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相濡以沫  第92章

章节字数:4076  更新时间:11-06-21 17: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气越来越冷了。我花了三个月的时间,为弘昌跟采菱各做了一件小背心。弘昌的背心右下角,绣着一个“昌”字。采菱的背心上则是一个“菱”字。真正成功的时候特别开心,虽然手上被针扎了很多次,但看着手上的作品,激动的心情不言而喻。

    “格格,您已经对着小背心比划很久了,笑得脸都僵了,不累吗?”月轩用一种很无奈的口气对我说,我看了她一眼,道“你不懂的。来吧,给侧福晋送去。要是不喜欢就丢在一边吧,没关系。”

    月轩拿过小背心,叹道,“嫡福晋送的东西,谁敢不要!”见我瞪着她,赶紧笑了一下跑出去。

    “这又是在做什么?怎么月轩就这么跑出去了?”我闻声回头,是胤祥,笑道“碰见了?来看看我的作品!完工了!”我得意地举着小巧的背心,胤祥拿过之后翻来覆去看了看。点着头笑道“嗯,比之前给我的荷包绣的好多了。赶明儿有空了再给我弄一个。”见着我的作品有人欣赏,高兴地答应道“没问题!”

    刚好奶娘将小采菱抱了来,我道“好女儿,来看看额娘给你做的背心!”没成想,我将背心举起来拿到她面前,她竟然立马咧嘴笑了!这对以采菱出生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对我这个当额娘的露出这么爽快的笑容啊!

    “看见没有,采菱笑了!”我露出前所未有的激动神态,拉着胤祥的手臂用力摇晃。惹得胤祥直呼好晕。“让别人看到还以为不是亲生的呢!自个儿闺女笑一下就这么大动作,那以后能开口说话叫你额娘你还不给乐疯了?”

    我赶紧从奶娘手里接过孩子,让她自己休息去。小采菱眼睛圆圆的,别说,这一笑起来啊,还真像菱角一样。“好宝贝!额娘的好宝贝!笑一个,来,再冲额娘笑一个!”

    “你别把她给逗哭了!”胤祥伸手在采菱的小脸蛋上捏了捏,继续道“腊八你进宫过吧。”

    我一愣,道“怎么说?”

    “没什么,进宫看看德娘娘,看看昭熹。”

    我转头看了看他,眼睛瞟在地上,神色倒是如常。“好,那我带着采菱一块儿去。”

    进入腊月之后京城的上空就经常飘荡着雪花,时常第二天一早起来就能看见遍地的纯白。想着当初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雪还兴奋不已,如今年年都可以经历,除了天气太冷,别的倒没什么。

    给小丫头套上无数层装备之后,再披上小斗篷,能够转动的就只有眼睛了。有些后悔带采菱出来,这么小的身子骨,万一冻坏了怎么办?

    大雪铺天的紫禁城看上去比往日少了些沉稳,多了些纯洁。虽然我很清楚这个地方最不可能有的就是干净。

    我们到的时候伊莲也在,看见我进来,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呢!额娘正说给嫂子留下腊八粥,嫂子便到了,可是闻着味儿来的?”屋子里比外面暖和多了,俨然是两个世界。帮着采菱褪下斗篷,这次有空回伊莲的玩笑话,“可不是呢!刚进宫便问着德娘娘的腊八粥,那叫一个香啊!赶紧抱着采菱就赶来了!还好没错过!”

    说完将采菱给月轩抱着,我对着德妃福身,道“德娘娘吉祥!毓齐给您请安了!”德妃满脸笑意,伸手到“快起来,把小心肝儿给本宫抱过来!”我示意月轩将采菱抱去德妃身边。想来好笑,自从采菱第一次见德妃便大展笑颜之后,德妃竟格外喜欢这个小丫头,居然直呼她为“小心肝”

    今天一早德妃便命人煮了腊八粥,分别给各宫各院都送了去,自己宫里的下人也都得到赏赐。手里捧着香喷喷的腊八粥,听着德妃跟伊莲说话,时不时插一两句,时间倒也混的快。

    “毓齐儿,去昭熹那儿坐会儿吧。小采菱她也没见过几次,抱去让她瞧瞧!”见德妃开口,我也不推辞,正预备抱过采菱,伊莲便道“额娘怎么舍得?这才多大会儿便要您的‘小心肝儿’离开?”

