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载青梅相知  第54章

章节字数:4248  更新时间:11-05-17 21: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大早领了旨换上便装跟着胤祥出宫去了。不想以这种身份与“她”见面。我央求胤祥让我换上男装,实在拗不过我,只得找了一套男装让我换上。淡蓝色的袍子,银白的小褂,无奈地戴上帽子。虽然穿上的是男装,可这神色间的女人感觉是换不掉的。所以我一直觉得古装剧里女扮男装的戏都是扯淡。只有傻子才看不出来。

    原来只是为了自欺欺人啊。

    “怎么样,小爷是不是很帅?”我本想将手肘放在他肩膀上,无奈他高出我一大截,只好一把揽过他的肩。突然觉得这样的距离实在太近,我应该还在生气的,怎么能这么轻松?

    “一看就是女孩子。”虽然是实话,但还是很不中听。撇撇嘴,放下手。一同朝四贝勒府走去。

    我只来过北京一次,所以对北京并不熟悉,何况现在与三百年后的北京,实在是相差甚远。以前有机会出来玩儿的时候都是月轩记路,我基本上属于路痴级别,更要命的是这里胡同太多了,跟迷宫似的。

    好些日子没在这热闹的大街上晃荡了,看着街上讨价还价的老百姓,琳琅满目的各色商品,竟忘记了我们出宫的目的。

    “十三爷来了?快请进,我家爷正候着呢!”贝勒府门口刚好站着苏培盛,好久没见过了,他的变化并不是很大。

    走过院子,苏培盛带我们七弯八拐地来到一所建筑前,轻轻叩门,道“爷。十三爷来了。”声音刚落胤禛就开了门,我冲他一笑,学着太监的样子打了个千儿,道“贝勒爷吉祥!”

    胤禛惊了一下,遂笑道“小丫头变成翩翩少年了啊。”诶!胤禛今个儿心情不错啊!还跟我开起玩笑来。幸亏我跟着胤祥见胤禛的时候还算多的,这要是在宫里,可就难得一见了。然后冲胤祥说“都准备好了?”

    胤祥点点头,道“也没什么可准备的,咱这是着便装出行祭拜,不会出问题的。”胤禛点点头,“那就走吧。”转身跟苏培盛交代着什么,只见苏培盛连连点头,随即转身离去。

    其实太庙离紫禁城很近,就在天安门旁边。

    祭台上放着努尔哈赤、皇太极跟福临的牌位。这种地方总是让人思绪不断,想着他们辉煌的过去。如今却是同样一把黄土,埋葬了一个个风华绝代的曾经。叹一口气,跪于蒲团,叩首。虔诚的拿着香,拜三下。

    想到如今的我们,几十年后,以同样的姿势告别这个时代,心中感慨万千。那些静静躺在地下的先祖们,你们是不是如同歌里唱的那样,还想要再活五百年?

    出太庙的时候刚好有侍卫向胤禛走来,俯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胤禛点点头,对胤祥道“我有点事情要处理,先走了。”胤祥点点头。

    没想到冠冕堂皇的的出宫任务如此轻松快捷地完成,抬头看着身边的胤祥,示意下一步是做什么。

    “天色还在,你不想回家看看你的阿玛额娘?”我一惊!对啊!这么长时间没见了,好不容易今天有机会怎么能错过呢!

    “要!”

    之前的侍郎府匾额早已换成了尚书府。,心里真的很激动!这门,这柱子,都如同当年一样。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尚书府是你们随便进的吗?”看着这个拦着我的侍卫,很眼生。看样子是我进宫以后调来的。瞟一眼胤祥,嘴角丝丝笑意。

    妈的,老子回自个儿家居然还有人拦着!

    “你是新来的吧,不知道我是谁吗?”我好脾气地冲那个侍卫笑了笑。那个侍卫盯着我看了一会儿,道“老子站这里两年了!从来没见过你!”

    丫丫个呸!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称老子?我脸色一沉,道“小子,你现在若是放爷进去了,刚才说的放肆话爷就既往不咎了。”那个侍卫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最后笑道“哼,小子,爷听这个话听多了。想进侍郎府的闲杂人等都这么说。”后面的侍卫跟着哧哧的笑。

    气死我了!一群有眼不识不识泰山的东西。我朝里面大吼一声“穆勒!你给老子滚出来!”

    那侍卫听我如此大胆,一把扯过我的手臂,道“你他妈活得不耐烦了吧!穆勒总管的大名也是你能叫的?”

