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相濡以沫  第89章

章节字数:3596  更新时间:11-06-13 14: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转眼间,康熙四十五年也走到了尽头。总觉得时间真的是太快了些,就像还有好多事情没来得及去做,时间却没有了。年三十儿我并没有去宫里,我这个肚子,别闹得好好一个家宴人仰马翻了还。倒是冉冉带着采蕙去了,弘昌还太小,便留在了府里。

    让月轩弄个火锅,咱主仆两个也好好坐一起吃一顿。说是主仆,更像是姐妹。从我见到她开始,不管什么事儿,好也罢坏也罢,身边总离不开这个丫头。往常在侍郎府,我们好多时候都是不分亲疏同席而坐。进宫之后便没有了音讯,直到嫁给胤祥,我跟月轩这才又在一起。只是阿哥府不必侍郎府,身份不同了,人也不同了。便很少有机会这样跟月轩坐在一起。

    “格格,想什么呢!”月轩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我道“还记得小时候我让你去额娘屋子里偷凉糕吗?”月轩一笑,“自然记得!后来还被福晋罚呢!”

    “哈哈,想起小时候啊,我尽想些坏法子让你去做,时常害你受罚。老实说,恨过我没有?”

    “格格这是哪里话,老爷福晋都是疼格格疼得要命,每次被发现了你都会去帮我求情。所谓惩罚,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况且,那时候府里的下人哪个不羡慕我,跟了个好主子,又没有架子,对下人又好。”

    “也不全是吧,不还有人说跟了个残疾的,忙死!”这是我无意间听到的,是谁说的我也不知道。

    “格格这是打哪儿听来的?奴婢怎么不知道?就算是有,那也是她们嫉妒格格对我好!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月轩一激动,筷子上的菜被抖掉在衣服上,我笑“这最后一晚上还没过呢你就急着想要换新衣裳了?”

    月轩无奈道“都这会子了,还换什么呀。”

    慢悠悠地吃着,聊着往常的事情,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只听见外面传来喧闹,想必胤祥他们回来了。月轩出门看了看,果然是胤祥。

    “好自在啊!能否多家一副碗筷?我也跟你们一块吃点儿?”

    “你在宫里没吃好?”胤祥脱了斗篷,坐下道“那能吃饱吗?尽喝酒去了,今个儿要不是老十的媳妇儿拦着,还不定怎么个喝法呢!”

    月轩拿来碗筷,道“那奴婢就先下去了。”胤祥回头叫道“干什么要走?我来了就扫了你们的兴致?”

    “爷说哪儿的话,奴婢看爷跟主子有话讲、、、、、、”

    “来来来,一块坐着,也不是外人。况且你们吃得正高兴不能因为我打断了不是。”看胤祥这么说,我也笑道“月轩坐吧,我也没把你当下人看,咱们自个儿人,一块坐着聊聊。”

    月轩这才坐下,我道“胤(礻我)的媳妇儿可是星央的那个什么妹妹?”胤祥往口里塞肉,不想却因为太急被烫着了。喝口水之后回道,“正是呢。要不怎么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看老十那个风风火火的性子,除了皇阿玛跟八哥,谁也治不了吧!如今倒是一物降一物,老十家的媳妇儿几句话说得他一愣一愣的,乖乖地就回去坐着。”

    “这个十嫂我倒是没见过几面,看上去跟老十一样,挺豪爽的一个人。”

    “所以人家是两口子。”

    、、、、、、

    “格格,您干什么!”此时的我正跪在地上,月轩推门进来,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扶我起来。

    我笑道“不碍的,我这两天没事儿绣了个荷包,刚好收线了,却不小心掉到地上。我蹲下去捡荷包而已。不要这么紧张!”

    月轩责怪道“格格!这种事叫个人进来就好了啊!您这万一有个什么事儿怎么办啊!”我笑,“哪有这么夸张,我这不是没事儿嘛!”

    原本只是想蹲下来捡,接过身子一个不平衡,就猛地跪在地上了。还好日子还冷,穿得厚,不然这么跪下去也是有些疼的。月轩扶我坐到床上,肚子有些异样的感觉。不过之前也经常出出现,所以也没在意。

    “格格,您的脸色不大好啊,是不是不舒服?”

    “没事儿。”说是没事儿,但肚子里那种隐隐的感觉我无法忽视。并不是那种很痛的感觉,只是一阵一阵的,不算疼痛,却容不得你专心干别的事情。

    “格格,还是叫太医来看看吧,预产期也就这两天。接生嬷嬷都已经在府里候着了!”看着月轩紧张的样子,我一笑,道“放心吧,我有分寸。”这话一说完,肚子就猛地一痛!

    “咝!”月轩赶紧扶着我,道“怎么了,格格?”

    “怎么突然,好痛啊。”就那么突然的一下子,好像一块肉被人猛地撕开一样!

    “格格,您是不是要生了?我让墨棋去叫接生嬷嬷来。”

    我摆摆受,示意月轩没事儿,道“先等等。”

    深呼吸之后那股疼痛感减少了几分。儿啊,你是想出来了吗?可别折磨你额娘啊!

    在床上坐了几分钟,原本以为只是孩子调皮在肚子里乱动。可接下来的痛却让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啊、、、、、、、”

    “格格!”月轩知道肯定是要生了,遂转身冲门外叫道“墨棋!快去把接生嬷嬷请来!福晋要生了!快啊!”

    这时候的我,只感觉天旋地转。脑袋上如同带着紧箍咒一般。肚子上传来的疼痛让我连呼吸都觉得会牵扯到痛感。

    手紧紧抓着床褥,可越挣扎肚子上传来的痛感便越是清晰!就像无数的人,把我的身子往不同地地方拉扯,我整个仿佛要被撕碎了一般!

