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载青梅相知  第38章

章节字数:3871  更新时间:11-04-02 15: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轻轻推开抱着我的胤祥,这句话完全打碎了我内心刚刚拥有的平静。我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我更不知道兆佳跟胤祥大婚具体是什么时间,但是!一定不会是这两年的事情。索额图还在,没成为“大清第一大罪人”,我依稀记得兆佳跟胤祥成婚的时候已经没有索额图了。这是好事,至少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可是,我到底在怕什么?我眼睛好了,如果不出意外我就会顺利成为历史上那个人。可是,心啊,你在犹豫什么?害怕什么?顾忌什么?

    “胤祥,我、、、、、”胤祥微微一笑,看得出来有些受伤,“是我唐突了,放心,不会逼你的。你好好考虑,反正,不急。”

    “给我一点时间。确实有些,嗯,怎么说呢。”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他赶紧接过我的话,“我明白。我会等你考虑好,然后在我面前点头告诉我,你愿意嫁给我。”看着有些受伤却仍然顾忌我感受的这个人,我觉得有些心疼。

    手不自觉伸向胤祥那张有着淡然忧伤的脸,就在离脸还差几公分的时候,被他巧妙的躲开。“你休息吧,我不急着要答案,除非,你急着要嫁给我。”

    看得出是他有心开玩笑,不想我太尴尬,也不愿让他担心,便瞪他一眼,“去你的。”胤祥一笑,“那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我点点头,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越来,越小。

    胤祥,对不起。

    可能是我真的没准备好吧。我不知道我们之间,到底有没有爱情。从小到大,我们一起玩,一起闹,牵手,拥抱。都好像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这些对我来说,从开始的悸动到现在的感动,我不知道里面有没有爱情的成分。同样,你也是吧?你从来没有说过喜欢我,更别谈爱。你会保护我,照顾我,但这,是爱情吗?

    我真的不敢确定,要是我们之间没有爱情,嫁给你,那今后的日子要怎么过?没有爱情,我拿什么来支撑被父兄伤害的你?没有爱情,我拿什么来支撑可能是貌合神离的婚姻?

    如果我爱,那么将来我看着你纳妾,起码会嫉妒会吃醋,作为一种情绪虽然它们太过悲哀,但好歹能证明我的存在,可是,如果看着你一个又一个地娶妻而我却毫无感觉,这样的日子,要我怎么活下去?

    胤祥,给我一点时间也给你自己一点时间吧,让我们都清楚地想想,我们要的是什么。

    回去的时候有些神游,心乱如麻。呵,正应了那句话,剪不断理还乱啊。算了,不想了。

    “哈,你怎么知道的?”这个声音打断了我心里的麻乱,生性好奇的我放慢脚步,侧耳聆听。

    “我可是跟着去了蒙古的!你们没看见,格格跟那个蒙古人,真是如胶似漆啊!”听到这里我就明白了说的是昭月跟景苍。

    “是吗?格格也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呢!”一群宫女嬉笑的声音有些刺耳。

    “可不,这个蒙古人,身强力壮,跟格格挺配的呢!而且啊,有一晚上他们还、、、、、、”另一个宫女略显焦急的问“你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呀!”

    “你们可不许外传啊!有一晚格格没有回毡帐,听说啊,跟那个蒙古人彻夜长谈呢!”我已经听不下去了!嚯地看不来,怒道“你们说什么!”

    看到我都吓了一跳,福身道“姑娘吉祥,奴婢们没说什么。”

    “你们真是太大胆了!连格格的闲话都敢传!知不知道传到皇上耳朵里是要掉脑袋的!”听到我说要掉脑袋,一干人等马上吓得跪倒在地,连连磕头,都带着哭腔喊“姑娘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虽然心里有气,但也很清楚八卦传闻在紫禁城这样的地方是断不了的。

    “不许有下次!要是我日后再听到这样的话,都小心你们的脑袋!下去吧。”

