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载青梅相知  第78章

章节字数:3341  更新时间:11-05-25 15: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翌日。来客酒楼二楼东雅座。

    “我尽力了,恐怕帮不到你。”

    对面坐的冉冉如往常一般淡然地品着茶水,过一会儿才抬头看我,笑道“麻烦姐姐了。你我都是尽力而为,其结果怎样,那都是命中注定的。总之,姐姐记住冉冉一句话,今后不管怎样,我定当尽力保全姐姐以及爷的安危。”

    很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倘若我不知道她是谁的人,也许会以为她在故作声势,一笑置之。可我很清楚的知道她是八爷的人!她与胤祥之间发生了我什么我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与胤祥,无害。足矣。

    “毓齐记住了,也希望姑娘记住今日的话。”

    冉冉点头微笑,“自然。那么冉冉就先行告退了。”说完起身便走了。看着她出门的背影,心情突然间放松下来。一切自有定数,我又何必庸人自扰?

    天气已经渐渐回暖,春回大地,万物复苏。院子里的垂杨柳已经开始抽新芽了。

    “格格,福晋让您现在去房里一趟。”

    额娘身边的丫头领着我进到屋内,额娘并不在。茶桌上赫然摆放着一个托盘。用大红喜布盖着。我轻轻掀开,嚯!这是,我的喜服?

    提起一看,果不其然!凤裳霞披,高贵卓绝!胸前是腾飞的凤凰,高昂着头,华丽雍容。领口用金丝绣着绽放的杜鹃,盘扣做的是牡丹的花样。袖口处,是传统的七镶八滚金线绣花滚边,一针一线,尽显庄严!

    忍不住,套在身上,大小正好。系上披肩,如此高贵艳丽的喜服,竟让这张清秀的脸蛋有了些许的庄重。

    额娘推门而入,满眼惊艳,羞得我正预备脱下喜服,却被额娘挡住。额娘上上下下打量一番,赞道“不愧是我的女儿,穿上喜服竟是这般雍容华贵!”

    我道“确实是贵气,只是额娘,这样会不会太过张扬了?”我竟然下意识想到星央,她才更适合这样的大红以及张扬。

    “傻话!你道是跟谁成婚?那可是当今皇上的第十三子!娶嫡福晋这样的大喜事,只嫌不够隆重,岂有张扬之理?”额娘说的对,一辈子才一次的事儿,当然是越张扬越显尊贵。

    五月初一,明日,便是我与胤祥的成婚之日。等了这么久,终于盼到了!

    “好女儿,十三阿哥心性直爽,为人处世难免与人难堪,你既为嫡,平素里就应该多劝导些。”阿玛坐在书桌前,写字的手沉稳有力。

    “女儿谨记。”无非是妇人之道三从四德。可是阿玛,今后的日子暗涛汹涌,我靠着三从四德,能帮助他吗?

    仅仅四更天,我便被月轩着急地从床上拉起来。“月轩你别这么急,让我在睡一会儿,就一会儿。”眼睛都没睁开又歪倒在床上。耳边传来月轩着急的声音,“格格!今日可比不得往常!这可是大婚呢!睡不得了!”也不知她们是在急些个什么,门外早已慌忙得忙和起来,喜庆之声不绝于耳,倒是想睡,也睡不下去。

    无奈之下,坐在床上,眼皮仍旧重的要死,抬不起来。我一动不动,任由月轩打水进房,既然睡不了了,干脆配合一下。看着月轩将花瓣撒与浴桶之中,发出沉郁的香味,笑道“好轩儿,我自己来吧,你道屏风后面候着。”自小不喜欢有人看着洗澡,月轩也便随着我,口里道“格格可快些。”

    听着门外喧闹不已,仿佛这便是两个世界。好笑,我结婚,你们你们这么激动是干什么。

    终于在月轩的催促下完成的沐浴的工作,我如同木偶一般让月轩及丫鬟们折腾着。更衣。

    换上庄重的皇子喜服,端坐于铜镜前。“月轩,我饿了。”月轩听闻,皱了一下眉头,道“格格怎么早不说,这可如何是好,用膳的话,这时候也忙不过来啊。”我道“不用太麻烦,让厨房给我熬碗粥便是了。”

    月轩赶紧让一下小丫头去厨房熬粥。

    房门被打开,一些个人涌进来,我都分不清来人是谁。“悄悄咱们格格,真真是个美人儿。”

    “那可不,要不然怎么能被皇上选中做儿媳妇呢!”

    我瞧着镜子里的自己,这张脸吧,你要是倾国倾城,那还真是太抬举我了。只能说清秀可人罢了,要说美人儿,这京城里可多得是。

    “都挤在这儿干什么,各忙各的去。”听声音是我的额娘来了。看样子先前说话的那些人都是些个看热闹的。我回头一看,哎,外面天斗还没亮呢!

    “额娘,是不是太早了点?天都还是黑的!”额娘用食指轻点一下我的额头,道“还早什么!你是不知道事情有多烦杂,我们都快忙死了。”

    看着额娘有些红的眼眶,我没说话。昭月为我仔细梳着发髻,因为有凤冠,所以头顶不需要梳成把子头,倒是后面的燕尾是必不可少的,发簪,饰品,都有讲究。什么“如意平安”,什么“六囍道福”,我是不懂这些东西的,全靠她们折腾。

    好不容易弄完了,额娘让下人都出去,月轩带上门后,额娘不说话,只微笑的看着我。

    我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娇声道“额娘!”

