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开花  第25章 牢狱之灾辱

章节字数:3021  更新时间:12-02-09 19: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传说埋在地下的财宝时间长了会自己挪地方。邢武自从得了那批财宝后就把金条埋在院子里一棵石榴树下。始终没有敢看过。那场大火烧了他的房屋后邢武一直不放心,不知金条还在不在。它会挪地方吗?再说,他一直都想再看看那金灿灿黄澄澄的金条模样。那是他唯一的希望和底气。有了它邢武的腰杆子就会硬朗朗的。有了那些财宝他谁也不服气。妈的,老子就是有钱,啥时候都不会服输。老子把金条都交给共产党!让镇上的那些龟孙子儿瞎想着!他担心财宝会像人们说的那样挪地方。这天吃罢晚饭夫妻俩不放心,决定挖出来看看。

    “义他娘,拿铁锹过来,我想看看咱的宝贝。”

    “看啥呢?放在那里还会有啥闪失?”

    “叫你拿你就拿!”邢武禁不住向院外看了看说。

    邢武小心翼翼地开始挖了起来。夫妻俩费了好大劲挖出一个大瓷坛子,邢武打开蒙在坛子口上的盖子把手伸了进去。他笑了笑又把盖子盖上,自言自语地说:“还在,还在!等李刚再来咱们把它……”

    “让我看看!”钟玉把手伸进坛里,小心里拿出两根出来。夜光下,金灿灿的,好像整个院子里都亮堂堂的。

    “噗通!”院墙外好像有人似的。

    “有人!”邢武立刻把坛子放进去;钟玉拉一张席子盖上。

    胡一摔了一身灰,忙不迭的一溜烟来到镇公所把看到的如实告诉了马胖子。

    “小子!这个锣钱你顶贵啦!吕警长!连人带货给我弄来!”马胖子笑眯眯的叫道。

    夫妻俩来到卧室。钟玉问:“义他爹你要等李刚来了真的把那金条交给他?”

    “交给他!”

    “啥?”

    “这黄金留着是祸害!”

    “你……”

    “嘭!嘭!嘭!”几声敲门声。“开门!开门!”

    邢武忙走到门前问“谁呀!他娘的,报丧啊?”邢武打开门只见门前站着的几个人,都是他从前的常客。

    “你好哇?武爷。”

    “哦,是吕警长啊!有事吗?”

    “武爷,镇长叫你去镇公所一趟。”

    “有事吗?”

    “有事!有大事!胡一!金条在啥地方!?”吕品大叫一声。

    只见胡一带着几个保安拿着铁锹来到石榴树下。胡一掀开席子,几个人开始挖了起来。

    “你们想干什么?”邢武急忙上前阻拦。几个保安一拥而上把邢武捆个结实。

    “吕品,你个狗娘养的,老子的酒菜你才几天没吃?就对老子下毒手?”钟玉连忙上前说道:“吕警长,这是咋回事呀?”

    吕品望着钟玉笑着说:“武夫人,对不起,这都是马镇长的主意,我也是听人差遣不是?”说罢走到钟玉面前低声说:“想救你的男人吗?容易,就看你听话不听话。要是答应我一件事,我在马镇长面前替你们美言几句。就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呸!瞧你个熊样!”钟玉吐了吕品一脸吐沫。

    不一会胡一几个人挖出几个大瓷坛子。吕品奸笑几声把手一挥,“连人带货一起带走!”吕品掂着抢走出门外。

    “胡一,你个婊子养的,你还欠老子二百块大洋呢!你他娘的不是跑了吗?你不但不还老子的钱,你吊着线害老子。你个千刀万剐的龟儿子。老子有一天让你好看!”

    钟玉不知所措蹲在院里嚎啕大哭起来。

    邢武的叫骂声渐渐远去。钟玉抱着儿子钟义钟智哭成一片。

    邢武没料到马胖子对他下手这么快。他恨自己,恨自己有眼无珠,恨自己不听哥哥的话,恨自己结交马胖子吕品这样的豺狼朋友。哎!都是钱惹得祸!

    刚才墙外的响声就是胡一。邢武没有判断错。马胖子拿钱让胡一和李连暗中监视邢武。一直没有发现邢武的可疑行动。于是他先是放火烧了邢武的房子,后来他白天躲起来,夜里便在暗中观察邢武的行踪。巧的很,邢武挖金条被他发现,胡一就报告了马胖子。前两天邢武摔了镇公所的锣气得马胖子一肚子恼火无处泄。加上数天前找邢武借钱邢武没有给。更让马胖子不甘心的是钟玉这个大美人始终没能到手。听胡一报告心中高兴万分,就命令吕品带人去邢武家把金条弄到手,把邢武抓起来。他就可以……马胖子心中的如意算盘扣的叭啦叭啦响。

    邢武被几个保安架着来到镇公所,他被扔进东厢房里。他大骂不止,骂马胖子,骂吕品,骂从前的狐朋狗友,骂那些吃他的喝他的而有落阱下石的赌徒和嫖客。

    息县县政府里,马虎摆了一桌丰盛的酒宴。警备司令部贾怀天和县里一些有头脸的人围坐在一周。马虎亲自给大家写酒后说道:“贾司令,马某今天请你来有事相求。还望司令万勿推辞。”

    “哦?马县长还有求人的时候?”

