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载青梅相知  第76章

章节字数:3661  更新时间:11-05-23 21: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哎,每天在家无所事事,我的好额娘竟然让我做女红!这种事情,闲来无事想起来可以解解乏,若是像完成任务一般每天进行我就吃不消了。

    脑子里还在回想着冉冉的话。还有一天,我该怎么办呢。

    “格格。”

    “何事?”

    “十三爷跟十六爷来了,正在厅内候着呢!”我噌地一下站起来,胤祥!心猛地一怔。“知道了,我马上来。”

    整理一番衣衫,照了照镜子,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今儿怎么有这个闲工夫来我这儿?”

    胤祥笑道“今儿没什么事儿,过来看看你。”一说完,就听见小十六谄媚的说道“十三嫂!”看他一脸狗腿的笑容,我乐了,道“十六阿哥,现在可是叫不得的!今日你怎么没去上书房?”

    胤祥哼哼道“跟顾师傅告了假,非要跟我出宫。”胤禄一脸哀怨地看着胤祥,道“十三哥!”

    胤祥根本不理他,道“这些日子你在家都干什么?”我耸耸肩,道“还能干什么,吃饭睡觉呗。”

    “瞧把你给闲得。走,爷带你去个好地方!”

    “去哪儿?”

    “去了便知道。对了,多穿点,外边儿冷。”说完带着胤禄出去了。我叫来月轩,“你也多穿着点,不知道是去哪儿呢,别待会儿冻着。”

    月轩正预备给我披斗篷,被我挡开了,“今儿没风,就不披斗篷了。”月轩紧了紧眉头,道“那怎么行,这么大冷的天儿,指不定有没有风呢!”

    我想了想,也是。变天也不是没可能。“那这么着吧,我今个儿围个围脖,就是兔绒的那一个。斗篷么,带着吧,若是冷了我再加。”

    月轩终于点头了,给我找出纯白色的兔绒围脖,绕着我的脖子。柔软的兔子毛抵着我的下巴,麻酥酥的。“你也带一件儿吧,省得待会儿冷。”

    “没事儿,奴婢穿得厚实,冷不到哪儿去的。”

    唤来丫头,“去跟福晋说一声儿,就说我跟十三爷出去了,一会儿就回。”

    出府才看见两辆马车停在门口,胤祥见我们出来,顺子就冲月轩招招手,示意她上后面的马车,月轩见我点头便跟着过去了。

    上车后胤祥掀开点帘子,说道“走吧。”我好奇道“咱们到底去哪儿?”胤禄撒开一个大笑脸,道“去、、、、、、”才出口一个字儿,便被胤祥警告的眼神给憋了回去,然后无辜地耸耸肩,道“十三哥不让我说。”

    这是干嘛啊弄得这么神秘。胤胤祥笑意盈盈,道“这会子先不告诉你,让你去猜。待会儿到了你便知道。”

    既然他不愿意说那我便不问了。心中充满期待。

    无聊地掀开窗帘,正巧看见来客酒楼的门匾。心里咯噔一下!一高兴把冉冉给忘了!怎么办,只一天了,要不要说呢。

    这个事儿还真是伤脑筋,说了吧,我一点理由都没有,单凭冉冉一句话?不说吧,万一冉冉说的是真的呢?

    我这个闯入历史的角色,真的不想带给胤祥一丝一毫的苦难。若是因为我一个错误的决定而引起一场蝴蝶效应的话,我会自责一辈子的。可若是我对胤祥提出了这个要求,我拿什么理由来说服他?这么荒诞的要求。

    “你在想什么?”胤祥突兀的声音有些吓到我了。我回头,见他直直地盯着我,略有些心虚的不敢看他,道“没什么啊,发呆呢。”

    “你很无聊吗?”