    德妃笑道“怎么叫让她离开,是让她去见见自个儿的亲姑姑!你这丫头的嘴怎么也学得跟你十三嫂一样叼了!”我听到说我,赶紧回头做个无辜的表情,委屈道“德娘娘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来了?伊莲的嘴一直这么伶俐劲儿的,可不是毓齐儿教的!”

    伊莲也笑道,“是是是,媳妇儿说错话了!还请额娘责罚!”说罢还起身请罪的姿态,惹得德妃大笑。

    自昭月出嫁之后,昭熹便住进了庆祥所。给采菱系上斗篷,便往庆祥所的方向去了。不像别的院子那么安静,这庆祥所怎么那么热闹呢?

    我推门进去,绕过小拱门,便看见昭熹只穿着极薄的衣裳,正在踢毽子呢!身边的下人们见我来了,都停止了嬉戏,向我福身道“见过十三福晋!”

    昭熹闻声只回头看了一下,脚上功夫却丝毫没有停顿,说道“是毓齐儿啊,来来来,跟我一起踢毽子!”我笑道“哪有你这样不分长幼的!我这是年纪大了,踢不动了,不像你们小姑娘啊!”

    昭熹这才停了下来,对丫头们说道“记着啊,八十七个!”

    身后的丫鬟赶紧给她披件衣裳,她伸手逗了逗怀里的采菱,笑道“什么时候你就年纪大了?”

    进屋之后,看着她满头的汗珠,道“快洗洗,把衣裳穿着。省得又生病了宫里宫外都不得安生!”

    “这是什么话,我身体好着呢!”虽然嘴上这么说,可行动上已经开始穿衣服了。听话就好,我也就没多说什么。

    “来,给我抱抱!”昭熹伸手向采菱,我道“小心些。”昭熹接过之后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嘴里哼着什么。“我哥怎么没有一块儿来?”我端起丫鬟给我的腊八粥,刚在德妃那儿喝了一碗,这会子是喝不下去了,舀了两口便放在桌子上。“你还不知道他?工作狂!这会子定是在你皇阿玛那儿!”

    “工作狂?是什么?”看着昭熹疑惑的表情,我一时语塞,道“就是,就是整日忙着政务,不着家的人。”

    昭熹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看着旁边桌案上放着好些个宣纸,山前拿起来一看,嚯!一篇秋菊傲然跃于纸上,“这是你画的?”我拿起纸问昭熹,她头一偏,得意地点头。再看,三支菊花交错着,一朵如同骄傲的公主般高昂着头,一朵好似娇羞的少女翩然垂首,另一朵则好像迎风站立的俏妇在守望归期中的丈夫。

    “没看出来,你还有这般能耐!”我这可是由衷的感慨,在我的世界里,能把毛笔玩弄于鼓掌之中的人都是高人!

    “怎么说话呢!是你不关注我,我的能耐大着呢!”将采菱交给月轩之后,她走过来拿过我手中的画作,道“这个还好,不算最好看的。”

    “那什么才是你画的最好看的?”

    “画的最好的?是梅花呀!不过那副送给皇祖母了,改天我有空给你画一幅!”我笑道“当真?”

    “那是自然。本格格何时骗过你?”看她叉着腰的样子,我不禁笑出声来,“那便好。”其实昭熹的性子要比昭月温顺多了。别看昭月平日里装的跟装甲坦克似的,但心里却是极细腻的,敏感得要命。看似坚强,最脆弱的也是她。然而昭熹就是典型的古代女人,总体是优雅端庄的,又带有女性特有的调皮,最重要的,便是她的逆来顺受。习惯了被男人们掌控自己的命运,她就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所以不用悲伤,不用抗拒,接受就对了。

    没错,我是更喜欢昭月多一些,因为她的性格,因为她的主见。而昭熹,会更疼爱一些,她的一生都要被自己的父亲交给另一个陌生的男人而如此镇定,倘若再不对她好,叫我们这些人情何以堪。

    “你看,她抓着我的手绢儿不愿放呢!”我这才发现月轩怀里的小采菱紧紧抓着昭熹的手绢儿,笑道“瞧瞧,小丫头多识货!”昭熹这块儿不是一般的手帕,是江南新进的高级丝绸,摸在手里如同抚云一般光滑细腻。宫内拥有这种丝绸的并不多,皇太后看得顺眼的才有机会得到赏赐。

    “哈哈,那我这个做姑姑的,是不是应该给她?”

