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载青梅相知  第52章

章节字数:3226  更新时间:11-04-17 14: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头。呵,怪不得你也要走呢,当事人,需要给我解释的人。那个人就在我的身后,看着你抱着我,所以,连你也要走么?

    胤祥,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误会我?既然相信我了不怪我了,又为什么要多出这么一件事?我以为只要我道歉,只要你原谅,只要你回来了我们就可以回到从前,可如今,康熙当着我的面,给你和另一个女人,另一个怀着你孩子的女赐婚。你让我,情何以堪?

    不管是不愿意也好,害怕也好,不想面对也好。我都选择了逃避。看到胤祥的那一瞬间,泪水滂沱如雨下。转身就跑。

    “毓齐儿!你别跑!听我解释啊!”后面传来胤祥焦灼的声音。解释?呵,这个时候,你想让我听什么?听你怎么一到蒙古就背信弃义跟别的女人勾勾搭搭?听你怎么让那个女人怀上孩子?

    跑过一条回廊,我却突然顿住。胸口起伏不定,脑子却萦绕着刚才想的那些字眼儿。背信弃义?勾勾搭搭?天哪,我怎么能用这么恶毒的词语来,来骂他?

    正想到这里,背后一个巨大的冲力猛地撞上我。是胤祥!他双手狠狠的抱住我。第一次,他第一次如此猛烈的拥抱我,双手紧紧的环住我,仿佛下一刻我就要从他的怀抱里脱离一样。哈,不禁想笑,我不正是想要脱离吗?

    “你放开我。”以前是多么怀念背后这个人,多么怀念这个拥抱呵!

    “毓齐儿你不要跑了好不好,你听我说啊!”这一句话,让我停住的泪水又顷刻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我猛地转过身子,直视着面前这个人。多么心痛的一张脸啊,眉头扭在一起,眼睛红红的。“你想告诉我什么!”仅仅几个字,却仿佛费劲了我浑身的力气。他不再看着我,双手无力地垂在身侧。不看也好,我也承受不起你的眼神!

    “你是不是想要告诉我,你到了蒙古之后遇见一个美若天仙的姑娘,你一时糊涂,一是心动,就跟她睡觉了!”天哪!我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胤祥不可置信地看着我,冲我摇着头,心痛之色,溢于言表。

    “这还不算,还不算啊!她还怀孕了?肚子里怀了你的孩子!你的皇阿玛要给你们赐婚!毓齐儿替十三阿哥高兴!”说罢,我还应景地笑了两声,只是这笑容,心酸之意,自己明白啊。

    “你别这样毓齐儿。”胤祥的声音充满着不忍。这个模样,我伤心更痛心。

    “你要我怎么样?你知道吗?我醒来的时候艾草告诉我,十三阿哥天天来看我,天天跟我说话!我高兴得不得了,我怕你不原谅我!你到了蒙古,给我来信。字字句句我都记在脑海里,我还当宝贝似的藏着。可你在干什么!我日日盼着你回来,我想告诉你我错了,你不要生气了,可你又在干什么!”

    “对不起毓齐儿,对不起。”胤祥伸手想要扶住我的肩膀,被我用手挡开,“对不起?你好不容易回来了,躲着我?!我想着你公务忙,我还在为你开脱,你呢!不仅人回来了,还带了个孩子是吗?!这也就罢了,还要,还要当着我的面儿,被皇上赐婚?”呵,自个儿都觉得这话说得荒唐!人家被赐婚,自己都没有权利选择,我在这儿发什么脾气?

    可我心里窝火啊!他不愿意的,那我呢?我怎么办?

    胤祥锢着我的肩膀,“你听我说两句!”

    “你别碰我!”狠狠地甩开他的手,忽视掉他眼中的心痛。对不起,胤祥,我难受啊,我难受啊!

    擦干脸上的泪水,深吸一口气,道“你今儿,别在我眼跟前儿晃悠,我看着恶心!”是,这句话是真的!我他妈真恶心!看见他我就想起、、、、、、想起,他跟那个女人,肮脏的勾当!

    “毓齐儿、、、、、、”你除了叫我的名字还会干什么?!

    “够了!”我歇斯底里地吼出这两个字儿,悲哀的看着眼前这个人“我求你了,我求求你了你走吧!别再我面前站着了,你就是有苦衷你也让我安静一会儿吧!”我闭上了眼睛。胤祥,我相信,你一定是有苦衷的。

    但是我的苦衷,谁看得见呢?

