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阴差阳错,卿很出色  第44章 ‘夫’人争夺战(中)

章节字数:2677  更新时间:11-04-25 15: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四十四)‘夫’人争夺战(中)

    “说起来,这个是怎么回事?”我手指着颈子上的徽纹:“这个绝对是你弄的,什么时候的事儿?昨天我都没印象。”

    祖先挑了一下眉,朝我微笑:“有什么关系,你是我的所有物,有意见么?”一脸理所当然的霸道,这家伙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可以轻易的影响我的情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变得这样被动?

    “我刚才听说,你是因为昨天有激烈的运动,加上今天的暴风骤雨,导致气血失和而晕倒在地。”祖先说着,修长的手指掠过我的发,温柔的摸着我的头。“抱歉”说的眼含爱意,害人心里一揪一揪的。

    “罗嗦!”我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于是选择了恼羞成怒。他欠身压在床上,亲了我的嘴;立时间,我的身体泛起了一片粉红的晕,像是被撩-拨起了兴奋点一样,踊跃。

    “别做奇怪的举动啊,笨蛋!”嘴上这样说着,可是我却没有一丝力气推开他。倒不如说是,我根本,舍不得推开他。这家伙,和他越亲密,我便越不认识自己。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祖先停了一下,像是在征求我的意见;我示意他坐好。于是在门被推开的一刻,大家看到的是一脸淡定的坐在椅子上的祖先,和躺在床上呼吸急促的一脸不淡定的我。哎~怎么会差这么多!

    “耀夫人,您把这碗药喝了吧。”是田春雷,“您不知道,最近这些日子,头儿一直忙着族里的事情,压抑着对您的思念,不断的在努力着;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去祖家,明媒正娶。”----一脸认真的说了不可能实现的话,田春雷这家伙,真是很傻。

    “喂喂,我是男人好不好,明媒正娶什么的~”我尴尬的接过了药碗。

    “您先休息,过会儿景天老大就过来了。”田春雷说着,掩上门出去了。随之再次开启,是祖家的四个‘铁石心肠’之一,朝着祖先点了下头,祖先出去,走之前吻了一下我的唇:“呆会儿就回家。”第四次问了这样的话,像是在最后确认;我朝他笑了笑,表示认可。他心满意足的离开。

    端起了药碗,我觉得头昏沉沉的。现在这是什么情况:我因为和祖先昨天做了这样那样的事情,今天身体虚弱的晕倒了!他生活在古代,是吏部尚书,未来尚书令的不二人选。我生活在二十一世纪,和他相差了一百二十五代。

    他的名字在《祖谱》的第一页,我的名字在《祖谱》的最后一页。这样的两个人,发生了这样的事。某种意义上来讲,很微妙。

    。。。。。。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祖先还没回来,倒是殷景天,推门进来了。“夫人。”他说着,凑向床边,深情款款的看着我。“怎么了?药都凉了吧,还不喝~”说着,坐在我身旁。

    他只比我大两岁,玉面淡拂圣姿仙颜,紫芝眉宇双目澄澈,丹唇皓齿鬓若刀削。是个标准的美男胚子。

    “你这是什么药啊,特别难喝。”我嘟着嘴朝他抱怨,表示不想喝下去。

    景天听了宽容一笑,然后伸手夺过了我的药碗,把里面的药汁一饮而尽,之后拉着我到他胸前,相隔不过一寸,嘴覆上了我的,把药渡给了我。

    这是什么烂情节啊喂!我虽然觉得药难喝,但是还不至于需要个男人喂啊!咕噜咕噜的咽下去了那一大口药,我推他:“混蛋你搞什么啊~!”

