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载青梅相知  第28章

章节字数:3105  更新时间:11-03-17 17: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心里正是激动到不行,头一歪,撇到胤祥紧皱的眉头。仔细一看,仿佛提示着我什么。

    怎么了?我一脸茫然地转过头,看见康熙正饶有兴趣地盯着我,吓得我赶紧低头,耳边是昭月特意压低的声音“皇阿玛问你话呢!你是怎么想到那一段民重君轻的话来的?”

    哦,问这个啊,每个古装剧都有这段台词啊。轻咳一声,道“回皇上,民女之前眼疾不能阅读,民女的阿玛便经常给民女读书听,这些话,都是从阿玛那里听来的。”

    “哦?是吗,他还教了你什么啊。”有完没完啊!还问什么啊,我又不是百度!想了一下,道“我阿玛还说,为国为民,道之大者。术为道生,方为大术。大术之首,韬光养晦。十年砺一剑,出剑,一剑封喉。平日常使剑,树敌生事,成大业所忌,不可为也。大术其次,审时度势。乐群运方来,莫同流合污,出淤泥而不染真英雄。大术之末,止于忍性。为人能忍者,人中之龙。小不忍而乱大谋。”说到这里,周遭一片寂静,偷偷打量一圈,个个都眼放精光地盯着我,连康熙都略微眯着眼。

    只顾着逞嘴能,却忘了这是个什么环境!我刚念出口的这些话,都是为君之道,不知道康熙听了作何想。都不说话我却已经吓得要命,腿脚不争气地有些打颤,倏地跪在地上,道“民女口出狂言,请皇上恕罪!”头贴近地面,终于听见康熙慢声道“丫头说的都是为君之道,字字珠玑,何罪之有?起来吧。”我这才抬头,却发现额头上已经渗出些许汗珠,昭月看我半天不动,扶我起身。康熙却笑了,“昭月啊,好好跟毓齐丫头学学!”我赶紧退到一边,手还紧紧扯住昭月的衣襟。

    “皇阿玛,没想到马尔汉那个老学究还能生出这么伶俐的女儿。”我抬头一看,是太子发话了,康熙冷看他一眼,太子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低头假装喝茶。当着这么多皇子阿哥的面儿,你说朝廷命官是老学究,没礼貌啊!

    “皇阿玛,儿臣前儿些个日子听说三哥又作了新曲,据说是曲意悠扬,难得之佳作啊。今日众兄弟都在,儿臣想请三哥奏上一曲,不知皇阿玛可允?”只见胤禛放下茶杯慢悠悠地说。今日不像以往冷着一张脸,略微有些暖意。我知道他是在替我解围,不想把话题再往我身上扯,冲他感激地笑一笑,他也只看了一眼,复拿起茶杯轻抿一口。

    康熙笑着说”哦?又一首新曲?老三,奏来听听。”三阿哥赶紧起身,拱手道“是四弟谬赞了!既然皇阿玛有兴趣,儿臣献丑了。”命下人抬来古筝,坐定。双手微扬,落于琴弦之上。手指轻巧地拨动着细长的琴弦。动人的琴音便流泻而出,先是低缓婉转,手指拨动地略为快了一些,琴音也逐渐由婉转走向激昂。节奏越来越快,小珠落定,大珠又下,嘈切交杂,共落玉盘。突地一阵低奏,慢慢缓声下来,逐步复为婉转,直至结束。

    一时间,所有人都沉寂在这余音绕梁的琴音中,我下意识伸手鼓掌,大家仿佛被我的掌声所提醒,都伸手鼓掌起来,十阿哥甚至大喝一声“好!”胤祉稍带羞涩,却又明显流露出得意地神情,道“献丑了!献丑了!”

    胤祥双眼发亮,道“三哥也太谦虚了,你这都叫献丑,那日后谁还敢抚琴?皇阿玛,以后可别叫我抚琴了!我这个可是大丑啊!”一阵哄笑,胤祉没想到胤祥来这么一句,刷的红了脸,康熙被逗乐了,道“那你也来一首跟你三哥比比,看谁更丑!”

    黑线啊,这是康熙吗?!

    “皇阿玛!我来跟十三弟配合一曲,一定让他夺冠!”胤(礻我)略显激动地跳出来,我明显看到胤祥的嘴角抽了一下,忙推道“还是不用了,肯定是儿臣的更丑!”

