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相濡以沫  第86章

章节字数:3291  更新时间:11-06-08 14: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打这以后,每天都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越是过得安逸,越是激增人的惰性。冉冉打发人来贺喜,倒叫我有些苦笑不得,想她的肚子也是大得吓人,如今竟是连屋子都出不得了。

    自打上次大夫看过之后,胤祥又传了宫了太医。确诊之下,康熙、德妃都赏下来不少东西。月轩每日里也是紧张得要命,生怕我出个什么意外,最好啊,让我跟那兔子似的关在笼子里。

    躺在凉亭里面午睡,可下面传来的声音却让我睡不了。“你倒是会躲清闲。”我睁开眼,见胤祥正迎着我走来,笑道“倒不是我躲,只是肚子里这位难伺候。”

    “是吗,怎么没见他跟我这个阿玛闹一闹?”

    “他是懒得理你。”

    胤祥坐在我身边,道“中午吃得好吗?”没头没脑地怎么问这么一句,回道“还不是跟往常一样,有什么好不好的。”

    “嗯,今儿就别睡了吧,跟我进宫一趟。”

    我瞧着他的神色,并没有什么不妥。“怎么个说法?”

    “皇阿玛传的,也不知道是为了哪起子事儿。只想着没多少日子便是昭月的婚期,估计跟这个有关。”

    听到昭月我心里就会一抖。不知道是愧疚还是无奈,如今我这个做嫂嫂的,竟是一点忙也帮不上了。

    换过了衣裳,跟着胤祥一道进宫。

    许是不够日子吧,除了太医确诊,人变得懒了些,丝毫没有感觉到任何怀孕的不安迹象。也不作呕也不挑食,他的安静,倒让我少受了不少罪过。胤祥让马车尽量慢行,免得颠烦了肚子里那位。我笑道,“说不定,他正当这儿是摇篮呢。”

    “你说,这孩子是不是太安静了?怎么从没听你有过什么动静?”胤祥将手放在我的肚子上,被我打开,道“你以为是冉冉啊,想要动静去摸她的肚子去。我这位总共还不到两个月呢,上哪儿给你弄动静去?”

    胤祥听完嘿嘿直笑,“这话里,怎么带着股子醋味儿?”我瞥他一眼,道“这会子才发现我爱吃醋?晚了!”

    “早晓得那我是不是该不娶?”看着胤祥一脸欠扁的表情,我摸着肚子叹道“哎,可怜我儿,这还没出生了便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以后来到人世,还不知道怎么个可怜法呢!”

    “这怎么话说的?我这个做阿玛的就不疼了?”

    “现在就开始嫌弃他额娘了,日后还能指望什么?”我一脸无辜的表情看着他,惹得他直笑,道“你这张嘴啊!”

    养心殿我是来的极少。往日在宫里当差呆的最多的地方就是昭仁殿跟西暖阁,还有昭月的庆祥所。如今站在养心殿外,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这高墙阔院,一眼望不到头的深宫,锁着多有可怜人的叹息?

    “儿臣、臣媳见过皇阿玛。”

    “快起来快起来,毓齐丫头肚子里可怀着我的小黄孙,金贵得很!”

    “老十三啊,陕西那边儿的折子紧着这些天递上来。你四哥身子可好了些?”康熙照顾我有孕在身,特恩准赐座。

    “回皇阿玛话,四哥近日来已经好了很多。起色比起那几天红润了。”听胤祥的话才知道胤禛病了,这大热的天儿,不过去趟塞外,怎么就折腾病了?

    “那便好。对了,今儿让你们来,是翁牛特部的杜凌郡王已经到京了。你们作为昭月的哥哥嫂嫂,去见见吧。”

    我惊讶地看着康熙!这个不可一世的帝王,终究逃不过父亲二字的责任。

    “毓齐丫头不用这么看着朕。朕到底是她的阿玛,并不是铁石心肠的人。”他说这个话的时候没有看我,眼神随意地落在龙案的某个地方。

    原以为,这个想法已经触犯到康熙的尊严,他不会同意。没想到,他到底是答应了!“臣媳谢过皇阿玛!”我起座,跪在地上郑重地行礼。这一跪一拜,是为了昭月。

    康熙挥了挥手,道“罢了罢了,别动了胎气。”胤祥搀着我站起身,行了礼,这才退出大殿。

    “这是怎么个意思?”胤祥满脸疑惑。我将之前请求皇阿玛让我见这位杜凌郡王的事,跟他重复了一遍。

    胤祥没有说话。走了好远之后,他才幽幽开口,“你误会皇阿玛了。这翁牛特部还是皇阿玛特意千挑万选的。既无战乱,而且生活殷实。将昭月嫁去科尔沁,也不全是为了和亲,至少皇阿玛也希望给她寻到一个好人家。”

    那又能怎么样了?依旧是嫁给一个陌生人。

    李德全带着我们来到乾清宫侧殿。大门开着,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站着一个人。我跟胤祥对望一眼,进门。

    那人背对着我们。看衣着是明显的蒙古贵族打扮,听见我们进门,转身。

    这、、、、、、

    眼前这个人,头戴绒帽,宽额头,两条粗大的辫子回扎着垂在肩前。衣着华丽却又不会显得庸俗,什么都变了,唯一变不了的,是那一脸自信豪爽的表情。

    “小王科尔沁翁牛特部仓津,见过十三阿哥,十三福晋。”他完全无视我脸上的惊讶,镇定自若地向我们行礼。倒是胤祥一脸不解地看着我。

    “王爷多礼了。快请坐吧!”

