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相濡以沫  第85章

章节字数:4137  更新时间:11-06-07 16: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些日子以来是越来越嗜睡。每日天黑便已昏昏沉沉,醒来时早已日上三竿。

    看着桌子上一堆食物,油腻得很,光看着就没胃口。“月轩,撤了吧。你让厨房去熬点粥,天气也渐渐热起来了,吃清淡点好。”

    “格格,您最近是不是身体不适啊?总感觉您没以前的精神气儿了,饮食也较之前差了许多。要不要找大夫看一下?省得十三爷回来又要责怪奴婢照顾不周了。”看着昭月担忧的神色,我笑道“瞧你说的,我自个儿的身子骨还不知道啊,放心吧,没事儿。就是燥得慌,过些天就好了。”

    门前的杨柳好像又长高了。柳条随着微风摇摆,轻柔飘渺,很美。

    “额娘!”

    我闻声回头,就看见小采蕙向我跑来,手背在背后,不知道拿的什么。“慢着些,摔跤了怎么办!”

    采蕙笑嘻嘻地跑到我跟前,突然把手从背后伸出来,道“额娘你看!这是我央着碧儿姑姑给我做的纸鸯,漂亮吧!”

    我拿过来一瞧,是一只漂亮的蝴蝶。“真好看。”

    “额娘,碧儿姑姑说我额娘肚子里有我的小弟弟,不能陪我玩儿了。”看着采蕙一脸的失望,这个小机灵鬼,准是想让我陪她去放风筝,又不好意思直说。我偏就吊吊她的胃口。故意装作很可惜的样子,道“是呀,你额娘现在身子重,不能陪你去放纸鸯了!”说完我就转过身子,不去看她小脸儿上的表情。偷笑不已。

    “额娘!我,我想放纸鸯。”后面的话说的声音比较小,略带委屈的口气,心下不忍。哎,这么个瓷娃娃似的可人儿,实在不忍心继续逗她。“那额娘陪你去好不好?”

    采蕙眼中的失望全部溜走,取而代之的是兴高采烈的激动。“真的?”

    “额娘几时骗过你?”

    牵过采蕙的小手,向小花园走去。

    “带着纸鸯慢慢跑,对对,别太快了。飞起来之后再放线!”小采蕙试了好几次还是放不起来,没办法,只好慢慢教。

    “额娘,它怎么都不听我的话!”采蕙一脸的失望,我蹲下身子,擦干净她额头一层密密的汗珠,笑道“小采蕙是没有掌握到技巧的!放纸鸯要迎着风的方向,既要让它飞,又不能让纸鸯太自由。所以线就必须一收一紧,做到收放自如,纸鸯自然可以翱翔天空。”

    采蕙微微皱着眉头,有些不解的样子,道“额娘,采蕙听不明白。额娘可以放给采蕙看吗?”我接过采蕙手中的纸鸯,捏了捏她的小鼻子,道“看好了!”

    一手拿着线轴,一手扯着纸鸯,迎着风慢跑起来。没多大会儿,纸鸯就借着风力飞了起来。我顺势放线,一边放一边往回扯。

    “好棒好棒!飞起来了!”我回头正看见采蕙高兴地跳着,拍着手叫好。

    待纸鸯稳定地在天空中飞舞,我道“采蕙,来,你试试!”采蕙高兴地跑过来,接过线轴。我弓着腰,握着她的小手,教道“对,线要慢慢放。不能放地太急。这只手拉住!扯一扯,控制好力度。不要太用力,对,就这样!”

    采蕙很认真地在学,我慢慢放开手,让她自己去体验。站直身子,忽然地眼前一黑,脑袋就像被谁狠狠地锢住一样!

    赶紧闭上眼睛,无力地退后两步。心跳得飞快,再睁开眼睛,没有了先前那种晕眩的感觉。估计是没吃东西的缘故吧,让月轩去熬粥,自己却却陪着采蕙来放风筝。

    “额娘!快来,纸鸯飞不起来了!”听见采蕙着急的声音,晃了晃脑袋,看没事之后赶紧跑过去。一看,飞上天的风筝已经没有之前翱翔的姿势,这会儿正左摇右摆地无力地飘荡着。

    “快收线!你线放得太多了!”我这么一说,采蕙便手忙脚乱地收线,却越帮越忙。我赶紧接过线轴,快速将瘫软的长线往线轴上面裹,脚下也迎着风慢跑着。线收紧后,风筝又慢慢得活过来了!

