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载青梅相知  第16章

章节字数:2998  更新时间:11-03-01 23: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六、

    敏妃娘娘薨。

    胤祥除了敏妃撒手人寰的当天哭过之后,就再未见他那么失态过。一直都是闷闷地。不主动说话,神思飘渺,进食也很少。日日跪于敏妃灵位前。

    第七日,康熙下旨“妃章佳氏性行温良,克娴内则,久侍宫闱,敬慎素著。今以疾逝,深为轸悼,其谥为‘敏妃’。”

    人已仙逝,这生前未曾得到的正式册封却在死后被实现,可是,除了史册玉碟上面一段冰冷冷的文字以外,还有什么作用?

    “十三阿哥,娘娘已经去了,你要节哀啊,你不止一个人,还有昭月昭熹需要你照顾啊!”

    “节哀。说得容易,我的额娘去了,你要我,如何节哀?”胤祥面无表情,默然地回头看着我。这个眼神,没有任何情感。却让我无言以对。是啊,节哀,何其容易?简单两个字,要多长的时间才能释怀?

    他越过我,直直地走去。看着他一袭素衣裹身。无力地迈着步子,仿佛下一刻就会倒在地上。十三岁的孩子,突然间自己一直所依赖的温暖怀抱消失了,如同跌入冰窖一般无所适从。这样的胤祥深深刺痛了我的内心。

    九月。

    全城肃穆,人人素衣为敏妃服丧。敏妃去世,我已经没有继续留在宫里的理由。回府之后,阿玛额娘担心我忧虑过度,又不敢提及敏妃之事,只是事事迁就于我。而我正乐得于此,索性听之任之。

    除了忧思,主要还是担心胤祥。虽然我相信他能够挺过去,但这个过程,却一定是令人心疼的。

    “格格,听说宫里边儿又有事儿了。”月轩一面削着苹果一面与我闲谈。听到宫里边儿的事儿我一向是感兴趣的,盲文“什么事儿?”月轩不急于答我的话,把削好的递与我,道“好像是诚郡王,在府里公然剃发,不知道怎么的被皇上知道了。”什么!胤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敏妃之丧未满百日的时候剃发?这,这是大不敬啊!“然后呢?皇上怎么说?”

    “皇上好像气坏了,又砸杯子又骂人,说诚郡王其子不孝,为母妃服丧之日做这种不敬行为,降郡王爵为贝勒。而且定了办理王府事务官以及王府长史等人‘不行规谏’之罪。”胤祉剃发削爵?我不记得有这些事情,只希望不要影响到胤祥才好,只是这么大的事情,连月轩都听闻了,胤祥怎么可能不受其影响。

    翌日。

    四贝勒贴身太监苏培盛送来一封信。

    我很纳闷儿,这是所为何事,胤禛为什么给我送信?正想着,一个激灵,胤祥?!

    赶紧拆信,结果信上的字迹清秀飘逸,不像是男人的字,再一看落款,昭月!

    赶紧拜读。

    “毓齐儿近日可好?前时额娘体弱,叨扰了你,今日你已还府,还来打搅,实属不该。只是额娘在时,待孩儿们自是极好的,如今仙逝,悲痛难忘,辗转反侧,食不下咽。愚兄更是难以释怀,日日悲戚,夜夜难眠。身体每况愈下,妹着实心痛。劝之,无效。念汝与愚兄曾相谈甚欢,望得汝之助,劝其节哀。若能成,感激不尽。”

    通篇读下来,眼眶竟然湿了。可怜的昭月,自己这么小不仅要承受丧母之痛,还要安慰哥哥照顾妹妹,想到这里,真是对胤祥有些愤慨!他以为心痛的只有他一人么!敏妃临走之时一再强调照顾好妹妹,他就是这般“照顾”的?!

    越想越愤怒,恨不得立刻见到他之后大骂一顿!可惜,现在他还为分牙建府,我也不能进宫,怎么才能见到他呢?

    月轩见我懊恼地走来走去,道“格格你消停会儿吧。”见我不理睬,又自顾地说“四贝勒为什么给你写信啊?”“不是四贝勒写得,是昭月格格,可能是拖四贝勒转交给我的。”等等!昭月的信是胤禛叫人捎来的,那我为什么不能让胤禛帮我叫胤祥出来呢?!只是胤禛自从被康熙怒斥“喜怒不定”之后就很少露出笑脸,一直都是面无表情。不知道行不行得通、、、、、、管他呢!我是为了他十三弟,如果他真是不愿意管,也不会帮昭月送信了。