    也算是吧,我点点头。胤祥笑道“给你说几件过去我跟老十四一起读书的事儿。”

    “那还是康熙三十五年吧,我才刚十岁。法海师傅教过我们满文之后便是射箭。法海师傅给我们安排每日练习射箭之前要蹲马步,这是老十四最讨厌的。”

    胤祥眼睛微微上瞟,回忆着小时候的往事,脸上浮现着好笑的样子。“每次一蹲便是一个时辰。老十四就想了个法子,趁着法海师傅出恭的时间,偷偷叫来侍卫,让侍卫骗法海师傅说十哥找。”

    “那法海师傅去找十哥之后岂不是穿帮了?”小十六听得津津有味,学习着哥哥们逃课的方法。

    “老十四早就跟十哥商量好了,只要法海师傅去找十哥,十哥便顾左右而言他地带着法海师傅饶。等法海师傅想起来我跟老十四还在蹲马步的时候一个时辰已经过了。”

    我笑道“你看你们,小小年纪便如此戏弄老师,真不地道!”胤祥道“哪儿啊,你继续听啊!”

    “老十四那时候刚八岁,不知道变通,次次都用这一招。后来没出三次,法海老师便发现了。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害得我也跟着受罚。”

    我笑,“我才不信老十四偷懒的时候你规规矩矩地蹲马步呢!”胤祥瞟了眼胤禄,发现小家伙满眼放精光,冲我一皱眉,装作咳嗽,赶紧把话题扯开了,“诶!快到了快到了!”

    不愿拆穿他优秀哥哥的形象,故笑着掀开窗帘。

    真美啊!

    皑皑白雪如同地毯一般铺天盖地地延伸至天际。我赶紧下马车,温度稍稍比马车内要冷一些,可此时兴奋的心情早已无法估计寒冷的天气。

    天空上漂浮着白云,不仔细看,分不清天与地的线条。站在空旷的白色的大地上,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渺小。正在我感受着广阔的大地时,胤禄在马车的另一边夸张地喊道“哇!好漂亮!”

    我转身,胤祥微笑着将头往对面一撇,示意我过去看看。我惊喜着绕过马车,顿时呆立住!

    一片不小的梅树林。每一棵梅花树都齐人高。我回头,胤祥满意地偏头微笑。骨肉俺是个好地方!

    “格格,这里好漂亮啊!”月轩瞪大了双眼,惊异于眼前这片景象。我冲她一笑,拉着她跑向梅林。刚到边缘,一股清香扑鼻而来。让人为之倾倒,毫无杂异,干净得可以洗涤灵魂。将阵阵幽香吸进体内,居然再不敢呼吸,害怕自己的污浊之气侵扰了这片纯净的地方。

    走近了一看,每一棵梅树都要比我们高。枝干并不粗壮,可梅花却开得异常灿烂。不算繁茂,一条树枝三两成点。这样最好,成片的梅林,不需要茂盛的花簇,否则将会显得繁杂。这样的零星散花,更加凸显出梅花清高孤傲的气节!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我闻声回头,看见胤祥就站在我身后,我笑道“你怎么找到这样的好地方?”

    胤祥没有马上回答我,径自走向梅林深处。我跟了上去,“问你话呢!”他突然回头,害得我险些撞上。还好以前有过这样的教训,并没有跟得太紧。“夏天就知道有这么个好地方,就是没见着梅花开。”

    “这不是废话!夏天你想看梅花开?除非六月飘雪。”

    “前些天来过一次,发现梅花开了,便想着什么时候有空带你来。”除了笑,我已经不知道什么样的表情能够表达我的心情。我轻声道“真好看。”

    “你喜欢就好。”说完牵起我的手朝前方走去。我下意识想着月轩还在后面儿呢!有些扭捏,想要将手抽出,可胤祥却紧紧将我的手攥在手心。无奈,只能回头看去,却发现月轩的身影早已不见。