    “又飞起来了!额娘好厉害!”采蕙高兴地直跳,我道“一定要把握好力度。你想让它飞,不仅要给它提供条件,也要给它制造牵绊。放线让它飞翔,收线让它感觉到身下的牵挂,它便迎着风更加渴望自由,也更加用力地往上腾跃。”

    “可是额娘,不给它收线,不是更让它自由吗?”我一边扯着风筝,一边说道“它是自由了,可它也没了方向啊!你收线的时候,不仅扯住了它,也给他指明了方向。这样它才知道该往哪边飞啊!天空那么大,它太自由了,反而让它飞不起来。”采蕙似懂非懂地点着头,道“额娘,再让我试试!”

    我将线轴交到采蕙手里,道“不用想那么多,放纸鸯,你只要学会风大的时候放线,风小的时候收线,就可以了!”

    “格格!也只有您,放个纸鸯还能说出这么多道理来!”是月轩的声音。我回头冲她笑了笑,又对采蕙说道“风小的时候你就跑起来。来,这样!”

    带着采蕙慢慢向前跑,看着风筝越飞越高,采蕙笑得特别灿烂。

    不知道是踩到了什么,脚下一滑。便向前面扑倒。“格格!”

    “额娘!”

    抓住采蕙的手放开了。眼前的石头在我眼里渐渐变大,直到我扑倒在地上,手下意识地支撑住自己的身体。咝!

    直直地用力在手掌处,疼得我眼泪都快出来了!

    月轩赶紧扶起我,担心地问道“怎么样,伤着了没?怎么这么不小心!”翻开我的手掌,伤口倒是没有,只是绯红一片。月轩小心地冲着手掌吹气,采蕙也拉着我,一脸的担忧,“额娘,您没事儿吧?”

    我笑着摇摇头,“额娘没事儿,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呵呵,别担心啊!”甩了甩手,活动一下之后那股刺人的疼痛感已经好多了。借着月轩的力道站起来,阳光洒在眼睛里。突然眼前又是一黑,比先前的感觉有过之而无不及!脑袋一紧,晕眩的感觉愈加强烈!心跳也快得厉害,身子一晃,还好月轩在身边,不然就真的要倒了!

    “格格!这是怎么了?”月轩担忧的声音若隐若现,耳朵里轰鸣不已。我抬手道“没事儿,想必是没吃东西,给饿得!”

    “还说没事儿!这些日子我看您就是不对劲,肯定是生病了!来人啦!福晋身体不适,快来人啦!”

    我很想止住月轩的呼喊声,无奈自己实在没力气。心脏感觉想要跳出来一样,连呼吸都有些吃力。

    “墨棋,你快去叫大夫!墨书,来,帮我扶一把。”

    也确实不舒坦,想必真的是病了呢,便也任由她们折腾。

    将我扶到床上躺下,月轩紧了毛巾,擦了擦我的脸,道“好些了吗?”

    这时候我已经好多了,笑道“本来就没什么事儿,是你草木皆兵的。”刚说完,门外就说道“月轩姐姐,大夫请来了!”

    月轩赶紧站起来,出门迎道“快请!”墨棋说道“这位是经常给咱们府里看病的王大夫。”月轩略为福身,墨棋又对着那位大夫,道“王大夫,这位是咱们府新福晋的贴身侍女,有什么要交代的,跟她说了便是!”

    王大夫礼貌地冲月轩点头,月轩带着他来到我的床前。

    “福晋吉祥!”礼貌地作揖,恭敬的语气。我道“王大夫快别多礼!我本来就没什么事儿,是这丫头小题大做!倒教王大夫麻烦了!”

    “身体不适应该就医才对,您府上的下人们都很尽责!”王大夫在我地手臂下垫上一个小枕头。让我放松,满人没有那么多男女避嫌的规矩,王大夫附上我的脉搏处。

    跟电视里演的一样,一手诊脉,一手把玩着自己的山羊胡。闭着眼睛还微微有些摇头晃脑。月轩看他诊了半天都没反应,便心急道“大夫,我家福晋,没什么事儿吧?”

    王大夫收回了手,回头看了一眼月轩,又看了看我。脸上跟之前进来的时候没什么不同,道“有事儿。”

    我心里咯噔一下,莫不是有什么病症吧?

