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载青梅相知  第11章

章节字数:2839  更新时间:11-03-16 14: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康熙三十八年,我已经在这里呆了三年。有时候恍惚间竟然觉得我本应该是这里的人,我习惯阿玛额娘的关爱,习惯了月轩的无微不至。

    新春,北京城到处银装素裹,习习寒风并未消逝,似乎告诉着人们严冬并没有远去。年前城东新开了一家酒楼,名叫来客酒楼。这个名字有点意思。阿玛说我也是大姑娘了,对我的自由没那么限制。所以我也就成了来客酒楼的常客。

    我喜欢二楼对正门的这个房间,这里可以看见楼下大厅形形色色的人。有大腹便便的商人,有装模作样的官员。更多的,是京城里那些没本事的公子哥儿。

    我是不喜欢女扮男装的,这样的行头,稍微有见识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自欺欺人罢了。而且穆勒教了月轩一些功夫,不说以一当十,保护我是足够了的。手里正摇晃着上好普洱,只见楼下进来两位衣着华丽的少爷。高的这个淡紫色滚边小袄,里面是银白绣花长衫,高贵优雅,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冷冷地巡视一圈。稍矮的这一个深蓝色滚边小袄,里面是黑色长衫,面相喜悦,不停地靠向高个子说着什么。

    小二见来客人,热情地招呼道“客官里面请,是在大厅还是上二楼雅座?”高个子男人朝二楼扫了一眼,我收回眼神,喝茶。

    “雅座。”

    “好嘞!二楼雅座二位!客官请随我来。”小二领着那二位上了楼,经过我的窗口,高个子男人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冲他礼貌地一笑。好巧不巧,小二竟领着他们进了我隔壁的门。

    其实雅座之间并没有实体墙阻隔。只有一道厚重的布帘,深蓝色,但却可以隐约听到隔壁的谈话声。

    “二位客官请坐,二位客官想要点些什么?”

    “你们酒楼有什么啊?”

    “咱们酒楼有丰富的山珍海味,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只要您想得到,咱就可以给您做出来!”

    “小二,我问你,这隔壁这位小姐,你可认识?”不是先前问菜的那个声音,这个明显要低沉的多。而且后面的问话,显然是压低了声音。

    “哦,这位小姐是我们酒楼的老顾客啦,人又好,好像是什么府上的格格,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她经常来。”

    “格格。”月轩听闻他们问我,示意要说什么。被我拦住。

    “小二啊,先给我上一壶铁观音。菜嘛,把你们这儿最名贵的菜先上几样,爷尝尝。另外给我上一盘醋溜花生。”

    “好嘞!客官稍等。”

    月轩凑近我,低声道“格格,他们是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应该是京城的王公贵族吧,你看他们这一身行头,啧啧,有钱人咯。”

    隔壁的声音又想起,“九哥,前个儿老二又把事儿给办砸了,阿玛居然就让他闭门思过。哼,要事咱哥几个犯这种错误,那老头儿还不扒了咱的皮!老头儿就是偏心。”哦?呵呵,早该想到的,不错所料这二位就是、、、、、、

    “老十,这事儿不该咱说,罢了罢了,他老二要没那个本是,早晚得下来,这么多年了,咱一件一件都看在眼里,文武百官都知道,相信阿玛心里也有数。”

    “光有数有什么用?!哼,你看看,你看他那个傲慢样子,他心里有把咱当做兄弟吗!咱哥几个就不说了,你看他让老十三做的那些个事儿。我都不好意思说。”老十三?胤祥?太子让胤祥做什么了?让胤(礻我)说这样的话。

    “呵呵,那也要看人家愿不愿意做,这种事儿,让你你做不做?人家就愿意做。”他们说的“这种事儿”到底是什么?

    “要说这也奇怪,你说他要女人吧,这京城什么样儿的女人没有?让自个儿的家奴外出找就得了,还非让老十三去,还得是亲自!哈哈,也就老十三能答应他这些个窝囊的事儿。堂堂大清朝十三皇子,亲自去妓院挑那些下三滥的女人。想着就好笑。”

    “老十,小声些!”

