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载青梅相知  第10章

章节字数:3210  更新时间:11-03-16 14: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原来是胤祥下学早,听说是京城来了好些个有趣的玩意儿,央着自个儿的四哥带自己出宫耍耍,走着走着到了侍郎府,就干脆进来看看马尔汉大人,当然了,还有他的千金毓齐格格。

    “你放心吧,你阿玛那儿我们都已经说过了,只要晚饭时候你能回来就行啦。”

    其实我还是很想去的,自从来到这里,就从没亲眼看过热闹的北京城。一个身着白衣的小人儿,顶着光环说“你阿玛真的允了么?如果没有,那你岂不是惨了?”脑袋里面另一个小人儿,拿着钢叉霸道地说。“想去就去啊,要是他真的不知道,你直接把责任推到胤祥身上!”想了一会儿,好吧,拿着钢叉的小人儿把顶着光环的小人儿踢出去了。

    “好!等我一会儿。”我拉着月轩跑进房间。

    月轩帮我重新梳头打理,不多会儿就出门去。

    好多人啊,买的买,卖的卖,一派祥和的景象。

    “糖葫芦,卖糖葫芦嘞!又大又甜的糖葫芦咯!”糖葫芦?我向前望去,一个年轻小哥举着一把糖葫芦叫卖着。古代的人就是实在,你看这糖葫芦,每一颗都那么大,还串那么长一串。啊,口水都快流出来了,那糖衣晶莹闪亮,

    “哎,你这糖葫芦可是新鲜的?”

    “上好的山楂裹上蜜一样的糖衣,保证新鲜,姑娘来一串?”

    “你这个多少钱一串?”

    “三文钱一串,不甜不要钱。”我从腰间别出银子,递上去,“给我来一串。”想起后面的人,“诶,你们要糖葫芦不?”

    胤禛厌恶地偏头看向一边。什么嘛,不要就不要,摆张臭脸给谁看。我冲胤祥挑挑眉。

    “呵呵,我就不要了。”胤祥也向他四哥的方向挪了挪。我又看向月轩。她竟然也冲我摇了摇手,什么意思这是,都瞧不起?

    “月轩。”我低沉着音声,“你不是一向喜欢吃这个吗!”坏丫头,你也敢不给我面子?!月轩冲我可怜地眨眨眼,格格,我不爱这个。哼哼,不爱?想挨板子是不是!

    “我,要!”说完还给我一个I服了YOU的表情。我满意地又买了一串给月轩。哼哼,跟我杠?还治不了你了还。

    “毓齐儿,走,给你看好玩儿的东西去。”胤祥拉着我就往前走。哎,哎,哎,急什么啊,糖葫芦我的糖葫芦。

    就在糖葫芦快吃完的时候走到一个人群嘈杂的地方。大家里三层外三层地围在一起,都巴巴地往里望。

    “干什么啊这是。”

    “嘿嘿,皮影戏。”胤祥很兴奋地拉着我。皮影戏,从电视里倒是见过,就没见过现场的。“这么多人,怎么看呀。”除了人头还是人头。

    胤祥左右看了看,冲我道,“跟我走,这边。”胤禛跟月轩紧紧跟着我们。绕过人群外围,来到了后台处。有四五个衣着朴素的的人在不停地忙碌着。

    “这哪来的小孩儿,出去出去。”就开始准备推搡我们出去。胤祥朝后边喊,“顺子!”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儿从后面出来,弓着腰喊了一声,“爷。”

    “你去给他银子,爷现在要在后台看他们耍皮影戏。”胤祥傲慢地指挥这个叫顺子的人。要不是胤祥喊他,我还没发现他还带着下人,也是,阿哥出宫,怎么能放松警惕。

    顺子低声与那男人讲些什么,不经意从腰间拿出一锭银子递与那个男人。那人一件银子立刻双眼放光,低眉顺眼的弓着腰,“爷,您请进,奴才眼拙,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

    胤祥大摇大摆地牵着我走进去。

    一个小姑娘手执皮影,上上下下来回动作,旁边也是一人配合着。口里还依依呀呀地唱着说辞。

    “诶,你们这个,唱的是哪一出?”胤祥用手指头戳戳边上的小厮。

    “回爷的话,我们唱的是《杜十娘》。”

    哦,这个小人儿就是杜十娘啊,有点意思。正看得津津有味,胤祥又转头说“这个,让爷玩会儿成么?”旁边的小厮有些为难地搓着手,“这个,爷,咱这是跑江湖卖艺,挣两个馒头钱。”

    胤祥又冲着顺子使了个眼色。顺子上前又给了小厮一锭银子。小厮喜形于色,赶紧找个管事儿的来把事情一说,管事儿的挥舞双手驱赶道,“散了吧都散了吧,今儿个就到这儿,多谢各位父老乡亲捧场,今日我们戏班有些事情要忙,就早些时刻散了吧。多谢各位,多谢各位啊!”

