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穿越游戏,卿别在意  第29章 质变前的量变

章节字数:2562  更新时间:12-01-13 09: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天又指向了不远处的一只鱼缸:“亲爱的,你看那里面。”

    我顺着小天所指的方向,放眼望去:一缸子死河蚌。“都要臭了吧,这是搞什么啊~”

    “还不是亢大胖子!”小天忿忿地说,透着无尽的哀怨:“他趁我们不注意,把河蚌捞出来,挨个儿朝它们的壳里扔砂子!”

    我一听,是可忍孰不可忍,冲到亢大胖子面前和他理论:“喂喂,你干嘛虐待动物!”

    “我没有啊,你听我解释~”亢毅态度极其和气,一本正经的向我们解释:“你们知道珍珠的形成过程吧?”

    “贝类外套膜受异物刺激或病理变化,分泌珍珠质形成的一种有光泽的圆形固体颗粒,既是珍珠。”小天平静的说出了自己掌握的知识,要知道,他可是公认的天才少年。

    亢毅点了点头:“所以啊,我就制造一个让它们产生珍珠的环境~”

    “滚!产珠贝里不包括河蚌的好不好!”我无情的揭露了现实,小天、景天、我,甚至包括祖先在内,都用一种‘没文化,真可怕’的眼神看亢大胖子,那家伙立时一脸受打击的表情,黯然神伤。

    祖先自床上起身,走到我身边;头压在我的肩头,像是撒娇一般:“我饿了~”祖先这家伙,现在就好像一只猫咪一样,少了往昔的高高在上,少了平素的波澜不惊;如今的他,十分坦率的表达自己的想法,即便是任性的要求,也会说成理所当然似的。

    这无疑令我脸颊发烫,心跳加快。‘这个家伙,示弱的样子好萌啊~~’

    “我才离开一天而已,你就不好好吃饭了吗~”轻轻的拍着他的背,以示安慰。

    谁知那家伙嘴角上扬,眉眼弯弯,露出了猫猫笑的那种表情:“我的意思是,这里很饿。”说着,将我的手握住,引向了他的唇;当着其它人的面,祖先不止吻了我的手背,还吮了我的手指;最后,捧着我的脸,来了个时间很长的KISS!

    这一系列的动作,无疑会使我头脑空白,身体发软;再看他,居然在朝着许天逸和殷景天做鬼脸!这家伙,只是为了满足他强烈的占有欲,为了向小天和景天炫耀,才这么放肆的吗!

    我被祖先弄得尴尬,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灰的。红着一张脸,瞪着那家伙:‘这个坏人,我祝愿你每天缩水一公分,一百八十几天之后,你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oh-yeah!’

    接着,意识到了不妥之处:他走了,我岂不是‘守寡’了!呃,算了算了,不就是被当成炫耀的姿本了么,小爷我忍!

    因着祖先恶作剧一般的举动,小天和景天的表情,果然变得十分恶劣;两个人都像怨妇一样,盯着我目不转睛。【OTL

    “说起来,最近《祖谱》总是会闪闪发亮呢~”祖先率先转移了话题,这家伙向来有分寸,凡事懂得适可而止,给人留有余地。

    乖宝宝许天逸凑了过来:“上次它升云落雷,被我一枕头打没了,亲爱的为此还生气了呢~如今它又能发光了,亲爱的,你是不是可以高兴一点了~”

    我朝他笑:其实,我会在意《祖谱》是否失灵,无非是要利用它去见祖先。从祖先出现的那一刻,《祖谱》是否有用,于我来讲就已经没有意义了。

    景天似乎考虑得更深远一些,神色凝重:“我和祖先,本不该出现在这里,却相继的来了;如今《祖谱》发光,莫非是要带我们回去?”

