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相濡以沫  第82章

章节字数:3219  更新时间:11-05-29 22: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昭月她,可想通了?”问话的,便是咱们伟大的康熙皇帝。他坐在龙椅上,却不是威仪四方的姿态,那口气,分明表露着作为一个父亲的无奈。

    “回皇阿玛,昭月本就是通的。”

    “朕明白,只是,哎,只是这孩子、、、、、、”恐怕这就是作为帝王的无奈吧。天下疆土他都可以去征服,唯独这个家。子不是子,女不是女。天家的荣誉,却要背负上莫大的责任。

    “皇阿玛放心吧,给她一点时间。只是,恳请皇阿玛,能否给臣媳一个恩典?”听完我的话,康熙没有马上答复我。大殿上,安静得能够听到康熙均匀有力的呼吸。

    “你想干什么?”我深呼吸,道“额娘去得早,昭月自小懂事。照顾哥哥妹妹,无半分差池。如今到了婚嫁年纪,我这个做嫂嫂的,实在不知道能够帮到什么,只是恳求皇阿玛,让我见一见那位杜凌郡王!好歹,让我知道那是一个怎样的人,把昭月交给他,是否放心!”

    我话音刚落,就看见康熙将手中的折子狠狠地摔在龙案上,怒道“放肆!”着实吓我一跳,跪在地上的我不禁一颤,头越来越低。康熙道“什么叫交给那个人是否放心!朕自己选的女婿,还让你不放心了么!朕会害了昭月么!”

    自知失言,赶紧叩头,道“皇阿玛恕罪,臣媳一时失言!并非有意冲撞皇阿玛!”康熙的怒气仿佛并没有消除,“哼!朕是宠得你们都无法无天了!告诉你,不管你们放不放心满不满意,昭月是嫁定了!”这个时候我不敢再出言顶撞,只能沉沉得俯着头。

    “朕还有要事需要处理,你先下去吧。”明显不想再理我,可我却有些不甘心,道“皇阿玛!”

    “下去!”沉稳有力的声调,不容反驳的气势。

    终究是帝王。

    “是,臣媳告退。”退出大殿,看着紫禁城头顶地这一片天空,万里无云。沉沉地叹一口气,走下阶梯。

    胤祥在乾清门口等着我。修长的背影,悠闲的姿态。忍不住悄声走进,牵起他的手。他回头,道“失望而归了?”我惊讶不已,道“你知道我跟皇阿玛说什么了?”胤祥但笑不语,我催促道“说呀!”

    被我推得不耐烦了,这才悠悠开口道“具体说什么我肯定是不知道的,要不我就是大罗神仙了。但总不离是为了昭月!对吧?”我无力地点头,胤祥并没有细问我到底说了些什么。只是安慰道“我们已经尽力了,这都是命,改变不了的。”我不说话。心里还是乱得很,胤祥道“我过不了几天就要走了,你一个人在府里,能应付得来吧?”

    这话倒把我给逗笑了,“难不成你这个家是个阴曹地府?”胤祥也笑道“爷府里可是极乐世界。多少人想来,还来不了呢!”

    “是是是,我这不是捡了个大便宜么!”胤祥还像小时候一样,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干什么呀这么大人了!”他没理会我,悠悠叹道“我只是担心,我走之后,这府里上下你都每个知心的人可以说说话,怕你闷得慌。”

    我笑道“瞧你说的,这不是还有昭月么?实在不成,我跟兔子说说话,总可以吧。”

    “那更不行了!”“怎么讲?”

    “要让别人传了出去,十三福晋整天没事儿跟一只畜牲自言自语地说话。这要是让老十知道了,不定怎么笑话我呢!”听他这么一讲,倒是有点意思。我道“那没事儿就练字儿吧,反正你跟四爷不老觉得我字儿丑吗,要不就上戏园子,听听戏。”

    “你若是要出府,就带上几个侍卫。”

    我笑道“这是自然。”

    在府里没待上几天胤祥就简单收拾之后跟着康熙去塞外了。这一天两天还好,练字儿还能混过去,只是这日子长了,就实在无趣得很!

    “月轩,我好无聊啊。”

    “格格,你不是在练字儿的吗?”我叹口气,“偶尔为之尚可,整日握着毛笔,你家格格的手都会僵掉的!”

    “那跟着奴婢做女红吧!”我翻了个白眼,“还不如练字儿!”这反倒让月轩无语了,放下手中的工具,道“那格格想做什么?”

    冥思苦想了一会儿,脑袋里面那盏灯突如其来地亮了!“有了!”月轩睁大眼睛,道“您想干什么?”

    我歪着嘴笑了笑,估计那模样挺猥琐的。因为我眼尖地瞧见月轩浑身颤了一下。“去,找一套男装换上,跟你家格格,哦不!你家爷也找一套。”

    想着还是我自己来吧,打开胤祥的衣柜。好衣裳倒是不少,就是我穿都太大了!好不容易在角落翻出两套稍小一些,就是有些皱皱巴巴的。算了,凑合吧。散了发髻,让月轩从头至尾编上辫子,带上小帽子,哟呵,这个俊俏小生不错!但总觉得有些女气,哎,卸去脸上不多的妆容,越粗狂越好!

