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载青梅相知  第34章

章节字数:3015  更新时间:11-03-30 16: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顿时浑身僵硬着不敢动,生怕稍微一动就被他们发现。可我这人有个毛病,被迫不能动的时候吧,我浑身上下哪儿都痒痒!想挠不能挠啊!这种感觉实在是一种折磨。

    “贝勒爷放心,熟利熟弊,那丫头心里清楚。”这个声音很冷峻,仿佛没有丝毫感情一般。

    “但愿吧,只是冉冉,凌海,如果冉冉不愿意,还是不要让她去了。”凌海,是谁?

    “贝勒爷无需内疚,一切都是冉冉自愿的!”

    “凌海,谢谢你。”胤禩为什么要跟他说谢谢?冉冉又是谁?

    “贝勒爷客气!我跟冉冉的命都是您救的,您的吩咐,我兄妹二人自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这么说来,这二人是兄妹关系,胤禩则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可能这二人为报恩,一个做了胤禩的侍卫,那另一个、、、、、、

    “嗯,最近,京城有什么动静?”

    “镶蓝旗都统的儿子公然在街上强抢民女,被直郡王发现并拦下,但是不知为何,直郡王却把这个事压了下来。”镶蓝旗的都统?正是太子的人啊!这些年是人都看得出来胤褆与太子不和,既是发现这种丑事,他怎么会替太子压下来呢?

    “知道了,你下去吧。”

    “嗻!”之后便听到一个脚步声越来越小。应该是凌海走了吧。

    等了些时候,还是没听道胤禩离开的声音,小心翼翼地抬头看去。胤禩双手背在身后,静静地站在草地上,头微微上扬,看着天上的月亮。

    你别说,如果不是我先入为主早知道他是个颇有城府的人,就这么看去,他就像是一个仙人一般,不食人间烟火。月光洒在他身上,能分明地看见他的眉眼,那般入神,那般迷人。

    很佩服他能以同一个姿势站这么长时间,但是我身子快成雕塑了!心里默念赶快让他回去!还好上帝听见了我的祷告,胤禩终于舍得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只见他转身走去,我赶紧抬手挠痒痒!丫丫个呸,真闹心!

    我稍等了一会儿,确定他不会来个回马枪的时候才匆匆跑回营地。

    看样子胤禩早就开始谋划了。这潭沼泽,他已经走在了边缘。呵,今年他刚好二十岁呢!只怕是很早就开始垂涎太子之位了吧?你们这些人,非要到土里去了,才肯安宁么?

    慢慢走回宴会,看见这群人举杯对饮,觥筹交错间全是一张张微红的笑脸。我叹口气,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不管你们是真情还是假意,至少这一刻,荡漾在脸上的笑容能让你们暂时忘却烦恼。

    突然一眼看见胤禩。他回去得可真快,正在与胤祉讨论着什么,眉眼间尽是笑意,竟一点看不出先前的落寞。

    转身,不愿意参与也不愿意打扰他们的世界。只是现在又去哪里了?不想再一个人乱跑,万一又不小心听到什么“不该听”的谈话,可不是次次都能好运地不被发现。还是回毡帐吧。

    因为心里老想着之前胤禩与凌海的谈话,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老是放不下那个叫冉冉的女子。冉冉,冉冉,你到底是谁?

    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有些可笑,老八的党羽众多,一个女人充其量不过是颗棋子,说不定小到我一辈子都不会遇上这样一个人,何必一直耿耿于怀呢?

    想到这里自然释怀许多,不再继续钻牛角尖的大脑瞬间觉得轻松多了。抬头一笑,却看见一个宫女偷偷摸摸地不知道在干什么。上苍啊,难不成今天我的任务就是发现“秘密”?

    我也蹑手蹑脚地走进那个宫女身边,她到底在干什么啊,这么聚精会神!恶作剧的想法在心里油然而生,轻轻抬起手,猛地一拍宫女的肩膀,嘴里还喊道“你在干什么!”

    那宫女显然被我吓到了!肩膀一抖,猛地转过头来,一脸的惊吓——“怎么是你?”

    宫女赶紧捂住我的嘴,道“姑奶奶,你吓死我了!别出声!”我赶紧配合地点点头,宫女松开手,我赶紧说“星央!你怎么来了?”

    没错!就是那个回府待嫁的女人——郭络罗·星央!

    “我说,这三个月没见怎么你还这么咋咋呼呼的?万岁爷怎么会让你这样的人去给格格做伴读,也不怕把格格都给带坏了。”说完还翻了一个白眼。我就奇怪的,你们古代人都这么喜欢翻白眼么?

