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载青梅相知  第46章

章节字数:3745  更新时间:11-04-15 14: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康熙四十一年四月。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历年以来,朕每逢四月便亲自祭于泰山,告慰列祖列宗。唯独近月朕越发感觉到身体不适,不宜远行。思虑再三,今着皇十三子胤祥,代朕祭于泰山。钦此!”

    一道圣旨,几乎让所有人都为之惊叹不已。

    自二月从五台山回宫之后,康熙的身体的确有些微恙。常寝食难安,咳嗽不已。大家都在猜测康熙会不会去祭拜泰山,或者,让他人代之!若是后者,那么此‘他人’将会是谁?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康熙竟然会让一个毛头小子去代祭泰山?这太不可思议,却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或者,这个受宠的阿哥将来前途无量?

    呵,可怜我这双耳朵。在康熙身边伺候,就难免听到些风言风语,无奈得摇摇头,却恰逢森娅迎面走来。

    “姑姑吉祥。”微微福身,森娅朝昭仁殿里面看了看,道“听说让十三阿哥代祭泰山?”怎么大家都在讨论这个问题?连一向谨言慎语的森娅都来打听八卦。

    “回姑姑的话,圣旨上好像是这么说的。”森娅看着我,道“你就一点也不高兴?”我纳闷儿地抬头看着森娅,道“我为什么要高兴?”

    “你不是一直跟十三阿哥交好吗,如今万岁爷要他代祭泰山,可算是荣宠万分,于你,不也是有好处的?”森娅这是怎么了?认识她这么久,从没听她说过这样逾礼的话。我低头道“姑姑说的好处奴婢听不懂,奴婢不过是有幸能跟十三阿哥说上两句话而已,万岁爷的荣宠是给十三阿哥的,与奴婢没有任何关系。”

    听完我波澜不惊的话,森娅笑道“好丫头,如此甚好!小小年纪便能如此透彻地看清自己的身份,实属不易。在这宫中,只有安分守己才能平安度日。若心里再起邪念,那才真是害了自己啊。”

    偷偷地翻个白眼,原来是在试探我!“姑姑说的是,奴婢一直记着姑姑从前说过,在乾清宫当差,‘不该听的别听,不该说的别说’”

    森娅向我投来赞许的目光,“在皇上身边伺候,诱惑很多,若你能一直保持今日的心态,不说扶摇直上,至少安稳度日是没问题的。”

    “多谢姑姑提点。”森娅点点头,走了。

    望向她的背影,笑着摇摇头。他的一生,什么时候受宠,什么时候没落,什么时候辉煌我都再清楚不过了,何须这个时候高兴?

    “喂!”我一惊。

    “干嘛你,冷不丁蹦出来吓我一跳。”胤祥做了个“我呸”的表情,低声道“你好意思说,爷都在这儿站了小半天了,是你自己不知道再胡思乱想些什么东西都没看见我。还说我吓你,小心什么时候皇阿玛叫你,你还神游呢!有你吃亏的时候!”说完就进殿去了。

    再出来的时候我赶紧叫道“十三阿哥。”知道他听见了,低声道“真要去?”知道我是指代祭泰山的事儿,胤祥道“这事儿岂能儿戏?希望来得及赶回来参加八哥跟星央的大婚。”我大惊,“什么时候?”

    胤祥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道“什么时候你那脑子里面能记点儿事儿?五月份,八哥大婚!”

    天哪!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居然都忘记了!不知道星央大婚我能不能去观礼。还有礼物,怎么办,新婚礼物一定要有特殊意义才对!

    “你干什么?”胤祥歪着脑袋问。

    “怎么了?”

    “你的表情一会儿惊一会儿愁的,快抽筋了都。”要不是在康熙寝宫,我一准杀过去!

    “你别这么看着我啊,太惊险了我受不了。”在我还没爆发之前某人明智地溜了。

    好不容易终于熬到下午换班的时候。站死我了。一回到房间就倒在炕上。心里还想着星央大婚,我送什么礼物好呢。

    迷迷糊糊的,想着想着就跟周公下棋去了。

    再醒来的时候的时候天已经黑尽。摸索着起身,推开门借着月光看了看外面。今晚月色很好,银辉洒在地上略显朦胧。

    去后井打水洗了把脸。才四月份,水却没有冬日那般寒冷。

    这可怎么办?已经没有了睡意,算了,索性随处走走吧。披了件斗篷,轻轻带上门。

    本以为是随性的,脚往哪边伸自个儿便往哪走,接过却不知不觉走到了延禧宫。呵,罢了罢了,既然来了,就去小池塘看看。

    自从敏妃去世之后,这延禧宫便再没有用过,可是却有专人打扫。康熙跟胤祥都会偶尔单独来走走,是想要得到片刻的安宁还是思怀已逝之人?

    门轻轻一推便开了。难道有人来了?这么大晚上的谁会到这里来?

    难道、、、、、、

    沿着这条熟悉的小路,没几步便走到了小池塘。还好,这个月色很到位,跟路灯似的。

    哈!果然不错所料,某人正在那儿自斟自饮呢!

    “嘿!”一手拍向某人的肩膀,而某人却一点惊吓的意思都没有。“我说,你倒是给点反应啊,真是!还指望吓你一跳呢!”

    胤祥放下酒杯,微微回个头,笑道“连你这么重地步子我都不知觉,那哪天被人杀了都不知道。”不喜欢在这个地方听见那些字眼儿,道“呸!瞎说话!”