    “瞧你说的,什么是不是啊,堂堂十五格格哪儿在乎这点小财啊。不过你既然要赏我也只好带采菱先收下了,多谢!”

    说罢扯过手绢儿,因为用力从采菱手中抽出,惹得小丫头惊讶地看着我,我冲她一笑,道“好女儿,额娘先帮你收着!”

    “哈哈,你真是的,自个儿想要就直说呗,还这么拐弯抹角的。”昭熹在一旁叉着腰大笑,我一本正经地回道“天地良心,真不是我让她抓的!”又是一阵欢笑,怀抱里的采菱不明所以,圆鼓鼓的眼睛珠子看着我们,嘴角弯弯地笑着。

    嘻嘻哈哈玩闹了一下午,看着天色不早了,便起身道别。出到院子门口,便看见顺子在门口看着,好像在等谁。我喊道“秦顺儿,你在这儿干什么?你主子呢?”见我叫他,笑着跑过来,鼻子都冻红了,道“主子让我在这儿等您呢!”

    “等我?”

    “是啊,主子在乾清门门口,候着您呢。怕奴才扰了您跟格格的兴致,这才不让我进去叫,让我就在门口等着。”

    我一愣,跟月轩互看一眼,皱眉道“等了多久了?”

    没想到我会这么问,顺子意识语塞,挠了挠头,道“奴才也不知道,大概有一会子了吧。”

    “爷怎么这样,大冷的天儿,万一冻坏了怎么办?!”我有些不愉地在前面走着,顺子略微哈着腰,笑道“福晋是心疼奴才,奴才感激不尽!爷也心疼奴才呢!只不过这本就是奴才分内的事儿,让福晋忧心了!”

    看着这个与我差不多大的人,心里是有些可怜的。古代的奴隶们啊,主子稍作问候就能让们感激不尽,你们的内心该是有多么扭曲。

    看见胤祥的时候又让我气不打一处来,这个不知道爱惜自己身体的男人!“你干嘛又站在外面!大冷的天儿不知道进马车里去啊!”

    胤祥冲我笑了笑,道“这不是等你么!”胤祥说完伸手拉过我,一阵刺骨的寒冷触碰到我的手背,我猛地弹开,哼了一声道“别碰我啊,想冷死人啊!你不怕我还怕呢!”胤祥也没说什么,嘿嘿一笑便跟着我上车了。

    月轩抱着采菱上了后面的马车,我看了看低头的胤祥,冷声道“拿来!”

    “什么?”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我撇撇嘴,道“手啊!”

    “不要了吧,冷。”

    “你还知道冷?”

    他扭扭捏捏地把手握着,我伸手一把抓住他的大手。咝!跟握了一把雪在手里似的。“跟冰凌子似的!以后不要这样了,再等我就在马车上面等!”

    “这有什么,不就是冻一会儿吗,我堂堂七尺男儿还受不了这点冷?!”胤祥自信的表情让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看我有些不开心,他道“别冷着脸啊,我这不是想早些看到你嘛!得得得,以后不站在外面了啊,别生气!”听到这儿,我不自觉地扑到胤祥怀里,脸贴在他冰凉的肩膀上。他愣了愣,双手环住我的腰,柔声道“怎么了这是?昭熹给你委屈受了?”

    我摇头,道“你答应我,以后要爱惜自己的身子骨。别以为年纪轻就什么都不管不顾。这个家都靠你活着,倘若你病了,闹腾的可是整个阿哥府!”

    半天没有回答,我抬头看向他,他脸上充满着疑惑的表情,道“你到底怎么了?我身子这么强壮,为什么你却老是担心?”

    我笑了笑,道“现在是强壮,难道你都不老吗?总有一天会没有现在好,那就在年轻的时候爱惜自己吧!”

    “哈哈,老了怕什么,老了也是益壮!”看着他洋溢着自信的笑容,我也笑了。拉过他的手放进我的掌心,哈口气,帮他搓着手。

    康熙四十七年,你能慢点再来吗?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