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相濡以沫  第84章

章节字数:3830  更新时间:11-06-06 22: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见女扮男装的法子这么容易就被别人看出了,有些无趣。星央道“艳艳姑娘虽然身在风尘,但却洁身自好,着实让在下敬佩!”

    苏艳艳只微微一笑,道“姑娘谬赞了。”正说着,外面冲进来一个男人,火急火燎的,拉着苏艳艳就开始抱怨道“哎哟!我的好姑娘!您怎么又把那位爷给得罪了?咱们戏园子可经不起这么折腾啊!”

    我见这男人拉着苏艳艳的样子很是熟悉,想必应该是班主了。听着他说的话,想必苏艳艳已经扫了莽济格很多次面子。“我只是戏子,不是妓女。”苏艳艳依然不卑不亢地说出这样八个字,却让那位班主语塞!摇摇头,无奈地叹口气,便出去了。

    “姑娘还有很多事要忙吧?那我们就不多做打扰了。再会!”简单的作个揖便拉着星央出去了。“咱还是快些走吧,免得节外生枝。”

    星央笑道“这时候反倒怕了?先前不是挺英雄的吗?”

    “那不是因为我知道八爷面子大嘛!这万一人家想明白我没那么大能耐,冲回来打我一顿不要紧,别伤了胤祥的面子!”

    星央在后面笑得花枝乱颤,可惜了这一身帅哥行头。

    出了后台,叫上月轩跟范泰泰一同离开戏园子。

    “那我先回了啊,你也快回去吧。”星央说着就打算转身离开。“什么时候有空再出来?”星央翻个白眼,道“得了吧,我可不愿意天天出来得罪人!”说完大步流星就走了,还抬手向我们挥了挥。

    “格格,咱回吗?”月轩伸头问道,我瞧了瞧她,道“回!当然回!”

    苏艳艳跟莽济格的事很快便被我忘到了脑后。

    “格格,都这个时辰了,您怎么还再睡啊!”听见月轩推门进来,我才睁开惺忪的睡眼,摇摇头,道“也不知怎么了,这段时间老是想睡觉。”月轩扶我坐起来,我眼睛一花,赶紧握住月轩的手,闭上眼睛。“格格,怎么了?”

    “没事儿,起得急了。”慢悠悠地穿上衣服,洗漱。让月轩随便将头发挽个髻,我道“十三爷出门多久了?”

    “快半个多月了吧。”

    我点点头,“怎么像好久没见着他了。”

    “格格这是一如不见,如三月兮!”我从铜镜里瞪了一眼月轩,这丫头毫不掩饰地笑着。

    “都快夏天了呢!待会儿咱们去小花园逛逛!”绕过东院,便是一个小花园,花圃里大多常见的花种都有。现在已然初夏时节,想必都有花苞了!

    出门才知道我果然睡了好久!已经日上三竿了。经过东院的时候,听见远处有些喧闹声,我停下来,仔细一听,仿佛有人在吵架。对月轩说道“咱们去看看。”越往东院走,吵架的声音越大,尽是什么“小贱人”、“小蹄子”的。我不由地加快脚步。

    只见一个略有些肥胖的妇女一手扯着另一妙龄少女的长发,一手按住自己的脑袋。另一边也是同样的姿势,双方争执不休,相互对峙着。走进再看,二人皆是衣衫不整,头发散乱。都怒气冲冲地瞪着对方,周围站着三五个看热闹的。都不上前劝架,反倒幸灾乐祸地在一旁叫好。

    不团结是我不能容忍的事情,大家都是在府上做事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这算怎么个事儿?两位打架的当事人毫不理会周遭的环境,而看热闹的下人也都聚精会神,没有一个人看见我的到来。

    “放肆!见到福晋还不行礼?”月轩颇有气势地一吼,所有人都猛地看过来,慌张地跪在地上。打架的主角也快速停战,跪在地上。这时候才看见二人的庐山真面目。那个身材略胖的妇女没什么印象,倒是旁边这位小丫头我面熟得很,这不正是洞房那晚十分教条的丫头,叫什么来着?啊!沁画!

    我面无表情,把跪在地上的人都扫了一眼。轻声对月轩说,“你去给我搬张椅子出来。”月轩乖巧的点头。

    我还是没有说话,任凭他们跪在地上。深知权威这个东西就是装深沉,等到月轩半老椅子,我慢条斯理地坐下后,悠悠道“有谁给我解释一下,今个儿是唱的哪出戏?”

    那些看热闹的人此时安静地要命,头都快贴在地上了。沁画抬头看了我一眼,见我正盯着她,猛地低下头。我道“沁画,说说吧。”

    沁画这才开了口,道“回福晋话,因为侧福晋最近害喜闹得厉害,吃不下东西。奴婢就照着家乡的法子给侧福晋做了一道开胃的小菜,赶巧侧福晋还挺喜欢。这便赏了奴婢一支发簪。奴婢回房之后就好生地收着,昨儿我想起来拿出来看看,结果却没有找到!我都快急死了,想是自己放错了地方,也没声张。今个儿中午干活的时候却发现张妈头上插着这跟簪子!定是她给偷的!”

    刚说到这儿那位“张妈”便开口道“你冤枉我!这是我自个儿买的!”手还气愤地指在沁画鼻子前,沁画也是怒气冲冲,伸手打开指着自己的手,道“这是侧福晋赏给我的!”

