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相濡以沫  第97章

章节字数:3160  更新时间:11-08-14 15: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装修进行得十分顺利,小白脸儿不负重托啊。之后就是要让莽济格知道这是我的地盘儿,思来想去,最后决定开张那天邀请朝里没去塞外的大臣以及福晋们来戏园子捧场。想我十三福晋这时候下帖子,应该不会有人不买账吧!

    果然不出所料,大家都很给面子地来了。星央还好好揶揄了我一番,这个主意很是不错,即镇住了莽济格这个流氓又提升了梨花开档次。不过我可不是以主人的身份来邀请,只是说近来闲暇无事发现了这么个找乐子的好地方,既能放松又显档次,大家都很满意。看到莽济格那副难以置信的面孔我就得意!

    “福晋,福晋吉祥!”我回头,这不正是莽济格?看他一脸谦恭着实不能与那日的纨绔子弟相比。我抬着高傲的下巴,笑道“这位是?”

    “福晋不记得我了?我是额罗多的儿子莽济格啊!”说的跟我多熟似的,我连你老子面儿都没见过呢!

    我也只是笑了笑,装作不认识的样子问道“是吗,今个儿你阿玛可来了?我安排了几出好戏,可要让你阿玛看尽兴了!”说完我转身预备离开,他却突然伸出手拦住我的去路。我冷眼看了看他,小子长出息了啊,连我的路也敢拦着?

    他意识到自己失礼,赶紧缩回手,道歉说“啊,奴才逾越了!只是奴才有一事不明,敢问福晋,我们可曾见过?”

    我在心里偷笑,这孩子还不是太傻。“是吗?我不记得了。”

    “福晋,您好好想想,是不是之前有一日您扮着男装,来过这梨花开?”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我冷眼看着他,没有意思表情,道“莽济格,且不说我的行踪还轮不到你来过问,就说今个儿你对我说的话,可有想过后果?”

    他一怔,立马低下头不敢再看着我,道“福晋赎罪!奴才逾越了!”

    “哼。”我冷哼一声,转头就走了。莽济格,今后你怕是再不敢打苏艳艳的主意了吧!

    大厅里热闹非凡,想着男女都有,便安排了大臣们坐一楼大厅,女眷们都在二楼雅座。上楼正碰见伊莲凑在端雅耳边说着什么,我上前笑道“伊莲这又是在跟四嫂说什么悄悄话?”

    二人转头看是我,伊莲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呢!我正跟四嫂说十三嫂是个会玩儿的人,这么好的戏园子,怎么就被你发现了?”

    我笑道“让四嫂见笑了。”又冲着伊莲道“怎么着?喜欢吗?若是喜欢的话,今后我再来消遣便带上你!咱不告诉老十四!”

    我这说话的语气颇像那些出去寻花问柳的阔少爷们,伊莲娇嗔道“十三嫂说话越来越浑了!”

    我大笑不已,“毓齐儿又在捉弄伊莲了。”我闻声回头,笑道“你真是不给面子,瞧瞧四嫂跟伊莲来的多早!偏就你磨磨蹭蹭到这时候才露面儿。”

    星央上前冲四嫂笑了笑,对我说道“瞧你说的,好似我迟到了多长时间似的!”我瞥了她一眼,道“懒得跟你扯,帮我把四嫂跟伊莲照顾好了,我便饶了你!”

    星央马上冲我拱手道“是是是,奴婢遵命!”嗔怪她一眼,走了。

    这一天的活动很成功!即让我的梨花开提了名声,又震慑到了莽济格。让这个小子知道还是不要打梨花开的主意才好。

    此后的事情基本都交给了赵良云那个小白脸儿,别看他长得斯文,办事却是有板有眼的。倘若不是自己没后台,梨花开也不会落到我手里。

    胤祥那边依旧没有任何音讯。已经七月初了,心里更加不安。越平静我便越是烦躁,即将来临的暴风雨,仿佛让这个不小的院落变得异常静谧。

    时间快得让人咂舌。

    当我见到范泰泰的时候,我就知道,是穷终究还是发生了。小十八胤衸,宾天。听到这几个字,我心内一震。傻傻地站着,胤衸,小胤衸,那个聪明内敛的阿哥,就这样去了?

    “额娘,他说什么?十八叔宾天?”我猛地回头,采蕙怎么会在这里?!她眼睛里满是不安,跑过来扯住我的一角,问道“额娘你说,十八叔怎么了?什么叫宾天?”

    采蕙自小聪明,不会不明白宾天的意思,她只是不相信。不愿意相信那个大她两岁的孩子,居然、、、、、、

    “采蕙!采蕙你乖,先去找你额娘,好吗?”我抱住采蕙的肩膀,她的眼泪已经流了出来。门外的嬷嬷惊恐地喊道“格格!福晋赎罪,奴婢该死,奴婢没看好格格!”

