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相濡以沫  第91章

章节字数:3217  更新时间:11-06-17 17: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天一大早冉冉便来请安,说是请安,可到底为了什么我们都心知肚明。

    “姐姐,妾身已经听说了。我阿玛派来的那个奶娘,居然心怀不轨在书房外面偷听十三爷跟四爷的正事!虽说不是我指使的,但在府里毕竟也是我的人,除了差错也一定是我管教无方,还请姐姐责罚!”这话一说完,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把我吓得不轻,赶紧搀扶着她站起来。且不说她的好坏,就是这个侧福晋的身份我也受不起这一跪。“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诚心让我不好过是不是!”冉冉在我的搀扶下,慢慢起来。我扶她坐在椅子上,看她神情有些懊恼,我道“知道不会你指使的,可毕竟是你阿玛派来的人,不好交代。”

    冉冉抬头略有些讶异的看着我,道“你,相信我?”

    我不禁笑了出声,“瞧你这话问得,难不成之前我给你的印象就是一直没相信过你?”

    冉冉赶紧摇头,道“这倒不是,只是这次的事情可大可小,我、、、、、、”

    “冉冉,我不知道她的行为是你阿玛或者别人指使的,还是她自己故作聪明,但这是皇子府,爷是无法容忍这种事情发生的。结局只有两种办法。”

    “哪两种?”

    “一,便是由我出面,列举她照顾不周的行为,将她送回你阿玛处,再之后你阿玛怎么处理便与我无关。二,便是你自己对她做出处理,至于什么方法我不管,我要的结果只是一个清静,她不再出现在府里就行了。”我紧紧盯着冉冉的眼睛说完这些话,她一直没看我,不停地用手搅着手帕。

    安静了一小会儿,慢慢抬起头看着我说道“给我点时间,不会让你为难的。”

    我点头,她便起身行礼后走了。看着她的背影,不由得叹口气。

    两天后,冉冉告诉我已经处理了。我也没多问,不知道这个“处理”是什么意思。我只晓得,这个人,我见不到了。

    之后两个月都无法在府里看到胤祥的身影。赈济灾民、筹集善款,与那些奸商贪官相互周旋,不仅身体累,心理也够累的。

    不知道江浙一带天气如何,反正这几日京城里是阴雨绵绵。采蕙常常将弘昌与采菱对比,小手掌衬着脑袋,嘴里念念有词:怎么弟弟天天都在睡觉,妹妹都不用睡觉的?

    “因为妹妹精神好啊!”月轩总是不厌其烦的解答采蕙这些稀奇古怪的问题。

    “格格!您瞧瞧您这都写了些什么呀!”

    月轩的声音将冥想中的我拉了回来。低头一看,手中的毛笔竟然被我用现代握钢笔的姿势拿着,笔下的宣纸上一塌糊涂。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放下笔。

    “格格,是不是前个儿半夜起来受了凉,身子不爽?”月轩担忧的问,我摇了摇头,道“哪有那么娇贵。不过是天气阴沉,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罢了。”这倒是真的,这几天以来,心里总是乱糟糟的。脑子里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思绪,就像一条一条的毛线相互交错着,想要理清楚,却发现根本无从下手。总希望找点事情来打发时间,结果做什么都提不起精力。女红总是扎到手指,练字儿却又如同鬼画符一般,看书也集中不了注意力。

    “莫不是想十三爷了?怎么总是无精打采的!”月轩怀里抱着采菱,在屋里摇摇晃晃哄她入睡。我瞪了她一眼,道“你这么清楚?难不成也想找个人嫁了?”月轩低垂着的头猛地抬起来,娇嗔一句“格格!”,便背过身去,我继续嬉笑道“哟,咱们轩姑娘可是害羞了?放心吧,倘若你要出嫁,我一定给你找一户好人家!”

    原以为月轩会继续害羞,没成想反倒大方的一笑,只是这笑容里边儿,隐藏的那一丝落寞让我不解。“格格说笑了,奴婢打小跟着格格,您身边什么事儿不是我帮着做的?倘若我走了,您习惯吗?反正我是不习惯的。就这样好,看着您跟十三爷恩恩爱爱的,看着小格格慢慢长大,再如意不过了!”

    我示意她把熟睡的采菱放在床上,扳过她的肩膀,道“月轩,你还年轻,倘若真的想出去找个好男人安稳度日,我便找出京城里最好的人家让你嫁过去。可若是留在我身边,你,不寂寞么?”月轩握住我的手,笑道“格格多虑了。月轩苦命,从小便不奢望能够像普通家人的闺女那般嫁人生子。但我找到一个好主子啊!如今若是有人让我选择,我肯定是选择留在您身边的!就是您想赶我走也不成!”