    我看着被他扯过的地方,恶狠狠地盯着他,道“你敢动再老子一次试试,爷让你五马分尸!”这话是恶毒了一点,但眼神里的那股子煞气估计是怔住那个侍卫了,往后退了一步,道“那那,那谁,你!进去通报大总管一声。”后面的侍卫低头跑进去了。

    “我说,你家奴才可真是敬忠值守啊,自个儿家格格回来了还不让进。”瞪一眼幸灾乐祸的胤祥,他视若无睹,继续道“你也别太生气,毕竟他们不认识你啊。你应该为你府上的奴才感到欣慰。一般的‘闲杂人等’可是进不去的呀!”

    那“闲杂人等”四个字念得比较重。“你这是拐着弯儿的骂我?”

    胤祥一拱手,一脸谄媚道“在下不敢,爷您误会了。”看胤祥越来越来劲的势头,干脆扭过头不再理他。

    “出什么事儿了?”听见有人说话我往府里看去。一身黑色的长袍,前襟撩起来押在腰带里边,两只袖子都挽了起来,一副干练的样子。

    “穆勒!你胆子大了是不是!这么久才出来?”那侍卫真是一根筋,见我连穆勒都敢教训应该马上意识到我的身份不一般才对。妈的!他居然喊道“你他妈不想活了是不是,大总管的名讳是你叫的?!”

    我只沉着脸扫了他一眼,穆勒走近我,突然大喊道“格格!你怎么回来了还穿成这样?”穆勒上下打量着我,看一眼我身后,赶紧打个千儿,道“奴才给十三爷请安!十三爷吉祥!”胤祥一脸笑意地点点头。

    我转身冲那个侍卫低声道“你刚才,骂谁的妈来着?”那个侍卫见穆勒叫我格格,已经吓得跪在了地上。这时候想起自个儿骂的话,不停地在地上磕头道“格格恕罪啊,奴才有眼无珠,有眼不识泰山,得罪格格!奴才该死奴才该死!请格格恕罪啊!”

    “穆勒,府上的这些个侍卫是个什么文化程度?太没有素质了。拦着陌生人是对的,但也不能狗仗人势张口就骂啊!”

    穆勒一直低着头,跟胤祥差不多的身高已经低到我都能轻易碰到他的头顶了。“是是是,格格教训的是!奴才这就将他们全部革职。”

    “格格恕罪啊!奴才就指着这份差事养活家里的老母亲!格格大人大量,别跟我们这些小人一般见识!格格!”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说道“革职就不用了。不过嘛、、、、、、你给我刷一个月的马桶!”

    侍卫愣了一下,“啊?”

    “怎么,不愿意?不愿意卷铺盖卷儿走人好了。”突然觉得自己真坏!不过没办法,我实在无法忍受别人骂我的娘。

    “奴才愿意,奴才愿意!多谢格格的大恩大德!”

    胤祥在后边儿偷着笑,穆勒则是一脸了然的样子。“格格,快请进来吧,千万别为着这个不长眼的奴才生气。”

    “老爷,你看谁回来了?”

    我向前看去,一个白衣老者手持长剑,正在挥舞着,闻言向我们看来。我笑着跑过去,“阿玛!毓齐儿回来了!”

    老者眯着眼睛,看着我。下人机灵得拿过阿玛手里的剑。“哎呀呀,是毓齐儿啊!快让为父看看。”阿玛拉着我的手转了一圈,笑道“毓齐儿长高了!长漂亮了啊!”

    看着阿玛斑白的发丝,眼眶湿软了,“阿玛!您怎么老了啊,白头发都出来了。”

    “啊,哈哈。你进宫的时候阿玛的白头发就已经不少了!阿玛年纪大了哟。你都长这么高了阿玛肯定也老了哟!”阿玛的声音倒还是中气十足,毕竟满人的骑射功夫都有,身体素质要好一些。

    “这是、、、、、、”阿玛走近一看是胤祥,吓了一跳,赶紧拱手道“是十三阿哥啊!老臣老眼昏花,光顾着跟毓齐儿讲话,没看着十三阿哥,请十三阿哥恕罪啊!”

    胤祥赶紧托起阿玛的手,道“马尔汉大人多虑了!倒是我叨扰贵府了!”阿玛转身训斥我“毓齐儿!十三阿哥随你一起来府上是咱们府上的荣耀!你怎么能把十三阿哥晾在这儿呢!”