    “你快把格格带下去!带去侧福晋那里,快!”

    嬷嬷伸手想要抱起采蕙,采蕙突然地哭出声来,哇得一声,我的心也随之颤动。

    哭声越来越远,我闭上眼睛整理一会儿思绪,再抬眼看着范泰泰,道“十三爷,可有说别的?”

    “十三爷说,‘安好勿念。’我一愣,“就四个字?”

    “是,十三爷就说了这四个字。”

    “知道了,你也回去休息吧。”范泰泰走了之后,我却突然平静了。康斯四十七年九月。该来的终于都来了。

    第二日范泰泰回去,我让他带给胤祥一封信,只有一些琐碎家事。最后留了一句诗“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胤衸的死必然会引起下一个轩然大波——废太子。

    没有呆在塞外,只能从梨花开听取些许传言。胤祥是断然不会告诉我这些的,这时候,他也没精力传家信。

    康熙四十七年九月初四,康熙在行猎途中,上演了一处挥泪废太子的好戏。具体情形我是不知道,但全国上下都在绘声绘色地描述。据说,小十八病后,康熙等人皆是忙着安慰看病,唯有太子爷不当回事。老爷子心里很是不满,但没有表露出来。小十八去了之后,康熙心痛不已,没成想太子爷居然无动于衷,依旧丝竹歌舞,这让康熙爷忍无可忍,狠狠地教训了这个悉心栽培的儿子。完了之后太子倒是安分了几日,可内心却一直惶惶不可终日,居然做出了每夜窥伺幔城的混帐行径!如此这般终于让康熙怒发冲冠,断然决定废黜胤礽的太子之位。

    没过多久,又听到传言说诚郡王揭发二阿哥之所以疯癫胡语,是因为大阿哥居然用喇嘛魇术谋害太子!

    又掀起一场轩然大波。一时间,无人可信,无人幸免。

    据说,跟着康熙出行塞外的阿哥们,除了七阿哥以外,全被关押。我摇头叹息,躲不了变不了。

    拿来梨花开的账目,还好,就算皇上老爷子不给俸银我这一府上下的吃穿用度都能保障。

    “姐姐,外头的传言你可都听说了?”冉冉不咸不淡的话语飘进我的耳朵,我始终觉得她不简单,这个时候了,居然还可以表现地这么淡然。我如果不是作弊,恐怕早就慌了神。

    “早听过了,市井闲民,不都是以讹传讹?倘若字字认真,句句追究,那我们都早忙死了。”

    听过我的话,冉冉笑了,道“还是姐姐说的是。”

    我们正说着,后面冲出来一个慌乱的妇人。我跟冉冉不约而同的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一丝无奈。

    “二位姐姐怎么还这般有闲心?不知道外面都说咱们爷被皇上关起来了么?”众位看客猜得不错,说话的人,正是胤祥府里有名的二百五——碧儿。

    她由于跑得慌张,头上的发簪稍微有些歪斜,眼角流露出担忧之色。“碧儿,再怎么说你也是这府里的主子,不过一些传言,便让你失了主子仪态?你看看这府里的奴才都怎么看着你的?成何体统?”我说话的口气并不严厉,只稍带了些冷意。

    碧儿一愣,低下头显得有些委屈,喃喃道“妾身知道错了。”

    我这个人典型的吃软不吃硬,看她这个样子也不好再说什么,便道“没什么,下次注意就好了。”

    冉冉微笑着帮她擦拭额头的细汗,道“别往心里去,福晋也是为你好。这大热天儿的,来,坐下喝口茶。”

    碧儿有个好处,就是单纯,不记仇。这会儿说了她,过会儿依然可以对你笑的那么灿烂。

    喝着茶,看她们俩聊着些有的没的,突然意识到,是时候该辟谣了。军心涣散啊!

    看着站在院子里的众人,突然想起我第一天进府的样子。时间过得好快啊,两年了。“各位,我知道近段时间以来,外面已经谣言四起。我不管塞外的情况到底如何,不管别人府邸、市井小民都是怎样在议论,但在我十三爷府里,就不许听到任何风言风语!倘若让我听到些什么,别怪我没提醒大家。记住了吗!”

    “是,奴才们记住了。”

    看着安静且木讷的他们,不知道继续说什么,挥了挥手,道“就这样吧,都各自忙各自的去吧。”

    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胤祥,我等你回来。

    据说老八找了个看相的,叫什么张明德。说他都帝王之相,我听到这个心里那叫一个汗啊,原以为是小说里杜撰的,没想到还真有这么个事儿。真让我怀疑老八的智商,你是真聪明还是假聪明啊!

    没多久终于从塞外传来了一个稍微可以认作是好消息的传言——康熙决定十月初八回銮!

    回来了终于回来了!不管是被关着还是被放了,都还是越近越好!胤祥,你一定不可以有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