    下定决心之后狠狠地抱了月轩一把,道“好月轩,你真是我的幸运星!”留下一脸错愕的月轩,大步流星出门去。

    现在的问题是,我应该怎么找胤禛帮忙,直接找上门呢还是写信呢?思来想去,还是写信送去比较妥当。

    “贝勒爷吉祥。民女多谢贝勒爷送信。昭月格格提及十三阿哥因敏妃娘娘仙逝而郁郁不欢,民女很是担心。因民女与十三阿哥年龄相仿,也极谈得来,格格希望民女能够劝解一下十三阿哥,民女何德何能,谈不上劝解,只希望见十三阿哥一面,陪他说说话,民女便心满意足。望贝勒爷成全。”

    装入信封,封好。让月轩找个信得过的随从帮忙送信到四贝勒府上,交予苏培盛,说是侍郎府毓齐来信。

    送完信,心里还是七上八下地不踏实,毕竟与胤禛接触不多,按理说他是会帮这个忙的,只是怕平生意外。

    下午,苏培盛来,并未有信,只是传个话“明日午时,来客酒楼雅座。”呵呵,原来这二位也喜欢来客酒楼,看着这个酒楼不简单啊,尽是王公大臣。

    第二天,我早早地给阿玛额娘请安,顺便说出去转转。难得我有心逛街,阿玛只是提醒说早些回府,便也由着我去了。还是只带上月轩,刚进来客酒楼,小二就赶紧迎上来,说是贵人已经订座,见了是我引去便是。这个四爷,还真是准备充足。

    到了雅间,并没有人,看来还真的只是订座而已。叫了壶铁观音,便坐等十三爷的到来。也没多大功夫,只见一个半大孩子身着素衣推门进来。

    胤祥!脸色极差,眼神游离,岁谈不上蓬头垢面,却也是不顾形象。这样子的胤祥,我怎么忍心责备?准备了一肚子骂他的话,竟这般烟消云散。

    “十三阿哥,请坐。”胤祥随声入座,勉强扯出一丝笑容,道“何时变得这么有礼数了?”

    “呵呵,人总是会长大的不是?小时候是不懂事,大了可就不能那般我行我素了。”

    沉默。胤祥低头不说话,看来心里还是很放不开啊,也是呢,这般大的孩子,谁能接受?!

    “十三阿哥,最近可有去看过十三格格跟十五格格?”

    不说话,微微摇头。

    “哼,不孝之子。”一听不孝二字,胤祥猛地抬头盯着我,狠狠地问“你说什么!”我吞了吞口水,心里安慰自己,道“不是么!敏妃娘娘当时临走之时,一再嘱托你什么难道你忘了吗?!她让你照顾好你的两个妹妹!而你呢!这么长时间可有去看过她们!”

    “你是想教训我么?”

    “是!我是想教训你!你这个自私自利的人!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伤心?别人都是铁石心肠么?你以为你不吃不睡,娘娘就会觉得你多有孝心?我告诉你不会!娘娘只会失望!只会瞧不起你!”估计胤祥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一时竟然呆坐无语。我继续道“你一副孝子样儿,做给谁看?你身为哥哥尚且如此,让昭月昭熹情何以堪?让她们也学你那样不吃不喝折磨自己?要是娘娘泉下有知,还不被你给气活了!”越说越气,竟然语不择言。

    胤祥倒是扑哧一声笑了,“要是真能把额娘气活,那我宁愿在饿几顿。”这话一出口,倒弄得我也气极反笑,拿出昭月给我信,“喏,好好看看你妹妹说的些什么!哼,亏你还是哥哥,还没有昭月懂事。”

    胤祥止住笑意,认真看信。短短几句话,竟让他看了那么长时间,一壶茶都被我喝光了,他才慢慢抬头,神色间已减少了刚见时的颓靡,缓缓道“毓齐儿,有心了。”

    “有心的不是我,我只是看着昭月明明是妹妹却要做姐姐的事,看不过去而已。”

    “呵呵,你说的话,我记住了。谢谢你。”说完只是把信放在我面前,转身离去。切,真没礼貌,费我这么多口舌,一句谢谢就没了。

    摇摇头无奈地收好信,喝完最后一口茶,也打算离去。正下楼的功夫,小二又迎上来,笑意盈盈地说“格格,您这儿的账还没结呢!”这话问得我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什么意思?”小二赔笑道“您这雅间儿是贝勒爷差人订的不错,可并未结账,先前那位公子爷说是格格结账,奴才这才有这个胆子问格格呢。”

    我靠!搞什么!不带你们这么算计人的!我大费周章做好人,结果连茶水钱都要自己出?!好啊好啊,四爷十三爷!今儿我可算见识到了,这笔账咱先留着,改日再算!

    不耐烦地让月轩结了帐匆匆回府去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