    看着月轩坚定的表情,我笑了笑。傻姑娘,我是怕,你跟着我会受苦啊。这话终究是没有说出来的,因为我太明白月轩的脾气,跟我很像,倔得很,认准的事儿,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不是说下午就能回府么,怎么这个时候还没到?看了看不早的天色,冲身边的范泰泰问道“真的是今个儿下午?你别是听错了!”

    “回福晋的话,奴才听的真真儿的!绝对不会错!”

    我看了看已经黑透了的天空,道“你在这儿守着吧。要是十三爷回来了好好伺候着。”

    “是!”

    墨书在前面提着灯笼带路,快走到我的屋子时,我道“去书房吧,待会儿你让厨房里的把菜热一下,十三爷这时候倘若回府,肚子肯定是空的!”

    “是,福晋放心吧。”

    既然无聊,索性随手拿了本儿书来看。微弱的烛光下一看,《太白文集》,哈哈,狂人诗篇!

    只是这个环境太恶劣了,习惯了白炽灯的我,虽然来到这里这么多年,可依然不喜欢在晚上看书。就那么一根蜡烛的光亮,能把你的眼睛都看得掉出来!

    没一会儿我的双眼便开始有些酸胀的感觉,抬头看着泛黄的烛光,一闪一闪的,放下书,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再醒来的时候是因为感觉到背上有人给我披了件衣裳,胤祥!猛地抬头,胤祥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我道“怎么这个时辰才回来!”

    “怎么突然醒了,怪吓人的。”看着胤祥清晰的面庞,憔悴多了,下巴的胡子茬看上去很长时间没剃了。我心疼之余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站起来不顾酸麻的腿,推来窗户一看——果然已经是第二天了!看着天边的鱼肚白,我怒道“怎么又忙到这个时候?纵然是办公事也不是这个忙法!当自己是铁人么?就差这么点睡觉的时间?还让不让人活了!”

    胤祥皱了皱眉,道“怎么两个多月没见,你脾气越来越大了!”听这话我顿时觉得好委屈,鼻子一酸,想不到竟然落下泪来!“人家心疼你,看着你被老爷子这么死命的折腾我心里不好受!你还,你还怪我、、、、、、”还没说完,便又重逢了那个温暖的怀抱。他轻轻拍打着我的后背,道“我这不是开玩笑吗。你也真是胆子大,那些话要让老爷子听见有你好受的!放心吧,我没事儿。本来是昨个儿下午就能回的,跟皇阿玛请安之后没想到碰见太子了,他让我去毓庆宫说说赈灾的事儿,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岂有拒绝的道理?可没想到去了毓庆宫,他确是让我通知江浙河道总督,将火耗给他送回京!”

    这个我倒是知道一点,所谓火耗,就是在官银支出给各地和个人以后,获得官银的单位或者个人,必须将官银再溶化一次,炼出新的银锭或者银块,这就是碎银的主要来源。这个也是一个名词的得来——“火耗”。指碎银熔化重铸为银锭时的折耗,或是银锭溶化为碎银的折耗。在这个封建朝代,火耗成为了官员和军队将领贪污的主要手段。没想到太子如今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的收受贿赂。

    “我劝他不能这么干,你知道他说什么吗,他居然说如今老八他们处处暗地里使坏,想摔他下马,他这个太子坐的惶惶不可终日。哼,这些银子从百官手里来,最后还是要回到百官手里去,倘若他不收买人心,这个太子之位便岌岌可危。收买人心岂能没有银子?”胤祥松开我,我道“你就跟他吵了一晚上?”

    胤祥冷笑一声,道“我算什么东西,怎么敢跟当朝太子吵架!他让我自己想清楚,是帮他还是不帮他!这时候才放我回来。”

    “什么?也就是说他软禁了你一晚上?太过分了!”我怒气冲冲的样子反倒惹得胤祥一笑,“你这么生气也没用啊,谁让人家是太子。再说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我看着他,虽然憔悴了些,可目光里那些自信飞扬的神情依稀可见,“那你考虑的怎么样?”

    “这还用问?我十三爷岂是那般助纣为虐的人?”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正直如他,岂会与太子同流合污。“可是,你就不怕太子给你小鞋穿?”

    胤祥笑道“我一不作奸二不犯科,只要他没有我的把柄,就是再恨得牙痒痒,又能奈我何?”

    本想劝劝他,让他在这些兄弟之间的周旋稍微圆滑些,可一想便作罢。胤祥的性子本就是这般直爽,就算真要变得圆滑,那也不是现在。

    让他稍微收拾便上床休息了,本来我也想睡睡的,可看着这天色,便没有了睡意。难得的一日晴天,带着采蕙在小花园里散步,雨后的空气弥漫着清新的味道,再加上花园里的植物,混合着青草花香,真是惬意。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