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载青梅相知  第41章

章节字数:3909  更新时间:11-04-05 22: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毓齐儿,那个,就是咱们的领事姑姑,叫森娅。她人挺不错的,不过不要犯错误,她惩罚下人的手段才厉害呢!”顺着艾草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个穿着水绿色旗装的女子,不过是个背影,看不到长相。“你过去吧,我就只能到这儿了啊,我得去看看茶叶。”说完拍拍我的手,我点点头。走向那个水绿色的身影。

    “森娅姑姑,毓齐儿来了。”那个水绿色的身影回过头来,我竟然有些惊艳的感觉。很漂亮,细看却又不是那么抢眼,只能说正值青春,花样年华。

    “啊,是你呀,来来来,看看。”她牵着我的手转了一圈,这是乾清宫当值的领事姑姑?这么不严肃?

    “嗯!不错,是个漂亮胚子!”什么意思这是?选美?

    “姑姑,我,”她爽朗一笑“你别这么紧张,我又不是坏人。只要你不坏事儿,踏踏实实办好差事,你过的舒坦我也舒坦。不过我听说过你,李谙达都说了你是个聪明人儿,我也放心。但是皇上跟前儿办差只记住一点!”我小鸡啄米似的赶紧点头,示意她往下说,她道“不该听的别听,不该说的别说。”

    可不!字字箴言啊!“毓齐儿记下了,谢姑姑赐教。”森娅笑了笑,说“去吧,万岁爷这会子也快下朝了,你别怕,该干嘛干嘛,有事儿我在旁边呢。”

    乾清宫昭仁殿。

    “皇上吉祥。”森娅带着我道万福之后,就见康熙从门前进来,后边儿跟着八贝勒胤禩。

    康熙刚坐上龙椅,艾草就从边上端来茶水。

    “老八,你让朕说你什么好!”嗯?我大脑里面的八卦因子迅速收集有效信息。

    “皇阿玛教训的是。”胤禩一副低头认错的模样。康熙不怒反笑,说“朕还没教训你呢。”胤禩不说话了。真有意思这个人,一到不知道说什么他的右手就开始在袍子下边儿抠啊抠的。被我发现好几次了!

    憋住笑意却发现森娅正瞪着我,赶紧规矩的低下头。

    还好今天不怎么热,要不然这么站着可怎么得了啊。想吃冰淇淋了。草莓圣代啊,这辈子我是再也没这个福分了。

    “毓齐儿!万岁爷问你话呢!”严厉的声音打断我的遐想,抬头一看,正对上康熙饶有兴趣的眼神。

    “啊?”森娅狠狠地瞪我一眼,刻意压低声音,说“万岁爷问你在乾清宫习不习惯!”哦!我点点头,冲康熙笑道“皇上恕罪,奴婢承蒙圣恩能在乾清宫来侍奉,自是感激不尽!”康熙一笑,说“你在想什么,朕问话都没听见。”

    啊!总不能跟他说我想吃冰淇淋吧?“回皇上话,奴婢正在想着做点不同口味的‘一片冰心’呢!”管他呢,先应付应付,要真是换口味也简单。余光扫了一遍大殿,胤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退下了。

    “哦?还有不同口味的?那再好不过了!以后每日换一个,诶!名字可不能重复哦!”看着康熙新奇的目光,福身道“是,奴婢记下了。”这个老顽童!

    “李德全你别拦着我!”诶?这声音耳熟!谁啊这是,敢在昭仁殿门口喧哗,还大胆子地直呼李德全名讳,要知道李德全在康熙身边的地位,就是亲王大臣也要称呼一声谙达!

    “十阿哥,万岁爷在休息呢!您容奴才通报啊!”十阿哥?胤(礻我)这又是怎么了?瞄一眼康熙,脸色已经沉了下来。门外还在喧哗,“狗奴才!爷你也敢拦?!”