    “去你的!”我指指她的装扮,道“你这是?”

    “我可是偷偷跟来的!以亲王府格格的身份肯定是来不了的,只好扮成宫女咯。”想想也是,装成一品大员不一定装得了,可要想弄一个宫女身份来玩玩儿,对她来说还不是小意思?!

    “哦。”我意味深长地点点头,斜着眼睛看着她,道“莫不是一如不见如隔三秋?来找你家贝勒爷了?”

    见我说这个,星央立马作俏娇娘模样,作势打我,“叫你瞎说!”我向来就怕挠痒痒,很快便投降认输。星央为了不引人注意,也就作罢。

    我们找了个安静地地方坐下,杂七杂八得说了些话。最后我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认识冉冉吗?”

    星央想了一下,还没说话便先摇头,道“不认识,怎么了?”

    “哦,没什么,突然想起来了,就问问。”真不明白我怎么对这个名字如此上心,可能是对未知的好奇吧。

    两人都没有说话,还是我打破了沉寂,“星央,说说你跟八贝勒的事吧。”

    我喜欢星央这个人也就是因为这点,她很豪爽,不是那种扭捏作态的人。她想了想,便说“我刚才看见他了。他在喝酒,没看到我。他在笑,好像很开心似的。”

    我插嘴道“难道不是吗?”

    星央笑了一下,摇摇头,说“不是。他跟我们不一样,我们笑就是因为开心,他笑,可能只是一种需要。在某个场合下,需要他配合地笑,他便笑,笑得任谁都会被他感染,然而我却看得出,他不开心,他不想笑!

    小时候他不像这样的。记得我跟你说过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吧?因为一盆花就要求我道歉的固执小孩。对,固执,小时候他就是那样,认为别人错了他就非要别人道歉。

    你别看他是皇上的八阿哥,就有多高贵,其实并不是这样的。皇上那么多儿子,哪注意得到他啊。论身份,没有太子高贵,比母妃,呵,他的母妃比任何娘娘的出身都要低下,比自身,那么多兄弟,个个都是人中龙凤。”

    听到这里我沉默了。没错,良妃娘娘确实无法带给胤禩荣耀,而这在皇家,是一件很可悲却无法改变的事实!

    “他小时候跟在惠妃娘娘身边长大,他说惠妃娘娘待他很好,可毕竟不是亲生,自然跟良妃娘娘是没得比。

    他的二哥,是太子,他的大哥,是长子,四哥,养母是皇贵妃,十三弟虽小,但皇上却是十分爱敏妃娘娘的,所以对他的十三弟也是极好。只有他,这个第八子,样样不如人,样样平庸。似乎隐匿与这些兄弟之间是在自然不过的事情。

    他的阿玛,那个高高在上的人,永远只是捧着二哥跟十三弟。不管什么事,轮到他这里,都是不咸不淡。

    他也过惯了不咸不淡,只是最痛恨别人嘲讽他的母妃。可偏偏就有那些歹毒心肠的人——太子。他因为打翻了太子的糕点,太子就骂他,说他母妃是辛者库贱婢!生出来的儿子也是贱种!这样的话,每个字都刺进他的心里!字字见血!太子还在喋喋不休的辱骂,他冲上去给了太子一拳。太子没料到这个平时低眉顺眼的弟弟居然会打他,就哭着跑去告状。还好,皇上并没有责罚他,反倒是让太子去抄佛经。他以为皇上会安慰他,告诉他他的母妃并不低贱,但是没有,皇上只是说,‘朕的儿子,不能光会用拳头解决问题,要学会以理服人,要让敌人输的心服口服!’

    就这一句话,他拼命读书,拼命习武。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的努力得到皇上的鉴赏,然而心高气傲的他却依然得不到兄弟们的尊敬。大家都在背后说他只晓得出风头,只会卖弄,末了还要搭上一句辛者库贱婢所出。这种辱骂,让他越发不爱说话。那种锋芒毕露的性子,也渐渐收敛了些。十多年的宫廷生活,让他深深感受,只有出人头地才能获得尊重!所以他学会了什么叫收买人心!只有给那些人好处,那些人才会对他笑,才会听他的话。

    所以他不再对别人生气,他对别人笑,对所有人笑。让所有人都夸他是贤良温厚的谦谦君子。”

    我看向星央,心里一惊,这丫头,早已满脸泪痕。心里哀叹,这个紫禁城,扭曲了多少人的心?

    往星央那边挪了挪,揽过她的肩膀。心里想着,只怕他想要的不只是兄弟对他的尊敬,更是太子那一身明晃晃的权利啊!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