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相濡以沫  第88章

章节字数:3222  更新时间:11-06-11 14: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格格,您别着急,产婆不是已经来了嘛!您现在急也没用啊!”月轩跟着我在冉冉的院子里走来走去,我道“爷怎么还没回来,这么大的事儿他怎么就不急啊!”

    “格格!爷不是正往回赶了嘛!来来来,您好好地坐在这儿。自个儿肚子里还有一位呢!”月轩拉着我,把我摁在椅子上。这心里七上八下的,里屋不断传来冉冉撕心裂肺的喊声。每听见一次,我的心就好像被一只手紧紧捏了一下似的。

    又一个丫鬟从里屋端出一盆血水!月轩赶紧问道“里面怎么样?”那丫头道“回姐姐话,侧福晋难产!”

    “什么!”我蹭地一下站起来,月轩赶紧过来扶着我,“我的好格格!您就别折腾自个儿啊!十三爷还没回来呢,您要是先乱了阵脚,这侧福晋怎么办啊!”

    月轩说的对!胤祥还没回来的时候我就是主心骨,不能慌不能慌!等那丫头去打了一盆清亮的温水来,我道“你进去告诉侧福晋,坚持住!爷马上就回来了!告诉产婆,一定要稳当些,我要大人孩子都平平安安的!”

    我深呼吸,尽量让自己放轻松些,别让我肚子的孩儿跟着我一道儿紧张。坐是坐不住的,只好站起来走走。

    “怎么样了?”我闻声回头,就看见胤祥朝我走来,我赶紧上前道“怎么办啊!冉冉难产!”

    胤祥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放松些,道“急不来的,你先坐下。”我诧异地看着他,真是冷静啊,“冉冉跟孩子都可能有生命危险!”胤祥反倒一屁股坐下,道“那我能怎么办?难不成我进去帮她生?”

    我一时语塞。罢了罢了,人家当爹的都不着急,我跟着瞎起什么哄!我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壶茶水了,里面还是不断地端着一盆盆血水出来,然后换上清澈的温水进去。倒是胤祥安之若素,居然还拿着本儿书在这儿看了起来。

    “我说,你别在我跟前儿晃来晃去的成吗?”胤祥抬头看着我,我真不知道说他什么好,这会子还嫌我打扰了他看书的雅致?“也难为十三爷,自个儿的福晋还在鬼门关晃悠着,您倒好,搁这儿看起书来了!”说完我还瞥了他一眼,胤祥不怒反笑,道“我这不是已经在这儿了吗?再说了我不看书干什么?跟你一样干着急?还说呢!你也不看看自个儿什么身子,挺着个大肚子还不安生,小心我儿跟你急!”

    我真是哭笑不得,懒得理他。

    产房里终于传来了震天动地的啼哭声,我惊喜的拉着月轩,“生了生了!”孩子一直哭个不停,产婆将孩子抱出来,满脸喜色,道“恭喜十三爷!是位阿哥!”第一次这么紧张地帮别人坐镇产子,自然要去看看小孩儿长什么样儿。

    小脸儿皱巴巴的,不知道是天色的缘故还是本生就这样,显得黑乎乎的。天儿冷,除了小脸儿什么也看不见,我道“碧儿快来,赶紧抱着下阿哥进屋,别再外边儿受了凉!”

    太医也出来,道“侧福晋母子平安,只是侧福晋是难产,又折腾了这么长时间,身子骨太虚了,已经昏睡过去。老臣这便开一个方子,十三爷按照方子抓药,煎给侧福晋喝下,一日三次,再加以调养,不日便能下床!”

    胤祥道“多谢李太医!”回头对着顺子到“秦顺儿,送李太医回宫,顺便跟着去抓药!”

    这紧张的时刻一过去,便感觉到冬日的寒冷,打了个冷战,对月轩道“咱们回吧,对了,让厨房把饭菜热一下送来我的屋子。我估摸和爷也没吃呢,多拿一副碗筷!”

    回到屋子里,一阵热浪拂面,还好有火盆。脱了斗篷,坐在火盆边儿,这时候才发现,原来双手已经冻得冰凉。

    手还没烤热胤祥便推门而进,“你怎么来了?不在那边儿看着?”

    胤祥赶紧把手放在火盆上,道“冉冉已经睡了,孩子又有奶娘照看着,我还去做什么。再说了,你不是已经安排用膳了嘛,爷既然听到了便自个儿来,省得你再叫人去唤我。”

    “你看过孩子了吗?”

    胤祥点点头,我道“他怎么这么丑啊,跟块儿小煤炭似的。”胤祥一脸别扭地看着我,我继续道“以后长大不会也长成这样吧?那可真是太丢人了,万一没有姑娘愿意嫁怎么办?虽说咱们是皇亲国戚,但也不能强娶豪夺不是!”

    “你马上也是要做额娘的人了,留点儿口德行不行!”

