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开花  第18章趁火打劫

章节字数:2870  更新时间:12-06-11 21: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九四八年三月二十九日至五月一日,0民党的“行宪国大”草草收场。适时我们党提出了“打到南京去,活捉蒋介石”的口号。号召“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这一年以上海为例,当年的物价比一九三七年上涨了五百万倍至一千一百万倍。国统区的经济已经步入总崩溃的境地。

    自从马虎丢了金银财宝,心中的怨气一直难消。他命令手下的宪兵在全城进行大肆搜刮财务,什么防务费、治安费、卫生费、巡逻费、军务费、城市管理费等等。一言以蔽之,巧设名目收敛金银饱充私囊。同事,他又想出了一个绝招——过生日。仅一九四七年这一年马虎就过了三次生日。他怎么办?他要为死去的父亲过冥寿。这一天在县政府的大院里,马虎请来息县城里最有名的戏班子。又给全城大大小小的土豪劣绅和有头脸的人物;还有三教九流的一些混混都发了请帖。整个县政府大院里人来人往络绎不绝。锣鼓鞭炮声声不绝于耳。账台上不时传来呼叫礼单的声音。

    “张爷大洋一百!”

    “李爷黄金一锭!”

    “马会长古玩观音一尊!”

    “陈局长古字画一幅!”

    马虎身穿一件青色马褂外套一件古铜色丝绸马夹。他大大咧咧的拱手施礼说道:“欢迎!欢迎!”

    这时一个商人打扮模样的人挤在人群里。他手中拿着一件看似古字画模样的礼品。那人来到账台前。

    “张大千字画一幅!”

    搭账的先生问道:“请问贵姓大名?”

    “哦!共解人!”

    “哦!好名字!龚杰仁,”账台先生边说边写上。

    那人笑着走出了县政府。

    晚上,马虎坐在自己的客厅里,秘书马豹把白天的礼单一一念给马虎听。

    “县长,这里有一个名叫龚杰仁的送来张大千名字画一幅。不知是何方的客人。”

    “龚杰仁?”马虎皱着眉头想不起来是哪乡的客人。于是说:“拿来我看!”

    马豹把字画拿给马虎。他打开一看,哪里是张大千的字画?只见上面写道:“人生生日年年过,马虎寿诞天天做。活人敛财不为奇,死人学会刮民膏。他日激起万民愤,千刀万剐罪难逃!”下面落款是:共解人。

    “混蛋!那人长的啥样子?”

    “不知道!不过从字面上可以看出是”马豹不敢往下说。

    “咋来?看出啥呀?”

    “共产党,解放军的人送的。”

    马虎霍地站了起来。他在客厅里来回的走动。像热锅上的蚂蚁。过了一会大声叫道:“加强防务!严密搜查出入县城的人!发现可疑的人立刻枪毙!”

    “是!”

    过了一会,马虎又说:“让你秘密调查被抢东西的是有眉目了没有?”

    “卑职无能,有一点线索。”

    “那盐车是哪里的知道吗?”

    “防胡邢的。”

    “那又是哪地方?”

    “依卑职看是少爷镇上的?”

    “胖子那里的人?像!息县只有一个防胡镇。派人去调查一下,要秘密进行!连少爷也不要让他知道!”

    “是!”马豹应声走了出去!

    人生就是这样,当自己发现走错路的时候后悔已晚,当自己被钱冲昏头脑的时候,朋友,家人,知己他们的警告,规劝,阻挠都变成了嫉妒和居心不良。哎!哪里去找后悔药啊!

    这一年防胡小镇上镇公所的官员们打着肃共的旗号对当地老百姓进行以“莫须有”的罪名进行敲诈掠夺。一时间防胡小镇上闹的人心惶惶。

    镇东八里岗吴家寨丝弦婉转笙箫悠扬。大恶霸东霸天吴灵各和几个姨太太正在客厅边喝酒边欣赏歌舞。他那老脸上挂着笑容。早上他接到在部队当营长的儿子来的一封信。得知中共中央被胡宗南赶出延安。天下大乱的的日子就要结束了。那得意劲流淌在他那奸诈的脸上。

    “吴昊啊!”东霸天突然叫道。接着又用手示意让歌女们下去。吴昊就坐在东霸天四姨太太的身边。他听到叔叔叫他连忙把手从四婶娘的屁股上抽过来。

    “叔叔……”吴昊心里嘭嘭直跳,他担心叔叔发现了他的不轨行为。连忙站起来。

    “听说镇上邢家兄弟找到了发财门道啦?”

