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相濡以沫  第87章

章节字数:3137  更新时间:11-06-10 20: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正值夏日雨季,一连下了好多天。倒也好,气温降下来,不至于燥得慌。

    “额娘,为什么阿玛让我学满文,却不让你学满文?”采蕙俯在桌子上,小小的手握着毛笔,看上去十分不协调。

    “因为你额娘笨!学不来的。”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门外伴随着淅淅沥沥的雨声,胤祥便进来了。我赶紧站起来,道“雨下这么大,怎么就急着回来了?”

    月轩赶紧拿来干净的衣裳给胤祥换了下来,“刚出来的时候不是还没下大嘛。”

    “秦顺儿怎么也不带把伞!”

    “带了带了,这么大的雨哪遮得住,他自己不照样湿了一身。”

    说完拿过采蕙临的字儿,笑道“蕙儿的字儿倒是比你额娘要好得多了。”我一窘,嗔道“在孩子跟前儿,你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

    采蕙一脸贼笑,“额娘别害羞,早先阿玛就给我看了往日里您临的四伯的字儿。”

    “好啊,你也跟你阿玛一样笑话我是不是?看我怎么治你?”说完站起来,将双手合拢,凑到嘴前哈口气,然后伸向小采蕙的胳肢窝。吓得她扔掉笔跳开。要不是胤祥眼疾手快,那笔差一点便落在胤祥的衣服上。只是笔虽然接住了,却落了一大滴墨汁在衣服上。看着胤祥一脸无奈的表情,我跟采蕙哈哈大笑。

    七月十五,昭月正式被册封为和硕温恪公主,待嫁于杜凌郡王。看着托盘里的鹿角鞭,如今,你要见过你的新主人了。

    庆祥所上下都洋溢着一派喜庆的红色,推开昭月的房门。竟看见她身着嫁衣呆坐在铜镜前。

    我微微福下身子,道“臣妾毓齐给公主殿下请安,公主吉祥!”昭月闻声回头,赶紧站起来扶住我的手臂,道“你这是笑话我呢!”

    我笑道“岂敢啊!”这一眼,才算是正式的看见身着公主品级嫁衣的昭月。长大了,成熟了。端庄中不失妩媚,妩媚下却又拥有一份难得的纯真!

    我不禁赞叹“竟比那画上的美人儿还要漂亮!”

    昭月羞怯地低头,道“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只是自从下旨赐婚,到现在从来没见过昭月往常的活泼样子。整日忧心忡忡,寝食难安。竟然活脱脱的瘦了一圈!

    “昭月,难为你了!”

    她看着我,苦笑,“没事儿,我已经准备好了。”

    想起我今日前来的目的,端上托盘,道“这个,是一个朋友托我交给你的。”昭月一愣,道“这是什么?”因为鞭子上面盖着一块红布,所以她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你自己看吧。”

    昭月将信将疑地扯开红布,顿时愣住了。仿佛被石化一般,瞪大双眼,微张的嘴唇诉说着她内心的讶异!

    看了看我,我将托盘往前送了送。昭月缓缓抬手,我仔细一看,那手竟然有些颤抖!

    拿起鞭子,抚摸着那深蓝色的穗子,眼眶中竟然早已热泪盈眶!眨眼,两行清泪涌出双眼,淌过脸颊,滴在她手中的鞭身。柔软的羊皮迅速将昭月的眼泪吸收在自己的体内。

    我道“这个,是新郎杜凌郡王让让我交给你的!”

    昭月猛地抬头,不解地看着我。我拉过她的手,道“来,坐下我慢慢跟你讲。”

    我就如此这般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的原委都告诉了昭月。

    听完她自己的故事,脸上已经除了惊讶没有其他任何表情,怔怔地盯着鹿角鞭看。

    明日便是大婚之时,康熙特许我今夜在庆祥所留宿。我们躺在一张床上,昭月缓缓说道“我从来没想过,结果会是这样。”我不禁失笑,跟历史上的格格公主们相比,昭月是幸运的。

    “你笑什么?”黑暗中看不清昭月的脸,我道“格格,这就是缘分。你以为他走了,不在了,却在最重要的时刻出现在你面前。”

    昭月没有接我的话。过了一会儿,就在我以为她睡了的时候,突然说,“毓齐儿,昭熹和我哥,就拜托给你了。”

    我一愣,“这、、、、、、”

    “我走了之后,这整个紫禁城,昭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德娘娘虽然疼她,可毕竟不是亲额娘。毓齐儿,没事儿你也多进宫陪陪她。她越大反而越文静了,本来是件好事儿,就怕她这个逆来顺受的性子,让她吃亏。你们是她最亲的人,多照顾着。”

    “放心吧。”

    “还有我哥。打小就是个认死理的主儿,自个儿认定的事儿非要去做。他的固执全都是仰仗着皇阿玛的宠爱。倘若以后新君继位,太子二哥怕是不会像皇阿玛这般忍让这他。”我叹口气,昭月啊,你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你太子二哥继不了位,你亲哥也不会一直是这个性子。

