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相濡以沫  第83章

章节字数:3847  更新时间:11-06-06 22: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京城依旧繁华如故。第一次身着男装,肆意慢步在皇城根儿。手肘碰了碰星央,道“诶,你看前面那个小姑娘,长得多俊啊!”星央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了去,点头道“是够漂亮的,要不三爷过去瞧瞧?”我瞥头看着满脸坏笑的星央,不错啊,小妮子!

    “跟哪儿学来的,满脑子都在想些什么!”我佯装正经地摇着扇子,星央道“得了吧,就你装得跟大头蒜似的。我不过让你上前瞧瞧,你又是在想什么?”这话倒把我给堵上了,颇有些此地无银的感觉。

    继续迈着大步朝前走,星央道,“怪不得那些个公子哥都喜欢摇着扇子提着鸟笼子在大街上溜达呢,原来这般有意思。”

    梨花开这个戏园子还是我无意中从老十口中得知的,这个浑小子,就爱这些名堂。

    门口处只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大宅门儿。我跟星央互看一眼,跟着小厮进里面去。别看门口不起眼儿,这里面可大有讲究。

    一进门便是一个小池塘,满池的红鱼儿。池塘上分别架起三座小桥,扶栏上缠绕着翠绿的藤蔓,真是赏心悦目!横穿过小池塘后,有一座假山。绕过这座假山方才到了戏园子!

    我冲引路的小厮道“你们这儿弄得够别致的啊!”那小厮笑道“您还别说,这就是咱们‘梨花开’的特色!不少客官都交相称赞呢!就这个,还是我们东家亲自设计的!”

    “哦?你们东家是何方神圣啊?”

    “这个就请客官恕小人无法相告,因为小人到现在为止,都从未见过东家的面儿。更不知咱们东家是何许人也!”看小厮的神情不想说谎,况且也没必要骗我们。既然这样,我也就没再多问。

    “客官这边请!”正预备跟上去,星央道“二楼可有雅座?”小厮抱歉地一笑,道“实在是对不住,今个儿雅座已经没了,全满!只有大厅了!”我将扇子收拢,道“罢了,雅座多没意思,咱今个儿就坐大厅!”

    小厮满是谢意地笑着,将我们带进大厅。只是看这个势头,座无虚设啊!“委屈您二位爷,前面中间儿的位置都有人坐了,只有这角落里的。”我大手一挥,道“没事儿,就这儿吧!你去给爷沏壶上好的毛尖儿,再来点儿花生米!”

    “得嘞!爷您稍等!”说完便下去了。星央微皱着眉头左右看了看,道“这有什么好玩儿的。”正说着,只见戏台上,一位素衣女子仰面低吟,唱的什么我也不知道,只晓得估计唱的不错,因为啊,这台下鼓掌叫好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怎么不好玩儿,你看看前面儿。都是京城里有点小钱的人,我今儿来可不是为了看戏,我是为了看人。”星央好奇道“看谁?”

    “谁都看!台上的人,台下的人。都有看头!”星央有些莫名其妙。刚好小厮来了,“客官您的茶!”我笑道“诶,爷问问你,这台上这位,叫什么名字?”小厮一边倒茶一边说道“一看就知道客官您是头次来!她可是咱们梨花开的台柱子!叫苏艳艳,戏唱得可好了!”

    “是吗,那我得好好看看,得,你忙你的去吧,有事儿爷再叫你!”示意月轩给了赏银之后,小厮笑得更加灿烂了。我一边吃着花生米,一边四处看着。刚一回头,就瞧见二楼右边的雅座,一个肥头胖耳的中年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那双手啊,不规矩地在怀里美人儿身上游走。暗骂一声,“下流!”冲星央小声道“你往右边二楼看,那男的,瞧见没?”

    星央朝上面微微一抬头,皱着眉头道“一个老男人抱着一个女人,怎么了?”我道“看那老男人的手,真不规矩!”星央笑道“人家你情我愿的,什么规不规矩。倒是你挺无聊的。”我道“看这身儿行头,非富即贵,哼,家里不定有多少老婆呢!”

    “人家碍着你什么了?”这话问得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是啊,人家愿意,碍着我什么了?无奈地笑了笑,道“看戏,看戏!”

    那位苏艳艳依旧唱着我听不懂的戏曲,动作或烈或柔,表情或喜或忧,俘获台下大多数男人的心。我倒是觉得一般般,可能是兴趣不在的缘故吧。眼光大多数游走在前面的看客身上。

    坐我身侧的这位,就隔着一条窄窄的走廊。斜眼看去,衣着倒是光鲜不已,只是您没瞧见这个表情。哎哟我的个妈诶,那叫一个猥琐啊!眼睛眯着瞧着苏艳艳,散发出道道精光。一张嘴微微张着,时不时还抿一下,吞一下口水。一只手在大腿上摸来摸去,恨不得立马扑上去。

    我轻轻敲一下桌子,示意星央往那边看去。星央看了会儿,说道“这个人有些面熟啊。”我上下打量着她,道“你还跟这种人熟?”星央一颗花生米就丢了过来。我头一歪,被我躲了过去。她道“谁跟他熟了,我只是觉得有些个眼熟而已。”

    “你现在在府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人?”星央努着嘴,再往那边瞧了瞧,“啊!”手一拍,做恍然大悟状,我左右看了看,道“你小声些!”星央道“我认识他呀!他阿玛是刚调回京的外省官员,叫什么来着,额罗多!他是额罗多的儿子!”

