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阴差阳错,卿很出色  第46章 三人行,我‘失’焉

章节字数:2812  更新时间:11-04-25 16: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四十六)三人行,我‘失’焉

    【前情提要:祖耀晕倒在雨中,被自己的‘婚约者’殷景天带去了别院。祖先闻讯赶去,接他回府。】

    我还在和祖先缠绵悱恻,马车忽然停下,帘子拉开,出现的是祖筠筠。一身干练的轻便衣衫,手执短剑对我怒目而视:

    “祖耀你这个混蛋!你明知道我就要和兄长大人定亲了,你居然勾引他上床!”完全是来找我算帐的表现。

    虽然昨天晚上的事,前提是祖先误服了春药,需要发泄对象,但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是我,没错。某种意义上来讲,的确是我,惹上了那家伙。

    祖先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悦,瞄了祖筠筠一眼:“淑女不是这样子的。”说着,抱着我的手更紧了一些。

    祖筠筠气的浑身发抖,像要哭出来一样:“兄长大人,您怎么会,祖耀他是个男人啊!”说的楚楚可怜。

    祖先朝外面的四个‘铁石心肠’示意了一下:“带小姐离开这儿。”

    祖筠筠对他们四个又抓又咬拳打脚踢,挣扎着不走:“祖耀你对得起我么,我当你是朋友,你却勾引我未婚夫!明明是个男人却做出这样的事!”说的字字泣血,都滴在我的心里。哎,我也不想这样啊,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一切都只是个梦啊。当时我是中了什么邪啊!

    我从祖先的怀里起身下了马车,拉着祖筠筠走向一边:“借一步说话。”

    祖筠筠甩手打开我的手,像看情敌一样的眼神:“别碰我!”然后又像是想到了我们往日的情分:“好吧,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我长叹了一声盯着她看:“虽然不知道你从哪儿得到了这个消息,但是我希望你明白几个问题。第一,昨天我和祖先会‘做’是因为,他误服了合欢散。”

    祖筠筠翻了个白眼儿:“这个我知道了,昨天尹棘店里的头牌相中了一个男人,在他酒杯里放了春药,没成想那人是兄长大人的朋友,恰巧那杯酒敬给了兄长。”

    祖筠筠伸出她的短剑指着我:“混蛋,这根本就不是重点,就算是兄长大人昨天由于春药的缘故需要发泄,也轮不到你的好不好?昨天我也在黄鹤楼的好不好!”

    我挠了挠头,的确,这个没有说服力。“你不需要把我放在眼里的,真的;你也看见了,我是个男人,对你没什么威胁的。”----我找了另一个理由。

    “我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啊,但现实证明我错了啊混蛋!你这家伙也不知道散发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出来,先是有了半山族的族长,死活说你是他的婚约者;现在又是兄长大人,被你迷的七荤八素的。”说着,像是很不解气的样子,朝着我的肩膀咬了一口。

    这一咬不要紧,祖筠筠既看见了昨天祖先留在我身上的吻痕,又看见了昨天祖先印在我身上的私人徽纹。显然是更生气了。【OTL】

    眼见着这小妮子情绪越来越失控,我只好说了实情给她:”你不要再生气了,我实话对你说,你真的不需要把我当对手。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祖筠筠一愣:”你什么意思?”

    我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穿越到古代的事和她说了:“就是这样,我不属于这个时代,因此我不会影响你和祖先的幸福。昨天晚上的事只是个意外,真的。再加上我刚才又中了蛊惑,三个月之内如果动情欲就会肠穿肚烂。所以你真的可以放心了。”

    祖筠筠撇着嘴打量我:“谁给你下的蛊惑?殷景天么,那个半山族的族长;哈哈,他一定是怕你不守妇道再红杏出墙。”这话听着真是不舒服啊~

    不远处祖先喊我:“祖耀,抓紧时间,一会儿太奶奶死了。”----这家伙简直了,就不能换个正常点儿的理由,用来给人找台阶下吗!

    我忿忿的盯着他看:“知道了知道了!”

    祖筠筠指着我的鼻子:“臭小子,你要是再敢和兄长大人‘做’,我就阉了你!”吓得我浑身一激灵。这丫头,真是狠啊~

    。。。。。。

    回去的路上,祖筠筠死活不让我坐马车,“对于你这个背叛了友情(指和她),背叛了性别(指和祖先)的人,就应该受到惩罚!”