    “是是是,奴婢再也不会乱讲话了!多谢姑娘!”众人吓得爬起来就跑,仿佛我是魔鬼般不敢多呆。

    “她们又在嚼什么舌根子?”这个声音,有点耳熟,疑惑的回头。吓得我腿软一下子跪在地上“皇上吉祥!民女不知道皇上也在,民女,”我话还没说完,康熙就说“她们说什么?”急切之下迅速理清头绪,康熙应该刚到,并没有听见之前那群宫女的谈话,我道“都是些无稽之谈,民女不敢污了皇上的龙耳!”别再问了呀!我真的不知道该编什么借口了!丫丫个呸,一群祸害,嚼了舌头根子还要我来担风险!

    “朕恕你无罪。”无路可退,只好如实道来“她们说,说十三格格在蒙古行为不检。”说完之后大气不敢出,额头的汗滴在石板上,清晰的一个圈。

    “哼,这群宫女只晓得背后传闲话!你起来吧,随朕一块儿去昭月那儿坐会儿。”我腿真的软了,挣扎着站起来,拍拍胸口给自己壮壮胆,跟了上去。

    心里还在想着那宫女说的话,昭月真的一夜未归跟景苍在一起?天哪,我居然都不知道!

    很快便到了庆祥所,康熙阻止李德全的宣驾,轻脚走进院子。而昭月一个人坐在树下,手支这下巴,眼睛出神地看着地面,丝毫没注意道我们的到来。我有心想弄出点动静,但看康熙这探究的神色,还是放弃这个想法。

    “月儿?”康熙试探地喊了一句,昭月回头一看到康熙,愣了一下,不过随即很快地浮现一个甜美的笑容,迎过来,“皇阿玛!今儿怎么有空来儿臣这里了?”挽住康熙的手臂,俨然一副乖巧女儿的神态。

    “怎么,朕还来不得了?”昭月立刻撒娇道“当然不是!这不是正盼着皇阿玛来看儿臣嘛,今儿突然皇阿玛来了,有些受宠若惊而已!”

    康熙笑道“就你嘴甜!”在屋子坐下后,赶紧招呼小琴备茶,一想这么热的天儿肯定是喝不进热茶的,赶紧上前福身道“皇上,民女想着这天气太热,喝茶更燥得慌,要不试试民女的新招儿?”我充满期待地看着康熙,康熙笑道“你去折腾吧,只要别太慢。”得到许可赶紧谢恩拉着小琴出去。

    让小琴榨出西瓜汁后,拿来干净冰块,用小锤敲碎,当然做不到现代刨冰的精致,至少让冰块变成细碎的。弄好后放入雪白的小瓷盘字里,浇上西瓜汁,再撒上一些细密的冰糖,搞定!由于是突发奇想,所以准备不充分,暂时只能这样了,不过在清朝来说,这已经很不错了!

    让小琴端着两盘刨冰进门,康熙的目光已经被吸引过来,昭月也好奇地看着。我道“皇上,这是解暑良品,入口即化,冰凉沁体,请皇上品尝。”

    李德全拿过备好的银匙,轻轻舀过一口,放入嘴中。笑道“皇上,果然是好东西啊。”康熙这才将瓷盘拿在手中,轻舀一勺,送入口中。随即笑道“入口香甜,清爽透凉,不错,是消暑良品,可有名字?”

    见康熙喜欢,我心里自然是十分高兴的,可仓促做出来哪有时间想名字,看着鲜红的果汁沁入碎冰,心中一亮!道“回皇上,这甜品名叫‘一片冰心’。”康熙沉吟了一会儿,道“好名字!好名字啊!”冲昭月“这个毓齐丫头可是个宝贝啊!”昭月嗔怒道“哪有!儿臣今日也是第一次品尝这样的好东西呢!这丫头跟着我这么久都是高人不露相呢!今儿要不是皇阿玛来,估计我还吃不到这‘一片冰心’呢!”

