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穿越游戏,卿别在意  第15章 我可怜的祖先大人(上)

章节字数:2868  更新时间:12-01-13 09: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想知道,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进行时空移动。”----祖先手支在茶几上,望着明太常的眼睛,很是认真的问到。

    明老头像是听了什么秘密一样,手的示指放在嘴上做出了‘嘘’的动作:“祖大人,可不能乱说。”

    祖先明显的像是叛逆的孩子一样,有点较真儿:“下官很认真的啊~”----在表示着他没有乱说话。

    明太常半晌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思索着;用手捋着胡须,一脸的心事重重。“祖大人啊~您问的这个,有点儿难啊~这简直都算是禁忌之术了!”

    祖先叹了口气,他那一张时常波澜不惊的脸,此刻透着一丝的失望。“下官知道自己的要求有点强人所难,但是下官以为:凭着明太常您的能力,这种事情根本难不倒你。没想到您也觉得难办,看来祖某人是白跑了一趟。”说着,又再次重重的叹了口气,时不时的瞄一眼明太常,透着无限的哀愁。

    明老头有个毛病,最见不得别人对自己失望,现在祖先像是看没用的废物一样,他自然是难以忍受。于是抓着自己的胡子,纠结了一会儿之后,一脸视死如归的看着祖先:“办法也不是没有,您是不是真的要试一下?”

    祖先重重的点头:“试,绝对。”【那个时候的祖先大人,还不知道自己做了一个多么难以实现的决定。】

    【吏部尚书----祖先。此人的名字在《祖谱》的第一页,祖耀的名字在《祖谱》的最后一页,按着辈分,祖耀是祖先的第一百二十五代子孙。】

    明泰常,官拜太常一职;同僚引见的时候多半会听见这样的介绍:这位是明泰常太常。

    此刻,这位资历颇深,年纪颇大的老者,正盯着一本古书出神。一手执书卷,一手捋长髯,还不时的发出唏嘘之音。

    过了好一会儿,神态庄重的放下了手里的书,身子贴着雕花茶桌的桌沿儿,倾向了对面坐着的年轻人。“祖大人,您真的要试吗?”

    对面坐着的那人,一袭紫色外袍,袖口是烫金的幽兰花饰,腰带上绵绣的半月冥纹;显尽了尊贵的身份。长发自鬓角朝耳后束起,用纯金雕花丝环扎拢,看起来清爽俊逸。眉宇间透着英凛与孤傲,眼神里透着清高与淡漠,唇抿成微翘的弧度显着几分戏谑,举手投足间的优雅昭示了内涵。他便是当朝吏部尚书,未来的尚书令大人----祖先。

    没有丝毫的犹豫,祖先一字千金的对着明太常说:“要试,我一定要去未来的世界见他。”

    明泰常太常只好点头,其实他特别在意,会是个什么人,值得未来的尚书令大人做到这种地步,不惜使用禁忌之术,移动时空,也要见上一面。

    。。。。。。

    那之后过了约两柱香的时间,祖先和明泰常出现在了一处废旧刑场前面;那里已经封死了,不许人随便进入。

    “这里是禁地啊,绝对绝对要保密的。”明泰常太常做了个告诫的手势。

    祖先点了点头;“开始吧。”

    明太常年纪老迈行动不便,朝着身后的侍从使了个眼色:“那就开始吧。”

    那些下人们撬开了门锁,礼让着把祖先和明老头请了进去。

    只见近处是光秃秃的黄土地,草木不生很是凄凉;远方虽然有林子,却也墨青阴暗,让人胆寒。正前方立着个约两丈高的青铜柱,下面是些烧焦的炭屑,混合着大概是骨灰一类的苍色粉末。阴风阵阵,让人浑身的不自在。

    祖先看着那青铜柱,问身边的明太常:“那东西,不会是已经废止的炮烙之具吧?”

    “正解。”明太常点头称是,像是很得意他能找到这种东西。

    祖先的脸色变得难看:“我求您帮忙想穿越的办法,您把我带到炮烙的刑具面前,是想怎样!”

    明太常一派成竹在胸的表现,手捋胡须悠哉的慢声细语:“祖大人您应该知道炮仗爆竹吧,一点火就能飞上天的那种。”

    祖先点了点头。

    “据调查,这青铜柱当年铸的时候偷工减料,里面其实是空的,因此只要把它凿穿,里面堆上火药,到时候一点火~”明太常说着,手从地上指到天上:“肯定能上天。”

    祖先的眉头拧的更紧了:“喂~上天了之后还会掉下来的吧!”