    不是很喜欢听别人一直不停的交待,那种感觉,很不舒服。遂道“格格,不早了,睡吧。明个儿还要早起呢!”说完翻了个身,身后传来一阵叹息。

    眼睛闭着,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就没安生过,可偏偏在想什么,也理不出个头绪。

    索性睁开眼,窗外的月光盈盈撒进屋内。原本打算起来走走,可听到旁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还是算了。紫禁城的最后一晚,让她安安心心的休息吧。原以为会就这么瞪着眼睛直到天亮,可沉沉睡意却让我不知不觉进入梦乡。

    天还未亮,门外就已经喧闹开了,丫鬟们敲门进来帮着昭月洗漱。无奈只好跟着起来,也帮不上忙,只能在旁边干站着。

    今日的昭月是喜庆的,脸上没有了往日的阴霾。看来那根鹿角鞭是起到作用的。

    一路护着昭月直至宫门,看见送亲的胤祥,笑了笑。

    昭月已经坐在康熙赏赐的金銮轿上。帷幔层层,只能瞧见一个影影绰绰的身影。仓津也是看见我的,向我点头笑了笑。这个人,相信会是昭月的好丈夫。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整个紫禁城弥漫在一片喜庆之中。我不能再继续送行了,看着送亲以及迎亲的队伍浩浩荡荡地走远,我竟然有些恍惚了。

    养心殿。

    “皇阿玛,您别太伤心。公主她会幸福的。”高高在上的康熙爷,竟让我看出了些许的苍老。

    “只要朕,不是害了她就好。”

    “不会的!公主是皇阿玛的心头肉,整个翁牛特部都会待她如明珠一般。”我低垂着头,看不见康熙的表情。过了好一会儿他开口道“罢了,你回去吧。让朕好好静一静。”

    我退出大殿,一个人走在漫长的宫墙之内。前些天连连阴雨让今日的阳光显得尤为灿烂,昭月,你看老天都为你感到高兴。敏妃去了,如今昭月也出嫁了,胤祥身边的人越来越少。

    深夜。胤祥还没有休息,我也辗转反侧。吩咐月轩放厨房做些小菜端进书房。

    “福晋,披件儿衣裳吧,夜里凉。”墨书在我的肩头搭了一件外衣。书房离我的屋子不算近,整个阿哥府,最安静的南院处便是书房所在。

    淡淡的烛光在沉寂的深夜里,我推门而入。他背对着门,手里拿着本书,我道“你都不看看是谁?”

    “这府里上下,除了你还没人敢迈这个门槛儿。”

    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我也不点破,道“我睡不着,陪我喝点儿吧。”

    这下子他倒把书倒扣在桌子上,看着我道“你还敢喝酒?不怕我儿踢你?”我低头看了看肚子,道“这叫做胎教!从小培养,不喝多的,是个意思就成。”他摇头,道“你的嘴里总能够蹦出些稀奇古怪的词儿。”

    “今儿看四爷的脸色还是有些不大好,到底什么病怎么拖了这么长时间?”

    “本来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感染风寒。不知道为什么反倒越发严重了。”

    在书房里转悠一圈,尽瞎谈了些有的没的。等月轩端来小菜,我跟胤祥坐在小桌子边儿。

    “哎哟,我说你这个拍黄瓜的醋也放得太多了吧?”看着胤祥纠结的脸,我夹起一块放嘴里放,“还好吧,哪有这么夸张!”

    他放下筷子,揉着自己被酸到的一边腮帮子,道“都说酸儿辣女,看你这个样子,定是个阿哥!”

    “那可不一定,也许是格格呢?”

    “那不打紧,格格阿哥我都疼!”帮着胤祥斟了一小杯酒,道“来,我敬你!咱们,祝福昭月。”

    也不看他的表情,我兀自一饮而下。再倒上一杯,道“再敬你一杯,为了,为了我肚子里地孩儿!”

    又是一饮而下。正预备继续倒酒,胤祥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毓齐儿,你干什么?”

    我看着他,笑道“放心吧,最后一杯。”

    他缓缓放下手,我连说辞都没有,直直地往口里倒。“你怎么不喝?我三杯可都喝完了!”

    “我知道你这是为什么。你心里想的,我何尝不会知道。”

    我看着他,他拿起筷子又夹了一块酸黄瓜放嘴里。“只剩下熹儿了。”

    他都知道,我心里想的什么他都知道。“熹儿,可以不要嫁的那么远么?”胤祥直直地盯着我的眼睛,让我仅存的一丝幻想也灰飞烟灭。“毓齐儿,我能做的,只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我沉默了。终究还是这样,最后,还是只剩下我在他身边。“胤祥,如果有一天,她们都离开了,还有我。”

    他抬头看着我,微笑,“是,只要你还在就够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