    人群里,不多会儿就作鸟兽散了,剩下一个空荡的院子,以及我们这些“爷”。

    胤祥很兴奋地拿起一个皮影,递与我手上,“毓齐儿,来,咱俩玩会儿。”

    “我?我不会啊,十三爷。”我连连摆手,我看戏还成,要我自个儿唱?开什么玩笑。

    “我又没让你唱,就你那土包子样儿,你也不会啊。”

    “嘿!你什么意思啊你,”正准备还击,只见胤祥有模有样地耍起皮影来。“胤祥,我问你啊,有一家百姓,过年了,家里有一头猪跟头驴,要置办年货,你说是先杀猪呢还是先杀驴呢?”胤祥兴致勃勃地挥舞着手上的皮影,皱了皱眉说,“管我什么事?”

    这孩子,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你只要说先杀什么就好了。”胤祥停下来,做思考状,然后说,“先杀驴吧。”我站起来,装模作样地拍拍他的肩膀,“聪明!”正在他得意洋洋的时候,“猪,也是这么想的!”

    我笑着跑开,躲在月轩身后,“好你个毓齐儿,爷你也敢戏弄!”胤祥作势要来打我。我肯定不能坐以待毙等着他来抓啊,转身就跑,谁承想,这一跑,撞在一个人身上,跌坐在地下。正准备教训两声儿,一抬头就愣住了。

    “阿玛。”面前这个人高马大的老头儿不是马尔汉是谁,一脸正色,看不出心情好坏。朝着我身后的方向,一拱手道,“十三阿哥、四阿哥吉祥。”胤禛抬起阿玛的手,客气道“侍郎大人不必多礼。”

    “毓齐儿,你堂堂侍郎府的格格,这个样子成何体统。”阿玛脸上并没有露初生气的样子,可说话的语气却很生硬。一时间我也忘却了说话。

    “侍郎大人,莫怪毓齐格格,是我不好。”话还未说完,阿玛就开口道“十三阿哥哪里话,是老臣教女无方,冲撞了两位阿哥。老臣这就带着小女回府好好管教。月轩,带着格格回府。”

    “侍郎大人,”正要说什么,被胤禛拦住,胤禛道“今日本是我与十三弟叫上毓齐格格一起玩耍,如今大人这般说辞我们兄弟也惭愧之至,还望大人回府之后莫要惩罚格格才是。”

    “老臣唐突了,四阿哥说的是。穆勒,松两位阿哥回宫。”穆勒是阿玛的贴身侍卫,武功极高,对阿玛十分忠心。

    “不用麻烦了,我们还有点事儿,待会儿我们自己回宫就好。”

    “是,那老臣先告退。”

    我看着胤祥那张臭脸,冲他吐了吐舌头。我还郁闷呢,这是唱得哪出啊!莫名其妙地被带回府里,阿玛还摆着一张臭脸。

    “毓齐儿,跟我来书房。”我回头看月轩,她朝我做了个自求多福的表情。无奈跟着阿玛进了书房。看他那一脸的严肃,我也不敢多话。只好站着。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腿都酸了,抬头一看,阿玛自顾自的看公文,好像根本没有我这个人一样。这是个什么意思啊?胤祥说出门之前是跟阿玛打过招呼的,可这,又是怎么了?想想最近,好像也没什么得罪了他老人家啊。

    回想一下见到阿玛的情形,我戏弄了胤祥,为了防止他捉到我,我就跑,接过撞在阿玛身上,阿玛说我是堂堂侍郎府的格格,这个样子成何体统。这个样子,是指我在大街上与胤祥打打闹闹?这么想来可能性极大。清朝格格不说是足不出户却也是知书达理,像我这么公然与皇子阿哥不顾身份胡闹的,恐怕是于理不合的。

    “毓齐儿,可曾想清楚了?”突兀地一声问话,吓断了我的思路。

    “啊?”

    “让你站在这儿,可想明白自己错哪儿了?”

    “回阿玛的话,女儿知错。”阿玛放下毛笔道“哦?你到说与我听听。”

    “是。虽然四阿哥十三阿哥邀女儿一同出游时告知过父亲的,但是女儿也未曾向父亲母亲请示。这是其一,其二,女儿是侍郎府的格格,又尚未出阁,在大街上与阿哥打闹,不成体统。”

    “嗯,你只说对了一部分。”还有?

    “请阿玛示下。”

    “毓齐儿啊,你阿玛是朝廷命官,那皇子阿哥出宫游玩,光是明的随从就不下百十个,那在暗的眼睛,又不知有多少啊,你这样与他们玩笑,知道的说你们是小孩子之间游戏不在乎,可万一让那些居心否侧的人看见了,到皇上那去参我一本,说是为父不懂教育子女,不分尊卑。皇上不信则罢,万一皇上信了,往小了说我家教不严可能降级查办,再让奸佞小人加些莫须有的罪名,那可就是杀头之祸啊!”

    这!我心下一惊,我只想到些表面,原来往深了想,还有这么严重的后果。腿上一软,“噗通”跪在地上,也忘了疼痛,“阿玛恕罪,女儿不知这后果如此严重,还险些害了阿玛!”

    阿玛见我跪倒在地,赶紧搀扶我起来,“毓齐儿,不知者无罪,阿玛也只是防微杜渐,你知错就好,知错就好。以后一定注意。”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