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里藏刀  第16章 今非昔比2

章节字数:3196  更新时间:11-09-05 18: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街北高台庙里李刚等人正在向南下骑兵连宋连长发报。告诉连长马虎的财宝被邢氏兄弟得到的前后经过。宋连长回了电:“李刚,诱导邢氏兄弟参加革命,设法让他们先拿出一部分,当他们觉悟后全部收缴!”

    老杜把电文递给李刚。李刚笑着说:“连长和我们的想法一样。回电!坚决完成任务!”

    这一夜邢氏兄弟俩都没睡好,各自盘算着自己的未来。邢文和妻子商量还是把药店撑起来。他不敢张扬,他害怕会露富,他害怕得到的财宝会再失去。哎!没有钱的时候想钱,有钱的时候却又叫人不安。哎!一个人当有了钱,会有千万个人用眼盯着你,那时,你就会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不久兄弟俩便同时盖起了自己的宅院。邢文不太张扬,还是按钟半仙的老宅子样盖了堂屋六间厢房六间,门面药房五间,一间门楼。一座标准的四合院。

    邢武可是威风,堂屋厢房各八间,客室七间。一个高大的门楼上挂着“邢宅”字样的匾;大红灯笼高高的挂在大门两边。远远望去威风凛凛气派无比。街坊邻居无不刮目相看。都狐疑邢氏兄弟俩什么时候发了大财。

    第二年的年春天,这一年春天姗姗来迟,“惊蛰”到了雪又飘进人间。纷纷扬扬的大雪一连下了好几天;小镇上银装素裹玉树琼枝。整个世界被白色主宰;处处是纯洁处处是美丽。天亮时风停雪止。人们纷纷打开店门各自打扫门前的雪。邢文靠在门楼边看着邻居们忙活。一阵风吹来,邢文身上那刚买的羊皮袄领口和袖口上的洁白绒毛炫耀地翻滚着。邢文把手揣起来,两眼眯细着看着大街上那些清理雪地的人。伙计们还没有上班,他无聊的站着。

    “爹,娘叫你。”七岁的儿子邢仁跑过来喊道。“儿子,咱门前的雪你能打扫吗?”

    “我扫不了。”

    “要是非让你扫呢?”

    “让我扫我也不扫。”

    “文爷?”一个青年喊道。

    “不扫不给你饭吃你咋办?”邢文好像没听见那年轻人的呼叫。

    “娘!爹不给我饭吃……”邢仁跑回屋去。

    “文爷,我给你门前的雪扫扫吧?”邢文惊讶的答道:“你叫我?”

    “文爷!我把你门前的雪扫扫你给我……”

    “好哇!我给你钱。”邢文万没想到自己在别人眼里成了爷。他望着那年轻人冻得发红的双手,喘着粗气吃力地铲着雪心里感慨万分。想当年自己不就是像他一样吗?被人使唤,被人驱使,吃不饱穿不暖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吗?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唉!还是有钱好哇!”

    “文爷好啊!”这时街上几个赖痞站在他的门前。

    “文爷,发了外财也不给兄弟们点茶钱,怪不够意思呀!你看……”说罢把手伸在邢文的面前捻了捻。邢文明白,这些地痞不好惹。忙说道:“兄弟们想喝茶?给!拿去买壶酒喝吧!”邢文从腰里掏出几张票子递给他们。

    “文爷?你这不是打发要饭的吗?新房盖得怪漂亮可别忘记老房子是咋没有的。”地痞的话让邢文心里一惊,老房子咋没有的?难道人们知道老房子被烧的原因?难道……

    “对不起兄弟,我家也是个空架子。好吧,我这里还有几块大洋拿去吧。”

    “这还差不多!以后文爷还要多多关照啊!”几个家伙笑着离开了邢文家。

    邢武一大早就起来铲自己家门前的雪。看他那虎背熊腰的模样永远有使不完的尽头。打扫完后他边擦着头上的汗边欣赏着自家新盖起的宅院。脸上挂满灿烂的阳光。这时他看见刚从邢文家过来的那几个地痞向他走来。

    “龟孙子干什么?”

    “武爷,新房盖起来了不给兄弟们两个小钱买壶酒喝?”

    “凭啥?”

    “你是爷啊!”

    “那好吧!过来拿啊?”几个家伙不敢走过去。

    “喝你妈的屁!爷爷砍死你这些王八儿!”邢武举起铁锨向几个家伙砍去。几个地痞抱头鼠窜逃命般地溜走。

    “哈哈哈!!!妈的!爷爷不是当年的邢武了!以后谁要是再敢给我过不去,老子和他玩命!”从此,邢武的愣劲在防胡镇上出了名,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他。