    心里跟灌了蜜一样甜,脸上笑意不断。

    “可惜已经开了些时候,若是赶着刚出苞儿的时候,摘了来沏茶,岂不是美哉!”我喝茶比较但,受不了浓烈的苦涩。所以较之大红袍陈普洱更喜欢绿茶花茶。

    “这有何难,待明年花开,我再与你携手,摘梅花、沏香茶。”他回头看着我,我笑道“哪这么简单,又不是你的林子。难不成进了深冬你便派人日夜守着这儿?再说了,人家的林子,怎么将让你随便摘花。”略微有些可惜,不过好的是这林子并不远。以后若是一时兴起想着来,驾着马车也便来了。

    “这倒是,人家的林子,你若想摘花还得同主人商量呢!”胤祥只管牵着我的手,头也不回地答话。

    接下来便是一派寂静。只听见脚下踩得雪吱呀吱呀地作响。脑海里又回想起冉冉的话,心下叹道,罢了罢了,如此良辰美景,何必说那些扫兴的话语!

    不知不觉便穿过了梅花林。之前的梅林树枝在两旁错综交杂,眼前只限于此情此景。可现下梅林已在身后,眼前豁然开朗!就在前方二十米左右的地方,横淌着一条小河。河面却已经结冰,晶莹一片。仔细一看,竟有几个直径半米左右的圆洞。

    “这是?”我不解得看着胤祥。“这个是因为严冬将河面冻住,打猎的人为了钓鱼而打的洞。”

    “这我知道,我是问咱们来这儿、、、、、、你不是想钓鱼吧?”见胤祥点头,我道“鱼竿儿呢?”刚说完,就见顺子抱着鱼竿儿跑来了。

    “你要不要也试试?”

    我皱了皱眉,摇摇头,“还是算了,我看着你钓吧。不过,这么寒冷的天气真的能钓到鱼吗?”在我说话间,顺子已经迅速穿好了鱼饵,将鱼竿儿交给胤祥。由于不是宽敞的河面,只能将鱼线轻轻放进事先挖好的冰洞里面。

    顺子麻利地搬来两张凳子,上面铺着厚厚的羊皮。真是周到。

    坐下之后,随意地聊着天儿。一阵风吹来,倍感寒意。本来穿得并不少,只是坐着不动,又在室外,多少都能感觉有些冷。我双手环在胸前,胤祥偏头,道“冷吗?可有带着斗篷?”

    我点头,回头正预备喊,想到胤祥在钓鱼,怕惊着了河下的鱼儿,便冲月轩招招手。回头对胤祥道“你不冷吗?”胤祥笑道“不冷,我是男子汉,这点冷算什么。”说的云淡风轻,却让我猛然想到雍正朝胤祥的身子骨,不禁道“还是披件斗篷吧,正是年轻才要好生的养着!”又回头冲顺子招招手。

    月轩拿来斗篷刚搭在我肩上,就瞧见胤祥突然双手举起鱼竿,站起来,口里兴奋地喊着,“上钩了上钩了!”我们都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鱼线。

    好像还是条不小的鱼呢!胤祥举着鱼竿向后退,鱼线低端的猎物被用力托出水面。

    “哇!好大的一条鱼!”顺子高兴地大喊一声!月轩也同样兴奋不已。胤祥将鱼放在冰冻的河面上,鱼儿在冰上不停地弹动着身子,被胤祥用鱼线拖了过来。顺子赶紧将斗篷交给月轩,自己迫不及待地跑到河边,弯腰捉鱼。可惜冰面很滑,鱼身也很滑,好不容易抓紧只要鱼儿稍微扭动身子就从手中溜出去了。急得顺子直跳脚。

    “抱起来!顺子,把鱼抱起来!”月轩着急地喊道,顺子答应一声。接着弯腰,双手卡住鱼身,任鱼儿弹动。待它精疲力竭的时候,顺子赶紧一把捧起鱼儿,紧紧抱在怀里,高兴地喊道“爷,格格,奴才捉到了!捉到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