    我下意识护住自个儿的大肚子,道“那可不一样,我儿朝我,自然眉清目秀。”

    “主子,今个儿是火锅。”月轩推开门,身后的奴才们赶紧抬来桌子,架上小火炉,将火锅放在上面。

    “月轩你去快去吃点儿东西吧!我这儿没事儿,你吃完了再来。”月轩答应着出去了。

    “来,恭祝你又做阿玛了!虽然你的长子丑了点,但我不嫌弃!”说完举起茶杯。自从肚子开始显怀之后,胤祥便禁了我的酒杯。以后凡是需要饮酒的地方,我都以茶代酒。

    胤祥也没说什么,端起酒杯啄了一小口。

    “咱们府里,要来个新人儿了。”

    我一愣,道“什么意思?”

    “之前阿哈占便同我商量,说是冉冉临盆在即,嫡福晋也怀有身孕。想在正白旗找个奶娘来伺候冉冉,今后孩子生了也方便照顾。我以日子还没到为由辞谢了,今日孩子生下来,倘若他在提这件事,我也不好推辞。”

    阿哈占是八爷的人,冉冉也是。这个府里有一个侧福晋是八爷的人,为什么还要多来一个奶娘呢?

    “不会是想对孩子不利吧?”

    “这倒不会,八哥还没傻到这一步。冉冉虽然到府里这么久,但说实话并没有起到什么威胁。你未进门之前反倒把府里的事宜处理得井井有条。这次这个人,想必是用来监督冉冉的吧。”

    “那该怎么办?”

    他看了我一眼,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第二天一早便吩咐下人熬些补品给侧福晋送去。果不其然,没过多少日子,秦顺儿便领回来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奶娘。

    也不知道我是先入为主还是八爷挑人的功力不咋的,这个奶娘虽然长得不差,但贼眉鼠眼的,一看就知道没好心眼儿。

    为了以防万一,我让墨书专门去伺候小阿哥。其实是盯着这个奶娘,别再我府上整出什么幺蛾子来。胤祥上报内务府后,康熙一高兴,又赏下不少东西,还特地赐名,圈字“昌”。弘昌,这个名字好。

    肚子越大行动也就越发的不方便了,外面也冷的慌,索性整日的呆在房间里不出门。闷了就做做女红,倒是采蕙经常来陪我,其实就是冉冉自个儿身子还很虚,又有小弘昌要照顾,难免忽视了采蕙。

    最近采蕙有些闷闷不乐的,也不出去瞎跑了,也不欺负厨房老张头的儿子了。“蕙儿最近这是怎么了?改了心性了?”

    听见我问她,这才开了口,却答非所问“额娘,你肚子也是一个小弟弟吗?”我笑道“不一定啊,可能是个小妹妹呢。”采蕙并没有高兴起来,接着问道“也会像我额娘一样,花好长时间把小妹妹弄出来吗?”

    我一愣,什么叫弄出来。

    “你是说生小妹妹吗?可能吧,怎么了?”采蕙便不说话了,低着头。我也搞不懂小丫头心里在想什么,问道“蕙儿,怎么了?”

    再抬头的时候却吓了我一跳,鼻子红红的,小嘴憋着,眼里泪汪汪的。整个一受委屈的面孔啊!我赶紧放下手中的针线,轻轻抚着小丫头的额头,道“蕙儿怎么哭了?是不是小芽子又惹你了?”小芽子就是厨房老张头的儿子,生性怯懦,偏偏采蕙喜欢找他玩儿。

    小丫头赶紧摇头,脑袋摆得跟拨浪鼓似的,我道“到底是受什么委屈了,跟额娘说!”

    采蕙看着我,抽抽搭搭的说道“额娘以前可疼我呢!可自从有了小弟弟便没怎么关心我。原先怕小弟弟在额娘肚子里不听话,不敢去招惹额娘。如今小弟弟出来了,我额娘更是不理我了!您也会这样吗?小妹妹一出来,也不要采蕙了!”说完哇地一声就哭了。

    我以为什么事儿,原来是吃醋了!赶紧把采蕙往怀里搂,轻轻拍着她的背,道“怎么会呢!你额娘不是不理你,是她生了小弟弟之后啊,身子弱,不能陪你玩儿!等过些日子你额娘把身子养好了,自然跟以前一样的疼蕙儿!”

    “真的?”采蕙泪眼朦胧的看着我,小脸儿委屈得让人心疼。

    “额娘几时骗过你?以后额娘肚子里的小妹妹生出来了,专门让她陪着蕙儿玩儿,好不好?”

    “额娘,你会不会不要蕙儿了?”

    “不会的!我跟你额娘都是最喜欢蕙儿的!不信啊,明个儿你端碗补汤去看你额娘,她一定非常高兴!”

    小孩子到底单纯,容易哄。这会子已经忘了先前的不愉快,跟着我做女红。不愧是冉冉的孩子,有个心灵手巧的额娘,自然有个聪明伶俐的女儿。别看小丫头年纪不大,做起女红来,还像模像样的。

    “蕙儿,你绣的可是兰花?”我看着她绣的图样,甚是乖巧。

    “正是呢!我额娘喜欢兰花。”

    “那我喜欢什么花,蕙儿知道吗?”

    小丫头偏着脑袋想了想,道“额娘喜欢梅花对不对?”我惊讶于她的聪慧,问道“蕙儿怎么知道的?”

    小丫头嘿嘿一笑,道“阿玛告诉我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