    我干笑了两声,根本不敢得罪这小丫头,说到底她才是要和祖先定亲的人,我,我什么也不是。

    祖筠筠挤进马车,非要‘和兄长大人加深感情’。祖先那家伙却跳下了马车,非要‘看看四周的景致’。我眼见着祖筠筠咬牙切齿的朝着我,只好怯生生的说了句:“我好累呢”,然后像躲着祖先一样的,从外面爬进了马车。

    祖筠筠坐在我对面,撅着嘴:“我也要看看四周的景致”,说着跳下了车去站在祖先旁边。祖先则是以‘我好累呢’,爬回马车坐在我对面。我眼见着祖筠筠那家伙再次对我咬牙切齿,只好再次怯生生的说:“我去看看四周的景致”,跳下了车避开祖先。

    就这样我们三个人,以我躲祖先,祖先躲祖筠筠的顺序,一路就在马车上和马车外不断的循环着。最后三个人都累的气喘吁吁;我指着祖先:“你这家伙,就和她一起坐会儿嘛,累死我了。”

    祖先一脸胡搅蛮缠:“我就要和你一起嘛。”然后指向祖筠筠:“你这家伙,就自己坐会儿嘛,真的很累哎。”

    祖筠筠一脸比他还胡搅蛮缠的样子:“可是人家就想和兄长大人一起嘛。”然后指着我:“都是你的错,祸水!变态祖耀!”

    我欲哭无泪啊~这是招谁惹谁了啊!

    据说这里到尚书府只需要半个时辰,可是因为我们三个的追逐战,两个时辰之后,我们才回到祖家的宅子。累的不止是我们三个,还有祖家那四个‘铁石心肠’的护院,以及拉车的马。

    祖家的下人看着无比狼狈的我们,都露出了玩味的笑脸,不断的用摸鼻子揉眼睛抠耳朵等动作,做着掩饰。

    。。。。。。

    “你先去换身衣服洗个澡吧。”祖先对祖筠筠说。

    祖筠筠一边没风度的朝着我做‘毒蛇吐信’,一边朝祖先讨好的笑:“知道了~哥哥~”;然后转回身朝我做了个‘饿虎扑食’,才心满意足的先行离去,走之前还不忘记做了个警告的手势:“再和兄长大人‘做’,我就阉了你!”,再次强调。

    “是,是。”我点头哈腰的目送着祖筠筠大小姐离去,然后看向旁边的祖先,此刻正摸鼻子揉眼睛抠耳朵,这家伙居然在笑!

    “笑屁啊!”我没好气的瞪他,都是他的错;如果昨天没‘做’过那种事,今天我就不用被皇太后叫去宫里威逼利诱;如果昨天没‘做’过那种事,今天我就不会晕倒不会中了景天的蛊惑;如果昨天没‘做’过那种事,今天我就不至于被祖筠筠折磨挖苦。

    祖先走过来我身边,伸出了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的在我的脸上摩挲:“辛苦你了,宝贝。”他摸我的动作我是不讨厌,但是他叫我的称呼实在是有点,呃,接受不了。

    祖先拉着我去洗澡,吓得我抱着个柱子死活不走。“不要不要不要,一起洗的话我会被你妹杀了的。”我仿佛预见得到祖筠筠那张七窍生烟的脸。

    祖先露出了个绅士的风度:“有我在,没关系的。”脸上露着斯文人的笑脸,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也不轻柔;这家伙,努力的在把我从柱子上往下拽。

    “不要不要不要,你放过我吧,和你在一起我活不过三个月的。”我死抱着柱子坚决不松手,还不断的张着嘴表示要咬他。

    “怎么,难道说,和我一起,你会动情欲?”祖先说的一脸得意,嘴角漾着坏笑,朝着我不断的接近;刚才还用力拽我下柱子的手,少了力度,倒是身体不断的压过来,让人呼吸困难。

    “才,才没有呢,少臭美。”我口是心非的否定他,心却是一揪一揪的绞痛着,小腹的丝丝痛楚,证明了,我的谎话是何等的没有力度。

    祖先那家伙凑近我,轻啄了一下我的眉眼,然后居然,居然是用公主抱的方式,抱着我去浴室!公主抱啊公主抱啊!这种东西对于一个男人来讲,真不知道是浪漫还是罪恶。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