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阴差阳错,卿很出色  第41章 被礼让着‘请’进宫

章节字数:2482  更新时间:15-05-03 23: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四十一)被礼让着‘请’进宫

    砸核桃失手了的祖筠筠,去和被核桃砸了跨-下的人道歉,一时情急失言:“公公,您的命根子不要紧吧?”

    我在一边看着那位太监公公,双手护着裆-部,呲牙咧嘴的模样,着实好笑,不禁掩口。祖筠筠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一时间气氛诡异。

    那公公始终捂着那个不文雅的部位,周围的人看着也着急。一个小太监走上前去:“公公,您不要紧吧?”摆明了是一脸疑惑,因为:这是一位公公,根本就没有命根子那种东西了,核桃就算砸在那附近,原则上他也不应该有感觉才对。

    那位公公尴尬的指了指,从嘴里挤出几个字:“砸在骨头上了。”

    周围的人立时换上了一份理解:哦~~公公虽然没有命根子,但是还是有骨头的,疼是必然的。祖筠筠一脸愧疚,眼巴眼望的看着那位公公。

    最后他终于镇定下来了,朝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然后有一个小太监走去黄鹤楼的前台:“尹大人呢?”

    前台坐店的妇人一笑:“尹大人出去了。”这位妇人看起来,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颇有风范。绝对是见过大场面的人。

    “算了,反正咱家也不是找尹大人。咱家是奉太后懿旨来招祖尚书家的那位的。”说着还伸了下兰花指,标准的兰花指。

    那位前台坐店的妇人又一笑:“祖大人家的那位,并不在这儿。”我在旁边一听,这不是说谎吗?虽然我不知道‘祖大人家的那位’是指我和祖筠筠谁,但是:祖筠筠是即将和祖先定亲的人,完全有资格称为‘祖大人家的那位’。至于我,就在昨天晚上,也被祖先大人吃干抹净了,估且称为‘祖大人家的那位’,应该也不算是我自恋吧。

    忽然我脑中闪过了之前尹棘的一句话:‘你出现在这个时代的事儿,我和祖先不深问,不代表别人就会放你一马。’

    难道说,这些人是找我的,想带我进宫?天啊,万一把我凌迟了,炮烙了,鞭笞了,不敢想像。果然还是别承认自己是谁的好,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我端着碗八宝粥决定趁机开溜。

    谁成想:祖筠筠那个笨丫头,居然喊了一嗓子“祖耀!那碗粥是我的,里面放了好多核桃仁呢~!”

    看着手里那碗堆得上了尖儿的核桃仁,我这个气啊;一是气自己,端碗的时候怎么还拿错了!明明是想拿八宝粥的吧,怎么端起了这丫头的碗!二是气祖筠筠,非得喊我名字干嘛啊!平时都小耀耀小耀耀的叫,为什么今天非得叫我大名!

    果然,那位公公听见了。眼里透着光彩,朝着我招了招手:“年轻人,刚才咱家就看你气度不凡,现在既然这位姑娘叫您‘祖耀’那么看起来,您就是那位,祖尚书家的奇人了。”

    我简直要泪流满面了,果然是找我的吗!难道真的要把我带进宫细细审问?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打死我也不会承认我是那个穿越到古代的奇人!“公公~~呵呵~您在说什么呀~完全听不明白呢~哪有什么奇人,您真会开玩笑。我不叫祖耀哟,我是尹棘的弟弟,我叫尹耀。”----顺口胡诌。

    那位公公朝着我露了个大局在手的微笑,感觉好像在说:‘别欺骗老人家哟~’。像只狐狸靠近猎物一样的朝着我走,然后朝着左右一招手,‘呼啦’一下子,那些人就过来把我团团围住。

    “太后要见祖公子。请吧~”那公公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我就这样被这些人‘请’着朝外走了。

    祖筠筠在一边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呢,于是冲过来,一边拽我一边求那位公公:“公公,核桃砸到你命根子了,对不起,但是和小耀耀没有关系啊~你要抓就抓我好了,别惩罚他呀!是我砸的核桃,与他无关的~!”一脸担心的替我求情的她,看起来是那么美丽。

    我只好认命的跟着这些人走,反正祖先也要开朝会,如果我真的有事,在场的他,会帮我的吧。一边的祖筠筠还在又哭又喊的做着努力:“抓我啊~!别抓他啊~!抓我吧~!来抓我呀~!”

    我像只鸭子一样,左摇右摆的被这些位公公礼让着朝外走。要问为什么像鸭子一样的步态,理由您懂的,因为昨天晚上,我和祖先,做了一些不该做的。

    那些人让我坐了另一顶轿子,我坐在里面晃晃悠悠的,不一会儿就睡着了。要知道,昨天祖先那家伙折腾了一夜,我今天能下床已经是个奇迹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沿途路过了些什么也完全没印象,总之,当有人拍打着我的脸叫我的时候,我还在轿子里睡的香甜。

    皇城,这个词,于我是有多遥远;做为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正常男性,忽然穿越到了古代,还被与自己相隔了一百二十五代的先祖大人吃干抹净,男人做到我这份儿上,哎,算了不说了,家书丑不可外扬。

    进了长乐宫,只见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与金碧辉煌的檐粱相得益彰。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富丽堂皇的昭示着皇家风尚。

    殿上正襟危坐的女人,簪上戴花十二树,两鬓掩耳;青色袆衣以雉为纹饰,中单以白素纱,蔽膝与裳的颜色相同,大带朱色,白玉双佩黑组大绶;一切搭配的都显得恰到好处,像是古往今来就只属于这一位女性。

    年纪约有五十岁,保养的相当好,皮肤细嫩光彩照人,有着母仪天下的气度,也有着不怒自威的庄重。看来,她就是要见我的皇太后了。

    “殿下的,可是祖尚书家的奇人?”皇太后开口了,和她温婉动人仪态万方的外表不同,她有的是一副公鸭嗓子。【OTL】

    我急忙叩首在地:“参见太后。草民祖耀,是祖尚书的远亲罢了。”我急着澄清‘奇人’这个称号,才不要因为这种事情被处刑呢。

    皇太后朝下欠了个身儿:“抬起头来说话。”我抬头瞄了一眼凤颜,呃,她老人家真是用着那种看奇珍异兽的表情在看我。

    皇太后左右看了一下,立时便有人心领神会,给我拿了条毯子铺子太后脚下。“坐这儿吧~”太后示意我。看的我这个气,这女人坐在珠光宝气的榻上,却要我坐在她脚边的毯子上,当我是狗吗!用不用非得这么明显的昭示等级制度啊喂!

    虽然不满,但是圣意难为,我乖乖的走过去,眼睛没敢乱看,鼻子没敢乱闻,手脚没敢乱摸,有模有样的坐在毯子上。

    太后看着脚边的我,忽然一笑:“你别瞒哀家,哀家的情报网还是不容置喙的。你大概在四个月前突然出现在了祖尚书家里,呆了不过十天又凭空消失。本来哀家以为就此算完结,便也没深究。但是没想到,三个月之后,你居然再次出现在了祖家大宅。你究竟是何人?是何打算?”说话的态度很柔和,但是字里行间的压迫感,还是让人折服。

    我的头脑里激烈的斗争:说吧,有可能按着妖孽被处刑;不说吧,这太后知道的这么详细,会说我欺君犯上。哎~祖先啊,你要是与我心有灵犀,就快点过来救我一把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