    “难得你十哥这么积极,你就跟你十哥一起奏一曲吧。”推脱不掉,只好答应。跟十阿哥商量一番,然后由十阿哥坐于琴前,胤祥站在身边,从背后取下长笛。开始演奏。

    我只见过胤祥吹箫,没想到还会吹笛!遂认真欣赏起来。

    其实胤(礻我)没有小说中写的那么差劲,毕竟是康熙的儿子,能差到哪儿去?不过是与这些才华出众的人精兄弟比起来,略显平庸了些。

    胤(礻我)低首抚琴,一脸的认真,长睫毛盖住眼帘,看不到他的神情。说实话这琴弹得真的不差,比我不是好多了么!不急不缓,悠扬安宁,别有一番滋味。胤祥的笛子吹得也是极好,清亮有力的音腔,配上这安缓的琴音,倒也十分合拍。

    一曲毕,康熙笑道“也不错啊,比过比起你三哥的,确实差了一点。”胤祥笑着拱手道“皇阿玛所言极是,儿臣今后可就真的是不敢‘献丑’了!”胤祉赶紧出来说“是皇阿玛过奖了,十弟与十三弟的合奏跟儿臣是不相伯仲的,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我是白眼无数翻啊。翻的我眼睛快要抽筋了。至于吗,一家子兄弟,这样你推我让的,也不嫌累得慌。

    就在我无数次对他们一家进行鄙视的时候,老爷子终于结束了这一场声势浩大的恭维演习。我也终于获得解脱,临走时还看见康熙似有似无却别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

    可千万不要成为众矢之的啊。

    没多久昭月就告诉我赶快收拾东西,我问干什么,她弯着食指,狠敲了一下我的额头,道“跟皇阿玛一起幸巡塞外啊!”我恍然大悟,自顾地兴奋跑开。

    去蒙古啊,真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不由得唱起歌来“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人们走过她的帐篷都要留恋的张望、、、、、、”

    “你唱的是什么?”突然被人打断歌声,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昭月,继续手上的事情,道“《在那遥远的地方》”“哦,蛮好听的,只是这词儿与众不同,是谁写的?”我顿了顿,道“这是首民歌,不知道是谁写的,我只知道是谁唱的。”昭月想了一会儿,说“那是谁唱的?”

    我头也未抬,道“说了你也不认识。”

    “你不说我怎么可能认识?”我无奈,三百年后的人,你认识么?

    “王洛宾,你认识?”昭月偏头思考了一会儿,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还把尾音拖得极其起伏,不是吧?你还认识叫王洛宾的人?

    她看我面露惊讶的神色,一本正经的说“不认识。”我倒!不再理会她,继续收拾。

    “你这是,打算搬家呢?”我一看,是有些多,书啊,衣服啊,点心啊,药啊。药是必不可少的,万一出点什么事,也好拿出来应急不是?!

    “我这都是必需品。”昭月轻蔑的“切”了一声,我就不懂了你一个古代人没事儿干嘛学我们现代人说话的语气词?

    “一看你就是没出过远门儿的。一路上风尘仆仆的,你有心思看书才怪!”说完翻出我的准备的几本书丢了出去,我还来不及阻止又对我下一个包袱经行攻击,“这可是跟皇阿玛出宫!还需要你带点心?皇阿玛连御厨都带上了还怕不够你吃的?”还好我眼疾手快,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在她扔出去之前抢下了我一包袱的点心。宝贝儿,还好你们没事,要不然我会心疼死的。

    “得得得,不带了成吧,不带就不带呗,干嘛都给我丢出去啊!”放下点心,捡起地上的书,道“你看你,连夫子的书都敢扔!越来越大胆了!”

    昭月叉着腰,道“夫子有什么了不起,你让他考个状元试试。”我脑袋里面立刻出现这样一个画面,孔丘高束着发冠,身着长袍,手拿羽扇,一路过五关斩六将来到了殿试这最后一关,然后冲康熙老爷子一拱手,道“大家好,我是孔子。”哈哈,这多有意思啊!

    昭月看着我笑得毛骨悚然,打了个冷战,道“神经兮兮的。”然后也不管我带什么东西就转身走了。

    其实昭月说得对,跟康熙出门,用不着带那么多东西,实在是缺什么,花银子买啊!想到这里我也就索性只拿两套换洗的衣裳以及随身带着的金疮药。

    随身携带金疮药已经是我很多年的习惯了。这古代可不想现代这么好的治安,你上街随时可能被“江湖人士”误伤,又没有110可以打,所以要随时准备自己上药。既然穿越,就要即来则安,什么时候身体上突然多了个伤口,暗自叹一声倒霉之外,还要镇定地自己上药。实在是不服气就仰天长啸一声“谁他奶奶地又挥错了刀?!”不过我劝你最好不要,这样容易引起众怒。

    现在越来越喜欢一个人胡思乱想这些有的没的,摇摇头,一看那些准备带路上吃的点心。哎,既然不打算带上,那就吃了吧!边吃边想着蒙古大草原上情景。驾着马,迎风奔跑,累了就大口喝一碗热奶子。晚上仰躺在地上,看着满天闪烁的繁星。啊!惬意!

    蒙古草原!科尔沁!等着我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