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载青梅相知  第18章

章节字数:3965  更新时间:11-03-10 13: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星央,明天是干什么来着?”星央捧着书,头也不抬,道“验身,学礼仪。”验身?“怎么个验法?”她继续淡然答道“把你带进一间屋子,然后把你脱光了给一群宫女看。”额,这个丫头,都不害羞的么?果然是不一般。

    “不是吧,非要脱?”星央双眼向上一抬,仿佛戴了眼镜一样,“嘿嘿,给银子呀,她们只要见了银子管你脱不脱!”原来她早有准备,还好问了一下。心里有了底就好多了,洗洗睡觉,一觉睡到大天亮。

    第二天倒是星央比我早起,在院子里集合后,一个一个被带到那间紧闭房门的屋子里,出来的时候都羞红了脸,有的也神态自若。轮到我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慌,被带到屋子里面,站着一排宫女,都面无表情,哎,被奴役得,成机器人儿了。

    “兆佳•;毓齐格格,是奴婢们替您宽衣呢还是你自己来?”秦嬷嬷双手随意地搭在面前,歪着脑袋道。我摸了摸准备好的银子,盈盈走去,作出一副害羞的样子,道“秦嬷嬷,民女自小内向,这些事情民女怎么好意思啊,这既然进了宫,肯定是清白身子的,要不然,民女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呀,”挽过她的手,将银子塞进她手里,“秦嬷嬷也是好人,就劳烦您通融通融啊!”讨好地看向她,秦嬷嬷摸着银子,面上没什么变化,但眼睛却笑意盈盈,忙道“格格哪里话,奴婢们也是按规矩办事,格格大家闺秀,自然是清清白白的,您休息会子,出了这个门儿,您可千万要说是验了身子的!”“这是自然。”

    稍坐了会儿出门去,冲星央抬了抬眉毛,意思是搞定!她也冲我笑笑,下一个就是她咯。上午的时间就耗费在验身上面,秦嬷嬷吩咐稍作休息之后下午就开始学习礼仪。

    清朝礼仪繁琐又枯燥,一群人站一起,不停地练习甩帕子、道万福,还要练习下跪叩首之礼。哎,心里狂汗万恶的旧社会!就在我们周而复始地做动作时,左侧门有些骚动,回头望去,并肩站立着五个男子。呵呵,我看到胤祥了。两年未见,他已经从一个乳臭未干的小破孩儿长成了翩翩少年。看见我,冲我微微一笑,就这一笑,我却觉得如沐春风,暖意袭袭,也冲他甜甜一笑。

    而这边——

    星央快步跑到最左边那个男子身边,甜甜叫道“胤禩!”我一惊,认真打量着,宝蓝色长袍,本就比其他四人略高一些的身子被衬得越发修长,剑眉星目,唇边荡漾着笑意,责备道“星央!放肆!”虽然口里责备,可语气却全是纵容。再看星央,脸上笑得跟朵花儿似的,我见这模样又想起她是有名的“妒妇”,扑哧一声笑出口,这一笑不要紧,那边儿几位爷都冲我看来,躲不过,只得上前行礼,走至他们面前,微微福身,道“民女兆佳•;毓齐,给八贝勒,九阿哥,十阿哥,十三阿哥,十四阿哥请安。”

    只听胤禩轻说道“起吧。”遂起身,老十一脸疑惑“诶,你好面熟。”再看老九,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道“十阿哥真是贵人多忘事,前些年十阿哥的钱袋子给掉了,是民女捡起还给您的啊。”老十恍然大悟地拍拍头,“哦!是你啊,我说呢,你怎么知道我是十阿哥?”我看了看老九,笑道“以前您跟九阿哥出宫,九阿哥不是称呼您十弟么,如今见着,那定是十阿哥不假了!”然后老九笑道“老十啊,早些年她就知道咱的身份,只是没说破罢了。”

    十三十四根星央一脸疑惑地看着我们,十三道“你跟九哥十哥见过?”忙答道“曾有幸见过一次,那时还小,只贪玩儿,没想到竟见到了贵人。”再冲十四道“十四阿哥这些年可有欺负昭、、、、、十三格格跟十五格格?”十四看看十三,道“哼,你看十三哥护得,哪有我欺负她们的份儿?!都是那两个丫头欺负我!十三哥还帮着她们!”我心道,现在这俩丫头可是十三的心头肉,哪能让你欺负了去!