    胤祥只是笑了笑,道“这么晚,你怎么来了?”我坐下来,见只有一个杯子,便直接拿起来,倒了点酒,饮下。暖暖的,舒服!这才答道“睡不着了呗,哪有你厉害啊,不仅来了,还还还带着家伙事儿来的。”我手指着这桌椅跟酒壶。

    “我,过来看看额娘。还有几天就准备启程了,跟额娘说说话。”也对,他来这里,自然是想着敏妃的。我点点头,道“要去多久?”

    “一个月吧。希望能快点回来,要是能赶上八哥大婚就再好不过了。”

    “你送什么?”胤祥莫名其妙地看着我,我又解释一遍“八贝勒大婚,你做兄弟的,送什么贺礼啊?”

    “还能送什么,什么名贵送什么呗。”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种场合,不就是达官贵人们相互比富吗?

    “今个儿皇阿玛狠狠地训了索额图一顿。”听到这里我顿时来了精神,道“所为何事?”

    “听说是有官员上密折,去年咱们去塞外可还记得?”我点点头,道“自然记得。这跟索额图有什么关系?”

    胤祥倒了一杯酒,一口饮下,道“你有所不知,咱们在塞外的时候,太子旗下的一个都统的儿子在京城强抢名女。这个事儿啊那时候就有人背着给压了下来。那女子也是贞烈之人,自然是不从那位贵公子的。可没想到那都统的儿子丧尽天良,见女子不从便起了杀心!”说到这,我猛地想起去年在草原上偷听,啊呸!不小心听到八贝勒跟一个叫凌海的人说道过这样的事,不知道、、、、、、

    “他把那女的给杀了?”

    “正是!”

    “岂有此理!这可是皇城根儿啊!天子脚下这些个当官的就敢如此放纵,还有没有王法了!”我一激动手“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猛地抬起来,倒吸一口凉气,妈的,真疼!

    “你别这么激动。疼不疼?”我撇他一眼“不疼你试试?”胤祥笑道“这一巴掌算什么,我一大老爷们儿这点小碰撞都喊疼那就不姓爱新觉罗了!”我呸!心里暗骂道,你个半大小子还好意思称自己是大老爷们儿?羞不羞?!

    虽然分散了点注意力,但脑子还是在转的,“一个女子死了,都统要瞒也是没问题的,何况是太子的人。怎么会牵连到索额图头上来?”

    “聪明!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了。原来那女子也不是一般人家的姑娘,她是内务府掌福陵郎中阿哈占的女儿!”我想了想,问“这个阿哈占,几品?”

    “五品。”

    “这个都统又是几品?”

    “从一品。”我要是嘴里有茶立马吐了出来。“开什么玩笑,别说是一个一品大员想要他阿哈占的女儿,就是想杀了他阿哈占也不是什么难事。”这点小道道我还是清楚的,品级差太远了好吧!

    “要是这样也就简单了,可中间还牵扯到另外一个人物。”胤祥神秘地看着我。

    “谁?”

    “我的大哥,直郡王!”等等,我大脑有些懵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上次在草原好像听到的就是这个,也跟直郡王有关。

    “那个人可是镶蓝旗都统?”没想到我会突然问这么一句,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我就索性一五一十把草原上听到的事情都说了出来。但是下意识省略了冉冉那一段。胤祥恍然大悟,点点头说“原来八哥在就知道了!不过你也是只知其一。”

    “那其二呢?”

    “就像你所说的,阿哈占不过是个五品官员,凭什么告个状还能牵连到权倾朝野的索相?”

    “为什么?”

    “正是因为我大哥!”我惊讶道“直郡王?”

    “你说直郡王把此事压了下来对不对?”我点点头,“没错!”胤祥冷笑道“哼,这只是个开始,后来想真正压下事情的却是索额图。我这个大哥不过是做个样子。况且他跟太子向来不和,太子的人出了这样的丑事赶紧跟皇阿玛告状都来不及,怎么会去帮着太子隐瞒呢!”我目不转睛地看着胤祥,仿佛是听故事般,急于想知道故事的结尾。“因为,我大哥早就知道那女子的身份!不过是抢了个女子做小老婆,若是阿哈占愿意再送他几个女儿都可能,告这样的状,顶多也只是把太子跟索额图训斥一顿,都统大不了降级停薪。伤不了他们,可若是那女子死了、、、、、、”胤祥停了下来,看着我。我道“若是她死了那事情的性质就不同了,出了人命,还是朝廷命官的家属。皇上不得不查!”

    胤祥一笑“正是!况且这两年索额图跟太子的门下,仗势欺人的事情太多了。只是碍于皇阿玛疼爱太子,宠爱索额图,所以好多人只能忍气吞声。但这些事情皇阿玛未必就真的不知道!所以这个上密折的人,很有可能就是阿哈占!一个小小的阿哈占肯定是告不倒索额图这座大山的,背后不知道还有多少个‘直郡王’呢!”

    “你是说背后还有很多人支持阿哈占?”胤祥又喝了一杯酒,慢悠悠的答道“八哥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啊!我恍然大悟!他早就知道!他肯定也是背后的“直郡王”之一!“他想要坐收渔翁之利?”

    胤祥赞赏的点点头,道“八哥自小养在惠妃娘娘处,跟大哥关系也是近的很。我大哥这个人,常年征战,但却是个有勇无谋的人,依他的性子,估计早就乐颠乐颠地跑去皇阿玛那儿告状了!还等得到阿哈占女儿的死?”

    我接道“所以,是八贝勒偷偷叫人给直郡王报信,让他等着,捏住索额图的把柄!”突然想起一事,道“不对啊!当时那个叫凌海的人向八贝勒报告此事时,八贝勒的口气好像并不知情啊!”

    胤祥眯了一下右眼,道“哼,他知不知情,只有他自己知道。”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