    “贾司令还在为那件事生我的气呀?中!我自罚一杯!一是表示我对贾司令的道歉;二是求大家帮帮马某的忙。”马虎说罢喝了一杯。

    “不是我说你,人啊,都有用着谁的时候,为了一个女人,我要是耿耿于怀也显得我贾某小肚鸡肠。你犯着和我挣吗?结果咋样?是你害了那娘们!让‘胡子’掳去受那么大的侮辱!”

    “是兄弟错了!贾司令大人大量,你宰相肚里能撑船。就别和兄弟一般见识。”

    “说吧!啥事求我!”

    “这事说起来是我求你,按理说也是贾司令的份内之事。防胡乡里那个三不管的地方出了点事。一群土匪横行乡里,闹得老百姓鸡犬不宁。我想请贾司令出兵去剿一下匪。你看----”

    “马县长?你这话贾某就不愿意听了!这息县你我一文一武。搞好本地治安是你我分内之事,咋就说‘请’字呢?好说!好说!”

    “那我就谢谢你啦!”

    “啥时候出兵?”贾怀天用手指敲着桌子问。

    “当然越快越好!”

    “不过------”贾怀天眯缝着眼望着马虎。

    “贾兄有话只管说。”

    “俗话说兵马不动粮草先行!这粮草------”

    “可县政府里没有钱啊!”

    “那我就不管了,你总不能让兄弟们饿着肚子去打仗吧?”

    “要不,你借给我一个大队的兵力用咋样?”

    “哈!哈!哈!哈!马县长?让你出钱我出兵你叫唤着没有钱,你自己去就有钱了?再说,兵是我养的,你说用就给你用?这么多年你县政府给我贾某多少钱?上头拨得款哪里去了?刮大风吃草面——你咋张开嘴呀?”

    “这样你看好不好?五百大洋!”马虎狠狠心出了血价。

    “你不是开玩笑吧?打仗是要死人的,死一个人的安葬费的多少?一颗子弹几个钱?你算过账没有?”

    “那贾司令要多少才肯出兵?”

    “这个数!”贾怀天伸出巴掌在马虎的面前晃了晃。

    “五千?”

    “马兄明白人!”

    “那要是我不出这个数贾司令确定不出兵啦?”

    “这是底线!”

    “好!那贾兄就别怪我翻脸无情啊!”

    “咋着?”

    “我和你去见阎专员!!”马虎吼道。

    “老子奉陪到底!”贾怀天拍案而起。把枪掏出来指着马虎的鼻子说:“姓马的!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

    两个人谈翻了。贾怀天带人走出县政府。

    马虎气得把一桌酒席掀个底朝天。“马豹!立刻写一封信!给阎专员!告他失职之罪!”

    “县长!防胡镇能没有土匪,也没有共产党!你要贾司令去剿个啥匪?万一露马脚这咋收场?”

    “那咋办?”

    “我有一计!让贾怀天出兵,让少爷交出黄金!”

    “有屁就放!别拐弯抹角!”

    “对外放风就说少爷在防胡镇收缴黄金万两。这时你再请贾怀天出兵,你一个子不出贾怀天就会出兵!少爷也会主动把黄金交给你!”

    “嗯——妙计!咋个放风法?”

    “这你就别问!三天后保证让少爷的黄金乖乖地送到县政府!”

    “中!你看着办吧!”马虎一块心病落了地。

    再说姜妞,娘早死,如今又死了爹,一个人过日子好生可怜。乡亲们都知道她被吕品强奸。姜妞几次欲死但没有。他指望姑父祁大麻子给他报仇。大麻子的儿子祁守信趁机想把姜妞霸为己有。于是就向大麻子说:“爹,表妹姜妞一个人过日子怪可怜的;你就把她接到咱家住吧?”

    “小子!你已是有妻之人,不可妄想,再说,咱家还轮不到你娶小!你那鬼心眼爹还不知道?”

    “爹!你就让表妹过来吧!”

    “不!前天祁文三的父亲已经下了聘礼。姜妞不久就是祁文三的人啦!”

    “哦!”祁守信心里踏实了。他知道,姜妞只要嫁到祁老庄自己就有机会和姜妞相好。于是说:“那也好,姜妞起码不受罪啦!”

    “今后要注意,不论祁家寨发生啥事,你绝对不能参与。好好地管家过日子!听着了吗?”

    “听着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