    那边儿秦嬷嬷见我们聊的忘了场合,咳嗽一声,道“奴婢给八贝勒,几位阿哥请安,八贝勒吉祥,几位阿哥吉祥。”跟着这些个秀女们也纷纷福身请安,胤禩道“我们就是过来顺道过来看看,你们忙着,咱们走了。”说完朝星央宠溺地笑笑,转身离开,众位皇子们也都尾随离开,胤祥临走时,冲我比口型“晚上来找你。”我意会后点点头。

    阿哥们一走,那边秀女就炸开了锅,谁谁谁好好看啊,谁谁谁真有气质啊,我跟星央对看一样,都笑着摇头。大家见到这些皇子阿哥们,谁还有心思继续学礼,秦嬷嬷也就作罢,各自休息去了。

    星央用胳膊肘碰碰我,含笑道“看着跟十三阿哥挺熟啊,从实招来!”我就一路把我因为翻车而落下眼疾再到认识胤祥,再到因为十四而因祸得福得以复明的事,一股脑儿全说给她听。听完后,她叹道“还有这么曲折的事儿,哎呀呀,可惜我没参与,那你现在眼睛已经痊愈了?不会复发?”

    “应该是不会了。那你呢,跟八贝勒我怕也不只是‘熟’而已吧!”

    星央听闻我话锋一转,问及她身上来,顿时烧红了脸,嗔怒道“哪有!”我拍拍她的肩膀,“不要害羞嘛,这都是事实,来来来,说说,说说。”

    “我说了,你可不要笑话我!”“那是肯定的肯定的!”

    “那还是我六岁的时候,第一次进宫,我谁都不怕,嘻嘻哈哈地,大家也都让着我,连皇上都不怪我,那时候小,就更放肆了,从乾清宫跑出去,刚好撞着了来见皇上的胤禩,他手里拿着一盆紫罗兰,我又不知道,两个人撞在一起,都摔倒了,花也砸了。当是他就冲我发火,本来我想着是我不对,打算道歉来着,听他骂我,我就还口,他说‘你,你哪来的丫头这么大胆,敢在乾清宫放肆!’我说‘本格格就是放肆了!怎么着!’当是哪顾忌到他是皇子阿哥啊,只是心想他太凶了,气着我了。他听完我的话,倒是愣着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结果皇上来劝架,我一听他是八阿哥,当时心里也是后怕。可面儿上装的跟大尾巴狼似的什么都不怕,倒是他听了皇上的话傻不啦叽地跟我道歉,现在想着还好笑呢!

    我是安亲王了外孙女,经常被带进宫来玩耍,后来渐渐也都混熟了,才知道他不是那等泼皮性子,是个温润的人,到是我常常捉弄他,他也由着我胡闹,看着我傻笑。”

    原来还是青梅竹马啊!我打趣道“在你眼里怎么就成傻笑了?我看那些个秀女们眼睛都快掉出来了呢!”她也不在意,自信的说“哈哈,胤禩眼里,不敢看别的女孩儿,他只能看我!”我竟然愣住了,那般自信的口吻,仿佛在诉说一个海枯石烂的故事。将来他们的结局固然不好,可有这份爱,应该还是幸福的吧!