    “李德全!让他进来!”康熙低喊道。隐约听得见点点怒气。得到康熙的允许后十阿哥推门而入,见到我先是一愣,随即跪下道“皇阿玛为儿臣做主啊!”都是一片惊讶之色,跟森娅交换一个眼神,安心站着。这是怎么回事?十阿哥嘴角还有一条血迹,脸颊红肿,衣衫也是杂乱不整。

    “何事?”两个字。听不出喜怒,但却让人不敢放肆,饱含着帝王的威严之色。胤(礻我)仿佛为先前的鲁莽感到后悔,没有了大喊大叫,说道“皇阿玛!您看!您看我这个伤势,都是十三弟给打的呀!”

    什么!胤祥打的?我紧紧盯着胤(礻我),他也抬头看了我一眼,只一眼,便赶紧低下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看向艾草,艾草微微向我摇摇头。长呼一口气,等待康熙的说法。

    “周巧儿!你去把十三阿哥找来!”康熙压制着怒气,周巧儿赶紧打了个千儿跑出去了。胤(礻我)也察觉到康熙的怒气,不再说话,安静地跪在殿前。没一会儿李德全就进殿来,说道“皇上,十三阿哥到了。”康熙道“让他进来。”话音一落,李德全带着胤祥进来。

    胤祥也低沉着脸,眼角边一块淤青。很明显,兄弟俩干了一架。

    “胤祥,见过皇阿玛。皇阿玛吉祥。”

    “吉祥?你看看你们俩这副样子!衣衫不整,鼻青脸肿,老十更是还没进门就高声嚷嚷!你们让朕怎么吉祥?!”康熙大怒,猛拍龙案。吓得我一个激灵。

    “儿子不孝,十哥脸上的伤,是儿子打的。”胤祥还是一副沉着的样子,看不出任何情绪。

    “在场的人还有谁?”许是没料到康熙问这么一句话,胤祥抬头看了一眼康熙,随即低头道“十四弟跟九哥也在。”康熙冲李德全说“李德全,你让人去把老九老十四给朕叫来!”

    “嗻!”李德全退出门口后一路小跑消失在眼帘。二人都不说话,皆是低着头跪在地上。康熙似乎没什么怒气了,面无表情地喝着茶。似乎嫌茶泡得太久失了茶味,放在了桌子角。艾草见康熙如此,赶紧上前端下茶去,退身离开。

    “万岁爷,九阿哥跟十四阿哥到了。”李德全进殿来弓着腰说。康熙低声道“宣。”

    “宣,九阿哥十四阿哥觐见!”李德全冲外喊道,别说,这嗓子还挺亮。

    胤禟跟胤祯并排进殿,看见跪在地上的胤(礻我)跟胤祥,二人交换一个神色,分别跪在两边,叩首道“皇阿玛吉祥!”

    “你们说说,他们俩人是为了什么事儿动的手?!”康熙说完后,并没有人答话,殿内安静地可以听见大家的呼吸声。这时,艾草端着刚沏的茶轻轻端上龙案,放在康熙手边,退下。

    “朕让你们说话!”胤祯见实在捱不过去了,为难的说“回皇阿玛话,十哥他、、、、、”

    “哼,他做什么了让胤祥出手打他?做都做了,你这时候还替他瞒什么!”从来没见过胤祥动手打人。就是对待宫女太监这个阿哥爷也是和和气气的,今日到底为了什么,让胤祥忍无可忍呢?

    “十哥说十三哥是,是贱种。”后面那两个字,声音小得跟蚊子叫似的,但足以让殿上的人听的一清二楚。明显看到胤祥听见那两字而颤抖的身体,双拳紧握,似乎随时都会爆发。胤(礻我)的母妃是温僖贵妃,自然有骄傲的资本,但是,他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狠毒的话?呵,真是了解自个儿这个弟弟,唯有如此才能伤他最彻底,也唯有如此才能激发他内心的愤怒。

    “还有什么?”康熙的声音任然听不出一丝情绪,反而胤祯听完陡然抬头,支支吾吾的说“回皇阿玛话,没,没有了。”康熙也不动怒,只是不容反驳的低吼一声,“说!”

    胤祯这才说道“十哥还说,说,敏妃娘娘是,身份低贱的庶妃。”完全没料到,胤(礻我)还说了这句话。胤祯后面那句也是说得含糊其辞,但仍然让胤祥愤怒地紧咬下唇。我相信,如果不是康熙在,他一定不允许胤祯重复这样的侮辱。而且我更相信,胤(礻我)那张嘴,一定还会说出更加伤人的话!