    我怎么忘了昭月这茬儿啊,苦道“格格恕罪,民女这不是一直没找着合适的机会嘛!今儿全靠万岁爷成全啊!”昭月马上向康熙‘痛陈’“皇阿玛您看!平日里她可都是这么欺负儿臣的,儿臣可是被她欺负地够惨的!”一脸的可怜相,要不是康熙深知她的性子,说不定还真是信以为真!姓爱新觉罗的,个个都是表演系毕业的!

    “格格、、、、、、”康熙看我一脸无奈的样子,道“那朕可就把这个‘常欺负’你的丫头带到乾清宫去好好‘治治’她呀!”这是唱哪出儿?

    昭月先是一愣,随即笑道“那可再好不过了!儿臣可是斗不过毓齐儿的,让她去乾清宫也好,省得一天到晚闹得我烦心!”黑线中。昭月,你能不能不要在你爹面前颠倒是非?谁闹谁啊!

    “哈,毓齐丫头,那明日,你就收拾了去乾清宫吧。”我这个286的大脑完全比不上他们的四核处理器。在我迷糊的过程中,李德全提醒道“这可是天大的殊荣!还不赶快谢恩!”我赶紧跪下叩首,道“谢万岁爷隆恩!”

    “免了吧。这个‘一片冰心’甚合朕意,以后经常弄点小花样出来,让朕开开心,啊。”

    “是!民女谨记!”我这就要去乾清宫了?糊里糊涂地就要从逍遥的庆祥所搬到容不得一丝错误的乾清宫?那以后不是要起很早?以后就不能在自称民女,要自称奴婢了啊!以后就不能随时戏弄昭月了,也不能再像现在这般逍遥快活了啊。虽然我在庆祥所只是个伴读,但跟一把手关系好,狐假虎威也能混个二把手当当啊,可是去了乾清宫,那么多宫女,个个都是前辈。办公室的明争暗斗可是相当壮观的呀!

    “你想什么呢?皇阿玛都走了,起来吧。”走了?这就走了?挥一挥衣袖,就把我带乾清宫去了?我转过身,深情地看着昭月,也不说话,就在昭月快被看毛的时候开口道“格格,奴婢今后再也不能照顾你了!你一定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千万别淘气,这大热天的别出去玩儿,小心中暑了!以后,”我的悲情戏才刚刚开演,昭月就十分不给面子的拆了我的台。“得了吧你,搞得跟临终遗言似的。我呸,还好意思呢!还‘一片冰心’,我去你的,好东西藏得这么紧,也就我能容得下你,我看你去乾清宫还能不能这么得瑟!”

    我就纳闷儿了,一格格怎么跟土匪似的?“我说昭月,你话可不能这么说,我这个性子去乾清宫估计也就能支撑两天,什么时候没管住嘴估计就玩儿完!所以跟判死刑没区别,也就算是临终遗,”言!丫丫个呸,你捂我嘴干嘛?

    “你作死啊!这宫女能去乾清宫那可是福分!没见过你这种不识好歹的人。”我嘀咕一句,她马上又说“你又不是宫女?你赶紧管好你这张臭嘴!乾清宫可不是庆祥所!你还想去乾清宫为所欲为呢!”

    我抬上我无辜的眼神,道“我没有想去乾清宫为所欲为。”昭月完全不上当,狠狠地说“没有最好!告诉你,你老实点!皇阿玛这人也不是不近人情的,你只要把他伺候好了,要什么没有啊。真是的,”看昭月滔滔不绝完全没准备住口的样子,我的暴力因子在体内蠢蠢欲动,拼命抑制住之后,道“来劲是把你!没完没了还,弄烦了小心我!”

    昭月仰头,一瞪眼“怎么着?”

    我双管齐下,口里说“我咯吱你!”话音刚落双手便冲向昭月。待两人都打闹地疲惫不堪之时,难得地意见统一都住手。我俩坐在椅子上,都喘着粗气,昭月说“你看你,哪像个大家闺秀!完全是个江湖混混儿!”我一笑“多谢夸奖!你也不赖啊,根本不是金枝玉叶,就是一土匪头子!”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