    再睁开眼睛,四下无人。胤祥走了。走得好啊,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让我们,都冷静一下吧。

    迈着沉重的步伐,回到我的寝屋。打开箱子,翻出那封信。轻飘飘的一张纸,却如同千斤铁坨一般,竟让我有些拿不住。

    放置烛火之上,燃烧。火焰跳跃着吞下这张写满思念的信纸。

    胤祥,过几天,等我冷静下来,你再跟我解释吧。若是平常的一个人,在一个平常地时候向我告知这件事,可能我不会这么乱无章法。可今儿这事,却是又康熙在我面前给他和另一个女人赐婚了,想必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接受吧。

    至少我是没办法接受的。三个月前还信誓旦旦要我嫁给他,这才刚回来,就带了个女人,妈的!还是个怀着孩子的女人!

    讽刺!

    坐在院子里,往事如胶片般在脑海里回放。小时候带着我去听戏,虽然我根本听不懂。但还是乐此不疲地坐在他身边,时不时出几句大煞风景的话。他除了瞪着我,仿佛没有别的办法能够对付我了。

    “毓齐儿,你还好吗?”随着声音回头看去,是昭月。我笑笑“好,好得很呢!正在回忆咱们小时候的事儿。”

    显然昭月是知道的,怕我做出什么事儿来,特地来看看我。昭月在我身边坐下,顺着我的话,道“是吗,想到什么了?”想到、、、、、、

    “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你们吗?我是指我能看见的那一次。你跟昭熹和十四阿哥三个人躲在门外头,要不是胤祥吼一声你们还不敢进来呢!要说吧,胤祥在你们面前,从小就像个小大人儿一样。”昭月似乎也想起来了,轻轻推我一把,道“你还说呢!我早就看见你在床上偷笑,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后来我眼睛好了,咱们不是商量着悄悄去找四阿哥,抱只小狗进来玩儿嘛!”

    “你还好意思说呢,知不知道昭熹的小狗被皇阿玛送出宫外,昭熹哭了好久呢!”我哪能不知道啊!为了这我还后悔了好长时间,虽然罪魁祸首是老十四!

    “我们不是让老十四偷偷从四阿哥府上抱只小狗来,被、、、、、、”

    “被我哥给知道了!把我们狠狠给训了一顿!”昭月没有看我,继续道“以前我哥说你字儿丑,让四哥带着你练字儿,结果你跑我这儿来给我帮忙做‘锦绣山河图’。练字儿的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再后来咱们一块去科尔沁!说实话你那个马上功夫真是不怎么样,后来我哥教你这才好了许多。”

    “昭月、、、、、、”我听出来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有意阻止,她却自顾地说道“之后一同骑马,看日出品日落,茫茫草原上放声高歌、、、、、、”

    “昭月!”硬生生截断她的话,“正是因为我记得,所以我才生气啊。”

    “毓齐儿,那个女人,是九哥府上的。”

    “什么!”我知道她说的,是今日被赐婚的女人。“你什么意思?”昭月道“我是说,这个女人,是九哥府上的一名笔墨丫鬟。在书房伺候的,九哥去草原,她也跟着去了。那天夜里,我们兄妹一行人外出赛马。你说巧不巧,偏偏我哥的马出了事儿。”

    “什么事儿?”

    “也不算什么大事,就是马蹄铁掉了。刚好马蹄子又不知道为什么受了伤,总之就是骑不得了。我们不同方向,都没人知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就碰上九哥带来的那女的。”就这个?碰上了就睡上了?

    “后来就也就是那女的送我哥回的营地。不过我看他俩挺熟的,好像不是刚认识的样子。”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又扯上了胤禟?

    胤祥的为人我太知道了!他不是那种喜欢寻花问柳的人,这中间,一定有什么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毓齐儿你怎么了?”昭月的问话猛然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后来呢?”

    “后来,那女的就经常帮着九哥递个话啊,送个东西什么的。我见过几次,你别说,她的侧面啊,还真跟你有点像!”这话就有点狗血了。昭月,总不能为了给你哥哥脱罪,这种假话你也说?

    “你这什么表情你!我的话你还不信是怎么着?”昭月明显看出我一脸的怀疑,我道“昭月,编也编得像一点。你总不能说你哥哥因为太过思念我而误把那女的当成我了吧?别说我不信,这么狗血的台词我在电视剧里看得太多了。蒙不到我的。”昭月一脸的没听明白,“什么,什么剧?”

    想一想,道“没什么,一个剧种而已。”

    “哦,你还别不信,到时候你见到了她你就会明白的。”

    “切。”见我如此,昭月道“算了,反正我跟你说了你也不信。那我还跟这儿杵着干什么呀,回去咯。你慢慢回忆童年吧,啊,别哭了就成。”看看这个狠毒的丫头,我都失恋了也不安慰安慰。

    现在我脑袋里面开始思考这件事情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胤禟?女人?还跟我神似?天哪,不会真的出现如此狗血的事情吧?

    让我想想啊,康熙四十一年,胤祥有福晋了吗?早知道会穿来我就一定带着《清史稿》穿越!也就不用跟着冥思苦想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