    祖先听了,搂着我肩膀的那只手,下意识的用力了;感觉得到他的紧张,我一方面觉得不舍,一方面也觉得欣喜。这个家伙,为了我,做出了许多出格的举动:放弃了尚书大人的身份,无视了时空法则,忽略了理法伦常,只是要和我相恋。也许正如他当时说的,被他喜欢上,是我的荣幸。

    对于祖先和景天的来历,亢大胖子是毫不知情的;因此,当我们谈到什么《祖谱》、穿越,他听得一愣一愣的。“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有点听不懂呢?!”

    “这个你不需要懂~!”

    “让我听听嘛~给我解释一下吧~你们四个都知道的事,为什么我完全不明白……”接下来的时间,在与亢大胖子的追逐中度过。

    ……

    【接下来是插叙古代的一些事情,那是发生在,祖先大人正准备染指禁忌之术的时候。】

    祖筠筠在下人的服侍下,梳洗打扮准备就寝;望着镜子中自己的像,良久的出神:祖耀还真的消失了,看来他说自己‘来自于未来世界’是真的,他就用这样的方式来了这个时代两次。

    再转目扫视房间里的花团锦簇,祖筠筠叹了口气:自从祖耀那个‘摧花圣手’回现世了之后,尚书府的花便开的很好,尹棘不用再担心他的名贵花卉被揪光,自己也不用担心头上的装饰花只剩下花梗,下人们再也看不到坐在树上‘扬花’的‘天男’(由‘天女散花’演化而来)。

    之前是祖耀每天等着祖先,希望他早一点从本家回来,因为祖先说‘花期尽了便回归’,于是祖耀便条件反射的希望花谢,甚至是自己动手揪掉它们。

    现在则是相反:祖先每天在本家等着消息,希望祖耀第三次穿越,再出现在他面前。甚至于去找明泰常那个老头子,希望能走鬼神之道;根本就是为了爱情昏了头脑。

    祖筠筠从花瓶里拔出一朵花,揪掉了花朵只剩下花梗,然后插进了乌黑云髻。

    下人一脸的诧异:“小姐?您怎么把花梗放在头发里了?”

    祖筠筠看看发髻上支出来的绿梗,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啊~还不是祖耀那个小混蛋闹的!我都习惯戴着没有花的梗了!”一边抱怨,一边从头上把那枝绿梗拔下来扔掉。

    ……

    最近几天,尹棘忙的不可开交;连他自己的生意----黄鹤楼,都无暇顾及了。理由很简单:吏部尚书祖先,每天找太常大人研究时空移动的问题,所以全部的工作都推给了身为辅佐的自己。于是每天,尹棘都要对着堆积如山的文件唉声叹气。

    “大人,这些文件需要您批示。”----一名官吏从容不迫的把一叠信笺放在尹棘面前。

    尹大人愁眉不展一脸痛苦:“你们不要把什么事都推给我好不好?你们也帮忙做点事情啦~”

    那人很困扰的摊了一下手:“可是,大人,这些都是需要盖戳的,这里只有您手里拿着印章。”

    尹棘一听,脑筋转动计上心头;吩咐那个:“你派人出去,买几个萝卜,用那东西再刻几个一模一样的印章回来!”

    “大人,这是犯法的吧!”那人吓的倒退两步。

    “非常时期非常处理,没有人会怪你的;去吧去吧,别人不会知道的。”----尹棘老狐狸开始‘诱骗’自己的下属。

    于是大概半晌之后,那人怀揣着十个萝卜雕的印章回来了;放在尹棘面前:“大人,做好了。”

    “吏部的侍郎,郎中,员外郎,每人发一个,让他们快点帮我处理公务!”尹棘说的头不抬眼不睁的,他真的是第一次这么忙,也正因为此,所有的吏部官员都意识到了:祖先有多么强的能力,一个人每天能应付如此繁重的公务,还处理的得心应手。

    “大人,那剩下的章怎么办?”----那名下属官吏出去发了一圈儿萝卜印章,手里还拿着两个回来了。

    “你吃掉吧。”尹棘不假思索的如是说;弄得那下属官吏一脸灰暗。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