    明太常做了个稍显困扰的表情:“照平时看,应该是会掉下来;但是我们现在用的工具是如此巨大,应该不会再掉下来了吧。”

    “您想用这种东西把我崩上天是么?”祖先的嘴角抽了两抽,看起来脸色阴晴不定。

    “嗯嗯”----明太常很开心似的,仿佛预见到了成功后的喜悦一样。

    祖先盯着明老头看了少顷,双手环着臂膀,一脸的淡然;“明太常,我认为此种办法不妥,不然先用动物试验一下吧?”

    明太常点了点头,一边命下人去把铜柱的顶凿穿,一边命下人去找只动物做试验。七手八脚的折腾了一阵儿,万事俱备。

    二丈高的青铜柱被改造成了巨大的空心管,里面扔进了两袋子火药,上头横了根木棍卡在青铜管口,木棍上绑了只鸡。

    明太常护着祖先,到了远离铜柱的安全之处,接着命人远远的点火,然后只听‘轰’的一声,整个废止刑场禁地便乱做了一团。

    随着那声巨响,周围的一切生物都被震得东倒西歪。然后眼见着那两丈高的铜柱,顷刻间飞上了天际。

    地动山摇的晃动,震耳欲聋的声响,再加上眼前撼人场面,禁区里的气氛诡异。

    由于刚才的震荡,所有人的耳朵都是‘嗡嗡’作响;祖先捂着自己的耳朵,一脸怨念的揪着明太常的耳朵朝他喊:“明老头!你这是送我穿越吗?你这是要送我归西啊~按照计划,应该只是铜柱上头挂在木棍上的鸡被轰上天吧?为什么现在连那近百吨重的柱子也上天了啊?”

    明泰常看着直上云霄的青铜柱,也是一脸的忧虑;同样因为耳朵被震的‘嗡嗡’作响,他也扯着嗓子大声的朝着祖先喊:“老夫没想到会是这样啊!青铜柱上天也没什么不好啊~只要能上天不就行吗!”

    他话音刚落,就听见下人们指手划脚的大呼小叫:“天上,天上,柱子掉下来了!”“柱子朝这边掉的啊!快跑快跑!”“危险啊~离远一些!”----不断的有这样的话语,被大声的喊出来。

    所有的人都努力的,朝着远离铜柱落点的地方奔,紧赶慢赶的算是躲过了一劫;那巨大的青铜柱掉在地上,砸了好大的坑,并且导致周围的物体再次震荡,很多人都站立不稳摔倒在地。

    祖先一脸无奈的看着明太常,耳朵还需要适应一段时间,因此继续大声的喊话:“你刚才说只要能上天就好了,现在它掉下来了啊!你怎么解释~”

    明太常面子上有点挂不住,却又不想承认自己失败了;“铜柱掉下来了也无所谓吧,重点是那只鸡,鸡能上天就行啊~”

    派个下人去看了一下情况,果然掉下来的只有青铜柱,那只当时绑在棍子上,卡在铜管项上的鸡,并没有见到。

    明泰常太常一脸得意,像是在沾沾自喜;而就在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地面的时候,从天上又掉下来点儿东西,不偏不倚的砸在了明泰常大人的头上,发出了‘咚咚’的声响。

    再看:是一副完整的鸡骨架。【OTL】

    祖先简直是气得七窍生烟,他那张素来淡漠的脸上,也露着很强烈的怒意;双手扳着明老头的肩摇晃他:“喂!死老头子,你说鸡能上天就行了,现在你看见了吧,鸡烧的只剩下骨头了!幸亏是拿只鸡做试验,这要是我直接上去,后果还有得设想吗!”

    明太常这次是真的无话可说了,只能使出了老年人的特有手段:装可怜。“祖大人~老夫也不想这样啊~但是什么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嘛~再试几次也许就好了,呐~”他这样说的时候,陆续的还有几根鸡毛从天上飘落,扬扬洒洒的从两个人之间掉在地面。

    祖先的脸色差的可以,把明太常从地上扶起,拍了拍他的肩:“换一种方法重新开始吧,这个不行。”

    明太常可怜巴巴的点头,一边用脚踢着地上的鸡骨头,一边嘴里嘟嘟囔囔的抱怨着自己计划的失误。

    就这样,祖先大人第一次对穿越的研究,以失败告终。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