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相濡以沫  第79章

章节字数:4427  更新时间:11-05-26 20: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心里又开始紧张了,因为我听见前方的鞭炮声越来越近。快要到了吧,握着苹果的手心出了一层密密的汗。

    只知道轿子外面儿闹哄哄的,大家都争着抢着说话欢笑,可又谁说什么我却什么也听不清。

    轿子突然一顿!就听见喜娘喊道“新郎牵起红丝帕,领着新娘拜高堂!”周围又是起哄声,轿子微微前倾,瞟到下面的轿帘已经被掀开,一只手朝我伸进来,深呼吸,将自己的手放进这只手心中。

    温暖有力。扶我出轿后,牵着我的手松开,换做一条红绫。想起来了,当初星央大婚不也是这样吗?红绫中间有一个大红花球,一段在新郎手里,后一段在新娘手里。

    还好盖着盖头看不见外面,别人看不见我此时发烫的脸。

    走路特别小心,生怕没注意摔一大跟头,那可就算是丢了大脸了!心里不停地瞎琢磨着,周围的人都有谁都是谁我都不知道,只晓得他们在笑,在闹。

    被牵着走进内厅,喜娘道“新郎新娘一拜天地!”身边来了位丫鬟,帮我调转个方向,手在我后背轻推,示意我弯腰。

    “二拜高堂!”丫鬟又扶着我转过身,弯腰。不知道高堂上坐的是谁,是我阿玛吗?康老爷子肯定不会来,难道也派一位“红人儿”来替皇上贺喜?

    “夫妻对拜!”我被丫鬟抚着向左边转了一步。丫鬟在后面轻轻压我的背,我弯腰。胤祥,你就站在我对面,我却只能看到你的脚丫子。

    “礼成!送入洞房!”

    估计这后面就没我什么事儿了。被送进洞房后,只有月轩跟府里的其他丫鬟在门口守着,我一个人坐在床边。还盖着盖头。

    这会子他们在外面喝酒,我却要一个人在这儿坐着,真没劲。轻轻将盖头掀起一角,看了看房间的布置。大红的双喜字贴在墙上,下面儿是大红的灯笼。也贴着喜字儿。

    床边上是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一个梳妆盒,一面铜镜。再往前一些,是一个圆桌,一壶酒,一盘花生,一盘红枣,一盘桂圆,一盘莲子。“早生贵子”的寓意倒是凑齐了。

    想必这间房离外厅还是有些距离的吧,基本上已经听不见什么喧闹声。哎,怪无聊的,清朝的传统是新郎在外宴请宾客,别人敬酒不得不喝。这就不知道要喝到什么时候,而且清朝是不允许闹洞房的,新婚当日晚上,其他人是不可以见新娘的。这就说明我真的会一个人很无聊。索性将盖头掀过头顶,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床边上。

    看了看手里的苹果,红艳欲滴,勾人食欲啊。说道食欲,我还就是早晨喝了碗粥,到这时候可其他的什么都没吃啊!越想越饿。

    干脆下床坐在圆桌边儿上,吃桂圆!

    一盘子桂圆说话间就去了一半儿,刚刨好一颗,正塞嘴里,门开了。我抬头一看,嗨!星央!

    “嘿,有你这样的吗,自个儿掀了盖头不说还吃起来了?”我瞟了一眼星央,看她说话的语气仿佛她大婚的时候多规矩似的,“我可是跟你学的。”

    月轩请安后瞥我一眼,将盘子里的桂圆全部倒在桌上,拿着空盘子出去,朝旁边的丫鬟道“奴婢是新福晋的丫鬟,不熟悉皇子府,还劳烦姐姐再去盛一盘桂圆来。”

    星央道“饿了?”

    我道“跟你上次差不多,我也就早上起来胡乱喝了碗粥,直到这时候还空着肚子呢!”星央笑着冲放在一边儿的苹果一努嘴,“怎么不吃了它?”

    我翻个白眼,道“你又笑话我不是?当初你成婚八爷就已经是贝勒爵位,可我们这位,现在还只是个皇阿哥呢,若我在把这‘平安’给吃了,还不定混成什么样儿呢,让不让人活了还。”

    星央听得直发笑,我突然想起来,说道“对了,你待会出去帮我看着儿点,十阿哥可不是个省油的灯,说不定新仇旧恨一起来,让胤祥往死里喝呢!”

