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阴差阳错,卿很出色  第42章 被祖先大人盖章了?

章节字数:2046  更新时间:15-05-03 23: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四十二)被祖先大人盖章了?

    “殿下的,可是祖尚书家的奇人?”皇太后开口了,和她温婉动人仪态万方的外表不同,她有的是一副公鸭嗓子。【OTL】

    我急忙叩首在地:“参见太后。草民祖耀,是祖尚书的远亲罢了。”我急着澄清‘奇人’这个称号,才不要因为这种事情被处刑呢。

    皇太后朝下欠了个身儿:“抬起头来说话。”我抬头瞄了一眼凤颜,呃,她老人家真是用着那种看奇珍异兽的表情在看我。

    “你究竟是何人?是何打算?”太后对着我,说话的态度很柔和,但是字里行间的压迫感,还是让人折服。

    我的头脑里激烈的斗争:说吧,有可能按着妖孽被处刑;不说吧,这太后知道的这么详细,会说我欺君犯上。哎~祖先啊,你要是与我心有灵犀,就快点过来救我一把吧!

    我实在不知如何回答,于是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朝着太后甜甜的笑,打算以沉默代替回答。

    不想,太后的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上:“说!”像极了女王天后的感觉,吓得我浑身一震。

    我从坐位变成了跪位,俯在她脚前叩首:“太后饶命。小人的事您都了然在胸,对此只能说,一切都是意外;请您高抬贵手放过小人吧。”心里面的恐惧感越发加重。

    太后妖娆一笑:“祖耀,你知道你的出现有多么莫明其妙。皇帝也知道这件事,但是他无暇顾及到你,因此把你托付给哀家,按着后宫的的法制处理。你是死是活,全凭哀家心意。”说着,露出了一种轻蔑的眼神。

    “太后明鉴,小人并未做过任何危及他人之事,也并非什么妖孽重生,请您放过草民吧。”我跪在那儿像只瑟瑟发抖的鼹鼠,也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会是如何;早知道就把《祖谱》带在身上了,关键时刻也许还能用它来次时空移动什么的。

    太后伸出小指,指甲上涂着的高级蔻丹,美艳异常;她轻轻的用小指搔刮了一下云鬓,一双狭长的眼透着睿智与狡黠:“你和祖尚书是什么关系?”

    她这样问,我就真不知道如何回答了。最基本的关系:我是祖先的第一百二十五代子孙。但是这是不能说的,说了就等于承认了我穿越的事实,他们铁定了把我当奇珍异兽‘咔嚓’了。

    再一层关系:昨天晚上我和祖先发生了禁忌的,肉体关系。这个更没法说出口啊~祖先误中了放有合欢散的春药,我鬼使神差的给吏部尚书祖先大人侍寝了。两个男人,说出去了,恐怕也还是一样要‘点天灯’吧。

    “呃,关系,我们是远亲。”我支支吾吾的只好瞎编。

    太后柳眉一挑“你脖子上的印子,好像不是远亲该有的吧。”说着朝身边一伸手,有一名侍女递过来一面铜镜,太后使了个眼色,那侍女掀开了我的领口,把镜子对在我的脖子让我看。

    这一看不要紧,我自己也窘了:脖子上的是一枚徽章。而且不是单纯的涂鸦,像是刺青一样的印在脖子上。桃红色的火花兰纹,看起来是那么的醒目。

    祖先那家伙,这徽纹一定是他的没错了,因为我见过他的玉佩,也听尹棘说过:祖先喜欢把自己中意的东西盖上章;但是居然印在我脖子上,都没征求我同意啊!现在怎么办,太后问我了。

    “回太后,小人对于这枚徽纹毫无印象。”我说的是事实。昨天和祖先一夜鱼水,我不知道那家伙什么时候有兴致,给我盖了章,摆明了是小孩子才有的占有欲。

    太后抿了下嘴:“祖公子,哀家是过来人,很多事情比你了解;哀家今儿个放你一马,但是有句话哀家要嘱咐你:祖先是当朝最优秀的官吏,现在是吏部尚书,不久的将来一定是尚书令的不二人选。所以任何负面的影响都会害了他,哀家不希望看见那样的事情发生。因此,今后,祖公子你会怎么做,哀家拭目以待。”说着,别有用意的笑着,伸手在我的眉心点了一下。

    她的意思是不想让我呆在祖先身边吧,免得给他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她的意思是不想让我和祖先有昨天晚上那样的事情吧,免得给他造成负面的影响。她的意思是让我离祖先远一点吧,免得她看着我碍眼。

    一切的一切我都懂了,我跪在那儿谢谢太皇不杀之恩;但是却觉得,一切的感激都显得那么违心。我这是怎么了?明明应该高兴的。

    那之后,我给了太后她想听的保证:“我和祖先,没有任何关系。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这句话说出了口,心里忽然不舒服。太后的召见,就这样,结束了。

    出了宫门,外面正下着小雨;灰蒙蒙的天空,让人心里阴沉沉的。公公好心的给了我一把油纸伞,我挡在头上,却觉得还是会淋到雨,比如我的眼睛,此刻就雾气蒙蒙。

    路上的人都匆匆忙忙的朝着家的方向奔,我忽然意识到:其实自己在这儿,根本就没有家没有亲人。本不属于这个时代,本不属于祖先这个男人;我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人,现在在这里,不过是《祖谱》的一时心血来潮罢了,说不定哪一天它亮了,我就会去到了原来的时代。再也见不到这里的人和事,包括祖先在内。

    淋着雨水走在街上,‘昨天发生的事,就当,只是个梦吧。’我这样对自己说着,雨好像下的更大了呢,都打在我眼睛里了,还会往外溢。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一想到祖先,感觉就会不一样?

    是从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吗,那个人慵懒的富贵气质?

    还是之后百花楼的那件事,他对我说‘是个男人,见到你现在的样子就会有冲动的吧!’那个时候?

    又或者是不久前的那个,有花瓣飘落的夜晚,我捶他咬他的时候,他温柔的抱我在怀里?

    再不然,是今天早上吗,那个说要我记住一切的真实性,把我吃干抹净的男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