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蜻蜓点水

章节字数:2244  更新时间:11-02-23 15: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李恪浓密的眉毛微微向上扬,勾起双唇“想欲擒故纵吗?本王可不吃这一套。快说你究竟是谁?怎么会有这些奇怪的东西?出现在树林是否想接近我们?”

    出生在帝王家的人果然擅长尔虞我诈。自己心机重就算了,还非要把别人也想的如此不堪。

    “我再说一遍,这包的确是别人送给我的。而我从未想要接近你们,更不想攀龙附凤”萧蕊儿不耐烦的说道。

    李恪走到书桌前,从包里拿出钱包打开,指着钱包里的照片说“这是什么?这个人是你吧?另外三人是谁?为何服饰都如此奇异”

    这不是她的全家福吗?看样子,她必须好好想想该怎么撒这个谎。这个李恪可不是这么容易骗的。

    萧蕊儿灵机一动,指着照片上的大哥说道“这个人就是送我包包的大哥哥,他是东洋的一位学者,他远渡重洋与我偶遇,见我十分想念爹娘,就按照我的记忆画了这副画像。包和包内物品是他在临别前赠送于我的”

    李恪沉默着,像是在思索她所说的话。望着他满是疑惑的表情,萧蕊儿补充说道“我说的可全是事实,包内的物品都是西洋玩意”

    “西洋玩意?”李恪低语念着,半信不疑的拿出包里的手机玩弄着。

    这些东西本来就属于西洋玩意“王爷如若不信,可以派人去西洋调查这些东西是否是西洋物品”萧蕊儿故意这样说道,按唐朝这种科技水平远涉重洋去欧州国家,那必定需要几年的时间,想必李恪不会这么劳师动众的去查吧。

    “本王就估且信你”李恪轻描淡写的落下一句话。平淡的语气让萧蕊儿无法推算出他是否已相信她所编造的谎言。

    “既然王爷已相信蕊儿所说,那么蕊儿可否取回这个包包离开王府了”直觉告诉她留在这里很危险,她必须赶紧离开。

    李恪眉宇间微动“包本王可以还给你,但是你暂时还不能离开王府”

    “为什么?”萧蕊儿惊愕的望着他

    “因为你是太子的贵宾”李恪说这话时口吻感觉别有深意“东宫在宫内有很多不便,所以太子才将你寄托在本王府邸养伤,关于你的去留待太子明日前来再作定夺”

    什么叫再作定夺?她可是自由身,凭什么限止她的去留,懂不懂什么叫人权啊。

    人权?她忘记现身处在封建社会,在这谈什么人权,这哪有人权可言?

    脑海里浮现李承乾温文尔雅的面孔,萧蕊儿想他决不会是李恪所说的这种人。

    萧蕊儿也不知道为何对李承乾彼有好感,总之她相信他的为人。

    “好,那就等到明日。如若王爷没有什么事蕊儿就告退了”在这多一分钟她都不想呆。想到初吻被夺心里就恨的咬牙切齿,再加上他污辱的话语,萧蕊儿简直就要抓狂。

    李恪双眸快速闪过一抹不知明的情绪,淡淡的说道“退下吧”

    萧蕊儿拿起桃木桌上的包包,头也不回的离开这郁闷的屋子。李恪望着决然离去的萧蕊儿,紧蹙了蹙眉,一双灼热的双眸注视着她的身影离去。

    出了书房,发现玉林已不知所踪。吴王府亭台楼阁错综复杂,萧蕊儿只有凭着记忆摸索着回“迎松阁”的路。

    萧蕊儿约莫走了半个小时后发现自己迷路了。方向感不好不是她的错,错就错在这吴王府干吗建的这么大,亭台楼阁多又复杂。

    眼下得赶紧找个人问路,萧蕊儿环视四周,发现尽空无一人。萧蕊儿随着长廊一直走下去,希望能尽快看到人影。

    突然萧蕊儿眼前一亮,前方发现目标。有一名男子背对着她,萧蕊儿走进轻轻拍打他的肩膀“请问迎松阁该怎么走?”

    那人蓦然回首,原本狰狞想爆发的脸孔在看着她后瞬间即逝换上一脸的诧异“你是谁?”

    萧蕊儿打量着眼前这名少年,十四五岁左右,浓眉大眼,长的还算对的起观众。身穿上好绸缎长袍,发髻中插着一枝名贵的白玉钗,由穿着打扮上看应该是位贵公子。萧蕊儿心里暗语着:不会又是什么王爷吧?

    萧蕊儿将问题抛给了他,反问他道:“你又是谁?”话落,她继续打量着他,发现他眉宇间有些面熟,但她应该没有见过他。

    萧蕊儿在打量他的同时,他清澈黑亮的双眼也正在打量着她。听到她的反问,他勾唇笑了笑“你不认识我?”

    “我应该认识你吗?”萧蕊儿将问题又抛给了他。

    他扬唇笑了几声,在不经意间手挑起萧蕊儿的下巴,双眸炯炯有神打量着她,十足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去迎松阁?莫非你就是太子猎物时误伤的女子”停顿一秒他又很猥琐的说道“长的确有几分姿色”

    萧蕊儿不悦的拂开他的手,带着窝火的情绪说道“你到底是谁?”今天真倒霉,一天之内丢掉初吻,又被一个只有十四五岁的小屁孩轻薄,现在真是无法形容的烦躁。

    他不置可否沉默的望着她,这种眼神让萧蕊儿恍然大悟。他的眼神与李恪很相似,怪不得她会觉得他面熟,原来他眉宇之间与李恪有几分相像。但却没有李恪英俊帅气。按照这人的年龄和长像,他可能是李恪的同母胞弟李愔。

    果然是同胞兄弟,一样这么讨厌,一样这么无礼。萧蕊儿真好想给他一拳,以泄她心头之怒。可这必竟是古代,她仍一介平民,他们却是地位超然。她忍,好女不跟恶男斗。

    既然遇人不淑,那她走好啦,她就不信这诺大的吴王府没有其他人跟她指路。

    萧蕊儿白了他一眼转身离开。李愔见她要走,突然拉住她的手腕,手腕传来一阵刺痛,萧蕊儿自然反应的收回手臂。轻轻抚摸着手腕上李恪造成的淤青,这该死的两兄弟怎么都这么喜欢抓人家的手腕。

    李愔见到萧蕊儿手上的淤青,连忙上前,双眸中充满了愧疚“我不知道你手腕上有伤,弄疼了吗?”

    萧蕊儿本来不想给他好脸色,但看到他眼中充满愧疚,心里一软。似乎这李愔比李恪要友善许多。

    未等她开口说话,李愔说道“我带你回迎松阁吧”李愔突如其来的转变让萧蕊儿一愣。脑里子回想他说的话,发现他一直用“我”字称呼自己,而并非用“本王”。

    在萧蕊儿看来“我”与“本王”的区别在于“我”字称呼自己显得更为亲切友好,而用“本王”称呼明显划分了等级界线。因为李恪和李承乾,还有李泰一直都是有本王,本太子称呼自己。

    “谢王爷”既然他态度转变,愿意带她回迎松阁,萧蕊儿自然应该礼貌待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