    戌时,胤祥的小跟班顺子来敲我的窗户,道“格格,十三爷在左侧门儿候着呢。”“嗯知道了,你去吧。”小顺子刚转身,星央就笑嘻嘻地凑上来“嘿嘿,小丫头,”然后学着小顺子的口气说“十三爷在左侧门儿候着呢!”我转身想挠她,道“谁允许你叫小丫头的,你得叫我姐姐!”星央一叉腰,道“我是康熙二十七年四月生的,你呢?”我们倒是同年,只是我是年底的,要让她占了上风去还得了!立马说“哈哈,小丫头,叫姐姐吧!我可是二十七年元月的!足足比你大四个月呢!哼哼,小丫头,姐不跟你计较。”说完快步出门去。

    一出来就笑个不停,等到了左侧门儿还是不停地笑着。胤祥见我笑意不止,也笑着问我“你这是捡着什么宝贝了?”我也没回答他,径自问道“诶,你们跟星央都很熟么?”胤祥顿了一下,答道“她是和硕额附明尚的女儿,小时候经常进宫玩儿来着,只是我跟她不是很熟,八哥跟她比较熟。你问这个做什么?”“哦,没什么,问问而已,诶,你叫我出来做什么?”仰着头问他,忽然发现两年时间他长得好高了,我竟然需要仰着头看他。

    他不急于答话,右手横放在腰间,托着左手手肘处,左手托着下巴,歪着头,懒懒地笑道“爷想你了呗,难道你就不想爷?”听完后我的大脑停顿了一两秒,这个姿态,这个身份,我能当真么?胤祥看我呆呆地,扬扬下巴道“怎么傻了?爷这样就把你迷住了?”

    我笑道“是啊,挺想你的。”他放下手,低头问“真的想我了?”我后退一步,道“我开玩笑的,傻子才想你呢!”他愣了一下,随后恢复先前痞痞的样子,道“我也是开玩笑的,本以为你上当了,原来还戏弄起爷来了。”听完,心瞬间下沉,是啊,堂堂十三皇子,怎么可能想我?

    奇怪,我不是早就做好了不是真正兆佳的准备吗?怎么这个时候却有些期待他说的都是真的?我,在期待什么?

    摇摇头,甩开这些胡思乱想,问道“这两年可有好好照顾昭月跟昭熹?”胤祥撇我一眼,“你就记得她们!她们现在皇阿玛宠得不得了,哪记得我这个可怜哥哥,不来打我的坏主意我就谢天谢地了!”听他这么说,看样子都走出了敏妃的阴影,而且过得还不错!

    “嘿嘿,你还怕她们俩?不是你的风格哦!”胤祥笑看我,摇摇头,一副受不了的样子说“也不知道这两个丫头是不是被你带坏了,脑袋里竟是坏主意,连十四弟都怕得不得了,关键是她们俩有皇阿玛当靠山,我是没办法啊。”“什么意思啊你!什么叫被我带坏?你、、、、、、”

    “好了好了,被我带坏的可以吧!还是那个德行,不饶人。”正预备反驳,他就拉着我在台阶上坐下,“我后天就要走了。”嗯?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走哪儿去?”他道“跟皇阿玛去巡视永定河工程。”啧啧啧,多大点的小孩儿啊,就要参与国家大事。“去多久?”

    胤祥歪着头想了一下,道“快则半个月,慢则两个月。”这才刚见到,马上又要走,哎。不待我说话,他又继续道“我跟十四弟都跟德妃娘娘说了,让她跟皇阿玛说让你去永和宫先伺候着,”然后斜瞟我一眼“再你就别出彩儿了,安分点儿。”我这个爆脾气!“嘿!我什么时候不安分了我、、、、、、、”话还未说完,他就把手搭在我的额头上轻轻抚了抚,道“你梳这个旗头还蛮好看的。”不知道为什么,感受到他手心的温度,竟让我的心有些安定的感觉,得意洋洋的说“我梳什么头不好看?”

    他看着我,笑了笑没说话,望向前方。我见他不说话,道“时辰也不早了,明儿还有得折腾呢,你也回吧,好好休息休息,后天又要出去,照顾好自个儿啊!”说罢站起来。这个时候他不过我腰间的高度,看着他扬起的额头,竟也学他般摸了摸了他的额头,光溜溜的。突然手向上升起,直到从那光溜的额头上滑落,他笑骂道“没规矩。爷走了。”便头也不回地走去。

    胤祥,你要是一直都这样笑着,该多好。

    【作者有话说:其实胤禩的嫡福晋郭络罗氏早已在康熙三十七年与胤禩完婚。这里由于情节需要,就小小的篡改一下历史啦!!亲们见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