    “说起来,祖耀,也许在你看来,当时我们的婚约像是个玩笑;但是我想再次告诉你,那于我来说就是全部缘分的开始,你是半山族的族长夫人,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我说过的吧,我会只爱你一个人,所以相应的,也希望你能更加的在乎我。”他盯着眼睛看着我,像是能看透一般。

    被他紧紧的拥抱,很温暖;但是我害怕被祖先看见,害怕被祖先误会。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担心。

    他却不松手,依旧那样子注视着我的眼睛,抬起我的脸,吻上我的嘴,搂着我的腰。“你和男人做过了吧?是谁?那个人是谁?”他像是不冷静的小野兽,眼睛里冒着愤怒的火苗,却又舍不得伤我,于是只能干着急。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想糊弄过去,因为我不想让景天因为这事情困扰,更不想让这事对祖先有影响。

    景天赌气似的咬了我的鼻尖:“你不要骗我,虽然猜到了你这个没节操的可能会去抱女人,只是却没想到你被男人上了。你是我的婚约者啊祖耀,难道你想不负责任吗!”----大有怨妇的感觉。

    而我则是在头脑里飞快的搜索着,他是怎么知道我被男人‘做’了的?忽然瞄到了身上星罗旗布的青紫吻痕,算了,这么明显,无论是谁也都能发现了。

    祖先那个大混蛋,占有欲是有多强烈。和他做的这一夜,害死我了!

    “你是我的婚约者,祖耀。”景天看着我,很认真的在说。一开始带着点威胁,但是紧接着就变成了商量,最后干脆成了乞求。那家伙眼泪汪汪的盯着我的眼睛:“你是我的夫人,祖耀。”说的好不委屈,梨花带雨人见犹怜。

    我最受不了景天的眼泪,上次他也哭了,当时他是因为连着三个月找不到我,再见面时喜极而泣。

    于是伸出手摸了摸他的眼角:“别哭了啦,笨蛋。”这小子的温柔,就像是一种慢慢渗透的蛊,在不知不觉间,可以夺人性命。

    “那个男人是谁?”----景天完全还在计较着‘奸夫’的问题。

    但是打死我也不可能说的吧,那男人是祖先,昨天在他误服了春药的前提下,我主动的和他发生了关系。这种事,打死也不可能说的吧。

    景天见我不说,知道我在顾虑。最后只好退而求其次,选择了央求我:“祖耀,你是我的吧?”说着,很贪婪的索取我的吻。在这个,祖先随时都有可能进来的房间里。

    【PS:情景再现】

    时间追溯到祖耀和殷景天同乘一马,狂奔在大雨之中的时候。祖耀头晕眼花,一头栽下了马。殷景天急忙勒住了缰绳回身下马:“祖耀,祖耀!”抱在怀里的这人,完全不予回答。

    殷景天害怕了,鉴于当前情势紧迫,于是放弃了送祖耀回尚书府的打算,直接把他带回了自己的别院。找了大夫来诊病,太夫号了半天的脉,最后面露难色的说了句:“您的这位朋友,可能需要内诊。”

    殷景天一愣,揪着大夫的领子一脸紧张:“什么内诊?”

    大夫也不便解释,留下了景天帮自己,屏退了其它的人;在褪衣服的过程中,景天看见了:祖耀身上一块一块的青紫。他是抱过女人的,因此他明白那瘀斑意味着什么,只是他不太想相信。当衣服尽数扒下,景天傻眼了:祖耀双臀之间的红肿,绝对错不了,他和人发生关系了,而且是被个男人吃干抹净了。

    大夫还以为祖耀是殷景天的情人,于是委婉的解释:“事情是这样的,这位公子昨天晚上经历了过于持久而激烈的运动,导致了气血失和;再加上今天下午的大雨,难免着凉受风;才会晕倒在地,呆会儿开点儿调理气血的药便无大碍了,您不必担心。”

    身为半山族的族长,殷景天控制着情绪;但是不管怎么说,自己的担忧得到了医生的证实,果然还是极度的不爽。虽然他也知道祖耀对于两个人之间,那个阴差阳错达成的婚约并不认可;但是他是自己的婚约者,这一点是半山族众所周知的事情。因此,自己的婚约者被一个男人做了,他会恼火,会抓狂。

    送走了郎中之后,殷景天回到了祖耀那里,看着熟睡中的人儿,不禁心中像是打翻了的五味瓶。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