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上部 瞒天过海  第5章 苍天赐千金

章节字数:2890  更新时间:11-12-06 17: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吴杏跟着刘歪嘴走出了吴家寨。他们很快来到淮河岸边的一块麦田旁边。刘歪嘴停下来脚步。

    “吴杏,你知道你将要大祸来临了吗?”

    “刘叔叔,咋啦?”

    “你是不是跟张大赖上床了?”

    “没有啊?”

    “真的?说实话!吕警长知道啦!”

    “他。。。。。。他纠缠过我不假,可我没有和他上床啊!”

    “得!得!还说呢?你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吕警长要我今天把你枪毙在这里!”刘歪嘴掏出枪掂在手里转了个圈得意的说。

    “刘叔叔——救我!求你饶了我吧!”吴杏跪在地上抱着刘歪嘴的腿求道。刘歪嘴望着上当的吴杏心里更加得意。于是说道:“吴杏你还年轻;还不满二十岁。死了怪可惜的。不过要想救你一家和你自己不死也容易。你也知道,我在吕警长面前说一不二的!只要你。。。。。。”

    “刘叔叔请说。”

    “今晚我们就在这麦田里好好玩玩。明天我就在吕警长面前证明张大赖与你没有上床。这样一来,你不但救了你一家而且你还是吕警长心中红人!你看咋样?”

    “我——”吴杏低下了头。

    “来吧!不过咱俩的事要是让吕警长知道了也是一样;你一家还是活不成!”

    刘歪嘴把吴杏抱在怀里。他把嘴摁住吴杏的小嘴上亲吻着。接着又缓缓地把嘴移向吴杏的鼻子、耳根和脖子。一只手在下面抚摸着。接着他解开了吴杏的裤腰带。把手伸进去。刘歪嘴把吴杏推倒在麦田里。他三下五除二撕掉吴杏的所有衣裳。哇!月光下,两座乳峰跳出来。拿那洁白如玉的酮体让刘歪嘴心脏跳动加快。妈的!怪不得姓吕的那么在乎她。她太美了!简直就是仙女一般美。刘歪嘴立刻把嘴伸了过去。他吮吸着。。。。。。

    “刘叔叔你。。。。。。你?我们一家老小的性命就靠你啦!”吴杏哭泣着。她没有反抗,她也反抗不了。他只有听从刘歪嘴的摆布。刘歪嘴看见月光下吴杏那娇滴滴的摸样再也忍耐不住,他扑了上去!

    月光下邢氏兄弟赶着马车继续在马路上奔驰。

    大地在春晨中醒过来,展示着生命的可贵、蕴藏着诱人气息;焕发出生机勃勃的景象。

    天空像浣纱女洗净了的一块蓝黑色的粗布,月亮昏晕,星光稀疏,仿佛是撒在这块粗布上闪光的碎金。泛着银光眨着眼睛;窥视着人间的冷暖。偶尔一朵朵白云试图遮挡着月亮的目光似的把他遮掩起来。不一会月亮又明镜般的从云中钻出来,把清如流水的光辉泻到广阔的大地上。夜色是那么迷人,天上一颗一颗蓝幽幽的小星星,神秘地眨着眼睛,离我们是那样遥远。

    夜又像一幅丹青色的幕布罩住了淮河平原。夜阑人静,大地上万物都静静地矗立着。似乎都沉睡过去了。

    茫茫大地上;微风把百虫的鸣叫声;托向星空,捧给原野,让月亮和大地倾听。

    萤火虫像一颗颗绿色的小星星在夜色中游弋着。月光照在微波粼粼的麦浪上,像海面上碧波荡漾的海浪。涟漪四起,波光粼粼。

    夜风在兄弟俩耳边吹着口哨,路边的树木和那些起伏连绵的丘陵包在夜色的笼罩下像大海里的岛屿不断向身后翻滚着。邢氏兄弟无心欣赏着春夜美景。邢文不时地鞭击着马的屁股。身后的枪声停止了。邢文的一颗悬着的心也落了地。他轻轻地拉了拉缰绳,轻轻地叫道:“吁……”邢文缓缓地拉住缰绳,马车渐渐停了下来。邢文擦擦脸上的汗水从车上跳下来。扔掉手中的马鞭低声叫道:“快!卸车!”

    “哥哥,你疯了?一路上也不说话,逃难一般,盐车也不要啦!就这几床破被子能值几个钱?”邢武试探地问。

    “二弟,车上那些硬块块坐着硌屁股吗?”

    “妈的,颠人不说,快被折腾死啦。”

    邢文低声笑着说:“等会儿你就不叫苦了,快卸车!”