    额娘右手轻轻抚上我的面庞,道“我的毓齐儿都这么大了,都可以嫁人了呢!想当初还只有这么点儿大,调皮的很呢!”

    知道额娘是舍不得我,拉下额娘的手握在手心,“毓齐儿早就长大了,是额娘不知道罢了。额娘,你舍不得我吧?”额娘轻叹道“傻孩子,这天底下,有哪个做额娘的不希望自己的孩儿一直呆在额娘身边呢!”突然见有一种感觉,就像是胤祥抢了我额娘的宝贝,我撒娇道“额娘,那毓齐儿不嫁了可好?”

    额娘道“呸!大喜的日子,说什么傻话!”我一笑,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道“那这样,虽然毓齐儿嫁了,可还是额娘的好女儿啊。以后没事儿,我多回来看看您可好?”

    “又说傻话了不是!哪有嫁人了还往娘家跑的!”终于让额娘笑了,我俯在额娘肩头。哪能不知道封建社会出嫁的女儿是不能没事回娘家的,只有被休掉地女子,才能回娘家。

    “额娘高兴啊,十三阿哥是个好孩子,看得出来。你阿玛也是为你高兴啊!”

    “额娘放心,胤祥会对我好的!他要是敢对我不好,我就不要他了!我就回家来陪着额娘!”

    “傻孩子!”

    “格格,粥好了?现在要吃吗?”额娘轻轻擦了擦眼角,道“端进来吧。”然后转头对我说“小心着些,莫要弄脏了喜服。”

    喝完粥,额娘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苹果。通红的,又大又圆。塞到我手里,“那好了!可千万别弄丢了!这个苹果寓意‘平平安安’,要带到府上去的!”

    我看着这个苹果,可真有食欲啊。“能吃吗?”

    额娘大惊,道“万万吃不得!”

    “呵呵,逗您呢!瞧把您给吓得!”

    天已经透亮了,外面开始奏乐,锣鼓喧天。心里这时候才开始有些小紧张。

    “格格,奴婢给您盖上盖头了,还有什么要做的吗?这盖头一盖上,可就不能揭了!”

    我看月轩如此郑重,自己也不由得严肃起来。盖上盖头后变什么也看不到了,一派喜庆的颜色。

    “月轩!”

    “奴婢在,怎么了?”月轩的声音就在耳边,让我放松了些,我道“兔子,可别忘了给我带去!”月轩道“格格昨日已经吩咐过了!”

    “啊,是吗。还有,我的斗篷!一件不许少!”月轩叹口气,道“格格你是不是很紧张?”

    我摸索着,握住她的手,月轩笑道“看样子确实是紧张,不热的天儿,手心里全是汗!”

    可能吧,毕竟是第一次。真怕什么地方出错。“月轩,待会儿你可得跟着我,我怕弄错了。”

    “放心吧,没事儿的,奴婢时刻都在格格身边。”月轩话刚说完,就听着喜娘喊道“格格准备着!迎亲的队伍就快到了!”

    怎么这么快?不是才四更天吗?正预备掀开盖头来看看,就被月轩挡住了,“格格准备干什么?掀盖头么?可使不得!盖头一盖上,就只有新郎官儿能够掀啊!”哎,既然不吉利,便罢了。

    紧张的有些坐立不安,心跳也加速了。“格格,格格!迎亲的队伍来了!”这么快!“已经到了?”

    “正是,这会子在厅内歇息呢!”

    手紧紧抓着苹果,胤祥,胤祥,你也会紧张吗?

    吹锣打鼓的声响越来越大,怎么感觉是望我这儿来了?“格格,来迎亲了。”月轩凑在我耳边说道。我点头,便听见门开了,喜娘道“新娘请起!”我听话得站了起来。“请新娘的弟弟牵着新娘上花轿!”周围人一起哄,耳边如同炸开了锅似的。我看不见是谁,不知道是关住还是赛尔弼,总之微拉着我的手,在人声鼎沸的喧闹声中,将我送至花轿中。

    啊,终于安静了!盖头在脸上蹭来蹭去,真想扯下来,可手都抬了起来还是放弃了。不吉利呢!呵,什么时候起,我竟然也这般迷信?

    低头便可以看见手中的苹果,忽然想起星央说过“这是我跟胤禩的平安呢!怎么能吃掉?”

    现如今我才真正理解这句话,手里的苹果,也是我跟胤祥的平安呢!

    “起轿!”唢呐又吹了起来,古老而喜庆的音乐伴随着起轿的叫响,一同将我送向十三皇子府!

    这是八抬大轿吗?并不是很颠簸,略为有些摇晃而已。轿子外边儿依旧是响闹声不绝于耳。

    深呼吸,没有先前那么紧张了。额娘,我会过得很好很幸福的,请不用为我担心!

    胤祥,从今日起,我便是你的嫡福晋了,荣辱,与共,风雨,同舟!

    从今日起,兆佳•毓齐的时代结束了。从今日起,有你的日子,便是新生!无怨无悔。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