    星央笑道“放心吧,你家十三爷也不是好欺负的主儿啊,那咬文嚼字的功夫弄得胤(礻我)直皱眉,好不过瘾!”看星央这么说就好,估计胤祥没怎么受欺负,那就好。不过好像外面挺好玩儿的,哎,没我什么事儿。

    “对了,今儿我怎么没看见十三弟的那位侧福晋?”不明白星央怎么突然提起她,我道“这我可不知道。”星央看了看外面,凑近我,说道“你进门儿后可是正主子!嫡福晋!千万别示弱啊,可别让下面儿的人骑到你头上拉屎!”我一挥手,道“好歹你也是个有身份的人,什么拉屎不拉屎的,恶不恶心!”

    “你别打岔!听我说完先。总之就是一句话,你才是这府里的嫡福晋,别让有些不长眼的奴才给欺负了。该立规矩就得先立规矩,特别是那个侧福晋!如果安分守己倒也罢了,两相无事。但倘若她恃宠而骄,仗着自己先进门儿又有孩子就想对你发号施令的,哼,千万别跟她客气!”

    看着星央一副传授治家秘诀的样子,我不禁好笑,“星央,你进八贝勒府的时候就是这么干的?”

    “那是自然!要不然你唯唯诺诺的,别人还以为你好欺负呢!”星央理所当然地看着我,我不禁失笑,怪不得人称悍妇呢。

    “你笑什么!我这可是教你呢!”我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你多虑了,那位侧福晋我也有幸接触过几回,人倒是个安分的,没什么坏心眼儿。放心吧。”想着胤祥后来告诉我,我让他做的事,他做了。也就是说,冉冉有孩子了,哎,不知道这个,算不算是坏心眼儿呢。

    “还有其他的下人奴才呀!都得有个下马威,不能惯着他们!”我笑道“知道了我的好福晋!你这时候来,就是为了给我传授经验?”

    “得,把正事儿给忘了!来,这个,送你。”说着递给我一个扁扁的木盒子。我接过,道“是什么?”星央道“打开看看!”

    我轻轻打开木盒子。是一柄玉如意。哇塞!这玩意儿老贵了!星央很满意的我的表情,道“怎么样,可喜欢?”

    我道“你这不是问的废话!诶,”我用肩膀碰碰她,一抬眉,道“这玩意儿,得多少银子?”

    星央翻了个白眼,很鄙视地看着我,道“没见过你这样的人,哪有问别人礼物值多少银子的!”

    我一脸谄媚的笑道“我这不是提前打探行情,到时候咱这位十三皇子要是混不下去了,我还可以拿这个换个好价钱不是?”

    “呸呸呸!大好的日子,怎么就爱胡说八道!”我只笑了笑,没说话。手里摸着冰凉润滑的玉如意,说不定,还真有那么一天呢。

    “哎,罢了,你在这儿呆着吧。差不多就得了,赶紧收拾了盖好盖头上床上坐着去。”说完就走了,月轩进来收拾桌子,道“格格也真是,大好的日子,干什么说那不吉利的话!”我歪着头,道“姑娘教训的是,毓齐以后再也不敢了!”

    月轩看我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无奈地摇着头。

    屋里又只剩下我一个人。无聊中吃也吃过了,只能睡觉。正歪在床上打瞌睡,门啪地一声就被人推开了,我吓得一抖。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天已经黑尽了,只见丫鬟们抚着醉醺醺的胤祥,歪歪倒倒地进屋里来。

    “这是怎么话说的,至于喝成这样?”我赶紧上前扶着胤祥,坐在圆桌旁,抬眼一看尽是不认识的丫鬟,月轩这时候也不能离开,我笑着对一个小丫头道“劳烦妹妹,去给爷端晚醒酒汤来?”小丫头估计是吓到了,一下子跪在地,道“福晋折煞奴婢了!奴婢名叫墨画,您等着,奴婢这就去。”说完站起来就走了。这个皇子府里的人,都有意思。

    “胤祥?胤祥?”我清清拍打着他的脸,没反应。胤祥本身的酒量是极好的,也不知道今晚他们是怎么在灌。

    看着一屋子的下人,我道“你们留下两个机灵的,其他的就先下去吧,今个儿就劳烦你们了。”她们都没做声,我不解地看着她们,这才有一个丫鬟出来说道“福晋,按规矩,您跟十三爷要喝完交杯酒才能、、、、、、”

    我哭笑不得,道“你看你们家爷这时候还能喝吗?”那丫头表情特认真,道“可是,洞房之前,一定要完成‘称心如意’、‘永结同心’这些步骤才可以啊!”我无语了,这就是十三爷府上的奴才?可真够教条的!

    “你叫什么名字?”

    “回福晋,奴婢叫沁画。”

    我笑道“沁画啊,今后是我跟你家爷一块儿过日子。只要我跟爷同心同德,就算今个儿没有这‘称心如意’的过程?难道你家爷就跟我过得不如意了?”