    他们抱起那破被子往车下卸,沉甸甸的东西让邢文心里更踏实了。兄弟俩把那破被子抬到车下。邢文迫不及待地撕开被面。只听“咚!咚!叮!叮!”一阵声响,那光闪闪,黄镫镫,金灿灿的黄色砖块呈现在他们面前。

    “金砖?”邢武惊叫起来。兄弟俩不约而同地扑了上去,四只手几乎同时抓住金条,兄弟俩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我们发财啦!我……”邢文忙用手捂住邢武的嘴。示意不让他说话。邢文站起身来向四周看了几眼说:“快把车上的东西都卸下来!”

    他们先后又撕开几床被子,又一堆白花花地银元呈现在他们面前。兄弟俩欣喜若狂。

    “哥哥?咱们不是做梦吧?”邢武的声音有点颤抖。他们真地要疯了。

    还是邢文老练些,他三下五去二把金条银元宝盖起来。接着又从车上搬下两个木箱。他们打开一个后发现是一些字画。“他妈的,啥东西都往箱子里装。”邢武骂道。

    邢文打开一卷看后心中嘭嘭直跳。妈呀!古董!可他马上装着无所谓的样子不动声色地说:“怪花的,拿回去让他们姐妹们剪个鞋样啥的。”他小心地又把它卷好放在撕下的被面里捆好。邢武又撬开另一个箱子,一道光亮闪出,一箱子五光十色的金银首饰照亮了邢武的惊恐的脸。:“哥!”他惊呆了。这是他一生从没有见到过的财宝。

    “盖上!快点包起来!”邢文低声叫道。他们把那金银细软一股脑倒在撕下来的被单里包好放进担子里。

    李排长郭川小春三人穿过息县城拼命追赶邢氏兄弟。

    “李排长,我们这是?”郭川问。

    “追上邢氏兄弟!要回那批军款!”李排长不时回头举鞭在马屁股上使劲抽着。三匹马飞一般地追赶邢氏兄弟。

    “快!按我说地办。”邢文命令似的对弟弟说。只见邢文脱下上衣在地面上揉搓起来,邢武也学着办。

    “越脏越好!”邢文说。

    “哥哥?你又演的哪一出戏?”

    “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叫你咋办就咋办!”

    邢文来到马车旁把衣服放在车轴上搓些油灰;又在脸上涂些黒灰。邢武也学着哥哥往脸上抹黑。不一会一对年轻漂亮的小伙子变成了蓬头垢面的叫花子。两人相视会意的笑了起来。

    邢文把马车调转过头,拿起马鞭子狠狠地在马屁股上抽了几鞭,那马嘶叫一声拉着空车向息县城方向奔去。

    邢武望着远去的马车说:“哥哥,马和车还值不少钱呢!”

    “你懂个屁!快折棵小树当扁担!”

    兄弟俩把金条银元分成四包两个担子。

    “跟我走!”邢文挑着一担财宝下了官道顺着淮河南岸在茂密的护河林的掩护下向东走去。

    “哥!走北岸才对!我们不能还要趟河回家吧?”邢文不理邢武,大步向河岸边密林里走去。

    李排长三人看见前面来了一辆马车。他们缓缓放慢了脚步,拦住那辆马车。三个人跳下马来爬上马车。翻遍车上的破旧棉套什么也没有。

    “东西让他们已拿到。”李排长说。

    “我们怎么办?”郭川问。

    “看来只好从长计议啦!”李排长说,“小春,你还回庙里,郭川回去向团政委报告这里的情况。你就说马虎那批钱只能从长计议!”

    “你呢?”小春问。

    “我跟踪一下他们。”

    “吧嗒!吧嗒!吧嗒!”远处传来马蹄声。

    “快走!”邢文低声叫道。

    “哥,我饿得都出了一身汗啦。”

    “好吧,我们就先躲在这里看看他们的动机。”

    此时天已初亮,只见李排长三人骑着马飞奔而来。他们直奔包信镇里去。

    “好啦!让他们去追吧!这回我们可以放心地休息到天亮再进街吃饭啦!”邢文高兴地说。

    远处传来犬吠声和无数鸡鸣声。东方的霞光染红了半边天。田野里散发出浓郁的田禾芳香。一望无际的淮河岸边春风荡漾绿波起伏。河岸上绽放着白色蒲公英,茂密的杨柳抽着嫩枝,吐着鹅黄色的叶芽。堤下偶尔一颗颗野桃树上缀满着粉红的桃骨朵儿……她们用特殊的话语诉说着隐藏的秘密。霞光、晨露和空气,混合着泥土的气息,春禾的清香,在春天的黎明前萌发……淮河里的水一路高歌欢快地向东流淌而去。无数只野鸭嬉戏在波光粼粼碧水之上。处处满是春的气息,处处满是花季的芬芳,处处满是绿色的世界。这一切的一切都在传递着春的气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