    康熙双手竟然也有些颤抖!抓起龙案上滚烫的茶杯向殿下跪着的人砸去!茶水倾溅在康熙手上,而康熙却浑然不觉。森娅赶紧上前拿出帕子擦拭,口里说道“万岁爷息怒!保重龙体啊!”康熙挥开旁边的森娅,怒道“敏妃就是再低下,你也得叫她一声母妃!不孝子!朕,朕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不孝子!”康熙气得不轻,身子颤抖不已。而倔强的胤(礻我)仍然不知认错。康熙道“胤(礻我)!你去佛堂给朕跪着!朕不说起来,你就给朕一直跪着!”胤(礻我)磕了一个头,转身走出大殿。康熙又道“胤祥,纵是哥哥错了!你也不该动手打他!平素里学的那些仁义道德都是为了交差了事吗!”胤祥猛然抬头,盯着自己的父亲。眼神凌厉却是满载了痛彻心扉。康熙似乎不忍对视这双眼睛,转移了视线,道“你去,把《常棣》抄写一百遍!日日诵读!”

    胤祥默默得低下头,低声道“儿臣,遵旨。”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如刀绞的疼痛。对于胤祥,我居然有一种舍不得任何人伤害他的感觉。眼睛有些看不清东西了,下意识抬头看,希望不要掉出泪水。什么时候,他在我心里扎根这么深,以至于别人对他的伤害,我能清楚地感觉到疼痛?

    “胤禟胤祯,你二人眼看兄弟不和,也不进行劝解,实属不该!回去抄写《常棣》一百遍!禁足半月!”二人领命都出了殿内。康熙有些恍惚地靠在龙椅靠背上,森娅赶紧让小太监传太医前来。我一看,被烫到的那只手背已经红肿起来,而康熙却毫不知觉,颓然地看着先前众皇子跪过的地方。我跟李德全赶紧收拾残局,艾草又去重新泡了杯茶。

    正在大家都大气不敢出的时候太医来了。

    康熙也不说话,随着森娅摆弄自己,上药包扎好之后,太医说“皇上的伤并无大碍,只需按时换药即可。”森娅说“毓齐儿,你去跟李太医取药。”我点点头。

    无非是些烫伤膏药之类的,没多久便拿药回到昭仁殿。进殿的时候居然只有康熙一个人还坐在龙椅上。不知道他是在想胤祥,还是在想敏妃、、、、、、

    我不敢惊动他,见龙案上还是茶水,想了一下,小心翼翼端下来,到后间看到艾草后让她换成冰镇酸梅汤。

    放下酸梅汤,正逢康熙拿起汤杯,感觉到丝丝冰凉,看了一眼,喝下。我上前道“万岁爷恕罪,奴婢看天气干燥,怕万岁爷喝热茶上火,这才擅自做主换成了酸梅汤,希望可以起到解暑降火之效。”解暑是顺道,降火才是真的!

    康熙叹一口气,道“若他们也能像你这般善解人意,朕不知道可以少操多少心!”

    “万岁爷过誉了!阿哥们纵是有错,那也是皇上的儿子,个个都是人中之龙,奴婢怎敢相比。”

    康熙看着我,缓声道“毓齐儿,当年、、、、、”我知道他想说什么,既然他为难,那我就主动回答,“娘娘以前告诉奴婢,菩提本是树,明镜亦有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康熙愣住了。过了好久,他缓缓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燕慈,朕,是不是错了?”不知道源于什么冲动,我竟然上前说道“皇上没有错,娘娘从来没有后悔过,娘娘相信,皇上会好好照顾十三阿哥以及十三格格十五格格。毓齐儿也相信!”

    我坚定地看着康熙,不清楚这股勇气从何而来,只是记起了当年与敏妃娘娘的那段对话。

    【作者有话说:《常棣》出自《诗经·小雅·鹿鸣之什》,是描写兄弟友爱的,全诗一百二十九个字,抄写一百遍,也是难题哦~~】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