棘说着,掀起了床上的被子,昨天的痕迹,立刻暴露在我们两个人四只眼睛之下。尹棘一脸奸笑:“呐~做了吧,做了呢,一定是做了的。”

    ‘啊~给我个地缝儿让我钻进去吧!’我羞的脖子脸通红,拉过被子把自己全部裹起来,只露两只鼻孔出气。

    尹棘一边从被子里把我的头扒出来,一边还在怪里怪气的笑:“小~耀~耀~表现的很好,真的,祖先那家伙可不是吃了春-药就可以拿下的人。要不是你的强大功力,那家伙昨天绝对是自己忍过去;不会沾腥的。”

    我拉扯不过尹棘,被子让他拉下去一大半,露了个精光。斜着眼睛看这家伙,他完全是个看人笑话的老狐狸,说的话怎么那么没有品,完全不像一名官吏,也不像儒雅之士能说得出口的。

    但是也因为他的话,害我想起来了:昨天替祖先找姑娘的时候,自己是如何的内心纠结;回来之后看着美丽的他,自己是多么的失控;想到了任他恐吓,还继续挑-逗他的,我自己;想到了昨天一夜的缠-绵;呃,想的一多,不禁体温飙升。干脆裹着被子准备逃离休息间,去浴室找祖先吧还是,再被尹棘说下去,我和娼-妇的表现也没什么区别了。

    没想被子太大也太厚,我刚跑两步就被绊倒了。我坐起身子开始置气,旁边,尹棘走了过来,递给我一件外氅:“你是想去浴室,再和祖先来一次什么什么吧~”说着还用肩膀撞我的肩。‘啊~这家伙的脑子里,还能不能想点儿正常的东西了!’我瞪了他一眼,扯过外袍罩在身上,推门而出。

    关上门的时候还听得见尹棘那家伙喊:“小耀耀~出门左转再左转,只有一间浴室可以用哟~”

    “罗嗦!”

    进了浴室的一刹那,我傻眼了:打死我也没想到,狭小成那种样子;居然仅够容纳一个洗澡用的木桶,而木桶里,已经容纳了一个祖先。

    转身走吧,有点怪,继续站在这儿,也没地方;再加上我也并没有真的准备好,见到祖先的第一个表情,第一句话,我都还没想好。

    倒是祖先,一看进来的是我,嘴角一扬,露了个好看的弧度:“早啊,宝贝。”说着,朝我扬了一捧水。激起我一身恶寒!这是什么称呼!这家伙是在叫我吗!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