    我皱了皱眉,印象里并没有这号人物,估计不是什么大角色。我问道“不认识,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阿玛不是刚回京嘛,还放着呢。那时候这小子跟着额罗多来过我府上,只是都是些朝堂上的事,我懒得管,便没有出去接待。只经过的时候看过几眼。他好像叫莽济格!”星央说完还点了点头。我瞧了一眼,这德行还是当官的儿子呢!摇了摇头,这种货色,真不知道当爹的那位怎么样。但愿为官不会不仁吧。

    想到这儿自己又不觉地好笑,要是让我去当官说不定还是个好官儿,哈哈!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台上的那位已经唱毕。台下一片沸腾,鼓掌喝彩声不绝于耳。星央也是高兴地叫好。回头看了看月轩跟范泰泰,同样是看好之色。我也跟着鼓掌,苏艳艳下台之后,台下的观众依旧高声喝彩。我突然对这个苏艳艳有点好奇,伶人啊,唱得好的都得称呼一声老板呢!

    “央少爷,要不,咱去后台看看这位主儿?”我以为星央还是会骂一声无聊,没想到她却是兴趣凿凿,道“好啊!我也想看看这位台柱子卸妆之后的脸!”跟星央一拍即合的我立马起身,拉着星央往后台走去。

    按理说后台这地儿一般不是不让人进嘛?我还准备好些个点子想要发挥一下,结果后台居然人人可进!

    我们轻轻掀开帘子,正在寻找苏艳艳的身影,就看见一个身影歪歪斜斜地靠在衣架旁。

    我看了看星央,星央指了指左边的一个化妆台。我们进去躲在化妆台后面,刚好看见苏艳艳对着镜子卸妆,而那位靠在衣架旁边的人,正是那位猥琐的莽济格!

    “苏小姐,您看我都来捧场好多天儿了,怎么着您得赏个脸不是!”莽济格一脸讨好的笑意瞧着苏艳艳。而苏艳艳连正眼都不瞧他一下,自顾地卸妆。他说完之后,苏艳艳露出一个很官方的笑脸,道“这位爷的好意苏艳艳心领了,只是苏艳艳不过一介戏子,实在不配与这位爷同进同出。”

    莽济格碰了一软钉子,略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接着又有些讪讪地说道“苏小姐不要把话说得这么绝嘛!”正说着身子就慢慢前倾,几乎都要碰到苏艳艳的脸了!星央猛地站起来,我马上拉住她,摇摇头。继续看去,只见苏艳艳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挪,继而猛地站起来,笑道“劳烦这位爷出去一下,奴家要换衣裳了。”

    莽济格的位置刚好挡住苏艳艳的去处,口气已经没有先前的柔和了,道“苏艳艳,你不要太过分了!”

    苏艳艳抬头直直地看着莽济格。这个女子不简单啊,明眼人都看得出莽济格这样的人,非富即贵。别的戏子巴结都来不及,她却像一朵莲花一般,出淤泥而不染!

    “这位爷,奴家身份低下,不值得爷大费周折。也请这位爷自重!”这番话说得不卑不亢,眼睛不躲不闪。苏艳艳,有点意思。

    莽济格的表情我看不见,好半天没说话。只是苏艳艳毫不畏惧的眼神依旧盯着莽济格。倒是房间里面其他戏子感觉到气场有些不对,都陆陆续续地出去了。

    “苏艳艳,今儿爷非要让你就范!爷就不信了,他娘的你还吃了豹子胆了还!”听他这个话我忍不住笑了起来,感觉跟审犯人似的。

    “谁在里面?”无奈,只好满含笑意地跟星央站了出来,“莽济格少爷,实在不好意思,在下一不小心听了点小内容。你不会介意吧?”

    莽济格皱着眉头,赏析打量着我们,说道“你们是哪来的?怎么知道我是谁?”我看他的表情估摸着是想开口骂人的,只不过见我们衣着都不是一般人,而且还知道他的名字。略微有些顾及。

    “莽济格,你光天化日的在这里干的是些什么事儿?”星央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莽济格仿佛是被人戳中软肋一般一时语塞。

    “你是哪来的野狗!小爷我干什么事儿与你何干!”莽济格慌不择言,我原以为星央会大发脾气,没想到她却不怒反笑,说道“你发什么火啊,听你说你都来捧场有些个日子了?想找艳艳姑娘吧?人家都不愿搭理你你怎么还这么死皮耐脸的啊!”这番话,说的莽济格怒气冲天,苏艳艳都有些都忍不住笑意。

    “你!你们,不知死活了是不是!”随后冲门口喊道“来呀!”说完冲进来几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威严地看着我们。这是怎么个意思?想打人啊?那怎么行,这要是被人揍了一顿回去还不被府里的人笑掉大牙?

    “哟呵,怎么着,还想打人啊?莽济格,你阿玛额罗多刚回京,皇上还没做处置吧?今个儿有本事你动我们试试?”听我这么一讲,莽济格眉头皱的更深了!心想着我们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哼,既然知道我是莽济格,那么知道我阿玛也不难。想诈我?”我是不是诈他倒是难说,但是他这句话绝对是诈我的!“你就当我是诈你的吧。来,我就站这儿了!你打,哼!有本事就现在打死我,若是不然,我让你父子二人今后连八爷的府都进不了!”

    我就这么狠狠地盯着他,不知道是信了我的话还是什么,总之愣了一番之后,烦躁地说道“罢了罢了,真是晦气!走走走!”说完领着那几个大汉转身走了。我拍了拍星央的肩膀,道“看来还是八爷的面子大啊!”星央道“得,牛都被你给吹了,我可不敢保证八爷不见他。”我听完就笑了,道“这不是诈他的么,哈哈。”

    “小女子感谢二位姑娘的解围之恩!”苏艳艳上前福身,微笑着。我们却大惊失色,“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女子?”

    苏艳艳轻笑一声,道“我本是女儿身,对女子当然要了解一些。况且我们这种戏子多进出于风尘之所,二位的做派,不似男子。”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