    当接生嬷嬷来的时候,我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按照接生嬷嬷的指示在床上躺好,双腿弓起来,分开。用力将孩子往外推。

    可是我仿佛丝毫力气都使不出来一样,整个人突然变得轻飘飘的。疼痛的感觉一下子好像声音在山谷中一样,居然有回音!一阵疼完之后会随之传来如同波浪般的阵痛,越来越小。正当我稍微放松不到一秒钟,另一阵剧痛又朝我扑过来。

    耳边回荡着无数人的声音、、、、、、

    “福晋,跟着老奴的节奏来,推!深呼吸,推!、、、、、、”

    “格格,坚持住啊!十三爷已经得信回来了!”

    、、、、、、

    “你们拦着我做什么!让我进去!”

    “十三爷您不能进去!这是产房啊!男人不能进的!”

    、、、、、、

    喧闹。无休止的喧闹。那种撕心裂肺般额疼痛已经将我麻木了,想睡觉、、、、、、

    “格格,快醒醒啊!您不能睡,小阿哥还没生出来呢!”

    谁在讲话?小阿哥、、、、、、

    但是我好困、、、、、、也好痛、、、、、、“格格,您醒醒啊,不要吓奴婢啊!格格!”

    “月轩姑娘,不好了!十三爷非要往里面闯!”

    “十三爷!、、、、、、”

    、、、、、、

    谁握着我的手?谁在说话?

    “毓齐儿,快睁开眼睛,看看我啊!”声音离我好远。就像,从山上传来的。“我们的孩子就要出世了!你不想看看吗?快醒醒吧,孩子等着你呢!”

    孩子、、、、、、胤祥吗?

    我微微睁开双眼,面前是一张放大的脸,焦灼的表情,混杂着惊喜。“毓齐儿!”

    我猛地清醒过来,道“天哪!你怎么进来了?快出去!”我双手无力地想要把胤祥往门外推。他却紧紧握住我的手,“我不出去!我要守着你!毓齐儿,你千万不能有事!千万要好好的!”

    “啊!”正预备批评他的我,被一阵剧痛打乱了阵脚。

    “福晋用力啊!孩子的头已经出来了!用力!”我不知道我的身子是不是听话地在用力,我除了痛,没有其他任何感觉。

    “姑娘,快去找根木头或者毛巾放在福晋嘴里,免得她咬牙伤着自己!”

    这时候嘴里突然放了个东西,不知道是什么。我狠狠要下去,耳边好像有人倒吸了口气。我顾不得那么多,疼痛让我寻求发泄!

    “福晋在努力一点!最后一点了!快!”接生嬷嬷一边慢慢推着我的肚子,一般说道。

    我是出最后的力气,狠狠朝嘴里的东西咬下去!借着是“哇!”地一生清脆的哭声。

    一片欢腾!

    嘴里有些咸咸地味道,是什么我已经没有力气去计较了。只知道我的使命完成,那么,我可以休息了。

    “渴、、、、、、”

    我睁开双眼,看见墨绿色的绣花帐子,是我的床没错。想坐起来,下身的剧痛阻止了我的动作。低头一看,整整硕大了五个月的肚子就这么变得平坦了。若不是身下的痛楚,我真以为是做了一场梦。

    转头才发现床边趴着一个人。尝尝的辫子歪搭在肩头,伸出手,缓缓轻抚他的发丝。好像吵醒了他的美梦,歪了歪头,接着睡。又好像突然意识到什么,猛地抬头,倒叫我的手一时愣在半空中,有些无所适从。

    “你醒了?”一脸惊喜的笑意,可是疲惫的眼眶有些凹了进去,红血丝布满整个眼球。我心疼的用手抚上他的脸,道“辛苦你了。”干渴的喉咙让说出的话语有些沙哑。

    他愣了一下,坐到床边,仔细的看着我。然后将我轻轻得用在怀中,怕弄疼我,所以并不是很用力,但我能感受到他的爱意。

    “我不辛苦,是你辛苦了!”我就由着他这么抱着我。好像,好久没有像这样安静地呆在胤祥的怀抱里。

    “胤祥,我想喝水。”听到我说话,笑着放开我,道“好,我给你倒!”一杯水被我轻松地灌进肚子里,将空杯子递给他,道“我还要。”胤祥又去给我倒了一杯。

    整整三杯水下肚之后,喉咙里火烧火燎的感觉才得到缓解。

    “对了!你看!”胤祥走到旁边的屏风前,指给我看。这才发现屏风前多了一个摇篮。胤祥小心翼翼地将摇篮里的小孩儿抱了出来。

    “你看,是个格格。”我望向襁褓里的小脸,啧啧,也是皱巴巴的样子,闭着眼睛。还看不出什么模样,只是没有弘昌刚出生时那么丑,但这孩子、、、、、、也不怎么好看!

    “这,真是我生的?你不是随便抱一个来糊弄我的吧?”我怀疑的看着胤祥。“这小娃娃实在不像我这么漂亮的人生出来的孩子。”

    胤祥一脸鄙视地看着我,随后说道“没见过你这样当额娘的!那个孩子刚生出来不是这个样子?估计生出来的时候还没有我儿这么好看呢!”我看着胤祥,这男人现在的表情颇有些护犊子的样子。这样好,以后我儿就不担心阿玛不疼了。

    我冲他嘿嘿一笑,谄媚道“咱这不是头一次,没经验嘛!”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