    我笑道“他自愿的!”阿玛万万没想到我会这么说,“你!”遂转过身对胤祥道“老臣教女无方,得罪十三阿哥了,还请十三阿哥不要记在心里啊!”

    胤祥道“这是自然!”我随后便去找额娘。额娘看到我高兴地以为是做梦呢!问我身体怎么样,习不习惯,又没有犯错误。总之是关心之语一大堆。

    “额娘,我们是奉旨出宫的,不能耽误太久了。我这就走了啊,您多保重身体!”额娘眼里泛着泪光,道“才这么会儿功夫又要走了?知道知道!你也是,有什么想吃的没有?带点进宫吧。”

    “不用了,宫里面什么吃的都有,您不用担心了,我走了啊。”说罢,转身。

    阿玛跟额娘送我出府,门口那个侍卫把头埋在胸前,生怕我找他麻烦。见到阿玛跟额娘都还一切安好,心情不错,也就懒得理那个侍卫了。

    走了好远回头,看见阿玛跟额娘还站在门口望着我的方向。眼睛有一次湿润了。

    接下来才是今天的重点。

    胤祥带我来到一个客栈,我抬头一看,敬源客栈。“大着肚子怎么在客栈里面?不怕不安全?”说完之后在心里狠狠鄙视自己,要你关心个屁!

    “平时是住在她阿玛家里的。今儿你不是想见嘛,想着在外面方便,就接到客栈了。”胤祥缓慢的语调让我很不舒服,虽然不忍心,但还是刻薄的说道“那还得感谢你啊,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心将你的‘妻儿’置于危险的地方。”

    他仿佛没有听见我语气里的讽刺,淡淡道“房里房外都有侍卫守着,不会有危险的。”心里更加别扭,更加不舒服。后悔自己这个荒唐的决定!这是干什么呀?陪自己的爱人来看望他的妻儿?怎么想怎么郁闷。可都已经到门口了,就这么走了我又不甘心。

    闭上嘴不说话。来到二楼一个房门前,侍卫见是胤祥,都低声道“爷!”胤祥点点头,向后一挥手,两个侍卫都走了。推门而入。我在门外深呼吸,好像下了好大个决心似的进去。一个背影。纤细,靓丽。看看样子是个美女啊。听见我们进门的声音那美女转过了头。柳叶眉,大眼。雪白的肌肤吹弹可破。

    我一惊!一种很浓烈的似曾相识的感觉扑面而来。讲不清楚为什么。之间那女子微微向胤祥福身,道“十三爷吉祥。”这点跟我想象中有这极大的差别。

    她应该是满眼的相思,看见胤祥之后应该娇羞一片,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淡淡的笑着,眉眼间看不出意思的爱恋。是我想错了?还是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胤祥也只是淡淡地点头,提起茶壶倒茶。我见这个气氛有些尴尬,笑道“十三爷真是好福气啊,这样的如花美眷相伴,真是让人羡慕啊!”胤祥放下茶壶看我一眼,道“多谢贤弟谬赞。”遂递给我一杯茶,接在手里,仿佛突然想起什么,冲美女问道“敢问美女,芳名为何?”那女子奇怪的看我一眼。也是,哪有当着人家男人问名字的!见胤祥没什么反应,淡然道“奴家姓瓜尔佳氏。”我喝下一口茶,点点头。“名冉冉。”

    我手一抖,茶杯瞬间摔落于地。心里再也难以平静!她说什么!冉冉?!天哪!千算万算,没想我那么好奇的冉冉居然就站在我面前,却还是以这种身份?!

    那二人都奇怪地看着我,胤祥道“怎么了?没事吧?”我看着胤祥,他知道吗?

    那女子,不,是冉冉。冉冉道“姑、、、、、、这位公子没事吧?”我再看她一眼,扯着嘴角笑了一下,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很难看“没事没事,冉冉姑娘歇息吧,在下就不打扰了。十三爷是否跟在下一道走?”

    胤祥虽然很奇怪我的反应,但还是点头。随我下楼。

    我走得很快,恨不得立马飞出去。这太让我惊讶了!我就是做梦也没想到,冉冉,竟然是八爷按在胤祥身边的人!

    【作者有话说:啊,各位亲们。。。我明后两天估计又更不了啊,原因还是那个很俗套的故事,我又有表姐要结婚了。。所以。。。各位亲们见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