    我这才明白,原来,当年那个策马奔腾与大草原的男子,便是今日的郡王!

    “景苍?”我下意识喊出这个名字。还好,这个郡王并不像京城世袭爵位的纨绔子弟。听我叫出这个名字,只是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让十三福晋见笑了,小王并不是真心隐瞒!只因当年还并未有今日之位,所以只好暂时隐瞒!”恭敬地朝我作揖。

    “你们这是?”胤祥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我道“你忘了,当年在塞外,昭月可是跟一个蒙古男子赛马来着,而且还马失前蹄摔了一跤?”

    胤祥做回忆状。之后转过头盯着仓津猛看,问道“当日,便是郡王爷?”仓津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那时候,皇上还并未册封在下为郡王。”

    胤祥做了然状。这下子倒好,烦来烦去,想不到接过竟是这般!我只能暗叹一句人算不如天算啊。

    “你也真是的,瞒得我们好苦!”既然放松下来,索性喝着茶聊天。

    “十三福晋有所不知,当日在下也是情非得已。在后来与昭月的相处中,发现她是个善良聪明的女孩儿,不知不觉,竟倾心于她。只是当时翁牛特部的局势,容不得我在那个时候过多的去想儿女情长。只能让自己努力变得更强大!这之后,每个月我都会派人给昭月送信。也没什么别的,话话家常罢了。”

    “郡王爷,你可是害得咱们格格相思不止啊!”我调笑得看着他,仓津竟露出些许羞怯的神色,道“是,在下不才,让昭月格格惦记了。”

    “这么说来倒是旧识。郡王爷,别的我也不多说,只盼你能够善待我的好妹子!她虽说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可心细得很,万不可惹她伤心。若郡王爷能够答应我,胤祥,便感激不尽!”说完冲着仓津作揖。

    仓津没想到胤祥突然这么正式地交待他,赶紧站起身,诚惶诚恐的说道“不敢不敢!十三爷的交待,在下铭记于心!就是十三爷不说,在下也一定好生的对待格格,定不让她受半点委屈!”

    胤祥点点头,坐下后,仓津又转过身面向我。从身后拿出一样东西——这不正是那条鹿角鞭?

    “十三福晋可还记得,当日,这条鞭让我跟昭月结缘。只是这马鞭是多年前我阿玛送给我额娘的。在我十来岁的时候,额娘便去世了。临走前,将这条马鞭留给我。她说,这是阿玛送与她的信物。送给我,今后,若是遇上自己喜爱的女子,也同阿玛一样,将此鞭赠给她。”看仓津脸上,浮现出向往的表情,想必,他的阿玛额娘是很恩爱的一对儿。

    “怪不得你不肯卖给她。”

    仓津笑道“是啊,如今,还要拜托十三福晋一件事。”我跟胤祥对看一眼,道“但说无妨。”

    “请福晋,将这条鞭帮我送给昭月。”

    “这不久便是大婚,你亲自送与,不是更好些?”

    仓津笑,“昭月的性子虽说不会违背她皇父的意愿,但一定心中悲戚。将此鞭赠与,她定能明白。省得再多几日的伤心。”

    这个仓津,是真的对昭月上心!我欣然接过。“即使如此,我便做了这个顺水人情。”

    出了大殿,正预备朝着庆祥所的方向去,却被胤祥拦住。“这鞭子,此时不能给。”

    “为何?”

    “你想想,昭月以为赐婚的事,之前没少跟皇阿玛闹。如今只说是不闹了,可这满脸的悲戚之情任谁都看得出来。若是见了这鞭,突然的心情好起来。你认为皇阿玛会相信昭月是自己想通了以至于高兴之情溢于言表?倘若庆祥所的奴才一个嘴上没关住,说出了什么来。当年草原的事是小,可后来多年的鸿雁传书才是大啊。堂堂大清格格,竟跟一个身份不明的蒙古男子暗通书信。这样的闲言碎语传出去,后果可大可小。”

    我惊住了,“不至于吧,这会子都已经下旨了,还能惹出什么幺蛾子来。”

    “就因为已经下旨,才容不得半点马虎!鞭子先留着,等出嫁前一日,才送出去不迟。只是让昭月多辛苦一些日子了。”胤祥的话不无道理,清宫大院,什么荒唐事儿没有。

    看了看手上的鞭子,上好完整鹿角,角头上一个小孔,系着深蓝色的绳子,中间是两颗剔透的玉珠子,下面儿是深蓝的穗子。随风摇摆,荡漾出它的珍贵。鞭身也多层软羊皮编制而成,韧性极大,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

    牵起胤祥的手,笑道“那,咱们回家。”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