    月轩皱眉怒道“放肆!在福晋面前也这般没规矩么!”二人这才收敛了些,我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簪子?拿来给我看看。”

    沁画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一个簪子,月轩接过之后递到我手里。其实并不是很名贵的东西,倒是精致得很!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簪身,颜色有些像黄铜的色泽。打磨得很光滑,色泽浓郁。簪花是几粒大小相同的白色珍珠穿制而成。看上去虽不华丽,但美就美在它地简单精致。

    我拿着簪子,对着沁画说“侧福晋赏的?”沁画连连点头。

    又对着张妈道“自己买的?”张妈也赶紧点头。我道“一个说是侧福晋赏的,一个说是自己买的。很简单,月轩,你去把侧福晋的贴身丫鬟叫来,我问问。”

    月轩福身道“是,奴婢这就去!”

    等待月轩的回来,我就随手把玩着发簪。他们就安安静静地跪在地上,没多长时间,月轩就领着一个丫头过来了。

    “格格,她就是侧福晋的丫鬟。”

    我看了看这个略有些羞怯的小丫头,年纪看上去并不大,想着她的主子是个文雅的人,便微笑着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福晋话,奴婢叫碧儿。”虽然也是温柔的声音,但比她的主子就差远了。我口里念叨着她的名字,“碧儿,碧儿。好名字!谁给取了?”

    “是我家格格给取的。”依旧是羞怯地低着头,轻声轻气的。我拿起发簪,道“这簪子眼熟吗?”

    碧儿只看了一眼,便道“这是我家格格前些日子上次给沁画姑娘的。”我回头看了一眼沁画,只见她得意地看着张妈。又对碧儿问道“你可看清楚,你家福晋的簪子可有什么特别之处?或者是否属于稀有贵品?”

    碧儿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道“这是奴婢去年跟主子上街偶然看到的,当时店家也并没有说是仅此一支,想必还有产出吧。买的时候也没花多少银子,不算珍稀。”

    她说完,我便回头看了看张妈,脸上也略带笑意。我继续道“你能肯定这就是你家主子的东西吗?”碧儿道“能让奴婢仔细瞧瞧吗?”

    我将簪子递给她,只见她翻来覆去看个不停,最后却只是将簪子递还给我,道“请福晋恕罪,奴婢只能肯定这簪子与福晋那支一模一样,但并不能肯定就是那一支。”

    我点点头,见沁画脸色有些不愉,而旁边的张妈确是长舒一口气的样子。我摇摇头,差不多都明白了。

    “张妈,既然现在也分不清这簪子到底是谁的,那这样吧。你说是自己买的,是什么时候?”

    张妈开口就说道“是前天!”

    我道“你确定?”张妈点头,我往椅子后背一靠,说道“你要不再想想?别是弄错了?”听我这样的口气,张妈有些犹豫了,但最终还是说道“是前天!奴婢记得!”

    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是吗,可我记得前天府里的出入记录除了采办的,张妈好像并没有做记载吧?”

    看她怎么圆谎。若是说错了日子,那就有偷窃嫌疑。若没有记错日子,那也是私自离府,没了规矩!

    张妈有些慌了,道“不不,不是前天,是昨天!不对不对!也不是昨天,是、是、、、、、、”

    看她有些语无伦次的样子,事情的真相便已经差不多水落石出。我道“张妈,你还是坚持说是你自己买的?”

    这个时候她已经乱了思绪,只不住地磕头,道“福晋恕罪!奴婢不是有意的,奴婢只是觉得发簪很漂亮!福晋恕罪福晋恕罪!”

    我将发簪还给沁画,沁画感激道“谢福晋为奴婢主持公道!”

    “发簪还给你,是因为这是你的东西。但是,看见张妈头上插着簪子为什么不及时向我汇报?为什么要在府里挑起事端?难道我说过的话你都不放在心上吗?”沁画没想到我突然转变态度,吓得不轻,头紧紧贴在地上,道“奴婢不敢!”

    “自己去秦总管那儿领二十下手板子。我要让你们记住,在这个府里头,有什么事儿不满的,想说的,都不能藏祸在心!我是个公道人,你信任我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但如果我说的话你们不放在心上,那我也就不讲什么情面了。”

    沁画磕头道“奴婢记住了!”我点头道“去吧。”

    侵华的事儿了了,还有一个犯错的人。“张妈,你现在是在哪儿干活?”张妈回道“奴婢在厨房!”厨房?这还得了,万一哪天不满意顺手给我下点毒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这样吧,你也跟沁画一样,去秦总管那儿领二十下手板子。之后就不用去厨房了,去洗衣房吧。”

    洗衣服可比做饭要累得多,张妈赶紧求饶,道“福晋恕罪啊,奴婢再也不敢了!福晋!”

    “再多话就收拾东西走人。”冰冷的话语让张妈立即住口,谢恩下去了。看着面前还跪着的一干人等,道“你们都起来吧。”

    一共六个人,低着头站在面前。我道“看见她们两个不顾规矩地在府里大打出手,你们就没有一个人想过要来跟我汇报吗!”

    一片安静。

    “今日之事是给你们一个教训,不仅不可以藏祸在心,更不可以坐视不理!同一个府里,你们让我安宁了,我就让你们好过!况且平日里大家都是在一起干活的,难道就这么看着他们打架,你们也不出来劝一下?都去秦总管那里领四十下手板子!以后再出现这样的事,严惩不贷!”

    都下去之后看到碧儿还在跟前儿站着,我道“没吓着你吧?”这时候的碧儿没了先前的拘谨,笑道“福晋做事干净利索,有理有据。奴婢看着很是佩服!”我抬眼瞧着她,小丫头原来还会拍马屁啊。

    “你快回去照看着你家主子吧,身子也重了,身边离不得人。”

    碧儿走了之后,我叹道“赏花的心情也没了。月轩,我罚得重吗?”

    月轩道“不重。这些个奴才,仗着自己是府里的老人儿,就有些得意忘形了。不给立立规矩是不行的!格格今儿做的很漂亮!想必今后他们也都会收敛一些。”

    我笑道“免不了在心里骂我呢。这日头也晒得慌,咱回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