    那沁画先是一愣,随后道“是,奴婢愚钝!墨棋、墨书,你们俩留下听福晋差遣,其他人都跟我下去。”

    一干人等都退出房去,我叫住沁画,道“沁画!外面儿怎么样了?各位爷可都各自回府了?”

    那丫鬟又愣一下,随后好像在犹豫该不该说,我道“有什么话就说吧。”

    “是,各位爷都回府了,喝醉酒了的侧福晋也都安排送回去了,外面儿侧福晋也都吩咐下人们打扫了。”

    怪不得不敢说呢,原来是冉冉。我点头道“知道了,你去休息吧。”见沁画出了门,我道“墨棋,你跟着月轩帮我把爷的衣裳给脱了,墨书你去看看醒酒汤怎么还没来。”

    折腾了一晚上,终于搞定了这位爷。还好胤祥酒品不错,喝醉了兀自睡自己的,也不发疯胡闹。只是这一身的酒气我实在睡不下去,帮他胡乱收拾了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醒醒,你怎么就睡这儿?”身后的摇晃让我没能继续睡下去,迷迷糊糊的抬头,看见是胤祥,擦擦眼睛,“你醒了,还好意思说呢。昨晚上醉地不省人事,我忙了好半天才把你弄床上去。”他一边儿摇着脑袋,一边儿穿衣裳,“我说怎么头有些疼呢。你怎么不道床上来休息?”这话说得跟我已经老夫老妻了似的,我虽然是个现代人,但多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道“你一身的酒气,我怎么睡得着!”

    正说着,门外传来敲门声,随后道“给爷、福晋请安,奴婢大水来了,伺候爷和福晋梳洗。”胤祥潇洒地一甩辫子,道“进来吧。”

    我还沉浸在那一声福晋的美妙中,感觉,有意思。如今我也是胤祥的正牌老婆了!

    “愣着干什么,快梳洗了好进宫去。”

    我答应一声,一动,“哎哟!”

    “怎么了?”胤祥闻声道。我道“想必昨夜枕着手睡觉,刚一动,好麻。”胤祥抬起我的手,帮我按摩着,口里道“谁让你在这儿趴着的,道床上来不是挺好的。”我看着丫鬟们都在房里,有些不好意思,想抽回手,胤祥道“乱动什么。”

    我便笑了。这日子,开始舒坦了么?

    好不容易梳洗完毕,换上品级旗装,笑着道“十三爷,咱们走吧。”胤祥笑着牵起我的手。

    “待会儿皇上会打赏么?”

    胤祥奇怪地看着我,不明白我怎么问这么一句话,道“皇阿玛昨个儿不是已经赏过了?不过待会儿去给哥哥们请安还会有赏的。”我自言自语一般回一句,“那便好。”弄得胤祥不禁笑道“你这是变成财迷了?老想进了我十三爷府亏了你似的。”我道“那可说不定,赶明儿你万一来个喜新厌旧要娶小的,好歹我还有些个金银财宝不会背叛我。”

    胤祥哭笑不得,道“得,感情爷在你眼里是个花花公子。”我只笑了笑,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头还疼吗?”胤祥按了按太阳穴,道“这会子倒是不疼了。哎,昨晚上被老十给害的。”

    “我就知道他不会放过你的,天晓得给你灌了多少酒。”胤祥道“没事儿,都是半斤八两,他也好不到哪儿去。”

    轿子停在宫门口,胤祥牵着我的手进乾清宫,康熙老爷子每天起得都挺早,今儿也不例外。看样子心情不错。我跟胤祥齐齐跪在地上,道“儿臣、臣媳,给皇阿玛请安!皇阿玛万福金安!”

    “圣恭安,哈哈,快起来快起来,毓齐儿啊,朕终于等到你叫朕一声皇阿玛了!”

    这倒弄得我不好意思了,笑道“皇阿玛笑话臣媳了,臣媳还在想呢,是不是臣媳在皇阿玛身边没伺候好,皇阿玛才急着把臣媳给嫁了啊!”康熙听完大笑不已,道“哦?照你这么说,朕还让你受委屈了?”

    胤祥笑道“皇阿玛可把毓齐儿这嘴上毛病给惯坏了,如今儿臣倒是说不过她的。”回头瞪了他一眼,道“这是到皇阿玛跟前儿告我的状呢?”

    “得得得,朕可不愿意听你们打嘴仗,快去毓庆宫给哥哥们请安吧!”

    “是,儿臣、臣媳,告退。”

    在去毓庆宫的路上,胤祥握紧了我的手,我笑道“你紧张什么?”胤祥道“我哪里紧张?我是怕、、、、、、”

    我回握他的手,道“放心吧。那些事儿,我早就忘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