    这一年刚开春,邢武生意开张了。他请了风水先生看了日子。三月二十把请帖发了下去。凡是街道上有钱的人家,有头脸了的人,加上镇里的镇长马胖子,警长吕品等镇上的大小官员,还有那些吃喝O赌烟君子,地痞流氓和阿飞全都请来。整个院内人声吵杂热闹非凡。大院内一字摆开十几张桌子,全都坐满了人。他们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猜拳行令喝三吆四。个个语言污秽形态丑陋。还有不知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招来的妓女;她们扭着细腰晃着肥臀,成了宴会上的招待。她们手把酒壶穿梭在宴席之间,她们又是给客人倒酒又不断向那些赌徒O客们抛去媚眼。有时还抱着客人来一个飞吻。只撩得客人心慌意乱热血沸腾。一些人忍不住用手拧她们屁股。引得众人狂叫不止。院内一片鬼哭狼嚎,一些人已经醉了。他们开始对那些妓女动手动脚了。有的抱着女人啃,有的在院里追赶她们,有的把女人往客房里扛。有的干脆赤身裸体的喊叫。一群赌徒丑陋百出。

    小客厅里,邢武陪着马胖子和吕警长等人在喝酒。

    “邢武,你也可以让别人叫你爷啦!不过”吕品端起一杯酒压力一口接着说:“不知邢爷何时发大财啊?”

    “哦!警长为这个啊?对不起,现在保密!”

    “难道邢爷的财来的不正道?”

    “反正我邢武一不偷二不抢。警长听到啥传言?”

    “你兄弟的盐车哪里去了?”

    “哦,被人抢了!”

    “在哪里了?”

    “息县南街。咋?吕警长今天是来审案的吗?”邢武霍的站了起来。

    “吕品!你干啥子?”马胖子见邢武的愣劲来了连忙叫住吕品。

    “好啦!好啦!邢武,你就别跟姓吕的蠢货一般见识。他娘的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来来!!喝酒!”马胖子端起一杯酒劝道。

    “来人啊!”邢武叫道。吕品连忙拔出手枪说:“你你想干啥?

    “收起你那破烧火棍!姓吕的,别给你脸你不要脸。就你那两下子,老子一只手别在裤腰带上让你两个!”

    “武爷!按你的吩咐送来啦!”邢武请来的账房先生孔十四用托盘端上几个大红包。

    邢武接过托盘说道:“马镇长,今天请你们来是有礼相送的。不想让姓吕的搅个没趣!给!这是送你的!”马胖子连忙接过去。他托起重重的一筒洋钱在手里抛了抛笑着说:“武爷,马某爱财啦?”

    “哪里!哪里!应该的!以后生意还要镇长多关照!”“当然!哪没问题!”

    邢武又给其他几个有脸面的人发了红包。单单没有老婆的份。托盘里还有一个红包。他望了望吕品,吕品望了望邢武。

    “端下去!”邢武把托盘递给孔十四。

    “哎!武爷?你咋就没有我的份?”吕品急了。

    “姓吕的,以后在武爷面前客气点,武爷不是好惹的知道吗?武爷不是当年的邢武了,老子有的是钱!”

    “那是!那是!你是谁呀!你是爷!你有钱!”吕品下次不敢了!”

    “嗯,这还差不多!老孔啊!给他吧!”邢武脸上一脸傲气。

    “是!武爷!”孔十四把红包递给了吕品。吕品点头哈腰说道:“多谢武爷!”

    邢武看看是时候了。他端了一杯酒站起来说:“镇长大人,以后,我邢武还有厚礼相送。不过,咱们别弄僵了。有福同享,有钱伙分。请多多关照!”几个人碰杯自饮。“你们先喝着,我去去就来。

    邢武来到院里走到台阶上大声说:“各位乡亲,各位街坊邻居!各位老老少爷们,请不要急,有你们享受的,先听我说。我邢武今天开张,感谢诸位捧场。大家想玩钱、玩女人、没钱花请来我这里。不过王八还有个鳖规矩是吧。做什么生意都有个条条框框,咱也不例外。”

    “啥规矩啥好处说听!”说话的是地痞胡一。

    “只要进了场子参与赌、嫖、吸,除没钱可以借之外,每人临走时奖一包《三五》牌香烟。每天免费四菜一汤。”

    “借钱月息是多少?”有几个老流氓问。

    “不按月按天算。十块大洋十天利息一块。”

    “到期还不起咋办?”一个赌徒又问。

    “第十一天不还,连本带利十二块。以后每过期一天涨一块。”

    “那O女人又有啥道道呢?”一个尖嘴猴腮的人问。

    “台上收大洋一块,你给小姐多少我不管。”

    “嗷!嗷!嗷!”院子里像炸了锅似的。

    这时镇北庙上小和尚出现在邢武的门前。有人告诉邢武后邢武说:给他一块大洋打发他走吧。

    武宅院内的人酒肉饭饱后个自开始寻开心,一直闹到天亮。孔十四来到大门外,他发现庙上的和尚还在门前转悠。于是大声斥责到:“和尚咋还不走?不是给你过钱吗?去!去!”

    和尚笑道:“老孔啊?才几天哪?不认识和尚了?”

    天亮后邢武到台上查看,仅大洋收入一百块,票子五千多块。邢武喜欢的心快要跳出来。他暗暗发誓,我要成为防胡镇上的首富,我要他们叫我爷。我的两个儿子将来是少爷。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