    “难不成我家主子病了?您倒是快说啊!”月轩的心急让我的心也跟着七上八下的,担心地看着这位大夫。

    见我们都面露急色,这位王大夫反倒笑了,“福晋别急,不是病症,而是,您有喜了!”

    “什么?王大夫,您可看准了?”月轩惊讶的表情溢于言表,王大夫笑道“王某行医半生,难道连个喜脉都断不明白?”

    我已经呆住了。有喜?下意识看着自己的肚子,这里面,有个小生命?

    “已经一个月了。福晋身子有些虚,所以才会出现头晕眼花的症状。况且民以食为天,福晋这么大一早上都未进膳食,着实不好啊!以后早晨的膳食多吃清淡,忌油腻。熏香也最好少用,自然调理即可。我开一副安胎药,你派个人跟我去取药吧。”

    “是是是,墨棋,快,给王大夫赏!”

    看她们兴高采烈的忙活着,而我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手轻抚着肚子,孩子?我有孩子了?

    男孩还是女孩?也会跟采蕙一样可爱吗?

    “格格!您看您,这么大的事儿自个儿还不知道,要不是今儿有惊无险地这么一摔啊,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消息呢!”月轩脸上止不住的笑意。我有些不好意思,道“我这不是头一回,没经验嘛!”

    采蕙趴在床头惊喜地说道“我又有小弟弟了?”

    我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道“说不定,是个小妹妹呢!”才会高兴地跳起来,道“我额娘肚子里有个小弟弟,额娘肚子里有个小妹妹!”

    月轩端来粥,道“快吃些吧,早先沁画不是说给侧福晋做过家乡的小菜还不错吗?待会儿让她在做来给您试试。以后啊,您就别再什么放纸鸯游花园了!安安静静地养着!等着十三爷回来啊,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我苦笑不得,这就要把我“圈养”了?“月轩,难道你不知道孕妇也需要适量的运动吗?”

    月轩道“顶多也就只能出门儿走走,还得让我跟着!反正就是从现在起,您一刻也不能离开我的视线范围!”

    我无奈地摇着头。刚好墨书跟着进房来,月轩说道“墨书啊,打今儿起你跟沁画两个就先过来照顾福晋吧!可周到些,不能出一点差错啊!”

    “是,奴婢记住了!”

    我道“怎么你跟个主子似的?”月轩道“谁让奴婢的主子这么不会照顾自个儿啊!奴婢只好逾越了!”

    自此,我变过上了没有自由的日子。直到——

    “格格,十三爷派的人是说今儿中午就能回府了吧?”我看着月轩一脸的激动劲儿,笑道“怎么你比我还紧张了?”月轩道“我可吩咐了,都不许跟爷说您有孕的事儿,您可得自个儿跟爷说!”我点了一下她的额头,“鬼丫头!”

    “怎么还没到?莫不是诓我的吧?”站在府门口等待着。

    “来了来了!您瞧!”我也听见了马蹄声,笑意爬上了脸颊,探头向前方看去。

    “毓齐儿!我回来了!”胤祥颇富磁性的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上前行礼,“爷吉祥!”身后的奴才们跟着我一道行礼。胤祥赶紧扶起我,拉着我的手往府里走。“府里都还好吧?”我道“好着呢!”

    “对了!之前顺子说庄子上今年桃子长得特别好,咱们什么时候骑马去尝尝鲜!”看着胤祥眉飞色舞的样子,我道“恐怕是不行了!”

    胤祥回头,道“为什么?”第一次,有这种羞涩却又急于表达的心情,道“我倒是没什么,只怕肚子里这位,受不了舟车劳顿!”手抚上自己的肚子,脸已经绯红,不敢抬头。

    胤祥半天没说话,我只好抬头看他。他瞪大双眼,微张着嘴,我道“愣着干什么?”

    “你是说,你,有了?”

    笑意忍不住浮现在脸上,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身体却突然被抱起来,旋转!慌得我赶紧抱牢了胤祥,“快放开我!这么人看着呢!”

    “哈哈!怕什么,我就是让他们知道,咱们有孩子了!有孩子了!”胤祥激动的样子让我很高兴。

    他不是第一次做父亲,却是第一次这么兴奋。孩子,我们的孩子!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