    “是的,叔叔。邢武开了个赌场。不是给你下了请帖你没有去吗?”

    “哦!我给忘了。听说还不止是赌场吧?”

    “是的!烟馆,春院。”

    “呵呵呵!这小子咋突然暴富了?先是盖起大宅院,后又开起一条龙的生意。难道他……”东霸天捋着山羊胡子不得其解。

    “我们派人去看看?”

    “用不着我们教训他,老三不会坐视不管的。咱就看好一场戏吧!哦!你明天去林家寨一趟,叫他提防祁文汉耍他。把吴云寄回来的那块怀表送给他。”

    “叔叔那可是你心爱的东西啊!”

    “你懂啥?我要让这个大炮给我……”吴灵各笑了。

    天很快黑了下来。沸腾地小镇更加热闹。各家的铺店前都点上灯笼。三街四巷里小贩们的叫卖声此起彼伏。防胡小镇说小也不小;街道呈十字状,东西南北四条街;三条巷子是在北街和南街;分别向西拐去呈“O”子型。邢武家就在南街向西拐第一户;而邢文家却住在北街向西拐弯处。兄弟俩相距南北一条街。镇公所坐落在东街最尽头。马胖子等人吃饱喝足后拿着邢武给的红包,带着俩个妓女在吕品的保护下返回镇公所。一路上骂骂咧咧,“妈的,都是些啥女人,都……都……还没有邢……武的女人漂亮。娘的……,好好的一块羊肉叫……他小子天天啃……,我…我…我他妈的非……弄到手…不可。”

    “那是,镇……镇长要……要的女人谁敢不……给?”吕品附和着。

    吴昊带着礼物和书信来到林家寨。门岗把他带进客房。林之东躺在床上在抽大烟。见吴昊进来头也不抬地问道:“有事吗?“

    “叔叔让我来问候你老人家。”吴昊说罢把书信和怀表递了上去。

    南霸天见了表两眼放出了光芒。他坐了起来;拿起表仔细把玩了一会又打开书信看了起来。信上写道:“三弟:你我才是风雨同舟患难兄弟,为了加深你我兄弟的友谊,我希望吴林两家结为秦晋之好;把我的义女吴桃许配给二公子林家权为妻。不知三弟意下如何?祁文汉依仗势力不把我们看在眼里。你我务必精诚团结才能与祁文汉抗衡。才能后顾无忧。愚兄静候佳音。”

    “哈哈哈!!!”林之东看完信打下起来。

    “吴昊啊,你叔叔的信你看了吗?”

    “回林爷,小侄不敢。”

    “你叔叔要把吴桃许配给家权你看咋样啊?”

    “哦!那好!那好!”吴昊脸上一阵阴云闪过连忙回答。

    “好吧!你回去告诉你叔叔;秦晋之好就不必了。就让吴桃来林家打杂吧。至于对付祁文汉我听他的。”

    吴昊怏怏不快地走出林家寨。

    邢武家门前今天却没有挂上那耀眼的大红灯。可是院内依旧热闹非凡;嫖客妓女的打情骂俏;赌徒们的喊爹骂娘声挤出武宅。邢武在自己的卧室里不停地踱着步,她不知如何是好,把大洋按大汉所说的送到庙里?妈的!两千块白花花的大洋啊!不给他?那大汉的来路不寻常,他知道息县城里的一切。难道是马虎知道是我们夺走了他的财宝?不!马虎会找上门来的,或者让他儿子马胖子直接上门讨要。大汉是哪路的人呢?不给他他会报告给官府;到那时真的分文也没有了!万一他第二次再找上门来话可就难说了。他娘的!就算几天没做生意吧!拿钱消灾——消灾——娘的!邢武还是决定拿钱消灾。

    三更时分,武宅里走出四个人,前后两人,中间两人抬了一个箱子。他们出门便向北街三里处高台庙走去。高台庙始建于清朝末年;正殿六间背北向南,左右各三间箱房;一间大门两边是砖墙。庙里一年前来了一老一少两个和尚;他们很少化缘;白天不见他们,夜晚回来休息。很少有人烧香上贡;所以庙里香火不旺。

    街上锣鼓声又响起来了,远处传来咦咦呀呀的戏文声。戏迷们把自己置身于戏文里,替古人伤心流泪,为古人嬉笑喝彩。可台下有几个人在外围转了几圈就向邢武家走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