    “小轩子,出去就别叫格格了啊,就叫三爷吧。记住了!”月轩是个剔透的,立马道“是,三爷!”

    范泰泰是我让阿玛给我带来的,这个侍卫有点意思,自此,他便成为了十三爷府里的人。

    “范泰泰,去弄身儿便装穿着,跟爷出门。”见我一身男子打扮,范泰泰惊讶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这孩子怎么就这么迟钝呢!我眼睛一瞪,立马点头转身走了。再看到他的时候,已经换做了便装,只是这佩刀、、、、、、

    “诶,那玩意儿,你能收起来不?”我指了指他的佩刀,范泰泰有些为难,道“这佩刀还是不要收得好,福晋单独出门,还是带上的好。”这我当然知道,我只是觉得,要是能遮住一点,不要这么张扬便好了。

    管他了,算了算了,今个儿爷就要张扬一把!“范泰泰!出去之后就不要叫我福晋了!叫我三爷!”

    “是。”其实范泰泰是个不错的保镖。只说有点小迟钝,又不多话。自从第一次见面被我批了一顿之后一直夹着尾巴做人,也怪可怜的。

    “往八爷府是哪个方向?”我摇着折扇,纯粹一副公子哥的形象。本来出门还想要把兔子提着的,想了想,有遛狗的,有玩鸟的,没见过提溜着兔子满大街跑的。这才作罢。

    “三爷,您到现在还记不住路啊!”听出来月轩一口鄙视的音调,我瞪她一眼。哎,平日对待下人就是不能太好了,要不然容易蹬鼻子上脸。

    “臭丫头!”我低声骂了一句,月轩偷笑。

    鉴于八爷的贝勒府跟四爷的贝勒府离得太近,让人看见不好。所以稍微绕了点儿路。

    “站住,来者何人?”我礼貌地笑了笑,回头示意月轩给我一颗碎银子。上前将银子塞进侍卫手里,笑道“劳烦这位小哥进去给你家福晋通报一声,就说是她的旧相识!”

    毕竟接了我的银子,就算是将信将疑的,好歹进去了。

    “福晋,这位小爷说是您的旧相识,您给看看。”远远儿的就听见那侍卫的声音。我慢慢转过身,背对着府门口。哼哼,小爷我也玩一把暮然回首!

    “什么旧相识,么不是闲来没事有人来打发无聊的吧。”星央的声音让我很满意,那侍卫的声音越来越近,道“看上去不像,您看——”

    “这位小爷是?”我缓缓转过身,微笑地看着一身旗装的星央。“八福晋,怎么,这就不认识了?”

    星央微张着嘴,瞪圆了眼睛,口里发出一声跌宕起伏的“哦”的一声。这效果我很喜欢。星央下了台阶,大笑着一把拍上我的肩膀,道“好你个毓齐儿,捉弄起我来了!”我装作吃痛地皱眉,道“你平素也是这么对待八爷的?”

    那侍卫听见星央唤我的名字,这才知道我的身份,赶紧行礼,道“奴才不知是十三福晋!请福晋赎罪!”

    我笑道“不知者不罪嘛,你起来吧。”

    星央迎我进府。这还是我第一次来八贝勒府呢!嗯,很大,但并不奢华。算得上清幽。亭台楼阁,雕梁画柱,还真是个好地方!“怪不得整日不见你,原来这贝勒府这般安逸,换做是谁也不愿出来了!”

    “就你嘴厉害!”星央引我上了一个小亭子,三面环水,背靠一棵大树。真是惬意。凉风习习,星央道“这是唱的哪出?”

    我喝口茶,道“这不是万岁爷去塞外不带上我,只好自个儿找乐子嘛!”星央道“怎么是乐子了?换上男装就是乐子?”我一笑,装作一副高深莫测样子“这哪跟哪儿啊!有个好地方,想不想去?”

    星央有些半信半疑,问道“什么好地方?”我道“以前老听胤(礻我)说宫门口有个叫什么,什么‘梨花开’的戏园子,听说挺有意思的。我想去看看,你去不?”

    星央略有些犹豫,我道“去就去,不去就别浪费小爷的时间了!”没想到这话倒把星央逗笑了,“你还摆起架子来了!去就去!”我深知星央受不了激将法的性子,在心里偷笑,面儿上还催促道“去就赶紧的,换身儿衣裳。弄好看点啊!别丢了爷的脸面!”只见星央回头笑道“我呸!就你有脸面!”

    慢慢悠悠的喝着小茶,等待着星央的惊艳登场。

    “你还别说,嘿!你这么一打扮吧!还真是个俊秀小伙子!”我这一番恭维听得星央心花怒放,得意道“那是自然!”

    冲月轩挤眉弄眼地笑闹一番,终于一行人等准备妥当。

    “——出发!”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