    “怕什么,又没有人。”

    这之后话题就被老九扯开了。这个太子,历史上说他荒淫无度,骄奢傲慢,看样子还是有所依据的。胤祥啊胤祥,没想到你还帮着你太子哥哥找女人。

    今儿也差不多了,该走咯。

    “月轩,咱们走吧。”语罢,起身下楼。

    “格格现在咱们是不是回府?”我看天色还早,离晚饭还有些时候,“咱们去逛逛吧,去看看藏月阁有没有什么新首饰。”藏月阁是京城有名的首饰铺子,我最喜欢哪儿的簪子,做工精细,甚得我意。

    “格格,快来看看这儿的胭脂,好漂亮啊。”月轩手里拿着胭脂,兴奋地喊着。呵呵,年轻的姑娘啊,最是喜欢胭脂水粉的年纪,看她爱不释手的样子,我冲老板说,“掌柜的,这胭脂怎么卖?”

    “呵呵,二位小姐真识货,这是刚到的颜色,上好的玉磨,四两银子,不二价。”

    “四两?你还不如直接去抢呢!”月轩惊讶的放下胭脂。

    “四两就四两,买了。”我往腰间掏银子,月轩按住我的手,“格格!一盒胭脂值不了的!”

    “没事儿,你喜欢就好。”扒开月选的手,付了银子。

    走出胭脂铺子,月轩爱惜的放在衣兜里,卖乖道“谢谢格格!格格对奴婢真好!”

    “好啦你,知道我好就不要老是欺负我。”我揶揄道。

    “格格!奴婢哪有!”月轩露出委屈的样子,正打算扯她脸上的肉,就看见那两个紫色跟蓝色的身影。后面跟着一个小厮模样的人,低首驼背的走在后面。不对啊,要事自家奴才怎么会这么一副偷偷摸摸的样子?

    月轩朝我看的方向望去,正看见那小厮摸样的男子伸手一把扯下穿蓝色衣服的人的钱袋。哦,原来是个小偷。

    “月轩,交给你了。”我拍拍月轩的肩膀。

    “放心吧格格。”说完就不见了踪影。哎,我都习惯了她突然间消失又突然间出现的场面。傻瓜胤(礻我),自个儿钱袋子被偷了还毫无知觉,无奈地摇摇头。好的是老十老九走得不快,要不然我跟得就累了。

    “格格。”月轩又神奇般地走在我身边,手里晃荡着老十的钱袋子。我拿过钱袋子,跑上前去,拍拍老十的肩膀,“这位爷,可有掉了什么东西?”

    胤(礻我)还没反应过来,愣愣地,胤禟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我一笑,又道“这位爷,可有掉了什么东西?”

    胤(礻我)这才摸了摸自己的腰间,惊讶道“我的钱袋子!”我拿出钱袋子晃了晃,“可是这个?”

    胤(礻我)更是搞不懂,“是这个,怎么在你那儿?”

    “呵呵,这位爷,以后出门可得小心些,万一被别人捡到,可就得不偿失了。”扔给他。

    “哦,多谢这位小姐。”点点头,又冲老九礼貌地笑笑,转身走人。

    “格格,还去藏月阁吗?”

    “去!肯定去!”拉着月轩朝前走,想起胤(礻我)那副老实样儿就想笑。

    “格格,你笑什么呢?”

    “没什么,没什么,呵呵,藏月阁到了。”听到藏月阁,月轩也就忘了我的存在,直接冲进去。我没夸张,真的是冲进去的。

    我慢慢踱进去,挨着看这些漂亮的首饰。大部分虽然好看,却很普通,戴在头上,跟插根木棒子的效果没什么差别。

    这个!我眼前一亮,这根簪子。白银的簪身,头部是三朵簇拥的银花,层层叠住,每一朵花的花蕊,镶嵌着细小的翡翠。那个绿色,就像生命一样,让人不容忽视。

    爱,不,释,手。

    “展柜的,这根簪子怎么卖?”掌柜一见有生意。立马过来,一看我拿着的簪子,面露难色道“真是不好意思啊小姐,这根簪子本店不卖!”不卖?搞什么啊!

    “不卖?为什么,不卖你摆在这么显眼的地方干什么?”

    “小姐见谅啊,这根簪子是我们东家吩咐定做的,就这一根,不卖的。”月轩一听这话,帮腔道“掌柜的,我家格格也不是寻常百姓人家,既然看上你这的簪子,那是你的福气,况且簪子摆与店内,岂有不卖之理?”

    “月轩!”我低声制止她,见我阻拦,她不服气地扭向一边。

    “卖!李慧,既然这位格格喜欢,咱们就做个顺水人情,卖与她!”这声音有些耳熟,回头一看,居然是胤禟!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